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借鉴催眠

  

    聂小琼想起那些催眠师运用语言和道具引导或者说是诱导,让病人进入催眠状态,不受惊恐的困扰,一切烦恼都转移,以及用其他变形与伪装的方法,让他们美美地睡上一觉。

  当然这样做的后果,同时也会让催眠师不同程度地受到些影响,就如同精神病医生一样,以各种各样的精神病患都打交道,时间长了,也会对他们大脑不同程度作出条件反射,或多或少会按照精神病人的思维、动作来处理一些日常生活中的事情,不过,目前会导致这些影响的可能性聂小琼不想考虑过多,让二傻安静下来才是主要的。

  而且觉得这一切必须有一个舒适、宁静、昏暗的环境------才行,聂小琼开始环视了四周,觉得这里基本是具备了,接下来就是诱导,显然二黑对彝人的生活并不是很熟悉的,对外界的生活也是一无所知的,只对地宫和神婆的语言等熟悉。

  自己要怎么做才可以让二傻觉得一切很熟悉,跟平常一样的,此时虽然一时寻不到让二傻平息下来的办法,不过,一想到都市天师念的驱魔咒,倒是可以借鉴的,聂小琼觉得都市天师念的魔咒同催眠师的诱导是一样的道理,只是都市天师的驱魔咒是一种刺耳的尖叫,让人烦躁不堪,如果用一种声音可以让二黑的的大脑系统和情绪保持舒缓状态,让他的痛苦暂时消失,会不会让他暂时安静下来?。

  更何况二黑本来思维单纯,想的东西极少,才能让他的动作达到如此快的地步,就如同一个人一身只做一件事情,只想一件事,那么他的水平和境界是很高的,就如同众所周知的卖油翁的故意一般,老油翁可以把油一滴不剩地倒入小瓶中一样,精湛技艺,令人吃惊不已。

  二傻目前的动作如同卖油翁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二傻此时不是表演,只是意识地发狂状态,想起那些催眠师不过让人放松,引导和暗示他们躺下睡下,不受惊恐的困扰,想要马上臻入二傻的精神境界,实在是有此不可能,不过深知目前自己是众驴友们里面最了解二傻的一个。

  聂小琼清楚地知道要真把二傻达到催眠的境地,不但要从技巧和道具上入手,还需要慢慢累积实务经验,结合自己的体验与心得,融会贯通,真正地臻入二黑的世界,不一定要按催眠的标准和程序上来,再说了,自己也只是在电视上见过,目前最重要的是安全和有效,人是活的,可以慢慢地试探。

  暗想目前二傻的最需求的是什么?,在他的心目中,最害怕神婆不给他吃饭-----,最想往同聂小琼一起去看外界,暂时就入这里入手吧,聂小琼转过头,冲大家说道:“我想试试,请大家别讲话!”。

  众人投过来不相信的眼神,似乎在猜测着聂小琼的意图,聂小琼从大家表情不一的变化中,大概也猜出了每个人的意思,爱大山看起来有此不放地地说道:“要不,我把你的绳子解了?”。

  王彪用很历的目光看了爱大山一眼,似乎是极不赞同,嘴里冷哼了一声,而刘亚很怪地看了聂小琼一眼,看不出是什么意思来,都市天师不疼不痒的,而许茹倒是赞成爱大山的见意,钱琳琳看起来有些迷惑,不知道如何是好。

  聂小琼不想让爱大山和许茹为难,摇了摇头,说道:“大家只要不出声就行了,我只想让二黑平静下来,不行的话,再想其他的办法!”说完,慢慢地向二傻凑近了许多,看着二傻紧闭着眼,暗暗有些担心,不过,转念一想,耳朵听到的声音是靠震动,不需要用眼睛,这就不用担心二傻看不到自己而做过一些怪异的事情,想到这里,聂小琼深吸了一口气,镇了镇心神,从嘴里发出地宫里那锁大的老鼠的声音,努力地模仿效着那老鼠的咬断绳子时的“滋滋”声,还有那窸窸窣窣的怪声,深知自己临时瞎编的咒应该以音准为要,上口要顺。

  再试着叫了两声后,发现嘴里的声音听起来,没有那么别扭了,而且越叫越顺当,最主要的是二傻的动作缓慢了许多,叫着叫着,聂小琼又努力地回想着神婆的说话的语言方式,音调,音频,语气,------等等的一些情况,在心里回味了神婆语言,暗发出几遍,觉得有些象了,朝着二傻所在的方向,开始发音:“二黑,你再不躺下,就不用吃饭了!”。

  此时聂小琼惊奇地发现二傻的脸上有害怕的成分,不由按着那声音发出了两声,虽然不怎么象,不过此时就见二傻伸向空中的手不再乱抓了,直挺挺地停了下来的时候,但他的眼睛还闭着,这让聂小琼的心却一阵阵地乱跳,连带眼皮也一阵阵地乱颤,似乎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不敢分心,又朝着二傻念了一遍,只见二黑马上不乱舞了,而是怪怪爬到地上,耳朵贴到地上,象是在凝神分辨聂小琼是不是真正的神婆,脸孔朝着聂小琼,嘴角似有口水流出,心中一喜,暗想“有门!”,此时身后传来的一个声音:“神婆来了?”,聂小琼的心智马上一乱,心神一时也聚不起来,不由得转过头,蹙了蹙眉,环视了一下众人,想让众人看清楚了,自己不是神婆,不过是学着神婆的声音让二黑平静一下,不过,也看到众人脸上的惊变,许茹马上一怔,说道:“若男,你的声音太象了-----!”。

  钱琳琳一脸的害怕,象是想到了什么,全身不自在的打了一个颤抖,爱大山怔怔地看着聂小琼,都市天师正瞪大了眼睛,不相信似的注视这一切,这聂小琼是怎么一个人,怎么学神婆的声音学得那么象,刘亚的眼神怪怪的,聂小琼只得无奈地说道:“大家请安静一下,我只是想借神婆的力量,让二黑安静一下!”,看到众人一脸的惊色,怕众人想岔了,赶紧补充道:“毕竟彝人寨里的人,都害怕神婆,所以-----!”。

  爱大山也若有所思地说道:“若男,这办法好,你赶紧念吧,象,就这么镇住他!”,继而众人也跟着着慌地点头,聂小琼不得不再次聚集全部的心神,开始学神婆的声音再说了一遍刚才的话,不过,此时二黑却从嘴里吐着几个字:“扑,香!”,让聂小琼一怔,这语言是聂小琼认识二傻以来听到过的最多语言,可这里面的深意,聂小琼不得而知。

  第一次是二黑回答聂小琼刚入神婆家的时候,想看他家水晶棒时,二傻说过的,第二次是在地宫里,二傻要自己吃罂粟子的时候,第三次也是在神婆的地宫里,看见神婆泡的神酒时,二傻偷吃那酒时说的话也是这一句,------,把这三样东西连在一起,聂小琼惊奇发现二傻只要是他见过的好东西,就会说“扑,香!”。

  这也说明了二傻虽然闭着眼睛,还是能辨出不是神婆的声音,而是聂小琼在叫唤,不过,饶是如此,可以看出不管是神婆还是聂小琼的叫唤,都可以让二傻平静下来了,本来聂小琼还想找一个二傻熟悉的东西在他眼前晃动,可实在是双手从后面捆着,不方便,让他由安静再深入静下来。

  有心再试一试发出他不熟悉的声音,能不能让他平静下来,不由得想起六字大悲咒,一切从心里从出发,以心灵为主,没有贫富男女老幼之分,皆可超生解脱,如闻妙音,生欢喜心等可治病。

  脑子里想到这里,嘴里不知道不觉中念了出来,努力不求神通,只想渐渐让自己心中空净如洗,深知如果连自己都静不下来的话,更何况让别人安静下来,也知道成年人杂念特别多,更何况这咒得自己临时借鉴来的,也会让念出的咒不纯熟,更知道自己是一个普通人,还有七情六欲,要想让自己念得纯净,一定要心思安谧,之后才会心定。

  想象自己踏上高山,飘飘然地来到另一个四周安静无人,光线柔的地方,这里除了自己以外再没有别人,想象自己淋浴在毛毛细雨之中,雨珠轻轻地从自己的头上往下淋,身体逐渐漂浮起来,若有若无的,好似进入美妙的仙境。

  反复念出几句后,发现二傻的脸上表情平静了许多,不敢仔细分辨,赶紧一心扑到自己念咒上,很快心便有了渐渐空起来的感觉,嘴里的咒也绵绵地从心里涌出,通出嘴巴,心定气和的,感觉自己的身子舒畅了许多。

  不由得产生了让二傻跟着念的念头,不知道能不能清除二傻心里的一些心病,当然这一切要靠自己的心力来完成的,自己现在还达不到这个程度,只想靠着自己一心一意的虔诚,努力念好,让二黑能暂时缓解病疼,就象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吉祥话一样,让他缓解身上的病痛。此六字“嗡”字去除病,嘛字除热病,呢字除气病,叭字除痰病,咪字除寒病,吽字除胆病。

  当聂小琼缓缓地诱导二傻的时候,背后传来了王彪急暴地说话声:“总算让这疯子消停了!”,再次打断了聂小琼的心神,转头看了众人一眼,有的还在迷糊着,有的已从咒中清醒过来了,爱大山喘了一口气,抹了抹额头上的汗,众人这才觉得安全了,也跟着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不过,很快爱大山象是想到了什么,蹙了蹙眉头,刘亚猛地说道:“快抓根绳子把他捆起来,以防他发狂伤到人!”,王彪赶紧转过头,打量了一下四周,猛然想起当初爱大山前来解救自己时,割断的两根绳子,一根用在聂小琼身上,还有一根放入背包里,没有犹豫,赶紧掏了出来,向爱大山扔去。

  绳子在空中作了一个抛物线后,准确地落入了爱大山的手中,爱大山拿了绳子向两头拉了拉,觉得结实可靠,眼睛紧紧地盯着二傻,正要移动脚步上前去按住二傻,可接下来发生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第六十九章 借鉴催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