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节 灯光

    只是一夜工夫,紫川参星看起来减了十年的岁数,添了十分的威严。

  “哦,阿秀,是你啊!这么早,我才刚上chuang呢——有什么急事吗?”

  紫川秀低头把事情说了一遍——看到紫川参星眉头越听越皱,他的声量也越说越小——但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请求紫川参星赦免那批昨晚并没有参加叛乱的军官们。

  紫川参星眉头又舒展开了,和颜悦色对他说:

  “阿秀啊,昨晚你的事迹,我都听斯特林说了,表现得十分出色、勇敢!你的功绩可不在斯特林和帝林二卿之下啊,不愧是先代总长看中的人啊,呵呵!”

  “下官愧不敢当,但是大人…”

  “你的功劳我心中有数的——以后我执掌家族朝政,还得要你多多扶持啊!”

  “大人言过了,那是下官的本分所在,不过…”

  “当然了,这么大功劳也不是随便一个“谢”字就能酬谢的——禁卫长官皮古已经年岁很大了,过几天我会劝他退休辞职的,那时候,我就向元老会推荐你担任禁卫统领了。”

  “大人错爱,下官不胜荣幸,但现在……”

  “我想元老会他们会给我这个面子的,哈哈,你不用担心了——二十岁没到就进入统领处,参与家族决策,那是多大的荣耀啊!”

  “是!全赖大人栽培!但现在这件事情……”

  “好了,好了!今天就这样吧!昨晚我可以一夜没睡啊,毕竟老了,精力比不上你们年青人了。有什么事情改天你再进来说吧,以后我会给你直接进见权的,现在你就先退下吧。”紫川参星说着就要离开接见厅了……

  ※※※

  “大人!”紫川秀嘶声裂肺的大叫:“求您开恩啊,三百多条人命啊!”

  惨叫甚至惊动了在房间外面的禁卫进来查看

  紫川参星的脸色象冻上了一层霜,一言不发。

  房间里一片难堪的寂静。

  “秀川副统领,你究竟是谁的家臣——我紫川家的,或者是杨明华家的?”

  “大人,下官对家族一片忠心耿耿,决无二心!”

  “忠心耿耿?你的结拜大哥帝林,对待叛党分子是一个不留;你的二哥斯特林,又是这般的坚定忠诚——你怎么就不以他们看齐,却一再口口声声替叛党余孽说话?”

  “求大人明鉴,下官对总长和家族的忠诚,绝对不在帝林大人和斯特林大人之下。”

  “是吗?那你回答我,自从你回帝都后,你一共来见了我几次?斯特林要你效忠于我,为何你竟然要拖延了整整两个月才做回答——作为家族军官,效忠总长本来就是天经地义之事,你竟然还说要考虑!这叫忠心耿耿?”

  紫川秀一句话说不出来。

  “小心啊,林河,你如此放肆,是否是恃功自傲了?”

  紫川秀身体一阵战抖:林河是他被紫川远星收养前的本名,但已经几乎十年没有人这么称呼过他了,现在紫川参星在这个时候叫出来,无疑在讽刺他:无论怎么样,你也没有紫川血统的……

  “大人,下官决无恃功自傲之念,但恳请大人看在下官昨晚也有份参与勤王卫国,所立一点薄功虽微不足道,但如果以此能换取中央军众人的性命话…”

  紫川秀缓缓双膝下跪,匍匐磕头有声,抬起头来时候,已经是额头血流满面,双眼泪流,定定的望着紫川参星,不语言。

  紫川参星呆住了,旁边的侍卫也呆住了……

  有人跪到紫川秀身边:“大人,请允许下官同阿秀一同请愿:今晚死得人已经够多了,不能再杀了!”

  不知什么时候斯特林也进了房间,他显然是刚从城外追击回来,一身汗水血水,脸色惨白:“下官回来时候,看到帝都城里到处是尸首,乱兵打劫、杀人、强暴…我们当务之急是整顿纪律安定人心啊!”

  “那中央军的那些余孽我们就这样放过他们了?”紫川参星无论如何得给手下这名最忠诚的将领一点面子,口气已经松动

  斯特林抢着说:“只要将他们撤职,解除军权,再从禁卫和远东军中抽调忠诚的将领去接替他们职务,他们就是想作恶也无能为力了!”

  紫川秀也急忙说:“而大人宽宏大量之仁君美名,必将感化众蛮泯不化之徒,使其归心收服!”

  “好了,你们先起来了!”

  紫川参星思量良久,最后说:“既然秀川副统领请愿以功劳换取他们性命,还有斯特林你也一同请愿——那我就准予所请吧!”

  紫川秀和斯特林都大喜过望,“恳求大人马上签下手谕,好交帝林长官知晓。”

  紫川秀拿了手谕,飞似的跑出总长府,斯特林在后面追着问:“阿秀,你额头上的伤,要不要紧?”

  “哦,你还记得帝林以前用的拍电影的化妆受伤用的血包吧?上次没有用完,还剩下一点……”

  ※※※

  紫川秀一路奔驰回了中央军大本营,直接冲到会场门口,欢喜的大叫:“还有五分钟!刀下留人,帝林!”

  他走进会场,呆了:三百多名军官的尸首横七竖八的摊满整个会场,血水汩汩的流出门口…

  房间里尸体堆里唯一站着的人是帝林,他回头冲紫川秀灿烂一笑:“你回来了,阿秀!我等你好久。”

  紫川秀只觉心头发甜,一片眩晕,眼前一黑…

  ※※※

  等他张开眼睛时候,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帝林关切的神情

  “阿秀,醒醒,醒醒,你不要吓我!你出事了,我可怎么跟小姐交代…”

  紫川秀微弱的声音问:“为什么这样做…”

  帝林沉默。

  “为什么这样做!“

  “我比你更了解总长——他是个很计较、猜疑的人。或许他不得不被你逼得签了赦免令——但如果中央军的人就此逃过惩罚,他会对你怀恨在心的,我是为你好。”

  “阿秀,你要明白:这句话如果传到总长的耳朵里面,我必死无疑。”

  “还记得嘛?我说过世界上只有三个人是我不忍心杀的:你、斯特林还有林秀佳。”

  “我何苦要参加这么凶险的争斗?我何苦要做那么多年夜夜发噩梦的卧底?紫川参星有什么好,我何苦为他出卖杨明华?我又何苦沾那么多的血腥,惹一大堆仇家?”

  “阿秀…”

  ※※※

  紫川秀看着帝林的脸,朦胧中仿佛看到了两个人

  脸上沾有血迹,狞笑着挥手下令屠杀,面对数千计的人头落地无动于衷的,非常“妖艳”的帝林……

  此刻将自己搂在怀中,目光中洋溢着真挚的关切和深刻的痛苦,能够感受他温馨的男儿热血体温的的帝林…

  两个形象渐渐合为一体。

  紫川秀挣扎的爬起来,向外走。

  背后传来帝林声音:“你还刚醒,去哪里?”

  “回家…”紫川秀喃喃说:“我要回家。”

  白川等人出现在紫川秀身边:“大人,我们回家吧。小姐还在等着你呢。”

  紫川秀缓缓看部下们:“好,我们回去——不管了,什么也不管了。”

  一片欢呼雀跃。

  ※※※

  紫川宁的庄园可能这一晚帝都唯一平静的地方:尽管知道杨明华对紫川宁并没有杀机,但斯特林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派了一个禁卫团来守卫;帝林入城后,也派了一队骑兵过来巡逻,防止出现意外。

  天色已蒙蒙亮,紫川宁居住的小楼房间窗口上还透出灯光。

  负责守卫的禁卫军官是认识的,他跟紫川秀报告说:“一切平安!”

  接着又小声说:“昨晚灯光一夜没熄。”

  紫川秀呆呆地看着灯光,心中反复吟唱着一首歌曲:

  “有位年轻的姑娘,

  送战士去打仗。

  他们黑夜里告别,

  在那台阶前,

  透过淡淡的薄雾,

  青年看见,

  亲爱姑娘的窗前,

  一直亮着灯光。”

  不知不觉,他已是泪流满面。

  

第八节 灯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