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转移疼痛

  

    聂小琼不甘心,也不愿意相信离开了他们,自己就不能带二傻走出这深山老林?,而且都是一样的人,只要顺着有人走过的路一直走,总会遇到人烟的,想到这里,看了看前面的等着她的黑影子,一把拉了二傻的手向王彪走去,目光里多了有些许坚定,走上前朝着黑影子说道:“王师,你一个人在这里,是不放心我们还是有什么事情要说?”。

  王彪一愣,没有想到聂小琼还会这样直接了当地说话,而且象背后长了一只眼睛一样的,让王彪有些迷惑,还有几分烦闷,半响,王彪才开口说道:“我这个人不会拐弯抹角的,有话直说,我们都不想让这彝人跟在我们,而你不离不开他,干脆你走你的阳光道,我们过我们的独木桥!”。

  聂小琼见王彪没有动粗,自己说话也要缓和一些,沉思了刻,暗想村寨是坚决不能再回走的,眼前只有一条路,总不能不走这路吧,想到这里,扫了王彪一眼,说道:“王师,我知道你们的担心,可我们此时在同一条路上,这里也没有别的道,你让我们往哪里走啦?!”顿了顿,见王彪没有反映,又说道:“眼看天就要亮了,这样吧,天一亮,我们各走各的路!”。

  王彪没有思索,很干脆地说道:“即然你明白,那是最好,也省得发生一些不必要的磨擦!”,说完,王彪没有再看聂小琼一眼,头也不回地就匆忙往前走去。

  聂小琼看着王彪的背影子,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走出这片深山老林,不过,心里总是有一些麻慌慌地难受,自已基本上没有记住那地图,这条路通向哪里,自己也不知道,不过,目前,自己只有顺着这条路一直走着看了。

  二傻跳了起来,说道:“不---怕,黑----看见!”,聂小琼听了二傻的话,此时的眼睛在黑暗里发出亮光,闪成一个十字,嘴角弯了弯,露出白白的牙齿,说道:“二黑,跟着我说,不要害怕,黑夜里我也能看见!”。二傻认真地念道:“二黑,跟着--我,不要害怕,黑夜我也能看见!”。

  “再来,二黑,有个孩子叫阿牛,阿牛上山放老牛,老牛哞哞叫阿牛,阿牛回家骑老牛。”聂小琼道,二傻道:“有个孩子叫阿牛,------!”刚教完二傻念会这个绕口令,天空就下起了雨,二傻看了看天空,象是触到了河里的那一幕,脸上变得黑沉沉的,聂小琼心下明白,看了看四周,旁边倒是有颗高大的针叶林树木,暗想先把二傻拉到树林里避一避雨吧,到了树下才发现可根本盖不住。

  猛然想到背包里还有一块塑料布,赶紧拉出来,遮盖住二傻的后背,这块塑料布原本是聂小琼用来垫在地上坐的,现在伞也没有了,只好用这块塑料将就了,暗想目前,只有护住了二傻的伤口,不感染、化浓、发炎-----,其他的事情可以往后放一放。

  哪有知道,这二傻却又傻傻地把那块塑料布给撕扯下来,盖在聂小琼的头上,聂小琼此时虽然感动,不过,却深知此时不是时候,只得声色俱历地说道:“二黑,你后背的伤口不是闹着玩的,你不听我的话,我就不带你出去!”。

  二傻吓得赶紧把塑料布自己的头上移了移,聂小琼没好气地说道:“二黑,你主要盖的是你后背上的伤口,知道不知道,要是淋了雨,伤口就会感染,就会----!”

  “怎么----下雨?”二傻问道,聂小琼明白他的意思,缓缓地说道:“天上之所以会下雨,是因为地上的热气升上天空,------最后形成雨,下落到地上,所以地上才会有河流,湖泊,大海等等,树木------,但一个人淋了雨会生病,这也是正常的,而你后背有伤口,那就更会生病----!”聂小琼缓缓地说道。

  也不知道这二傻是怎么想的,“那你淋----了雨,会生----病的!”二傻道,说着又把塑料布移到聂小琼的头上,聂小琼没有办法,暗想这二傻也不是一天二天可以学会的,不过,他的本性倒是好的,慢慢教吧!。

  转过头去检查二傻的后背上的伤口,才发现完了,全淋湿了,还浸出了血迹,不过,幸好二傻的思想还没有接触外界的事情,一心只想跟着聂小琼出来,几乎没有什么心事,象一个小孩似的,不象成年人那般,连这样痛的伤口,他的注意力还四周的新奇的事情吸引着,不过,聂小琼清楚这并不代表没有伤口这回事情存在,没有疼痛神经反射,转念一想,又觉得有些不对劲,会不会是二傻以前常常偷吃罂粟子,让他的疼痛神经缓减了许多的缘故?。

  众所周所,疼痛是个人的主观感觉,只能靠本人自诉,其他人才知,否刚,其他人难以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疼痛感程度的评估也是有等级的,0度完全不疼,到10度的难以想象的剧痛,就如同一个人如果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受到伤害的疼痛感和有意识的情况下受到的疼痛感是不一样的,聂小琼觉得二傻的这伤口虽然是没有预料的情况下发生的,但应该属于一种伤口引起的剧痛,它会提醒大脑对潜在的伤口作出反应,直到伤口被治愈。

  然而聂小琼觉得有的时候,有意识到转移注意力,不去想疼痛,那么它将不会那么明显或者减缓到较低强度,更甚者可以从受创伤口部位传来的疼痛神经消失,当然聂小琼明白它需要借助巫神等一些的力量来完成。

  聂小琼不会使用巫术,不过,目前也只能找一些二傻感兴趣的东西来转移她的注意力,当然了背包里还有在地宫里偷了神婆的一些致幻的萝陀罗、罂粟子,不过这些聂小琼都不敢胡乱使用。

  主要还担心遇到病原微生物通过伤中侵入身体后,在体内生长、繁殖,导致身体的正常功能组织受到破坏,引起组织损伤,伤口到时一定会感染,化浓等等,而引起病变反映-----当然了,病原体侵入机体年是能引起感染,主要还是取决于病原体的毒力和自身的机体的抵御能力。

  二傻的抵御能力虽然目前看来还算是不多见的,不过并不代表不会引起感染,化浓,主要目前还是不能阻挡这病原体,眼下这雨又下个不停,想起钱琳琳身上还有一些药,心里就惦记上了,如果二傻实在是不行了,还可以求一求钱琳琳,转念又想起先前王彪的话,说好了天亮就分手的,-----。

  看着二傻的伤口,聂小琼的眼皮就猛地跳了一下,暗想:“不管了,先追赶上他们再说,他们几个几乎都有伞,肯定不会象他们现在一样的躲雨,想到这里,便说道:“听话,二黑,我们追赶上他们以后,就跟他们拉开一定的距离,别让他们发现我们,好不好?”二黑点了点头。

  聂小琼给他盖了塑料布,把背包放在他的胸前压好塑料布,说道:“你先跑,我在后面,监视你有没有偷东西吃,再说东西掉了,我在后面也可以看见!”二傻急道:“我-----不偷----吃!”聂小琼偷笑道:“好吧,你先跑一小段便停下来等等我,知道了?”二傻没有言语急急地向前跑去,聂小琼一松这二傻果然上当。

  聂小琼这样做目的,主要是不敢让二黑靠得太近了,生怕他又把塑料布移到她身上,还怕二傻拖着她跑,把伤口震裂了,此时雨点不停地打在聂小琼的脸上,全身上下没有一点是干的,不过,一想到二傻的后背,就不敢停下来,也不敢靠二黑太近了,两人就这样跑了一段路,终于看到了钱琳琳他们,聂小琼便让二傻停下来。

  不准讲话,慢慢地跟在后面,不要让他们发现,幸好是这里的深山,又在下雨,虽然跟得很近,前面的人也没有发现,偶尔还能听到前面几个人的说话声。

  “看,前面有个洞!,”刘亚说道。

  “哪里,哪里?”钱琳琳似惊喜地说道。

  “在哪里?我也没有瞧见!”许茹说道。

  “跟你们说你们也不懂,你们要从这个角度才能看到!”刘亚说道。

  几人又从刘亚的所在的位置看了看,说道:“没有嘛!在哪?”都市天师迷起眼睛来看了看,“就你哪眼睛还看?”钱琳琳几乎是嘲笑道。

  “不过,-----”都市天师道,“不过什么,你怎么总是说半段话!”刘亚说道,都市天师道:“我们可以进去避一避雨了!”众人一听,都沉思起来,半响,钱琳琳才说道:“太好了,我是又累又饿,还想睡觉,实在是走不动了!”。

  “我也是!”许茹附和道,众人都看了看爱大山,爱大山此时似乎被雨淋得清醒了,看起来没有先前那么幻了,说道:“我嘛,随大家吧!”这话听起来就象没有说,众人都看向刘亚,刘亚环视了一下众驴友们,一个二个看起来疲惫不堪,似乎实在是坚持不了,她自己也实是不行了。

  “好吧!”刘亚说道,然后又亲自往那洞口看了看,又说道:“不过,要爬上去,可能路有些难走!”众人听了,有些沮丧,许茹却已经失望得叫出声:“啦!”钱琳琳嘟了脸,看起来极失望。

  “不过,倒是不远,而且我们确定需要休息一下了,从昨天下午一直折腾到现在,实在是走不动了!”刘亚说道,众驴友们一听,马上来了精神头,众驴友们都附和说道:“那我们快走吧!”。

  几个人拖着沉重的脚步,由刘亚带头,爱大山垫后,向个向那个洞口走去,聂小琼听了一惊,他们要去那洞,自己和二傻是否也要跟去?也避一避雨,两人全身都湿透了,聂小琼犹豫着。

  

第六十章 转移疼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