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我在喜鹊叽叽喳喳的欢叫声中醒来,一睁开眼便忆起昨晚发生的事,为自已身为子麟的女朋友很是欢欣鼓舞。我原以为今天见到我准男朋友的时间应该在晚上打洋之时,而这样想时,我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桌子上的时钟,才清晨六点钟,就是离平时起床还得两个钟头呢。所以,此时睡意全无的我双手垫在脑后,平躺在床上,用一种异样的心情迎接着这崭新的一天,但是,忽然我听到床头格子窗门响起了有节奏的叩响声,我闻声技起双肘扯着嗓音高声问:

  “谁呀?”

  “我——子麟。”窗外传来我所熟悉的声音。原来他绕道来到了我宿舍的屋檐下,这样房间里面的人才听得到叫唤。

  我一谷碌地掀被起床,赶紧穿戴简单地梳洗后去开门,门打开,子麟早又绕道过来了,满面笑容地出现在我眼前,而我在目光自然习惯打量他时,发现他一双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显然他没睡好觉。

  “芳草,”子麟亲热地拉着我的手说,“我是来接你去喝早茶的。”

  “好啊!”我立即爽快答应他,男朋友请我哪有拒绝之理,尽管我从没早吃东西的习惯。

  我跟随子麟步行了十来分钟,来到市中心一家金碧辉煌名叫金叶的高级宾馆。一路上走,子麟紧攥着我的一只手,他边走边盯着我看,这天,我穿的是一件蓝色的连衣裙,仿佛上面镶有无数的亮片一次次吸引着他的眼球,而我未施脂粉的脸因为容光焕发胜过晨空东边红彤彤的色彩让他着迷;同样,我的心灵和眼目投放不到任何事物上——清晨清新芬芳的微风带给不了我享受,穿梭不停不绝于耳的车辆气笛声我毫无知觉,光去呼吸爱情的清新空气了。

  此时,因为时间尚早,当我和子麟乘电梯直接来到早餐部时,若大的摆放有一百多张餐桌的大厅里还没有来宾,而服务小姐们也刚陆续上班。不用挑,每张餐桌都铺有白得眩目的干净桌布,每张餐位上空的天花板镶有拳头大的日光灯,光线柔和不过。我们在靠墙右边其中一张餐位上坐下。不久,服务小姐面带微笑地走上前来,她给我们斟上两杯菊花茶后,告诉我们说点心还需等一会儿刻才到。子麟待服务员离开后呷了口茶,问我:

  “夜晚你睡得好不好?”

  “你呢?”我睇视他问。

  “一夜没合眼。”

  听到的跟我猜想一致,我垂下头默不作声的去饮茶。但是他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却搁在了心间——我担心他一刻也没有休息,今天该如何正常工作——是那种特别深切的关怀,胜过对自已的亲人。

  “因为太兴奋了不能入睡!”子麟却捉过我搁在桌上的一只手握住,含情脉脉地道,“芳草,你是我人生中一个新的里程碑!”

  “彼此一样,”我说,“不过,子麟——你一个堂堂的大学生做我男朋友,我像是在梦中,而这难免有点像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是我太幸运了!”

  “我们的感觉一致,但意思相反;”他接口说,“在这个社会上,你可能不了解的文化科技类圈子里精英会萃人才拥挤,我只不过是其中最普通平凡的一员,我永远都是恪尽职守安份守已的一介臣民,不是你理念中的王子,但是你对于我就像童话里的白雪公主,啊,我真幸运——我现在遇见的公主外貌胜过那些皇宫里的美人,凡是男人都一心向往之的美人——自然而不造作。所以,我诚恳地希望你别嫌弃我!”

  “你就别吹捧我了,你的这一番也许出自你真心夸奖的话并不能让我陶醉——谁都知道情人眼里出西施,一颗麻子一朵花的道理;而最后的那句恳求隐藏着某一天梦醒了,发现爱情只是幻影,你就得嫌弃我土里土气。”

  “噢,你见我的急不可待可能把我想像成是个浮浅又容易见异思迁的人了是吧?你这个反应灵敏的家伙,”他脱口而出地道,而我确实如他分析的这般去看待他了,觉得他虽然算个有情人,可不一定属于花花公子里的一员。“你以为从昨晚开始我嘴里吐出对你的某些真实不过的赞美之词,同样可以向许多女孩子讲,你这样想多糟糕啊,其实我们交往半个月来你应该或多或少懂得我个性,我哪儿油腔滑调存心奉承人了?事实上你是出现在我头顶的天使,我必需仰头追逐你,为了能被你带进天堂,就是时刻下跪我也愿意,所以,你得允许我说出真实的感受;噢,对了,昨晚我已说过由于我们相识短暂,我的头脑一直处在新鲜兴奋中,光贪图留恋跟你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可能一时具体道不出我为什么爱你和爱你什么,这可能让你产生质疑,不过,以后的日子里我会一一归纳出,让你相信和感受我对你的真实爱。”

  “你还是别想归纳了,子麟,贪爱是每个人的本性,如果说我为了能从你哪儿一次次得到你夸赞令我神魂颠倒的话,我会将自已缺陷包裹起来,而向你展现的一定是根据你透露出的欢喜口胃,这样我会费尽心机,使你喜欢,最终我累得够呛,可能都不认识我自已了!”

  “你这个小可爱!”子麟望我的目光焕发了一丝异彩,他伸手轻轻敲了下我右脸庞,“由此可见你的聪明悟性了得,不像我成长的路上需要父母的鼓励才得以提拔。但是既便你现在知道了我的这份嗜好,你以后可能会很少满足我——大凡人们相处总是拿自已作标准去衡量要求别人。总之,我这辈子想从我爱人那儿得到吹捧会被视为浅溥,可我热衷于我精神王国里仙女洒向我的全是桂冠,你说该咋办?”

  “你得另找对象!”

  子麟望我不寒而粟地扮了个怪像。这时,服务小姐推着齐人高的点心车过来,他每样点心都要,餐桌很快被得摆满,这当,我指着这一大桌点心对他说:

  “你点那么多,我觉得未免太浪费了。”

  “哪里会浪费,今天是我们的好日子!”不料他这样回答说。

  “我们的好日子?”这下我听得糊涂了,立刻咬文嚼字起来。

  “是呀,”子麟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字句清晰地说,“我想把今天的早茶当作我俩的订婚宴!”

  “订婚宴?”我重复了一句,愕然不已地盯着他,也有点怀疑自已的耳朵。

  “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们今天就订婚.”这时他满面微笑地望着我,真挚恳切地说.

  “子麟,”待我回过神来,却一心为他着想了,“你仔细考虑过了吗?这可并不是闹着玩的。”

  “难道我会拿自已的人生开玩笑?”他立刻反唇相问。

  “可是我们订婚用不着着这么急嘛!我们不是昨晚才确定恋爱关系的!”对我来说这意外的决定内心总觉得不妥。

  子麟显得异常急躁起来.,芳草,”他一把捉过已松开我的那只手,急忙说道,”我是真心实意喜欢你爱你的,只有订了婚我内心才会安稳踏实些,免得夜长梦多的,再说,我订婚戒指都买好了,你看——”说着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玫瑰红精致的首饰盒来,见之,我心蓦地一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袭上心头,当即,我问他:

  “原来你早就有预谋,昨晚才说和我确定恋爱关系,今天一大早就忽然送订婚戒指给我!”

  “哇,你不要冤枉我好不好?”我的话音刚落,他急得直跺脚了,赶紧解释,“这戒指是我天刚蒙蒙亮,跑了几家珠宝店,最后只有一家私人珠宝店肯开门才买到的,你若不信,我马上带你去问那店里的老板,证实我有没有说谎。”

  原来如此,子麟寥寥几句话不仅使我怨气顿消,而且被深深感动了,同时也为刚才对他的误解而内疚。这时,我转眼去瞧首饰盒,子麟见之,他忙陪着小心打开它,遂端到我眼前让我过目。我放眼细看,见是枚金光闪闪的金戒指,它中间还镶有一颗黄豆大的绿色宝玉,而且这宝玉一圈的镶边花纹精细,新颖,从而使得这枚戒指看起来十分漂亮美观。

  他待我过目一番后,目不转睛地问我:“这戒指漂亮吗?”

  “当然漂亮!”我脱口而出地道。“经过美术家挑选的嘛!”

  “嘿嘿……”子麟一听立刻毫无介缔堆满笑,他的笑容如笑弥罗汉,面部的五官,神经及皮毛都展现出了他内心真正的喜悦,而且他望我的眼睛一刻也没离开,一瞬也不瞬,好像生怕眼光一离开,我就会消失似的,这时,我也一直迎接着他的目光,从他眼睛里不断吸取毫不掩饰的喜悦。可是,此时讨厌的子麟没忘了这样问我——“芳草,我们今天订婚好不好?”

  我当然希望与相爱的人签下婚约,所以,面对此我郑重地点了点头。

  “呵!”这下他更笑得合不拢嘴了,开心的样子全暴露无遗,道:“来,让我把戒指给你戴上!”说着他小心翼翼地取出首饰盒里的戒指,再缓缓地扣到我的无名指上。戒指戴好,他在我手背上深情地一吻,然后用严肃不过的神情说: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未婚妻了!”

  “是,先生!”我无比快活地答道,浑身洋溢着巨大的幸福感。

  今天,我手上忽然多了枚戒指,感觉整个人怎么跟以往不同了,它标致着我身份的改变,是那么令人陶醉和暇想的事儿呀。所以,一有空的时候,我就会不由自主伸出手来仔细端祥戒指,情不自禁地望着它出神。记得那时就在我戴上它一个小时之后,我一回到店里就乐颠颠地跑到杜鹃那边想让她分享我的幸福,然而杜鹃目光犀利得很,我还来不及开口,她一眼就瞧见我手上的戒指,马上惊叫道——“哇,好漂亮的戒指,子麟送你的吧?”

  “是的,”我喜滋滋地告诉他说,“今天我和子麟订婚,他特地买给我的!”

  “今天你们订婚?”杜鹃像当事人我当时那样惊愕不已,“怎么事先没听你提及过?”

  于是,我把昨晚我们确定恋爱关系的经过,及今天一大早子麟自作主张安排的订婚宴简略讲了一遍,说完,我不由自主地摆弄着手上的戒指,又道:“这枚戒指是他天没亮跑了几家首饰店,敲门才买到的!”

  杜鹃听我讲完,她沉思片刻后断言道:

  “看来子麟即是有情人又是有心人,芳草,你这辈子想不幸福都难!”

  我原料想杜鹃会说那些司空见惯祝福的话语,但是她颇富认真的断言似乎给我立刻安装上了快乐的翅膀,我幸福的飘飘然飞了过去。

  中午,小云姐送午饭过来,我想得是我费口舌的时候了——务必向她交待我跟子麟的恋情。这时,我请小云姐在一把椅子上坐下,而在我为她沏茶时一边暗示自已,要把话说得即得体又真实,好歹我已把她当作出门在外的监护人,有些事理应请他们拿主见。我略思考了一会儿,把到嘴的话理出了个头绪,便一五一十地向她讲述了我与子麟认识和相爱的全部经过。我因为羞怯的缘故,所以在讲这一番话时,声音发颤。讲完了我又增添了一段解释,说我原本无先斩后奏的意思,只因子麟心急让我毫无准备地戴上了订婚戒指,照理订婚是件大事,无论如何我该先向她禀报,她批准后请他们一家参加。我觉得,我往下说时,小云姐已完全成为了我依靠的家人。我在叙述与子麟最初相处时,自然提到了杜鹃,说她陪我去过子麟公司,从她嘴里我得到了对子麟一番肯定,才胆敢跟他进一步交往,因为我虽然首次出门,但从道听途说中知道一些女孩子上当受骗的事,它们使我产生了警惕心。我这样讲的目的是想免除小云姐对我的担心。果然,听我讲完后,小云姐首先祥细问了子麟的全部情况,这些信息被送进她大脑后再逐一分析,得出的结论跟杜鹃一致——子麟的人品信得过,而且小云姐根据长辈们择婿的长远目光来看子麟也十分满意,那就是他的高学历,高工资充分证明他的生存能力。所以,半个小时内,小云姐就已内心完全接受了她从未谋面我的未婚夫。

  接下来,我向小云姐请假一小时,让她代看一下店。冠冕堂皇的理由是我将到百货公司给子麟买一套衣服作为送他的订婚礼物。小云姐欣然允诺,她还给予了我这一做法大大欣赏和赞扬,她说这点足以说明我具有情感能力。另外,她还嘱咐我买男士衣服质地很重要,即便样式合意颜色合适但价格便宜勿需买它,一套至少三百元以上作为特别礼物才像样,这与我的想法谋合。

  衣服很快买回来了——一件淡紫色短袖衬衣,一条黑色直筒长裤;在我想像中,这套衣服穿在子麟身上该有多么的合适漂亮!那紫色的上衣一定能彰显出他的艺术形像,黑色直筒长裤使他更加矫健挺拔!于是下午我在不断欣赏手上的戒指时,我也在期盼晚上尽快来临,想像子麟收到礼物时他该是何等欢欣。

  依然是十点这个时辰,子麟似赴约般到来。见到他时兴奋难耐仍刻画在他脸上,而他心中唱着欢乐的歌儿我似乎也能听见,因为他轻盈的举止我感觉正合着欢快节拍呢。这时我马上进房间去给他拿礼物——心里洋溢着高兴步伐也轻快无声。我将取来的衣服一股脑儿往子麟怀里一放,道:“送你的订婚礼物——衣服!”“什么,你还送我礼物?”这时子麟高兴万分,他一把将我腾空抱起旋转了一圈,表示对我的感激,随后他眼眶里泪光闪闪。他待泪水回收之后对我说:“谢谢你,芳草!你居然今天买礼物给我,说明你也重示我们订婚的日子,看重我们的情感。”

  “是的。不过我不清楚你内心期待我用如何的礼节答谢你。在我们家乡,订婚那天女方会给男方赠送鞋垫之类的信物。”

  “傻瓜,我知道那是女方在收到男方一笔不菲的聘金后略表的心意,看你买的这套衣服少说得要三百多元,”他抻手摸了摸袋子里面的衣服,“而我区区的一个戒指,只想牢牢地把你套住。”

  “我没有这般去想。你的意思是订婚礼金太溥,根本没指望我有丝毫表示?”

  “求你甭往歪里想好不好,因为我们人在外面,苍促间订婚实在简单,很对不起你,而且我也是个罪人——并没请示你的父母亲征求他们的同意,但是我在农村生活过,粗略懂得农村婚嫁必需得遵守一些必要和礼节,我向你保证,在这个问题上我肯定会对你父母亲一个满意的交待——向旁人请教把该有的礼节全补上,那时如果我有钱情愿付出高出一倍当地的聘金的话,我也绝不会奢望你有丝毫答谢。”

  “现在我开始明白为何姻缘得讲究门当户对,由此可见农村人的信物在你眼里一文不名,你跟我在一起注定该你付出了,不过我可不愿欠你太多的情,最好是永远别欠。”

  “你这样理解我不能不讥笑你了,我付出了什么?我认为你对我一个真诚的微笑抵得上万丈光芒的阳光,使我阴霾全扫,欢乐无上,从而我愿意奉献一切来报答你的大恩大德,为我自已赢得终身的伴侣。现在除了爱的本身,你任何一点物质表示我都不敢承受,因为已经欠你太多;芳草,你明白吗,我的思想和行为是在受爱情的指引!”

  “我们别把某些错误怪罪于爱情。可是我们也别再说下去了。你去房间试穿衣服,让我看看合不合身!”

  子麟立刻提着袋子走向我的房间。一会儿后他走了出来。这时换装的他果然跟我想像一样显得更加英俊儒雅,正如我买它时想要的效果;而子麟除了衣着焕然一新外,还有别样的心情——他一心乐呵呵地高兴这身打扮,似孩子过节穿上了新衣一样。这无疑带给了我无上的快乐,我的确愿意为他付出我所有。子麟感觉一番后走回房间,他出来时却是把换下的衣服装进了袋子。他对我说:

  “我收回刚才的话,芳草,我从来没有一件衣服像这身穿着使我如此衷爱了,我希望我的每件衣服都由你买,原来接受它跟吸取你目光神采一样令人愉快和期盼!”

  “暂时不会买。我每月得寄大部分钱回家。但是我会把它当作我生活中的目标来完成。”

  

第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