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三章 同鼠博斗

  

    留守的人看着爱大山他们几人回来的情形,除了惊慌,恐惧,还带了一丝丝的失望心情,正有些无从下手,又不知道该如何的时候,只见刘亚赶紧一把抓许茹的手,发现她的手脚冰冷,僵硬不堪,问道:“许茹你们怎么啦!”。

  见许茹仍然是不答话,眼神呆滞,又猛地又推了推,许茹这才木木然地本能地看向刘亚,不过,眼睛很快又傻呆呆地看着洞里,一口话也不说,只见刘亚赶紧又把眼睛移向王彪,众人的眼睛不觉也跟着移了过去,只见他身上的牙痕最多,全身上下衣服更破烂,不过,却没有倒下,只是他站着喘粗气,眼神也不象许茹那般呆滞,只是脸上的肌肉颤抖不停,众人不由得把注意力全聚中在他的身上,都市天师和刘亚上前赶紧上前一边一个,扶住了他的手臂,见他的手中还拿着已经息灭的火把,双手看起来有些颤抖,透过皮肤可以看到青筋暴出来许多,显得是握得太紧了,一时半会松不开,都市天师伸长了手臂,从肩头一直往下拍着他的背。

  让王彪的脸上的肌肉看起来颤动得平缓了一些,然后两人这才缓缓地好不容易才把他手中的火把接替了下来,放在一旁边,说道:“老王,你坐下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情?”,见王彪只是喘着气,也不知道是暂时顾不上了还是没有回答两的话能力了,让人没由头地把心揪起来,刘亚又抬了头,大声说道:“钱琳琳,你站着干什么,快过来给他上药,消毒”。

  钱琳琳这才缓过神来,正要上前的时候,可王彪却恨钱琳琳一眼,似有话要讲,可却因为嘴里喘着粗气,讲不出来,钱琳琳只能止住脚步,木然地站起来,上前来也不是,退后也不是,正进退两难着,王彪却不领情地说道:“老子不需要你的医治-----!”,这话听起来,中气还足,似乎还算正常,并没有出现那种让人特别异常的,不能接受的表现。

  从王彪的话,众人听出了:只是不愿意见到钱琳琳而已,众人都有些奇怪,看起来他的伤痕最多,可是却是最鲜活的一个,而爱大山和许茹的情况让人有些费解,傻子原来就是昏迷的,倒也不奇怪。

  钱琳琳此时一脸的难看,夹带着怯怯的眼神,让人看了有些不忍,都市天师有心想要帮她说上一两句,不过,看到王彪没有一点怜惜的样子,黑着脸,喘着粗气,任由都市天师和刘亚把他扶坐在一块石头上。

  钱琳琳闷闷地拿出了碘酒帮许茹和爱大山涂擦,眼神时不时地在瞄王彪,耳朵的功能似乎在听王彪的动静,刘亚赶紧递上一瓶震好的水给王彪,他猛地接过,喝了几口,气喘得有些均了,似乎才有了表达几人洞里所受的遭遇,不过,开却骂道:“妈的,里面什么吃的也没有找到,刚走完这一段路的尽头,看似没有路了,哪知又猛然间发现了一个小洞,刚进去了不到二分钟,就遇到一群老鼠!这群老鼠非常凶猛,上来就嘶咬,大有把我们全吃了的可能性,最奇怪的是里面还夹带了一只可怕的狼同时跟我们博斗!”。

  王彪一口气说完,没有一个隔等,然后又喝了一口水,众人听了脸色惊变,之后就是面面相视,钱琳琳惊惊地看向洞里从洞顶到地上那一小股老鼠,引得众人都看向那些个老鼠,好象自从早上到现在,这些个老鼠并没有侵犯攻击的趋势,它们只是聚在一起,井水不犯河水的,怎么-------。

  聂小琼看着水潭还要过去的那一小片老鼠,觉得有些怪怪的,怎么这群老鼠不过来袭击人,好象还是很害怕人类的,只有略微讲话大声一些,这些老鼠便往洞里面移一些,也不进去和小洞里的老鼠们聚合,难道这些老鼠同王彪说的小洞里的老鼠不是一路的?,这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钱琳琳看起来也有些变色,吃惊地说道:“这,这,这怎么回事?”,刘亚也暗道这几人身上的牙痕象是那些老鼠的杰作,不过,对王彪的话有几分不信了,这老鼠即使真的袭击了人,可老鼠里面怎么会夹带着狼,这听起来似乎让人难以理解,透着古怪。

  “那你们是怎么怎么找到哪傻子的?”刘亚紧紧地追着问道。

  “进入了那个小洞以后,里面看起来却很大,洞顶上垂下来的突出部分就象钟乳石,地上还有一些看起来潮湿的泥土,正想往前走去,便看到这傻子倒在地上,上前摸了摸,是烧得昏过去了,正想往前走去探一探还有没有什么可吃的东西,等回来再把那傻子带出来,也就是那个时候,不知从哪里窜出一群老鼠来,直往我们身上扑,爱大山和我只得拿火把猛打,不过,老鼠太多,又凶猛,我们只好撤出来另想办法!。

  众人听了紧皱的眉头才松了一些,刘亚扫了一眼二傻,见他的身上没有牙痕,有些怪怪地问道:“不对呀,怎么这傻子好象没有被咬到?”,王彪的脸上一怔,不过马上露出了妒色,象是想到了什么,骂道:“那是他好运,我们在前面跟老鼠博斗,他倒是躺在我们后面,等我们撤退的时候,爱大山才把他扛在肩上背回来的!”。

  王彪的话,让刘亚释然了许多,问道:“那你们身上------”,王彪狠狠地说道:“都是那些老个鼠咬的!”顿了顿又说道:“许茹看到狼也吓傻了,要不是我拼命挡在她前面,恐怕早被那些老鼠给咬死了”,说完,然后又喝了一口水,似乎才缓过神来,胡乱地用衣袖擦了一把汗,扫了一下眼前留守的几个人。

  王彪发现聂小琼正急急查看二傻的伤情,猛然想起什么来似的,凶暴暴地说道:“咦,聂若男的手上的绳子怎么松了?”都市天师看了刘亚一眼,刘亚此时才极不情愿地说道:“我们三人在周围观察了一下,确实不是人力所以为了,看聂若男象虚脱了一般,就把她手上的绳子解开了!再者说了,我们三个人都同意跟她松绑了!”。

  刘亚的这翻说辞,显然是早就想好的,让王彪听得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火气直往上冲,可又发作不得,总觉得眼前的这三个人有些不对头,转变得太快了,让他始料不及,钱琳琳此时低了头,装模作样地在爱大山的伤口处涂了涂,眼睛却不时地偷看王彪,刘亚和都市天师倒是一脸的正色,看不出个所以然来,王彪一时又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情?。

  都市天师看得明白,心下了然,此时就听到都市天师不急不躁地对他说道:“老王啦,少数服从多数,现在是五比一了!”顿了顿又说道:“算了,老王,你也累得够呛,躺一躺,还是省点劲吧!”,王彪无奈地恨恨地看了聂小琼一眼,极不满意地倒在地上,看起来四脚八叉地躺在地上,再也不起来了。

  不过,聂小琼自进了这山洞以来却获得了手脚上彻底自由,虽然付出了一些代价,最终还有王彪这么一个老顽固不同意,不过,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心情不由得一松,但看到二傻和许茹这样,却是怎么也舒畅不起来。

  水潭边只剩下痴傻的许茹和面面相视刘亚、都市天师、钱琳琳,都市天师沉思了片刻,象是在回味着王彪的话,猛然间触了什么,惊跳起来叫道:“一只狼,不会吧,狼从来都不会是一只的,说不定是二支,三支,或者是一群!”。

  转头一看许茹一脸的痴呆,觉得跟傻子犯病差不多,不过,还是没由头走到许茹跟前,看到许茹的脸色苍白,眼睛瞳孔放大的许多,半天都没有缩小,手脚僵硬不堪,细瘦的身子堵住了许茹的视线,也堵住了其他人看许茹的痴呆表情,众人惊慌地不知道都市天师要干些什么,只见他此时伸出手,半蹲着,在许茹的面前摇了摇,似乎想探一探许茹的回应,半响,见到许茹一点反映也没有,都市天师才一脸的失望。

  又跑到爱大山面前,伸手在王彪鼻子探了探,象是睡着了,嘴里喃喃地说道:“完了,进去三个,一个傻,两个累昏了!”,然后扫了王彪一眼,还是不甘心地来到王彪跟前,猛地又推了推王彪,见王彪没有睁眼,身子动了一下,紧紧地追问道:“你们只看见一只狼?”。

  半响,王彪才半睁了眼睛,迷糊地答道:“嗯!”之后便再也没有任何语言了。刘亚沉思了片刻,环视了一下几个人,看到钱琳琳惊慌失措的样子,脸色苍白,眼睛的瞳孔看起来死灰,透着一丝丝失望,显然是都市天师刚才的话影响到她脆弱的神经了,刘亚眉头皱了皱,看起来似有些紧张。

  

第七十三章 同鼠博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