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 暗自思量

  

    钱琳琳的话,慌得众人心惊惊的,“我刚才好象也看见了,一阵风似的-----!”许茹变色地说道,此时,钱琳琳的瞳孔放大了许多,象看见了什么可怕事情一般,脸也变得寡白,惊乍乍地说道:“啦,那会是什么东西?”,见众人表情不一地变了一下,却没有一个人吱声。

  刘亚的脸色也惊变一下,暗想目前只有都市天师一人知道路线,钱琳琳的话不能引得众驴友们躁乱,强自镇定了一下情绪,说道:“钱琳琳,别自己吓自己了,我怎么没有看见啦,这大半夜的,可能是你们眼花了?”顿了顿,又环视了一下众人,当目光落在爱大山身上时,发现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刘亚心中一阵阵的火气直往上窜,走了爱大山的身旁,猛猛地推了推爱大山,又狠狠地叫喊了两声:“爱大山,爱大山!”。

  众人一看,发现爱大山的神情一直还在幻糊着,此时被刘亚推得晃动了两下,似乎才回过神来一般,嘴里才闷闷地发出声来:“你要干什么?”众人听得郁闷,只知道爱大山一直不相信有鬼神的存在,怎么连几个人的说话也没有听到,还是在刘亚的连推带问下,才有了心智,众人的心不由得往下一沉,刘亚没有好气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道:“你连我们在说些什么都不知道?,是不是还在心痛?可她现在在最后面,根本不知道你在心痛什么?”。

  爱大山听了,脸惊愕了一下,马上变得有些愤怒,甚至有些老羞成怒,直想扔掉手中的东西,一个人走这了之,眼睛有些血红地看了刘亚一眼,似乎非常讨厌刘亚总是一针见血地把他看得清清楚楚,一点脸面也不给他留,此时刘亚好象根本没有打算放过而他,而紧盯着爱大山说道:“是你把我们带出来的,就应该责任到底,别想另一走了之!”,爱大山气得直想骂人,拿头去撞墙。

  刘亚的话,把众驴友们的注意力引到爱大山身上,虽然心里还是有些不安,不过,还是激得爱大山开口说话了:“你是诸葛亮,那你说怎么办呢?”,刘亚不再理会他,而环视了一下众人,向后面看了一眼,说道:“我们目前的情况很糟糕,只有团结才能走出这深山老林,既然现在聚齐了,边走边开个短会,跟你们讨论一下现在的情况,我总觉得再让这傻子跟着我们的话,会把那些彝人引来了!”。

  刘亚刚一说话,就有人火暴暴地大声吼道:“我同意!”,听这声音,不用看,大家也知道是王彪,许茹看起来有些不忍地说道:“可那傻子是若男的老公,怎么才能让两个人分开呢?而且若男是同我们一道来的,也不好扔下她不管吧!”,钱琳琳点了点头,似乎有几许赞同,王彪看许茹一眼说道:“你----,你不用感情用事,只看表面现象!”。

  许茹睨了他一眼说道:“我哪有,我不过是看若男根本不是那样的人嘛!”,都市天师转了转眼,说道:“我看也是,不象!”王彪怒道:“就你假慈悲!”,都市天师被咯得一句话也话不出来。

  刘亚沉思了一下,镇镇地说道:“别吵了,我们现在更需要保持冷静,-----!”顿了顿,又说道:“第一,我觉得聂若男根本不是今天下午才认识这傻子的,看她对那傻子的样子,两人好象早就认识了,而且那傻子叫她阿莫,也就是媳妇,这就证明了两人的关系不一般。

  第二,我们进入村寨的时候,当时村寨的人家家都关了门,一个人也没有,我们当时并未来及得敲门,只是拍打面前的鸟,好象神婆知道了,每家都差不多同时开了门,好象事先约好的一样,这说明有人事先就通知了,而且她和爱大山一道进来的,怎么只见爱大山一个人来救我们,她去哪里了------。

  第三,聂若男怎么拿捏得那么准,出现得那么及时,刚好是钱琳琳为我们松绑的时候,准备出逃的时候,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实在是让人------会不会有有什么目的或者说是企图?”。

  钱琳琳和许茹眼睛一动不动地听着刘亚的分析,象点头又象摇头的,表情惊慌慌地,王彪听得愤怒,盯着最后面看了一眼,骂道:“装得象,一副老实稳重的样子,让人愣是没有看出来-----!”。王彪的愤怒,立即引来刘亚的赞同。

  刘亚转而看向爱大山,又带了几许深意地说道:“爱大山,你怎么不讲话?又丢魂了?”。爱大山听了刘亚的挖苦带讽刺,也不说话,一转头,眼睛移向别外去了,似乎根本不愿意再听任何人讲话,都市天师听了,怪怪地说道:“我看若男还不甚至吧!而且也不象-----”。

  “都市天师,我看你是色胆包天,别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王彪几乎是怒道。

  都市天师一看王彪火了,有点心虚地说道:“老王,别误会,别误会,我不是那意思,我是看在聂若男对那傻子还是有真情的份上,还是有些感动的!便动了侧隐之心!”。

  “嗯,我瞧着也是!”许茹说道。“嗯!我看是这样!”钱琳琳说道。

  “那你呢?你对我怎么样?还有脸说----!”王彪恨恨地冲钱琳琳吼道,钱琳琳的脸变幻得历害,看起来有些顾忌,嘴里焉焉地说道:“我那也是没有办法-----!”王彪冷冷地看了钱琳琳,眼睛带着一丝的寒气,冷哼了一声,再没有言语,让钱琳琳全身不自在地抖了一下,许茹却幸幸地看了王彪一眼,然后又带了几分鄙视地白了钱琳琳一眼,似王彪总算是明白过来了钱琳琳是怎么样一个人,引得王彪一阵阵地齿牙,看起来悔恨不已。

  爱大山听了众人的议论,灰心散气地环视了一下众人,一句话也没有,继续往前走,“爱大山,你的意见是什么?你倒是说话呀!这么个女人,值得你象丢了魂似的,没见过-----”刘亚几乎是跺着脚恨急道。

  都市天师见爱大山这样的表情,心里的幸灾乐祸不断地在脸上涌现,暗自好笑,爱大山也有会有心痛时候,总算是让他心里好受一些了,同许茹和钱琳琳有一答没有一答地说着一些不盐不淡的无关紧要的话。

  众人各自打算着,想着自己的心事往前走,似乎都有些堵气,风不地停吹来,不过,还是让每个人都有些压抑和郁闷,脸上的表情都有些烦躁躁的,似有什么东西在隐藏着,随着会爆发。

  “算了,你们继续往前走,我跟聂若男讲吧!让她别跟着我们,不然,就对她不客气了,别逼我动武力!”王彪火暴暴地说道,象是下了最后通谍,众人都明白王彪此话是什么意思?,不过,是谁也不想说出口来,有的暗自高兴王彪的此举,有的无所谓,有的无奈,有的透着古怪,--------。

  聂小琼和二傻此时躲在树林,把几个驴友们的这翻谈话听得清清楚楚,暗自难受了一会儿,不过,却静下心来想着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原来二傻带着聂小琼跑纵了一阵子之后,看超过了最前面的爱大山他们,便慢了下来,聂小琼才寻得了机会,便让二傻停了下来,在这条小路边上坐下来,等着他们几人一下,顺便看一看二傻的伤口是否震荡得裂开了,伸手到二傻的后背上一摸,纱布的下方有一股股凉凉的液体,嗅到鼻子一闻,还有一股血腥味,知道是血迹,心里急道:“坏了,伤口又裂开了!”,懊悔先前怎么这么急急地让二傻追赶他们。

  这下可怎么办呢?再让钱琳琳包扎一次,看来有些不可能了,不过,还是镇定了一下,赶紧从背包里掏出一包卫生纸来,打开后,一摸里面是干的,暗自幸庆这卫生纸同洗漱的用具放在一起,用一个软塑料包密封了放在一起,虽然掉到河里,不过这纸却没有弄湿,抽出了几张纸,把伤口下面的一些血迹擦干了,暗想这二傻为了跟自己在一起,倒是肯吃苦头。

  心下感动,抬头向后面的几人张望了一下,几个人抬了火把隐隐地走来,聂小琼此时总觉得心慌慌地眼皮乱跳,两人没有火把,又跑到前面去,会不会吓倒他们?,心想干脆藏到路过的树林后,等他们过来的时候,缩到他们后面去,不要让他们误会了。

  躲藏树丛后,没有想到竟无间之中听到驴友们的这翻谈话,聂小琼心里不是个滋味,不过,转念一想,觉得现在的情况比自己一个人地宫里强了多少倍,现在至少还有二傻在旁边,还有许茹、都市天师、钱琳琳还同情自己。

  再者说了,自己有手和脚的,难道没有他们自己就真的走不出这深山老林吗?,转念一想,觉得自己目前不知道路线还不是最糟糕,目前最让聂小琼担心还是二傻的这伤口会引起发烧和着浓等等一系列的情况出现。

  

第五十九章 暗自思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