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人心难测

  

    留守的下来的人默默地看着爱大山他们消失的方向,愣了好半天,聂小琼的心也说不清为什么,莫名跟着空了起来,仿佛爱大山他们三人连同他们的气息也带走了,听到眼前的三个人凌乱的脚步声,才意识到不能这样傻愣愣地站着,环视了一下眼前的三人,叹息着回到原来的坐位上,钱琳琳此时似乎也想不起来去厕所的事情了,而是定定地看都市天师,两人紧紧地挨着坐了下来,“琳琳,还怕不怕?”都市天师拍着钱琳的手背,怪怪地说道。

  这种拍手背的方式非常怪异和肉麻,都市天师那细长得象鸡骨头似的手慢慢地拍下去,然后又把钱琳琳的手轻柔提了起来,然后又按下去,看得刘亚的眉毛紧蹙了一下,又舒缓开来,然后又蹙了一下,又------,看得聂小琼的心也跟着一收一缩,最后,自己也不知道应该收还是缩。

  半响,钱琳琳缓了一下神,极不自然地嘻嘻一笑,看起来有些扯娇地说道:“有你在,我就不怕了-----不过,弄不明白-----!”,这话说得极其暧昧,但一看都市天师有一些紧张,极尴尬看了对面的两人一眼,钱琳琳便马上止了口,后面的话,似意识到了不应该再讲了,聂小琼也收回了目光,开始思索钱琳琳都市天师让钱琳琳此时留下来的目的是什么?,不可能仅仅只为了和钱琳琳说笑,最大的可能性应该还是为了能弄到一些吃的,同刘亚的目的应该是一样的。

  聂小琼此时正打算不动声色地看着刘亚和都市天师三人会怎么样从自已的手中吃食骗走?。淡淡地看了一眼身边的背包,只要他们敢来抢,自己一侧身就可以盖上去,虽然手不能动荡,帮不上忙,不过,脚却是可以的乱踢乱蹬的,主意一定,向刘亚扫了一眼,意外地发现刘亚的目光此时很温和地看了自己一眼,聂小琼有些意外,不过,很快就闪过这温和的后面一定隐藏了什么,只是自己目前还不知道而已。

  再看都市天师一副心怀鬼胎的样,聂小琼暗暗提醒自己,不要相信他的那些鬼鬼神神,他的最终目的还是吃的,这一点是不会错的,最担心的还是钱琳琳不计后果,直接上来抢,那就会引起来动荡,这个道理,刘亚应该是知道的,都市天师不会不知道的,两人一定会阻拦的,两人最有可能是存在的行动是在钱琳琳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举行。

  都市天师明白要想从聂小琼的身上获得食物,还得在钱琳琳身上下功夫,因为此时聂小琼最想的还是药品,而刘亚此时却认为聂小琼此时不但药品想要获得,而自由也想获得,自己虽然没有药品,不过,帮助她松绑却是可能的。

  钱琳琳直愣愣地看着都市天师,一副以他为主心骨的样子,聂小琼就觉得都市天师对钱琳琳用心了,“琳琳啦!你刚才不是说肚子疼吗?我陪你过去,帮你看好了,不让人靠近了!”都市天师笑咪咪地说道。

  “我的肚子不-----!”钱琳琳象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住了口,又道:“瞧你那样----,色胆包天的!”钱琳琳有些不自然地说道,聂小琼非常奇怪刘亚此时似没有听到一般,不看聂小琼的时候,象是在思考着什么,看的时候,又一副亲切和蔼的样子。

  都市天师连哄带骗地把钱琳琳往洞口那边引,聂小琼觉得都市天师把她引过去,最大的可能性是想提醒钱琳琳到了她应该用药品换食品的时候了,刘亚之所以不动声色地不理不踩一定也有她的目的。

  看着刘亚对自己的目光越来越亲切,都市天师离水潭边也越来越远,聂小琼心里暗思索着,不动声色地静等着刘亚出招,不过,眼睛却似有意无意地抬头看向一边洞壁,几块泥土由于潭中的水气冲上去,雾气中的水气把泥土雾得带了些白色,一个声音传来:“你好象很累?”。

  聂小琼听了这话,觉得刘亚应该想从这里找到两人之间谈话的切入点,不过,转头冲刘亚淡淡地笑了,本能地说道:“嗯,是啦,大家都累了!”,很快,脑子里却迅速地思考着刘亚说这话的目的,猛然间觉得刘亚之所以会跟自己讲话,一定是找到了招数,会是什么呢?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谈判,利用大家还没有意识的事情提前跟自己交换食品,自己应该怎么交换对自己才有利,食物,聂小琼备的是很丰富的,光是那盒鸡蛋炒饭就是满满的一盒,走的时候,聂小琼清楚地记得自己煮的饭太多了,一想到在家里没有一个人,就全部把饭用鸡蛋炒了,一般的小饭盒都装不了,还用了一个特大的不锈钢饭盒装了,当时还把饭紧紧压结实了,还备几个小的软塑料碗,一次性的,吃完了,好扔,可现在的情况是二傻是一无所有的,许茹的此时也可能也断粮,自己也得为她考虑一下。

  刘亚他们的粮至少是带了两天的,目前还是自己的状况最糟糕,如果此时刘亚再把自己的粮弄走的话,自已和二傻还和许茹吃什么?不过,如果刘亚愿意跟自己松绑的话,倒是愿意跟她交换的,但交换的代价太大,聂小琼是不愿意的,假设爱大山他们弄不到吃的回来的话,那么迟早就跟自己松绑的,所以只想用极少的粮食跟她交换。

  刘亚看着都市天师两人磨磨地走远了,再也不可能听到两人此时的对话,刘亚看一眼聂小琼,终于说道:“若男,我也知道你的二黑现在需要你照顾,------看你对二黑的感情,我也十分地同情你-----!”,这话说得聂小琼有些感动,甚至是忘了谨慎刘亚说话的意图。

  眼前出现自昨天走山之来的一桩桩,一幕幕的情景都在眼前一一浮现,心中的酸甜苦辣一起涌到心头,刘亚见聂小琼一副沉思状,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神散散的,聚不在一起,想是不明白她的意思,暗想这种普通人,甚至是愚笨之人,有时候是需要言明的,不动声色地看了看洞口的方向,干脆说道:“我们做一个交易吧!”。

  聂小琼听了刘亚的话,这才猛然醒悟过来,抬头看了看刘亚,原来刘亚留下来守自己,-----,果然是有意图的,自己先前想的一点不错,只是不确信就是交换食品,虽然目前还没有什么办法,不过,不管对方使用什么手段,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这一点总是不会错的,想到这里,镇了镇心神,不动声色地说道:“什么交易?”。

  刘亚看起来处变不惊地说道:“若男,我给你松绑,你给我一些食品,你愿不愿意?”,说完,眼里闪过一丝神不守舍,又转过头看洞口方向,说道:“你也知道二黑的情况此时太糟糕了,说不定-----!”。聂小琼现在实是服了刘亚,把自己的心思拿捏得那么准,自己还一点办法也没有,唯一的机会就是自己现在还可以跟她讨价还价,争取用极少的粮食换回自由,沉思片刻道:“那你愿意让我用多少粮食换我的自由?”

  “一盒饭吧!”刘亚说道,聂小琼心想一盒饭,这代价实在是太大了,这简直是狮子大开口嘛,这盒饭是聂小琼还要用来换药品的,怎么可能全部给她了呢?,沉思了片刻,只得麻慌慌地试探地说道:“刘亚,我知道要是在平时,你也看不上跟我交换,可现在的情况是我和二黑都要靠那盒饭生存,想必你现在十分清楚地知道,谁要是坚持到最后,谁出去的可能性就最大!”。

  刘亚一愣,马上又一惊,接着是一妒,最后是一寒,脸上的变化,让人看了直吐舌,不过,刘亚实在没有想到聂小琼还有这样的心智,在这样的环境中,好象一点不输给她,不过,很快咬了一下牙,调整了一下心态,象是下定了决心地就道:“对的,看来你一点不蠢,好吧,多少饭你愿意交换?”。

  这话让还是让聂小琼听出了刘亚此时有些急,她在急什么呢?,虽然她表面上还是一副沉稳的样子,聂小琼没由头地向洞里看去,难道是怕他们回来了,不好在下手?,这看起来有些不可能,因为他们才刚进去,不可能马上回来,再向洞口的方向看去。

  只见钱琳琳和都市天师两人鬼鬼祟祟地在洞口的方向,就在爱大山带领驴友们做的临时厕所的一侧,似乎不想让光线直接照射在两人的脸上,让水潭边的二人看得清楚,不过,却让聂小琼觉得两人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只见都市天师连拉带扯的,一双眼睛不时地向水潭边扫过来,嘴里不停地吐着些话语,手不时地碰处到钱琳琳的肩上,大有还要向下探的趋势,钱琳琳一副凝神的样子,象极一个阴谋家正在教一个女学生该如何------,还不忘了眼睛占有钱琳琳的美色。

  聂小琼虽然不知道两人在嘀咕些什么?,不过,从都市天师眼睛不时移过来的方向判断,他的心思绝对不可能是在一心一意地讨好钱琳琳,而是在教钱琳琳打着主意,还是跟这水潭边的两人有关的主意。

  

第七十章 人心难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