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至于帮助罗乐找工作的事,我原打算子麟跟我预定好第三天见面后才来跟他谈,这样罗乐旅途的疲乏也有充裕的时间消除;但是第二天清晨一觉醒来她便开始为前景担心而忧以忡忡,尽管昨晚我几乎把她工作的事向她打了包票。为此整个上午和下午她都坐入针毡,满面愁容的,所以到了晚上我只好打电话要求子麟提前过来。当时,子麟接电话听到是我的声音,马上欣喜地问我:

  “哟,二天不到就想我了?”

  “不是,”我巷子里赶猪——直来直去,“我找你有重要的事,电话里不容易讲清楚,你就像以往在我打洋之时过来我这儿吧!”

  子麟按我说定的时间到来,一走进门我见他穿着我买给他的那套白色宽松休闲服,脚穿棕色皮鞋,整个人像轻云闲鹤降临,再亲切观望他的脸,见经过两天的“休整”,看起来又精力十分充沛了,面色红润,神态舒展,子麟——他不愧是个阳光帅气的男孩,简直帅气逼人!而当罗乐亲眼仔细目睹他的那一刻,她惊讶和看忘了神的情景我尽收眼里,内心得意极了!这时,我拉起罗乐的手向子麟作了介绍,然后把子麟单独拉进我宿舍,迫不及待地对他提出把罗乐介绍到他公司去做打字员一事,之前,我满以为子麟二话不说会满口答应,可他却提议改换我去他公司上班,让罗乐接替我书店的这份工作,否则他笑嘻嘻地说不帮这个忙。

  “不行,”我立刻回绝他,“昨晚我已经明明白白给她讲清楚了她的工作去向,也许现在她已经幻想在你们大公司来回穿梭呢,出尔反尔才不是我的个性!”

  “傻瓜,”子麟讥笑我,“你一个女人讲哪门子江湖义气,古人曰‘人不为已,天诛地灭’,虽然我已明明知道你是如何钟爱和珍惜书店这份工作,如何难舍小云姐一家对你亲情般的关照,但这如同长大的闺女尽管万分难舍生养她的父母,难舍故乡芬芳的泥土,可最终还得为了夫君忍痛割爱;现在你想一想两情依依的我们,拜托你到我们公司上班吧!小云姐一定能谅解的,而我们又不是让书店员工一时空缺,使她为难;再说想想你当初出门的困境,如今罗乐你能为她按排好工作和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好了,同样她会对你感激不尽的!”

  “这样绝对不行,”我把他这番合情合理的话仔细掂量了一下,经过深思熟虑后回答说,“罗乐性格外向,昨晚她还说佩服我能成天面对枯燥无味的书籍,哦,对了,她最讨厌读书,至从下学后很少翻阅书籍,对作书店营业员绝对没兴趣,自然难以承担书店这份看似简单的工作;而你们公司环境和待遇都不错,这对于刚从家里逃婚出来的她来说是再好不过的调和剂;子麟,你知道吗,罗乐得尽快挣了钱寄回去退还男方的彩礼,她爸妈同意的男朋友使她走投无路才投奔于我的——”说着我喉咙哽咽了,眼眶里竟溢出了泪水,为罗乐的境遇我忍不住伤心抽泣起来。而子麟也是感性动情之人,他马上被我的泪水所感化,并站在我同一角度去看问题了。

  “那好吧,我依你的,”他拍了拍我肩膀以示妥协,“你的善良使你做出的抉择我欣然认可,只是之前我观念的出发点是想你每天将近十四个小时工作很累赘——哪儿也去不了,看到你时时刻刻兢兢业业的工作,我很钦佩但更多的是心疼,如果你到我身边来我可以照应用你,知道吗?”

  “我懂得,子麟!”我拉过他的手,吻了吻我送到嘴边的手背。我深深地爱着他——凡事都能体贴我的心上人。

  接下来,由我提议我们一行三人步行到夜市去吃宵夜,顺便让罗乐观赏一下潮州城的夜市风情。也就是从这时起,因为子麟这位异性的加入,令罗乐顿时活跃起来,而子麟的随和,她没有一丝拘谨,变得越来越愉快!

  第二天早晨八点钟声敲响时,我和罗乐早已起床并吃好了早餐准时开门营业了,一刻钟后,子麟开摩托车过来,他说来这儿是接罗乐去他公司报到上班的,这可让我们一时措手不及——我原以为这事顺利的话方可在下午应聘。于是,我和罗乐慌忙了一团——我赶忙从纸箱里叠得整齐的衣服里挑选出那套年初在百货公司购置的白色短袖套裙,当初看中这套衣服就是感觉它特适合作为女性职业服装,穿上它具有端庄文雅干练的风格,可是这套衣服穿在我身上十分宽余,但这时身高跟我相差无几的罗乐穿上它也只能凑合;接着我又端洗脸水又拿梳子请她重新梳妆打扮一番,看起来清清爽爽才让她乘上子麟的摩托车后坐一溜烟地跑了。此时,我望着罗乐绝尘而去的背影,真有种说不出的高兴;同时,我心中仿佛有块巨石落地,轻松舒畅极了。

  然而,傍晚子麟送罗乐下班回来,虽然我首先望见的是罗乐喜笑颜开的面容,但是我迎接子麟的却是他一脸阴霾;他跨下摩托车就拉我到僻静的一角,劈头问我:

  “罗乐到底上了几年学?”

  “初中没毕业,怎么了?”我回答说。这时我已意识到子这里面的因果关系,其实,罗乐可算是小学文化程度——她初中只读了两个星期便逃学擅自弃学了,但是我没有对我的回答另作解释,我告诫自已得为罗乐坚守阵地。

  “那她到底读到初几?为什么一些简单的字她都会不认识?这可真出乎我意外。本来打字是项最简单不过的工作,我以为只需要教她一些操作要领就行,可是整个下午公司需要的三四份文件都是我出炉,她却在一旁傻看。”

  “她已下学很多年了,平常根本不看书,可能许多字已经忘了,而不是有俗话说‘秀才提笔多忘字’吗?所以你开始多教她,自然学识会恢复也会日益渐长,我也会在书店挑选一本字典和汉语词典供她上班急用,你放心,既然你说了打字工作不难,罗乐又绝对聪明,以后胜任这份工作不是问题。”

  “不行,”他嚷道,“我怎么能推荐一个并无工作能力的人到公司呢,这样忌不是我自找麻烦;如果哪天我出门在外她工作出了差错又怎么办?几年来我可没给领导留过一点坏印象。”

  “如果我换成罗乐呢,别的情况跟她一样,”我目光睇视他问,内心很有些着急,“是不是你也对我感到失望,害怕给你脸上抹黑?子麟,之前你一直希望我进你们公司工作,可是我跟罗乐一样也没文化——只比她多读一点书而已,你一样会面临这种局面,而且我是作为你的对象身份,这样你忌不更加没面子,后悔把我弄去,甚至产生跟我分手的念头。”

  “傻瓜,你怎么能和她相提并论呢?”他急着分辩说,“如果是你,我会这么愁眉不展吗?芳草,凭我对你的了解,你所撑握的文化知识胜任打字员工作绰绰有佘;假如这不是事实,甚至远远不如罗乐,这样更好,我会手把手的教你,如果有‘红袖添香’的故事发生在我身上不知多美,我会让全公司的人都羡慕我们的幸福生活!真的,你的美貌,你的端庄,你的贤淑,会成为我们那儿一道最美丽的风景!呵,你会过得非常愉快的!你会像我一样呆在心爱的人身边很愉快,是吗?是啊,这是我梦想的生活。自从罗乐手足无措应付不了这项工作时,我已经幻想着你坐在这把位子上了。你一定得去哦,因为上天安排了你。”

  我把这番话重播放了一遍,依照他的思想去试想跟他在公司出双入对的生活,一切如他所想感觉不错。但是我并不想改变我现在的生活——放弃心爱的工作和撇开看重我的顾主,无疑二者是我短期内寻到适合的位置和实现自身价值的所在,我清楚我心里的所需;还有我前面说过罗乐绝对不适合接替我这份工作,那样也只有逼着她去找另一份工作。子麟当然对她性格不了解,我清楚如果在没有熟人的地方工作罗乐恐怕呆不下去,就像去年她父亲帮她找到机械厂工作一定带上我一样。不过这时我不能期望子麟像我一样责无旁贷地帮助罗乐,因此我得请求他帮我。

  “子麟,”我说,“我跟罗乐如同亲生姐妹,以前在家几乎形影不离,而她不但在我阴暗的时日给了我安慰,而且在她开心快乐之时也会跟我一起分享,甚至靠他父亲的关系找到县城机械厂的工作后也没忘了带上我……可是书店这份工作她绝对干不了,而作为东道主我理所当然要帮她安排好一切才行,如果她作不了你公司这份工作,既使去外面另找,我也必须全力帮她站稳住脚才可,因此你若帮她干好这份打字工作,等于帮了的我大忙,免去了我带她出外奔波之劳顿,这样于我你可功得无量了,答应我就像是我去你公司上班帮助她好吗?”

  “好吧!”这是我诚挚的恳求他给予的及时回答。“唉,”接着他又长叹一声,“我真是拿你没辙!”

  至从罗乐进入美丽华公司上班后,难为子麟他一人分担两个人的工作,明显我感觉他比以前消瘦憔悴了许多,而有时我与他呆在一起不出几分钟,就能目睹到他困乏带来的哈欠连连,所以我体察到他的辛劳,疼在心里,也因此一改往日习惯,拒绝他邀请我外出散步长时间的缠绵,吃宵夜都是我们三人一块速去速回。不过,这在子麟看来,他以为我不想外出全是因为罗乐围绕身边也就只好作罢;这里,我得交待一笔,罗乐这段时期一直东吃西住的——白于在公司上班包括就餐,傍晚下班后步行来我这儿就寝。呈现这种状态原因在于他们公司宿舍紧张,按理各就各位她可以住进原先那位打字员的宿舍,但是那间刚腾出来的房间马上被觊觎已久的一个员工占了去。这样导致我和子麟二人外出不太利落,毕竟罗乐是不甘寂寞的人。罗乐呢,工作上她也算争气,经过子麟对她文化针对性的补习和工作亲临指导,足足上了一个月班竟未出任何差错,到了月底拿薪水,她竟攥了伍佰无钱回来。

  “芳草,这一月来真是辛苦难为了子麟,我想买件礼物送给他,以感激他全力帮助!”当时她手捏着这伍佰元钱对我说。

  “送礼就免了吧!”我想到罗乐说过结了工资寄钱回家退彩礼的事,便道,“子麟这边我自然会替你答谢的。”

  罗乐没再说什么,但她自个儿出去转了一圈回来,手里竟提着两套时髦的衣服。我见她试穿了一套红艳艳的新颖时装在镜前照来照云,忍不住问她:

  “你不用寄钱回家退亲了么?”

  “我可不管那么多,先穿了再说,再说家里又不是没钱帮我添上。”她回答道。

  此时,罗乐的自顾无暇让我想起了我姐姐那年退婚的情景。当时,我母亲为了筹钱,把年关家里的一头肉猪卖家掉,使我们一家大小过年没能吃上肉;而姐姐呢,她把积攒了多年储蓄罐里的每分每角倒出来垫在一起,用来退还了姐姐的男朋友陈泽平来我家走动两年中所耗的费用,记得那时一脸茫然的他一再拒收,但我姐姐执拗退还给了他。

  子麟的辛劳随着罗乐工作的日趋熟练不断递减,想必她轻车熟路一人胜任已不是遥远的事了。一天中午,子麟在公司吃过午餐后来书店看我。我俩在谈话中提到“老人”,两人都忽感到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到他老人家了,心中都徒然升起股切切思念之情。于是,由子麟提议,当晚我俩去看望“老人”!

  这是一个清凉宜人,月光似水的夜晚,我们三人像往日一样吃过宵夜后,我对罗乐说我和子麟得去拜望一位老人,请她独自一人先回去歇息。说完我没等她仔细追问便携着子麟出发了。一路上我们漫步月光的里,听着和风轻轻拂过天空,仿佛回到了一个多月前的夜晚美妙时光。一刻钟后,我和子麟终于见到了老人亲切的面容。我们在久别的“老人”怀里坐下,相互叙述了一些爱恋的话语,而随着一阵微风吹过,我们又借助月光互相看了一眼——深信彼此都深爱着对方之后,子麟突然神情郑重地说告诉我一件事,但是当我眼巴巴的望着他洗耳恭听,他却犹豫开不了口。

  “到底是什么事,你说吧!”我和颜悦色地鼓励他道。

  “我怕讲出来你生气!”他依然很胆怯。

  “什么大不了的事你就快讲出来气我一顿吧,如果我是你会赶快讲出来,因为对方生气最易窥见他的底气!”我打趣地激励他说。

  “是这样,罗乐上个星期送我一个漂亮精致的音乐盒!”

  “呵,”我满腹释然,“我还以为真是件大不了的事呢!”

  “怎么,你不介意?”他一付惑然不解。

  “介意什么啊,”我则一派大将风范,“罗乐送礼物给你,她是真心实意感谢你一个月来难能可贵对她的帮助,她领工资那天对我说起来此事,当时我替你推辞过,可能她心里挺过意不去才又背着我送礼物给你的吧!通常欠别人的人情是一种沉重的心里负担。”

  “不可理喻!”他望着我摇了摇头嘴里咕哝道。对此,我一笑置之。

  欢乐的时光最易流逝,一眨眼便到了午夜时间,于是我和子麟手牵手欢心愉悦地踏月而归。这是我第一次抛开罗乐跟子麟外出呆上几小时。不知不觉我们走到了书店门口,这时子麟帮我拉开圈闸门与我道别后并又帮我把门拉下才离去。我遂转身走向宿舍,但这时我并未在黑暗中摸索前行,虽然我已关上了铺面里的电灯开关,因为从宿舍门缝里透露出几许光亮,显然罗乐还未入睡,她在等候我的归来。果然,我推开门,见罗乐半躺在床边,正心情浮燥地把一本杂志一页一页直翻得哗哗声响,一见我她便直截了当埋怨我外出时间太长,让她无法安睡。对此,我内心实在充满了歉意,因为平时我俩一起入睡前,总是会谈论一些话题,而今晚是我打乱了常规。

  说来朋友们也许难以置信,以往每晚我和罗乐睡前谈论的话题几乎全涉及到子麟。至从罗乐照片上看到子麟第一眼起,她便在她内心种下了莫名欣赏的种子,之后随着工作的必要他们密切接触,她对他的钦佩和好感也自然诞生,所以,常常在夜晚这一时刻,罗乐便会颇富兴味地提起子麟来讲,问及我和子麟是如何相识相知相爱的,而我呢,没有比这个更喜欢或触及更多的话题了,总是精神亢奋,滔滔不绝,毫无保留地道出我跟他之间的点点滴滴,甚至连我俩去张家界旅游那晚在天子山住宿的情况和两人各自的心境也毫无介帝全盘托出……每每此,罗乐总是听得精精有味,而我在向她描绘一些我首次历经难以忘怀的情爱感受,她的思维会紧贴着我的思维,从而一双明眸更熠熠生辉。无疑她是那么向往崇尚着人类至高至美的爱情,因此,我常暗地祈求她能早日如愿以偿找到如意郎君,像我一样淌洋于爱情的蜜罐里而光啜饮着蜜汁时刻欢欣鼓舞着!

  “罗乐,你送子麟一个音乐盒,很贵的吧?”这时我爬上床与罗乐并排靠在床头不愁没有话题来讲。

  “不贵,才几十元;怎么,他都告诉你了?”罗罗被我问得一惊,脸刷的一下煞白。

  “是的。”我说,内心原本的愉悦让我宁静而祥和。

  “芳草,”她的神色仍显紧张,甚至说话嗓音颤抖,听起来难免底低声下气之感,“你清楚的,子麟对我的帮助至关重要,我若不送一点东西表达我的谢意,内心实在过意不去,以后没脸找他再帮忙,对此,你不介意吗?”说完,她对我观言察色陪着小心,对之,我爽朗一笑,道:

  “你放心,我有什么好介意的,难道我还疑心你抢走了我的子麟不成?”说着我拉过她搁在被子上的一只手双手握住,搓了又搓,表示对她的信任及她受惊后的安慰。于是罗乐神色恢复正常,表情镇定自如了。接着她问及我和子麟今晚去见了怎样一个老人,是否玩得开心等,我都一一作了回答。而此时当她听到从我口里说出的敬重“老人”是堤坡边的一棵大树时,聪明的她马上理解了恋爱人们的奇特联想。然后,我们聊了一会儿各自一天里的某些心境和针对某些所见所闻的见地之后,熄灯睡觉。

  潮汕地区普遍信仰佛教,而随着这里的经济腾飞,自然佛教作为一项事业发展迅猛——各地方的寺庙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建筑特色各异,气派非凡。也许入乡随俗吧,听子麟讲潮州方圆百里的大中型寺庙他都涉足去过拜佛。在某一个星期天,子麟邀我一同到潮汕另一个区域潮阳市和平镇的著名宋大峰寺院去祭拜佛祖。他说据他公司同事介绍,宋大峰为潮阳地区大规模的风景胜地寺院——由近代归国华侨投资扩建。所以它不仅吸引着善男信女们神往,也为他们慕名旅游观光的地方;因此,当子麟一说出他的主义,我年青涌动的心便欢呼雀跃了。可此去路途遥远——约两百华里,来回得耗去一整天时间,不过这次我和子麟没打算向小云姐请假,两人都不谋而合想请假日里的罗乐不出门户地帮我照看一天书店,然而,当我对她当面开口提出,她却立马一口回绝了,理由是要同我们一同去宋大峰寺院。

  “哎呀,我心里一直想拜神求佛正愁找不到庙宇呢,我可有事得请神灵帮忙!”她对我和子麟高声嚷嚷道。此时我想起了老家山沟里的一座小寺庙,那座庙在特殊时期期间被摧毁,现在由罗乐的父亲主持重建完好。记得罗乐母亲为了大女儿的婚事一帆风顺曾带罗欢到那儿求过神和还过愿,罗乐向我夸过那儿的菩萨如何灵验呢。这时,罗乐说有事求助神灵,我猜想应该是她跟腊狗之间的婚约之事,祈求佛祖促使她父母早日处理干净,风平浪静之后让不敢跟父母联络的她没有愧疚也没有一丝干忧地生活吧!所以我十分理解,便只好厚着脸皮向小云姐请了一天假。

  我们一行三人在九点钟前动身,首先我们乘一辆的士到汕头,再坐轮渡过海,然后改乘大巴直奔目的地。其实,我们现在经过的路线正是重复我从广州来潮州的最后一段路程罢了。大约十一点钟我们抵达到了和平镇。由于宋大峰坐落在公路附近,我们下车后没几走分钟,便有一幅古代画卷呈现在眼前。这幅画远观它重重青山,角楼亭宇,云绕鸟榭。而当我们走近,迈入庄严神圣的大门,印入眼帘的殿堂之宏伟,之壮观令人惊叹不已!朋友,别看修建它只是近几年的事,可宽阔的大厅并排顶立的十根圆柱都一律用被磨擦得油亮的楠木承建,且屋顶和瘠梁也全由粗壮的楠木构搭如同凭空架起的桥梁疑为古人惊叹的杰作,总之一派古色古香,找不到现代化的痕迹。

  我们早在寺院入口对面的一排出售贡果和香纸的商店里分别购买了新鲜的贡果和香纸,才随络绎不绝的人涌入寺院大门的。而这时当我们仰望眼前几十米高的神圣殿堂一口气蹬上几十级台阶之后,见殿堂的露天门口摆有两排二十张红色方桌,这些方桌可能长年累月都履行着它们神圣的职责——现在不少人正忙着在上面摆上或者卸掉贡果。听从子麟的分咐我们找来了几个红色塑料大圆盘将手上的贡果摆上了桌。这时,已跨进殿堂的我无视里面几百人攒动的人头,首先领略了它建筑的一番宏伟气派后,再细看里面的布局,见中央和墙边两侧都坐落着神态各异,面目和善一米多高的铜菩萨,且在其面前置有圆垫的地面上都有极虔诚的跪拜者,无疑这所大殿正是这所寺院的朝拜中心。我和罗乐从未见过如此庞大的佛教场所,尤其是我今天第一次进到寺庙,首次见到耳目传闻里的心怀慈悲的菩萨们。不过子麟已司空见惯,他在我们感觉新奇至极东张西望之时,已将手里的像小手指般粗的长香和红烛分成三等分,遂一人一份递到我和罗乐手里,分咐我们照别人的做法把香和红烛点燃插放到巨大的香坛里,然后排队等候叩拜。我们照办了。不一会,前面的人拜完,腾出位子轮到了我们。于是我们三人并排双膝下跪,虔诚地葡匐在菩萨们面前!这是我第一次拜神,当然完全依照别人的做法,这当,我用余光瞟了一眼子麟,见他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我跟着学他的样子也念叨了一番。

  拜完神,我们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转悠起来,开始我们到理事会办工楼的大厅里认识了一下挂在墙壁上几十位华侨捐赠者们的亲切面孔,感慨海外游子们仁爱情操。接着在接连大殿的几重同样供神求佛另有其意的房屋走过一遍,然后不知不觉又转回大厅的一角。这时,我们见一个女孩手抱碗粗的竹筒咣铛猛摇个不停,立既有两支竹签被她有意摇落下地,“哦,这是抽签算卦”罗乐嚷道,似乎以前有见识过。可是就在我和罗乐兴趣十足凑过头去关注女孩握在手里的竹签,却发现竹签上只廖廖四个不太清晰的繁体字,此时,这位女孩可能不知其寓意失望将竹签归回原处,随之嘴里向她站在一旁的同伴吐出了无奈的抱怨之言,但是这位同伴给予了补救方式,她告诉她在这寺院的另一处还有一个地方抽签,而且还专门有人解说。“那我跟她们一同去抽签!”在一旁听得一清二楚的罗乐马上说道,她叫我和子麟在刚才遛达过的一处亭子里闲坐等她,但是我把对抽签毫无兴趣的子麟一人留在亭子里,随同罗乐一道跑了,因为那于我当然是新鲜不过的事儿,当然想见识见识。

  当我和罗乐随同那两位小姐走过一条长长的石子路,来到一处陈旧的木板房,走进里面并无什物,估计是寺院先前的遗址,然后我们从后门出去再七弯八拐地绕过几房间,才随我们的领头羊停下脚步。这时,我放眼一看,却有步入了菜市场的感觉,因为这里哪是房间,只是两座房子背靠背间隔的空间,大概由于屋檐伸得太长和光线被挡的缘故初始会给人当作屋的假象。只见在一边屋檐下并排摆列着五六张小木桌的摊位,每个摊位前都坐着一位临阵上了年纪的男子。显然,他们都是在此兜生意“吃神饭”的专业户。

  这时站在我们旁边的那两位先驱者一马当先走向了一她们看中的一个摊位。于是站在此地,我和罗乐一下成了“佛爷”众目睽睽期待者,罗乐逐一扫视了一遍后,她便挑中了一位满头银发,蓄着胡子,精神矍烁的老者,看来罗乐还挺有眼光的,因为这位老者乍看也真还有一身仙风道骨的神态。罗乐走向他,我自然跟在其后。而这位老者见我们走来,他锐利的目光像探测同类的工具——朝我俩脸上不停地扫射,他待我们在他对面站定,开门见山地问:

  “你们两个哪个先抽签?”

  “我!”罗乐回答道。

  “你求什么?”

  “求姻缘。”

  “噢,”老者捋了捋胡须,他有条不紊先问清楚了罗乐的出生年月日后,拿起桌上一块红布遮盖的竹筒一阵猛摇动,然后利落地揭开红布递给罗乐,分咐她从竹筒里取出两支木签既可。罗乐照做了。老者接过她恭敬呈上的木签,目光瞟了一眼其中一支的标号,说道:

  “第二十五签——骑马逃北。签文写的是古时一位纨跨子弟不学无术,成天东游西荡,某日他在家乡闹出事闯了大祸无处容身,只好背离父母逃向离家更远的北方,使父母终日恐吓。小姐,你一介女生,满面娇气,如温室里的花朵,可能唯独婚姻不能顺从父母的安排吧,如果出门在外,又怎不让他们为娇生惯养的你提心吊胆。”

  “哇,好灵验哦!”他这番话让我想起了她面临的处境,暗地惊中道。接着老者拿出第二支木签看了看说:

  “第十二签——韩相公遇雪。签文写的是八仙之一的韩湘子,是韩俞的侄孙,他曾在初冬施发令牡丹开花,而第几朵花合起来就是‘雪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韩俞不解其意,不久后,因谏迎佛骨,惹怒皇上,眨谪潮州刺史,途中遇上风雪,马不前;船夫也不开船,后韩湘子赶来相送,韩俞始明白韩湘子的预言,此签有时运不佳之意。”

  “这个签背运,阿伯,我能再重抽一支么?”罗乐问道,她一付急切神态,仿佛将有噩运降落似的。

  “当然可以!”老者微笑着回答。于是他再次拿起桌上的竹筒猛摇了一阵后递向罗乐,让她从中择出一支。

  “第五十二签——康顺钓鱼。”老者看了一眼罗乐毕恭毕敬双手呈给他的木签道,“签文写的是倚着向南的栏杆望去,满目的风光景色幽雅,水面上有一叶小舟,只见康顺作渔翁的打扮,频频下钓,至于有没有收获,那就不得而知了,求得此签者流年平稳中有少许机会,特别在春秋两季,事业先辈自已既可浑浑噩噩过一年,也可以设法多争取。据此签来看,你的姻缘可能会出现阻碍,你呀,相中的夫婿才貌双全,风流倜傥,但他或隐或现——可能是有夫之夫或心内有了意中人,如果你独钟情于他,宜‘中流击揖’,方可成就。”

  “哎,哎!”此时洗耳恭听的罗乐不住地点头称是,面容早已喜形于色,让人感觉谈到了她心坎上。这不,老者一番讲完,罗乐忙不跌地道谢,仿佛她自已真的卷进到二女争夫的角色,而他成为了急需的救星。见此,我暗自取笑他们的无稽之谈。可是转眼罗乐竟从她钱包里二十元钱递给老者,这不能不使我万分惊讶,因为这会儿站在此地,我亲眼目睹到了那两位小姐在我们旁边的摊位上抽签完后给的分别为五角和一元的零钞,并且凭我平时对罗乐的了解,她除了自已吃和穿舍得花钱外,对外一律吝啬得很,所以今天她竟出手如此大方,真让我费荑所思。只是这位得到好处的老者并没有表现出过份欢喜,似乎以他的才识获得这般报酬不足为奇,瞧,他还没表示谢意目光便转向了我,这时罗乐代他问我了——你抽签想求什么来着,“我不抽签——心里一时没有什么请求和愿望。”这是我给予他们的回答。

  接着我和罗乐离开此地,一出门我就忍不住问她:“你是不是真爱上了哪个有夫之夫,凭舍你给那老头二十元钱?”

  “哪里的话,”罗乐道,“我这跟喜欢算命的家乡人同出一辙——‘算命查八字,出钱养瞎子’,这签房的老头们全是靠此营生,我能不给点?”

  明显罗乐回答闪烁其词,但我难寻端倪。一会儿后,我们回到亭子里与翘首等待的子麟会合。现在正是正午时间,子麟提议到附近餐馆里吃饭。吃完饭我们又倒转回来,进入宋大峰风景区旅游观光。这时,当我们走完宋大峰重重建筑物体,沿着碎石铺就的小路绕开来,立刻便被眼前树木葱茏绿荫盖地的山林和满是浅色石子及闪光漩涡的明净溪流吸引住了,这景色与我们在张家界游览过的十里画廊相似,俨然就是一座美丽如画的园林。只是这儿该是十里画廊的一个缩影,因为不到半个小时我们随同那些善男信女的游人们走了个遍。这倒真是一个明媚的日子,阳光和煦,天空一直蔚蓝,轻柔的西南风在人们身边徐徐穿梭,因此这难免让贪图享受的我们留连忘返,于是,我们不知不觉选中了一块绿草茵茵的草坪坐下来歇息。这块草坪是我们赤了脚乐趣十足地淌过小溪,又探险般地走过一块竹林,完全与外面的游人们隔离一块相当僻静的地方。我们三人就地而坐围成一个圆圈。

  朋友,前面我曾交待过罗乐曾是个性格外向的女孩,一个成天像个小喜雀叽叽喳喳说笑个不停或遇到烦心事嘟嘟嚷嚷喧泄干净的可爱女孩,而一直来我内心总在感谢她这一性格填补过我的空洞苍白;但是今天罗乐变了,完全成为了一个端庄淑女——一般情况下居然不轻易开口说话。通常我在没有思维的情景下无法产生语言,木讷得很;不过今天我不能像从前一样期望罗乐的声音在我耳边奏响。子麟呢,他迟迟也没有开口,现在凭我对男人的理解,我想他是在等待承载天使职责的女人们带动他飞翔吧!

  可是今天天使们都不愿挥动翅膀,最终子麟移了移动身子,靠近我身旁望着我问道:

  “芳草,上午拜佛时你在菩萨面前许的什么心愿?”

  我却被他问得一惊,叫道:“许心愿,我没有啊!”

  “你骗我干嘛,那时我明明看见你翕动嘴巴,念念有词的模样。”说完他睁着明净澄清的眼睛望着我,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我所看见的在我前面跪拜的香客们包括子麟他们在菩萨面前翕动嘴巴是在许心愿,然而当时的我凭自已的臆想念了十几遍阿弥陀佛。我将之如实告诉了子麟。

  “呵!”他听了先忍俊不禁,但接着对我直摇头,道:“我不信!”

  “千真万确我嘴里念的阿弥陀佛,因为我这是第一次拜佛,压根儿就不懂许愿。”也许自已从来不曾撒谎,这时的解释便那么急不可待。忌料我的话音刚落,罗乐却接口说:

  “我许了三个心愿!”

  “你还说没骗我,瞧人家罗乐怎么知道许愿?”他像法官获得到有利的证词一样理直气状了。

  “她有心愿嘛,我没心愿也不知许心愿。”罗乐的一言令我解释功亏一篑,使我心里着实窝火,难免怒气冲冲地道。

  接下来子麟一声不吭了,一时间,气氛显得僵持起来;不过,渐渐子麟局促不安右手便不停地揪扯脚前的草茎,几分钟过去,显然内心有过一份准备后他开始向我道歉了,说:

  “芳草,我相信你的话,因为你可以骗我,但不能在菩萨神灵跟前撒谎,对不对?”

  “就是嘛,”我赶忙接口,对他并无一丝抱怨的内心立刻得以释怀。可是那仍在我耳朵里回响的语句经不起粗略斟酌,我又质问他道:“你说我可以骗你,我哪儿骗过你了?”

  “你看你,我只不过打个比喻而已!”他反被我逗笑起来,介蒂完全解除。“嘿……嘿……念了十几遍阿弥陀佛!”他心情舒坦地讥笑我。

  “去你的!”我扬手捶了他一拳,浑身不自在地挪动身子略靠近罗乐。

  “喂,罗乐,唱支歌听——你这样枯燥无味坐着会遭踏了你的性灵——尤其是在这美丽如画的景致里。”此时我望见她一时感慨地道。

  “你叫我唱歌?”一直充当我们观众和听众的罗乐一时回不过神来。

  “是的,”我说,“我真的很想听你唱歌了,以前你随便哼哼我都当作莫大的享受!”

  罗乐抿嘴一笑,她目光瞟了一眼子麟,向我朝子麟呶了呶嘴又摇了摇头,意思有子麟在场她不能像以前一样随时满足我的胃口。不过,这更让我有了纵恿的劲头——自已五音不全,内心却很希望靠罗乐的金嗓子替我扳回这方面的面子,于是我对无动于衷的子麟大声嚷道:

  “你干嘛不吭声,难道不欢迎罗乐唱歌?告诉你她唱歌可好听了!”

  “你提醒得对,小姐,”子麟马上与我的目光在空中互相交汇,然后他转向罗乐说:“唱吧,不然芳草又要对我凶神恶煞了!”

  “唱啥歌呢?”她问我,唱歌毕竟为她的强项,自信心轻易驱除了胆怯。

  “就唱你以前常唱的那首《卖包面》歌,”我不假思索地说。因为在我记忆中,罗乐这首歌最拿手,我断定若子麟有幸聆听不拍手称绝才怪。

  “好吧!”罗乐轻咳嗽了声,拉开嗓子,轻车熟路地唱起了下面的歌:

  “小妹子一十七,生得标致做生意,哎海哟,清晨她梳妆打扮上街去。”

  果然不出我所料,一开始子麟便被罗乐地道山里人喜爱唱山歌从小练就所具有的清脆,婉转,嘹亮的歌喉震撼住了,他惊异地睁大眼睛瞅着罗乐。这时,罗乐由娇嫩的女中音转变成淳厚的男中音问话:

  “小妹子,你这包面咋卖呀?”

  “(女声唱)人家的包面一十七哟喂,我的包面一十五,盛得蛮大碗哟喂!”

  “好,来一碗!(女扮男问):小妹子,你一个人做生意,你的丈夫是干什么的呀?”

  “(女声唱)人家的丈夫穿皮鞋,我的丈夫穿草鞋,绑得介紧锥锥哟喂,哟哟子喂;人家的丈夫戴军帽,我的丈夫戴草帽,像个鸭舌佬哟喂,哟哟子喂;人家的丈夫挎长枪,我的丈夫扛扁担,打呀打不响哟喂,哟哟子喂,是个种田的哟喂!”

  这首歌是我们老家山沟在抗战时期流传的一首烩炙人口的歌曲,此时罗乐男问女答逼真的唱法将歌里聪明伶俐的女主人对当时献身革命的军人无限崇敬和爱戴,及对自已丈夫畏首畏尾无能极端不满表现得淋漓尽致,仿佛女主人翁就是罗乐本人。此歌我听她唱过无数遍,但却百听不厌。

  “怎么样,罗乐歌唱得不错吧?”她唱完,我竟十分得意地望子麟道。

  他忙鸡诼米似的点头,道:“的确不错,‘一碗清水包面’足以抵得上一顿丰盛的午餐。”

  “我唱得不好!”罗乐面对子麟真心实意的夸赞羞红了脸,她言不由衷嘀咕说。说实话,罗乐唱歌时子麟目不转睛欣赏她的目光使我内心竟升起了一丝嫉妒之火,不过很快我掐灭熄了,取而代之的是我像子麟一样望着她却这般地想,如果罗乐长相生得漂亮的话,有机会从事演艺工作,肯定是位出色的演员。

  下午三点左右,我们乘上回程的客车,这样我在六点钟前赶回店里,替换下小云姐,让她回家准备晚餐和安顿既将放学的小孩。

  罗乐上班一个半月以后,终于公司领导将一间储存室腾出来安排作为她宿舍,于是罗乐当天傍晚下班叫了一辆人力三轮车一同回来搬运她的全部行李。此时,我在帮她清理收拾物件时,虽然为她终于在公司挣得了一席之地着实高兴,但一方面又因为我已习惯了夜晚有她相伴的日子,对她的搬离难免袭上惆怅,失落之情;所以临走前我再三叮嘱她有空常来看我,而我干的这份工作,去她公司探望她机会渺茫!

  

第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