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古老魔咒

  

    聂小琼看到二傻昏迷不醒,脸上的皮肤看起来更潮红了,象是正发着高烧,鼻孔的喘气粗重,心道:“坏了,二傻后背上的伤口发作了,自己又被捆着,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得本能转过头本能地看了钱琳琳一眼,此时,她正在低头生闷气,听到聂小琼的惊唤二黑的名字时,淡淡地扫了一眼,便没有了反映,再次观察了二傻两分钟之后,还是这个样子,嘴巴一张一合地似乎要说话,眼睛却闭着,聂小琼心里的不安更紧了,赶紧爬下去,凑近二傻的嘴巴,隐隐地听到二傻吐出几个怪怪的彝人话:“阿莫-----!”。

  这话听起来象梦呓语,又象迷糊中的自语,让人分不清,聂小琼心下骇然,只赶紧答道:“我在这!”,不过,二傻却什么反映也没有,再次把脸往前靠了靠,二傻嘴巴又在不知不觉中闭上了,聂小琼又用肩头顶了顶二黑,还是没有反映,不过,很快就见二傻又猛地坐了起来,眼睛闭着,然后又不知不觉地重重倒在地上,不会动了。

  众驴友们看了这情形,也吓了一跳,“这彝人到底是傻子还是个疯子?”王彪毫不客气地说道,刘亚睨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许茹却惊乍乍地说道:“这情形------,难道他是中邪了?”顿了顿又说道:“天师,要不你给念一念?”,说完又看了都市天师一眼,此时都市天师没好气地睨了许茹,又看了众人一眼,神色复杂地说道:“念什么念,他这是烧糊涂了!我看,还是省得精力吧!再说他现在也不动了!”。

  聂小琼见没有人有心思理会二傻,只得磨磨把脸凑近了他的额头,同自己的额头刚一碰,就吓了一跳,滚烫的热气传来,烫得要命,也不知道烧得有多少度了,此时聂小琼顾不得这些了,也明白都市天师的话是正确性,此时双手还在后背绑着,赶紧摇摆地爬起来,朝钱琳琳踉跄去,惊慌地说道:“钱琳琳,麻烦你再给二黑挂一瓶针水吧!”。

  也不知道钱琳琳是听到了还是没有听到,就是不开口,也不理会聂小琼,甚至连看也不看聂小琼一眼,好似就从来没有听到过有人再对她讲话似的,聂小琼没有办法,只好低声下气小声地说道:“钱琳琳,求你了!”,钱琳琳此时还是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

  聂小琼环视了一下众人,发现只有爱大山和许茹眼里还闪过一丝的同情,不过,两人此时似乎也无能为力,不忍心再看聂小琼一副祈求样,都躺要地上,爱大山是直接躺在石头上装睡了,其他的人都象没有看见似的,各自在地上或者一块平整的石头睡了养神。

  聂小琼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急道:“钱琳琳,求你了,你要我怎么做,你才肯救他?”钱琳琳此时还是一副一动不动,刘亚的脸变幻了一下,此时也半坐起来,怪怪地看了聂小琼一眼,都市天师看了钱琳琳一眼,眼里闪过一丝丝的焦急,见钱琳琳坐着不动,急得磨磨蹭蹭地往钱琳琳这边靠扰来,半响,都市天师戳了一下钱琳琳,钱琳琳看了他一眼,说道:“什么事情?”。

  “我找你商量点事情!”都市天师小声地说道,聂小琼此时也看出了一点门道,是自己刚才的话,让市天师动心了,只是不知道都市天师给钱琳琳出个什么主意,要自己怎么做才肯救助二黑。

  都市天师皮笑肉不笑地看了聂小琼一眼,没有人说话,而是看了看众人,爱大山、许茹,还有王彪根本没有看了一眼,而躺在地上,似乎已经累得没有心思了,只有刘亚用怪怪的眼神看了他,带着几许深意。

  都市天师用很小的声音附在她的耳朵上嘀咕了几句,聂小琼期盼地看着两人,希望都市天师的劝说能帮到自己,只见两人磨磨地向厕所那个方向去了,刘亚看了两人的背影子,又紧紧地看了聂小琼一眼,闭了眼开始睡觉。

  聂小琼再次向其他的几个人看去了,发现爱大山和王彪开始打起了“鼾”声,许茹也不知道是不是饿了睡不着,长嘘短叹的,不一会儿,两人又回来了,聂小琼又期盼似地看着钱琳琳,希望她开恩,给二傻再注射一针。

  而钱琳琳盯着聂小琼看一眼,明明眼神似有话要讲,可嘴里还是一句话也没有,磨磨地找了一块石头睡了,聂小琼眼里失望起来,只得再次把眼睛移到二傻身上,心里渐渐地升起一阵阵悲愤,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二傻被病痛折磨死?

  此时,就听到“沽沽!”声音,众人都知道那是什么叫声,聂小琼看了一眼那声音发出的方向,是许茹,此时,就见许茹爬起来,烦躁地喝了一口冷水,便又躺下了。

  聂小琼呆呆地看着二傻发愣,此时,又见二傻猛地又跳起来,身上还带了一股风,象是触到了什么-----吓得聂小琼直往后一缩,只见他眼睛闭着,开始手舞足蹈地一阵阵乱跳,乱抓,跳的方式跟那些走江湖卖艺、巫师跳神差不多,不过,手抓的方式却快得人眼花缭乱的,让所有的人都惊醒了,以为眼前又出现了什么惊怪的事情,等镇定地仔细辨清了是二黑的时候,才惊慌地向四周远远地躲闪开来,生怕伤害到自己。

  “这傻子到底怎么回事情?”王彪急暴暴地问道,“是啦------!”众人附和道,几个人面面相视,又再次看向二傻,看起来非常地有危害性,不由得吐了吐舌头,钱琳琳和许茹早已扯住了爱大山的衣服一角,直想缩到爱大山的身后,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幸庆还是迷惑,爱大山看起来脸色凝重,都市天师咽了一口吐沫,嘴里喃喃地念道:“幸好是个傻子!不然,我们还不被他全摞倒------”,顿了顿又说道:“不过,据说傻子多半还带有失心疯,心智不全的时候,往往是被鬼魂慑住魂魄,力大无穷,要有人能克住他,鬼魂自然就会消失了,------!”。

  说得众人脸上一惊一跳的,极是害怕,都有些急怔怔了看着聂小琼,似乎她才是最有可能性让二傻停止这有危险动作的人,可半响见聂小琼还是一副无措的样子,钱琳琳急道:“先要是把他捆住就好了,我们也不会被这傻子弄得毫无办法,-----!”。

  许茹把眼睛移向了都市天师,说道:“天师,你不会念驱魔咒吗?念一念试试,都市天师脸上极不自然地哼哼了两声,半响才说道:“他哪不是中邪,你们看他那样,是病,是疯傻!”,刘亚瘪了瘪嘴,毫不客气地说道:“哪你刚才说那样的话,还以为你有什么办法------就爱忽弄人,也会有人相信,真是------!”。

  许茹和钱琳琳两人马上就有几人分轻视地看了他一眼,急得都市天师涨红了脸,眼睛睁大了许多,嘴里急急地说道:“看来,今天不把俺的家传本能弄出来,是没有人信了!”,然后,冲着二傻怪怪地说了几句尖尖的,又刺耳的话,最后又冲着聂小琼叫道:“你叫唤他的名字试试,叫---!”聂小琼本能地叫了一声:“二黑!”都市天师急得直跺脚道:“叫声不对,跟着我叫-----!”,聂小琼不得不静下心来,听都市天师怎么叫的,就只听到他的嘴里怪怪的尖尖的刺耳的叫声,让人听了极不舒服,象是一种古老的魔咒,不过却是透着神秘色彩。

  聂小琼几乎忘了叫喊,怔怔地看着都市天师,内心升起了一种隐隐地震憾,此时就看见天师的瞳孔放大了许多,“叫啦------!”聂小琼顾不得那么多了,猛地从喉咙里发出两声同都市天师有几分相似的怪声,跟着天师叫了两句,二傻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仍然是闭了眼睛,还不时翻着白眼,都市天师急得额头上的汗不停地流淌。

  聂小琼麻慌慌地看了都市天师一眼,发现他也有一丝的慌乱,心知这也说明都市天师对二傻也是没有办法了,开始思考着都市天师的话的可行性有多少?暗暗思索能发出刺耳的尖叫,也许象都市天师说得那样,可以吓住鬼神,激烦活人,吓跑动物,吓跑------,可根本不能对一个真正的病人起到作用,还是得靠钱琳琳的针水和病,不过,目前二傻在颠狂状态,至少要让他平息一下才能实施。

  众人正吓得面面相视的时候,爱大山此时推开众人,猛地扑了上去,二傻一个踉跄倒在地上,聂小琼知道爱大山使的是巧劲,不然是不可能把二傻扑倒的,二傻是在跳着的时候,至少一只脚是拦空的,所以爱大山能把他扑倒,此时爱大山正要去抓他的手腕,还想治服于他。

  不过,聂小琼觉得这样的可能性很小,因为二傻手臂上的劲实在是太大了,现在他的状况又处于疯颠状态,怎么可能,----果然,爱大山根本抓不住二傻的手腕,反而被二傻乱舞,拍开了很远的距离。

  “这傻子看起来象疯了,劲是很大!”爱大山极不自然地说道,聂小琼清楚二傻此时已经烧得发狂了,如果再不被爱大山按住用药的话,后果非常的可怕,聂小琼不由得想起来那些催眠师来,他们可以让病人安静下来,而此时自己应该用什么办法才能让二傻平息下来?。

  

第六十七章 古老魔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