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四天过去了,阴历十五的晚上,小云姐和坤哥在百忙之中安排了一个小时来到书店,为了对这份事业做个了结,同时也为了让我个人正式接手经营书店,把我推向他们划过的轨迹。此时,由小云姐作主书店一万多元的书籍按八折计算转卖于我,而且钱款她允许我手头有多少付多少,佘下的尽管赊欠着,明年偿还不迟;房租她已付到年底,可以帮我度过缓冲期。这无疑让我坐享其成,我对他们的厚爱暂时只能口头表示了感激。我们在交接时并未写下正式的书面协议,像可以信赖的亲人一样口说为定。我当即拿出一年来攒下的全部工资(当小云姐告诉我决定将书店转给我那时起,我便有意截下了自已的那份工资,每月只给父母汇去了姐姐的那一份,并对他们说明了情况)交给了小云姐,一边保证说余款我会尽快添上,小云姐笑了,说我若遇到了什么困难尽管找她,她一定旁无责贷地帮我,因为虽然现在书店不属于她管理的范围,但是我和姐姐已被她列入了亲人范畴。她的这番话自然使我热泪盈眶,一时不知如何向她表达感激,这时她拍拍我的肩膀以示慰抚,并嘱咐我一定好好干,我郑重地点了点头,暗下决心一定不负她的期望。就这样小云姐他们不能久呆,得去忙别的事情了,今晚他们得为明天工厂的开业庆典作好充分的准备。在送他们上车时我问清楚了工厂坐落的具体位置,明天我将是他们不请而到衷心恭贺的客人。

  平常我是十二点准时睡觉的,而今晚我碾转反侧,睡意全无。尽管之前的几个小时里我整理书柜呀,擦洗地面呀,希望明天能以暂新的面貌(一切源于心里作用)开始我新的里程碑,而耗尽了体力。说实在,这时我躺在安逸舒适的床上,并不曾因为现在轻而易举的地位获得了改变以及眼望着明年收入增多而兴奋不已,光想着为自已锦绣前程描绘蓝图了;相反情绪极端底落,因为我切切思念我亲爱的朋友杜鹃。这会儿我想为什么上天要按排她在我“独立门户”之时离开,说真的一想到从此后我将孤独一人在这条街上生活时(为了方便,小云姐一家将搬迁到工厂里居住),我怀着无尽的惆怅哭了起来,在此之前我却是一直为她个人的不幸而悲伤的啊。一想到了两年来她对我诸多的好和她人格的魅力指引我前进的一些事儿,因为巨大的损失我哭泣的更伤心了。半个小时过去了,泪水才洗尽了悲痛,之后我想要是杜鹃还活着该多好啊,那么在我值得庆贺的今晚,她一定会对我恭贺贴切的话说一大萝筐,让我飘飘然;然后缠着我到最好的餐馆吃一顿,此时我仿佛看到她纯真可爱真性情的各种流露,就像见到人间的天使挥动着衣袖为需要她的人送去各种温暖,呵,这顿无论她吃多贵的食品我都会满足她。原来生活中我是多么的需要她啊!可是人死不能复生,我以后得习惯无人关心无人照应的日子吗?“不,”青春不廿寂寞的心立刻替我做了回答。以前我失去了子麟,幸而有杜鹃与我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她除了别有用心地陪我度过黑暗,长期以来我们日复一日地共迎朝阳,共同把欢乐挥洒,即使她恋爱中我也从未感觉被冷落过。但是现在我得过着“后继有人”的日子啊,这样我才感觉自已真正存活于世。曾经以前的一首拙诗足以表明我此时灰暗透顶的心境。

  假如没有人爱我

  假如没有人爱我,也没有人理解我,

  我无法感受到活着的意义,更别期望有何价值,

  可能人生如死水一潭——恶臭变质。

  即使我体魄健壮,照样一日三餐,

  可心灵缺乏养料,体格会比猪懒庸,

  面容却萎缩如同蛇一样瘦小,丑陋;

  猪因有它主人的喂养,油蒙了心显示富态,

  蛇自有大自然赐给它的藏身之洞!

  假如我即将走完人生,依然见不着爱我关心着我的人,

  那么我的一生抵不过地球上任何植物一棵,

  因为它们成天都在享受太阳的光辉或者雨露的滋润,

  而作为人我根本没在世上存活过!

  翌日临近中午,我从花店里取来比我人还高的一只精致花蓝,然后乘上的士直奔小云姐工厂座落的南边效区名叫沙河的工业区而去了。大约二十分钟,到了目的地。一下车,呈现我眼前的并不是我脑海里想像有大片菜畦名副其实的郊区,而是一排排新建的高楼大厦望不到边。这时我按地址顺着A幢朝前寻去,才走过两幢楼,我便明白下一幢就是小云姐的服装厂了。这是那儿几十幢一模一样的楼宇中其中的一幢,看得出来新近装修,门窗油漆湿润。我眼前的门庭前停满了摩托车及小轿车,并且地上到处是轰炸过鞭炮的碎屑。这儿的人进进出出,好一派喧哗的新景象。我人还未走近,站在门口迎宾的小云姐眼尖发现了我,她朝对面跟她一样同样担任司仪的姐姐嘀咕了一声,姐姐马上高兴地跑出来到迎接我了,她接过我手里的花蓝把它放在了门口众多花蓝排成两行其中的一边。这时我到了门口抬头一望,见五层高楼的中间挂有富鑫服装厂五个渡金大字的厂牌。“来,喝茶!”刚一进门,小云姐就递给我一杯准备好的茶,道:“你人来玩就好,干麻买花蓝破费钱财。”“小云姐,祝你生意兴隆,财源广进!”这是我面对满腔热情的小云姐笨嘴笨舌说出的话。

  接下来我谢绝了姐姐充当我的向导,把她的时间留给不该怠慢的客人。我开始在一楼踱步,这层楼除了二十平方米的一个客厅外,尽是一间又一间宽敞明亮的办公室,而暂时这些房间却充当了接待室,有不少宾客们在里面谈笑风声;我数了数有十多间,此时我想姐姐某一天大概会在哪一间办公室工作,是技术科,还是质检科抑或人员管理?迈进二楼,银色洒满的光辉里全摆放着一排排暂新的电车,这儿将有两百多个工人进行流水线作业。三楼为成品车间,布局与姐姐原来工作的车间一样,一半空间作为熨烫,另一半质检包装。四楼为工人的宿舍。五楼应该是小云姐自已家的住所了。

  中午十二点,来这儿所有的宾客被主人带往了一百米以外的一家海鲜楼吃午餐。在去那儿的路上姐姐才得有空闲跟我一块聊上几句话,她告诉我说与小云姐一道走路年龄相妨的那位女士就是她工作了一年的老板,这当想必小云姐也向她的朋友介绍了我,因为相隔几米我观望她时见她顺着小云姐手指向的方向在看我。来到气派高档的海鲜楼,我和姐姐不得不又分散了——她得站在小云姐身旁像她一样去张罗别人的吃喝。这时我在二楼若大的摆放着十几个大圆桌的餐厅里随便挑了个位置坐下,片刻后,位置被坐满。于是整间餐厅里只见服务员不停的穿梭上菜,宾客门开始动著。由于在坐的宾客之间大家一般都不熟悉,席间自然不必客气,各人都挑着色香俱全的美味在吃,争先恐后。我们这一桌也不例外——刚上桌的几盘菜马上席卷一空。中途,服务员端上来一盘水煮鳖鱼,马上不少人站了起来,大概五六双筷子都伸向了它,就在我微笑着望着桌上分羹的情景,一边回想农村请客吃饭总是礼节在前——每吃一碗菜相互得请来请去,唯恐失礼冷落了旁人。可就在这当儿,有双筷子夹着一个黄色圆球似的鳖鱼蛋送到了我面前的饭碗里,“谢谢!”我马上作出应有的回应,并目光及时去搜索这位热心肠人。这下我接触的这双眸子里流露出多情的笑意,他就是坐在我右边的一位男士。他似乎很早就有话对我说,马上开口道:“你怎么不吃菜,别人都猛吃个不停,被吓住了不敢伸筷子,是吧?”“哪里,”我回答说,“这么多菜,我定会吃饱,你自已多吃点吧!”“嘿……”他毫不设防地一笑,“我当然多吃了,你看我碗里——”我瞥眼一看,见他还没盛饭的空碗里搁着一大块鳖腿肉,如果说盘里整只鳖鱼有两斤重的话,那么他碗里这块肉至少为它的五分之一。他捕捉到了我心底的意思,有点不好意思的耸耸了肩,说:“我们潮州人最爱吃,小姐,你来这儿应该不久吧,可能吃不习惯我们这儿的海鲜。”“我来了差不多两年了,”我压低了声音说,担心招惹到满桌子人的目光。“你们这儿的海鲜我还是吃过一些的,不过,今天餐桌上不全是海鲜。”我说这话时,一下子来了三位服务员,他们分别搁下了手里托着的菜——有一盘炒螃蟹,一盘油炸剥皮鱼,一盘水煮虾;他望着这些笑了,拿起我的碗起身各样拣了一些到里面,然后自已碗里也同样拣了一份,道:“来,我来教你吃这些!”说着他拣了一条剥皮鱼放进嘴里,不出一分钟从他嘴里出来的是一整条鱼骨头,因此我很有些吃惊地望着他。“怎么样?”他十分得意地说,“以前我父亲就是这样吃鱼的,小时候我学不会,挺钦佩他的,等长大了嘴变宽阔了,再学不会时,便将整条鱼嚼碎才解恨,可这样一嚼心里没有了畏惧,因为这种鱼的骨头性软,再次吃它时骨肉乖乖的脱离了,你吃一条试一下看!”我照办了,可是黄灿灿的鱼嘴里装不下。“噢,嘴太小,”他说,“你一点一点吃吧!”接着他用手剥了几粒水煮虾送到我碗里,教我沾了酱油吃。然后又教我怎样吃螃蟹。而他不愧是位美食专家,因为他不仅可以对正吃着的食物品头论足,而且对这些食物各地方的烹调也满腹经论。说着说着他面前的食物残渣堆了一大堆,而这当在他津津有味地吃东西时,我停下箸仔细打量了他一眼,见他面孔宽阔,呈国子形脸,浓眉大眼,阔嘴,肤色微黑;且再观望他坐着的一半身躯,马上会断定他是位美男子——肩膀匀称,胸部宽广,后背十分笔挺——当然,并不是他身上那套笔挺西装穿出来的效果;年龄猜不准,但可以确定在三十岁以内。这时因为他吃相专注及微胖的脸庞红光满面,精神十足,这令我想起了“肉弱强食”这个词来,不知怎的,由他我很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身体强悍的罗乐,可能由吃的方面照理推,他俩不乏有相同之处吧!

  两点半左右,我们这支几十人进餐的队伍走在了回服装厂的路上。于是我和姐姐又归拢到了一处。这会儿姐姐询问我着手接管书店的情况,要我如果资金不够暂时不必把她的那份工资寄回家里,留给我周转。姐妹之间我不必感激她周到的关怀,对她坦言相告一切我会看着办,务必请她做好自已的事,依靠自已的能力一定为自已赢得一个美好的人生——既使明年如同去今年我俩不能整夜的相聚,不能像内心期待的那样彻夜长谈。姐姐说明年一定不会这样,事实上今年她也有可能抽出几个夜晚陪伴我,但是她放弃的原因主要是为了明年挣取更多时间的相聚。我马上点头赞赏了她的行为。这时我们不能像朋友一样击掌彼此鼓励,但是我俩紧握对方的手表达了我们的这种心声。开始我和姐姐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但是由于我们必经大脑思索的一番谈话,许多人超越了我们。可是一旦某个身影走到了我们前头,我不由自主观注的眼神使我中止了跟姐的谈话。朋友,这个身影才刚进餐时我稍微做过评论,但为了您能更全面的对他外形有过了解,这里我得用我有利可见的条件再次对他公布于众了。而这时我仅瞅上了他一眼就非常肯定我送他美男子的称谓了。因为这位热心肠男子身高足有一米七八,身材健壮匀称,风度很好,瞧着他的背影联想着刻画在脑海里的五官,俨然当今香港正走红的一位男影星。他与坤哥挨得最近,似乎一路上他都在说着话——右手插在裤袋里,西服一边的衣角随身摆动着,洒脱极了;而且我还见他还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只香烟敬给身旁的聆听者,显得彬彬有礼。

  重新汇聚到服装厂的宾客们似乎有了曲终人散的意境,毕竟大伙儿来这儿皆都本着庆贺的目的,接下来得回去干自已的事儿了;而“客走主人安”把时间留给主人安排眼下的工作也是宾客们打算离开最主要的原因吧。我等小云姐和坤哥送走一批客人出门后回来,便与他俩道了别,跟姐姐会意地对视了一眼后走出了门。出来时我执意把他们夫妻俩推至门内,不必出来送我。

  “小姐,我载你回去吧!”我走到这幢楼的边界,听到一位熟悉的声音说。我闻声一望,见刚才描绘过的这位美男子倚在一辆红色的士旁。无疑他刚才在对我说话。他把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啊!不用,谢谢你的好意!我租车回去就好。”我立刻回答说,心想他肯定是受主人之托载客人回家的,因为我已认出了他身旁的这辆的土——它是坤哥多年来赚钱的工具。

  “租什么车?的士吗?这儿不正是一出租辆,生意让熟人做,钱给我赚你不肯?”他离开原地,站到我面前大有截我去路之意。

  “这不是坤哥的车吗?”

  “从昨晚十点钟开始它已属于我林绍慧的了,”他目光回归到那辆车上说,“虽然不能改头换面——出租公司有严格规定,一律不得涂改办证时申请的颜色。你放心,我送你回去肯定要收取酬金的!”

  “是这样啊,那好吧——坐你的车回去!”同样的境遇让我马上领悟,说着我跟随他进了的士车。我坐在他旁边,付驾驶室的位置上。

  他起动好车子,开出几米后才问我抵达哪儿,我告诉了他,接着补充说如果他不知那地方,一切就听从我的指挥。他马上嘿嘿一笑,表明我低估了他似的,说这区区的潮州城没有他不知道的地方。不过,他很健谈,马上又对我自我介绍起来,说:“我是十九岁才离开这儿到珠海发展的,今年六月刚回来,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生意做才迫不得已买这辆的士开,暂时混口饭吃!在珠海最开始我做咸菜生意,生意火红得不得了,真的,你可别小看了潮汕人淹制的咸菜——就是从这儿出走到南洋的华侨没有人不惦记他家乡的咸菜的,听说有一位华侨回来家人纷纷请他吃饭,他弟弟的三个儿子有两个请他到最高级的宾馆吃饭,吃得全是三珍海味他没感觉到乡情,轮到小儿子没钱就请他在自个儿家里吃了一顿稀饭就咸菜,这位华侨却开心得不得了,说这才有回家的感觉。可是珠海的生意人不傻,他们见咸菜的确有利可图便自已动手淹制咸菜,如今食品调料之多,想要啥味就放啥味儿的调料,而且他们当地人比我们拥有有利的条件,不但不需租房有的还有田地种植菜苞,所以两年后我又改行做水产品生意了,经营的主要是倒卖海鱼——把从出海归来渔民手里便宜买来的海鱼卖到珠海市里一些高档娱乐城里,可是钱从哪儿赚来又用到那儿里了——习惯了到高档酒店消费,就这样钱赚到了不少却没落下,转眼年龄大了,得回家乡来考虑讨老婆这个实际问题了,再说我妈妈也为这事催得紧!”

  “讨老婆非得回家乡来——难道珠海那边的女孩子不能做你老婆吗?”

  “唉,你不懂,我们潮汕人一般不讨外地人做老婆,除非娶不到老婆才买越南女人啊或者你们外地人,而娶了这种女人的男人在社会上会被人瞧不起——你知道吗?如果可以娶外地女人,我现在孩子都几岁了。”

  “常言说路隔十里乡俗不同,”我接口道,“恰恰相反,我们家乡如果有哪位男子带了外地女人回去,会被人们看作最有本事的男人!”

  “你们那儿是啥地方,山沟沟鬼不生蛋的地方,我敢肯定就是你们当地女孩子都不愿嫁在本地,所以能带女人回家的男人一定是花言巧语骗回去的,以后日子一定过不长。”

  “那也不见得!”我联想到村里几对生活了半辈子的异地伴侣便这样回答说,“诚然,你们这儿沿海地区无论是经济还是交通等等都比我们的穷山沟强多了,不过,用你的话说没本事的男人娶了外地女人,那些外地女人如同从草窝里蹦进了金窝,一定是赖在这儿一辈子的了?”

  “哪里,那些臭女人终究受不了潮汕封建思想的束缚,像一年四季拜神呀,对男人的顺从和依附呀,最终大多数都跑掉了,而这点应该是我们本地人不喜欢娶外地女人的主要原因。”

  “这就对了,”我理顺了一下思路,似自言自语,“地域不同所存在的各种各样的差距,即便两个相爱的人当然也有可能因此无法在一起生活。所以,那些逃走的女人本身并没有罪过,但是你们却把怨恨,诅咒都赐给了她们,让她们永远背上洗不掉的骂名。”

  “咦,说你们外地人你有意见了?”他却没听懂我的意思,简单地这般理解说。

  我不想跟他继续扯谈这个话题,看来外地女人的形象在他心目中已根深蒂固。不知不觉,车子已驶进了我要抵达的这条街道。接近书店时,我告诉了他一声停车的具体位置。等车子停下,我按照计程器上的数字从随身携带的小提包里如数取出递至他手中,“哇,真的给钱啊,多不好意思!”这刻他将捏钱的手迟迟没有缩回去。“应该给的,不然你学**啊,即便你学**,我好端端的才不会成为你帮助的对象呢!”我边下车边说道,唯恐延长了他停车的时间;然后随着我关上车门一声重响,遂伸手向他做了个再见的手势后,转身大踏步地走向完全属于我的那片营地。然而我马上又在“喂”一连几声喊叫中止住脚步,此时虽然我后背不曾长眼睛,但是我能准确地判断出这声音发自出刚才与我近在咫尺的林绍慧之口,他的急促可能是一时扩开的距离造成的。“什么事?”我转身望向他时,一定带着灿烂的微笑,因为他急躁的个性使我却更显得坦然以待了。“小姐,”此刻他已坐在我坐过的位置上,整颗头颅搁在被摇下的挡风玻璃窗口上,一只手抓住窗口垫着下巴,“你叫什么名字,是租房在这一带吗?还是在这一带打工?”“我的名字你看那上面的招牌就可知道,”我指了指今天早上摘下原有的招牌再换上“芳草书屋”更醒目的暂新的招牌道。“芳草书屋!”他在口里念了一遍,“那么,这间书店是你经营的啦,你就是老板!”“像你拥有这辆的士一样——时间和情景都一样,并且之前它们拥有同一家老板!”但是他立刻向我翘起了大拇指,并没听清楚我的意思。接着问我:“那我有空来找你,你欢迎吗?”“当然欢迎,”我回答说,“大家熟悉了,聊聊天,喝喝茶未尝不可!”“好!我晚上就来找你!”他微笑地望着我,眼神里荡漾着令人心荡神怡的柔情。

  我开开心心地开门营业了。在还没有顾客光临的时候,我细想了与这位美男子在一起时的情节,毕竟我大脑里残存的一丝兴奋促使我去这么做了。此时这位男士的外貌又特证一一在我脑海里闪现——他粗犷匀称的五官,舒展的额头,多情敏锐的眼睛;还有他与众不同的思维,活跃的头脑及内心流露出天生的浓厚情感不能不让我一窥见底也同样被他深深吸引;然而他的言谈我便不敢奉承了,这里我倒不是因为他有说过贬低我们外地女人的话使我对他心存偏见,却是我们在交谈时他随意中伤他人,强调自我的言词激不起我更高的兴致,我想这应该是习性吧,要是这样他并不是一个表里如一的人。

  一会儿后,店里进来了一位顾客,于是我在自已的书店里开始了首份接待工作,但是并没有一丝随心所欲,我清楚一份耕一份收获,勤勤恳恳将是我永不改变的作风。地位的改变的确不是我的本事,它不会冲昏我的头脑,相反,它会鞭策我更加努力奋斗,不愧于思赐我的人。我明明白白告诉了自已如此的幸运:

  上百万民工南下打工,没有万分之一像我这样轻易步入自已老板后尘的,并且马上轻易获得收获,轻易的结束了打工生涯。

  “你,”我说,“昨晚不是沉沦在被爱抛弃的思想中吗?你不是感觉生活里陡然没有了阳光似乎失去了所有意义吗?错了,那只是你一时的心境造成的感觉而已。因为大地之辽阔终究被天空包览——一个人从降生那刻起就注定了一生躺在爱的摇篮里,就像昨晚你万分沮丧的那一刻难道你遥远的父母不爱你吗?不,太爱了,没有一天不惦记你的;而且在二老撒手人擐之时,他们也不能不牵挂着你,在天上注视着你保佑你。又比如今天姐姐对你事业上的支持,足以表明了你的事她总放在心上;还有小云姐和坤哥给予你的厚爱如同亲人一样无私;另外,今天这位美男子的偶然出现,说明你不会被人遗忘——难道这一切都不表示你会被爱着吗?为何昨晚你像一个被弃的孤儿哭哭啼啼呢?好了,收起你的思想,把昨晚的眼泪权当作对杜鹃的切切怀念吧!你名字不是叫小草吗?应该学会坚强,勇敢地接受暴风雨的洗礼,在每年杜鹃花开之时作她身旁的一份绿色陪衬!至于那些无时无刻都爱着你的人来说,他们只是一味地给予你宝贵的爱却不会期望回报,尽管你必报答。所以,你现在最要紧的是从爱你的人手中接过接力棒,充当爱的传递天使——记住你的责任和义务——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请给予那些需要的人爱与力量吧!那么,芳草,在爱与被爱中你一定会活有滋有味!”

  六点半钟,我的晚餐是从刚摆出来的夜摊上买了一碗米粉解决了,明天我得备好厨具橡模橡样的自已做饭了。可是刚吃过,林绍慧拎了一包晚餐的食物进来了,他把的士车泊在了关着铺门的隔壁礼品店门前。“还没吃吧,我买了好吃的蚝洛和鳗鱼来!”他一闯进门对我道,好似我俩已十分熟悉。“吃过了,你自已吃吧!”我让他到进门墙边的茶几旁坐下,把茶几上的茶具端到柜台上,腾出位置以便搁放食物。他尊从我的意思坐了下来,并小心摊放好了各样食物,准备进餐。“芳草,”他叫道,却又嘿嘿一笑,咕哝说这是啥名字。“我叫你小芳吧,”他说,“你吃过了也坐下来吃一点,尝一尝这些菜,都挺好吃的!”盛情难却,我坐到了另一把位置,接过他递上的筷子每样菜尝了尝。其实,蚝烙我以前跟子麟一起吃过不少,但鳗鱼还是首次吃到它,感觉细嫩味鲜却肥腻,不敢再伸筷子。“你一个人吃吧,我很饱。”我搁下筷子站了起来。“喂……”这时我耳朵里马上传进了似中午下车那慌乱的叫喊,一样的声音,一样的急促,似乎我又要走掉一般。于是我赶紧去望他,只见他仰头望着我且一时双手相握不知如何是好的神态。“怎么了,有事吧?”我问。“你这儿附近有没有商店?”他却这般反问我。我告诉他马路对面有一间,需要买什么我可代劳。他说想买一瓶酒,我听了马上去买了,心想中午他喝过不少酒。几分钟后,我酒买回来了,当我把一瓶蓝带啤酒递给他时,他的瞳孔里散发出无比的喜悦的神情,看来他是个嗜酒的家伙。

  他用餐完毕,我收拾干净茶几,把茶具归回原处后,用提前做好准备烧好的开水为他泡工夫茶喝。“咦,知道我饭后喜欢喝茶,而且还是热腾腾的功夫茶!谢谢啊!”林绍慧见此可喜上眉梢。“我只知道你们潮汕人一般饭后得喝上一泡功夫茶,怎么就晓得你喜欢喝茶了?”我递给他第一杯热茶时说。“都一个意思嘛!”他回答我说,并没成心混淆。“哟,茶泡得不错嘛,”他啜了一口道,“泡功夫茶就得水烫!你来这儿多久了?”“两年。”“想不想嫁在这里?”他接下来又问。我没吱声,不想跟他谈论这种无聊的话题。“店里生意怎么样,不好吧,这年头人人挣钱哪有闲心看这东西?”他把手里的空茶杯归位后,全面扫视了一下店铺,似自言自语。“噢,”我马上道,“这店里一般吃饭时间没什么顾客,一天中怎么也会出现两三个高峰时期,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无人光顾,因为精神食粮是每个人内心都需求的。”“这么说我在吃饭的时间过来才不会打忧你工作,是吧?”他从我的话里听到的却是有机可趁,“以后这个时间我累了来这儿休息渴一泡茶或者叫外买来这儿吃饭你不会不欢迎吧?——整天呆在车上腰会受不了的,再说回家面对唠叨的妈妈我不喜欢。”“想来的时候就来呗!”我道,心想我的工作之地即然能帮助他人又对我无防,岂不跟我素来一颗成人之美之心一致。“今天你的生意怎么样?”我关切地问他。“还不错,赚了不少!”他说着伸长了双腿,这样有利于他马上从裤子的两只口袋里掏出了豉豉的钱来数。“一元,五元,八元……”此时他把茶几上一大堆碎钱一边理顺一边清数,“五十八元,哇噻!”他有些发狂地叫喊了一声,像孩子般单纯高兴,“今天刚过去了一半——对开的士的人而言,现在我得出去挣钱了,再见——你这个小狐狸!”“你说我什么啊?”对他的出言不逊我可难以适从,不知生气还是骂他好。但是他又将后面的这句话重复了一遍,望我的眼睛含笑多情,接着他开开心心的去做自已的事了。“他这个人真是鲁莽,”我说,“要是同他计较,我可没有那么多精力。不过,望着他那双眼睛,听着出其不意的话语,真的跟他计轻很难,以后,依着他的性格理解他,跟他相处吧。”

  我每天按部就班地经营着书店。起初跟以往没两样。尽管在每卖出一批书,我在购货单上填上一笔并心中计划何时添上它们。但是不到十天,我便对以往购书的日程作了更改,将时间缩短了一半到新华书店进书去了。因为我觉得很有必要将顾客需要的这样那样的书籍办齐,而不是按照以往小云姐的习惯。这样自然免去了我在顾客面前因为空缺而作出许多解释口舌,而一方面我工作得更踏实安稳,收益更快。而担任我进货的运输工具自然落在了这辆的士车的头上——这些天里,林绍慧每天不请自到,他真把这儿当成了落脚点。

  我渐渐觉得自已成了真正的私营业主。无论什么事情,我都一件件地处理,全部按我的意愿。瞧,生活里的一日三餐,我吃得不仅仅是自已亲手做的饭,而且买菜买米的钱都是从自个衣兜里掏的。去书店购书,我再也不会两眼瞧着小云姐支付捏在手里的大沓钱,而是钞票一张一张从自已手里数落……一切都由自已作主,即便是无尽的操心,也心甘情愿。如此内心滋生出的顺心顺意舒适感觉无法逃逸,成心伴我永远。在这段时间的生活中,我的心常常涌起感激之情,而没有伤感忧愁。可是,我在充分胜任自已的角色并享受它带给我的优良感受时,总有一丝想法冒出心头,那就是为何我与子麟相识不在这个时期,在我能与他齐驾并骑之时,这样我自然有了解决家庭现实问题的能力,而一旦我们高矮平等,那么他会窥视到我的一切,包括内心;如此我们又何来误会,又何能决裂。朋友啊,说到底,如果现在生活的改变是我轻易迈过去的一道坎,可是子麟却是横梗在我心间的另一道坎,我怎么迈都迈不过去!

  

第二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