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节 重逢

    七七九年十二月,斯特林接到元老会的质讯令,从远东前线赶回帝都。途中经过“秀字营”的驻地,他特意去探望下自己的好友紫川秀。许久不见的两位挚友在战火纷飞的远东战场上终于会面了,出现了久别重逢的感人场面……

  ※※※

  “恭喜发财啊,秀老板!听说最近财源广进啊!”

  “呵呵,同喜同喜!——白川,快给斯特林老板上茶!——最近生意如何?有没有发财啊?”

  紫川秀一个响指,于是一排身穿深色西服、脚登白漆皮鞋、戴着名牌墨镜的秀字营士兵向斯特林一齐弯腰鞠躬:“老大好!”

  长川向斯特林递过来张名片,鞠躬:“请多关照鄙公司的生意!”斯特林粗粗看一下长川的名片,密密麻麻写上了几十个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头衔。斯特林看得惊叹不已,难以想象这么一张皮竟然包得下那么多的头衔。

  “这个www。秀字营。com电子商务公司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呵呵,斯特林,在前线呆太久你真是落伍了!现在是什么时代?E时代!——E时代什么意思?我怎么知道,大家都这么说的——出来混走江湖后面没有个。com怎么见人啊?——虽然我也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啊,不要误会,这不是我说的,是张家辉说的。”

  “什么,连张家辉谁你都不知道,呵呵,斯特林,你真是落伍了——虽然我也不知道他是谁。”

  ※※※

  部下们都出去了,只剩紫川秀和斯特林两个。

  紫川秀问:“斯特林,你怎么有空到我们这来?中央军不是还在前线吗?你不在,谁指挥部队啊?”

  斯特林苦笑着把事情跟他说了,掏出张质讯令:“我得马上回去,这下有得好受了。

  那群家伙烦死人了!但是又没办法,毕竟制度上他们是……啊?!”他惊讶地看着紫川秀从垃圾桶里找出满满一桶的废纸,张张都是跟他一样的元老会质讯令!

  “你,你,这可是……”

  “哎呀,时间就是金钱!我现在生意这么忙,谁有空回去陪那群苍蝇聊天啊!不过不要紧,我已经请了一个中队的律师帮我出席听证了!

  斯特林笑:“这么有钱了?听说你现在生意做得很大了,帮我个忙如何?”

  “没问题!!咱们什么交情?”紫川秀一副慷慨大方的样子:“想借钱的话,三毛五毛尽管开口跟我说好了!”

  斯特林摇头:“不是借钱。最近帝都那群混蛋瞎搞,最近我们都快断粮了!我想向你买一百万公斤大米——明辉介绍我来的,他说你们办得又快又好,还送货上门。”

  “没问题!”紫川秀一听顿时眼睛发亮:“价格按军需粮食的基础上加10%,定金20%,十五天内送到你指定地点,超期一天违约金按合同金额千分之三算。你们要在交货后十天之内把货款全部结清,超期一天也要加收千分之三。至于交货条款你喜欢适用FOB条款还是CIF条款呢?”

  斯特林听得头脑发昏,老实地承认:“这些我都不懂。”

  “呵呵,你不懂就更好!——哦,我说的是你不懂,我懂就可以了!来来,你身上带了支票没有?先把定金交了。还有在这个合同条款下面签个字,就在“对于本合同条款我已经全部理解并同意。”的下面签上你的名字,对对对,就写上中央军统领斯特林!对了,还有日期!OK!”

  斯特林胡里糊涂给紫川秀摆布着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紫川秀满意的吹吹墨迹:“我说,斯特林,你早该把供应的事情交给我们办了!你看明辉的不早就让我们全权负责他的补给供应?比后勤部办得好多了,黑旗军的伙食就比你们中央军要强上好多了!再说了,后勤部他们也乐于这样啊!最近他们在忙着跟元老会瞎搞,根本没空工作——喂,你这是什么眼神啊?好象很怀疑我骗你似的?咱们是老交情了,怎么可能呢?”

  紫川秀赶紧把合同藏了起来,不让斯特林再看。他转移话题:“前线最近什么情况呢?”

  斯特林长叹一口气:“停战了!我们失去了迅速结束远东内战的最后机会了!”

  “本来我们实施蓝月计划,一切都很顺利,叛军已经给我们引诱离开了丛林地带到了平原上。平地上打yezhan,他们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眼看包围圈就要合上口子了,几十万叛军前有大河后有我和方劲的军队,根本无路可走!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忽然元老会来命令说:停战!不许攻击!于是我们就只有一动不动眼巴巴看着叛军的大队人马就这样从容跑掉!太可惜了!这都是叛乱的中坚和骨干啊!如果把他们消灭了,那叛乱就完结了!就差那么一点啊!”

  紫川秀听出斯特林口气中隐藏着深深的痛苦和惋惜,想起他日日夜夜的操劳的,无数次沙场血战的胜利,那份不求回报的忠诚和热血……现在就因为元老会的一纸命令下来,全都就被断送了!一时候他也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他,两人都沉默了。

  还是斯特林先开口:“帝都最近有什么新闻啊?我那里连报纸都看不上,真的跟你说的那样,落伍了。”

  “老样子,总长说:“大家加油干、好好干!”,帝林和罗明海在那相互吵闹。现在吵闹的主题变成了:战还是和?你看看帝林在元老会的演说。”紫川秀递过去张报纸:“罗明海提议说就当作家族给远东的叛军施恩,宽恕他们好了。帝林马上起来反驳:“战胜者施恩,可以得到尊敬;战败者也来谈什么施恩的话,得到的只是轻蔑!””

  斯特林粗粗看了下报纸,奇怪说:“我们并没有战败啊?”

  “帝林的意思是我们在经受了赤水滩等几次失败后,家族的体面和威严已经丢光了,如果眼看着打不过就招安,那会招惹天下人耻笑的。远东派系的贵族大力的支持他的意见,主张对叛军严加镇压惩治,杀一儆百,维护贵族的尊严!而来自家族内地的贵族们就只想早日结束战争,好减少军费开支的压力。罗明海是主和派意见的代理人。

  现在双方闹得不可开交,帝林大骂罗明海是叛军派来的奸细和卖国贼!两个人在元老会差点打了起来。”

  斯特林皱眉:“帝林不应该这样子。无论是主战还是主和,都是出自公心,都是为了拯救家族的目的,只是大家走了不同的道路而已。”

  紫川秀暗暗偷笑斯特林的天真:哪里有什么公心了?罗明海赞成和谈的唯一原因就是要和帝林作对。如果帝林明天说:“大家和谈吧!”,罗明海准会说:“不!为了维护家族尊严,我们一定要死战到底!”

  “好了,斯特林,看了这么多,你有什么看法?”

  斯特林一笑:“我只是一介军人,这不应该是我考虑的问题。那些事情应该是政治家的工作。我现在只有在等待,等待元老会或者总长作出命令发布给我们,如果是“战”,我们就继续打;如果是“和”我就撤军。——服从,这才是军人的工作。”

  想了下,斯特林再加了一句说:“军队是国家手中的剑,如果这把剑有了自己的思想就会凌驾于整个社会之上,那是极其危险的事情。”

  紫川秀细细的品味斯特林的话,笑笑说:“你又来了!我并不是问中央军军长斯特林的意见,我是问我的老朋友斯特林对局势有什么看法。”

  斯特林考虑了好久才慢慢说:“我不怎么懂政治,也对什么“贵族的尊严”不感兴趣。不过象现在这样,两个政治集团有如此巨大的利益分歧,又各自拥有强大的武装力量,我不怎么相信能靠谈判就能换来和平。就算是,那也是非常虚假的和平,难以维持长久。最终还是要通过战场上的实力较量来见分晓。说来是很矛盾,但是我认为的,真正的和平,只能通过战争获得。”

  “也许你不愿意看见流血和相残,但我只能说,家族要统一远东,要走向强大,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紫川秀肃然起敬,他没想到斯特林在前线军务倥偬日理万机时候还保持有这么深刻的思想。

  “阿秀,你的看法如何?”

  紫川秀说:“你说得很有道理。但我和你们不同,我出身帝都,却是在这里长大的,远东可以说是我的故乡。当年,我是亲眼看到了人类贵族是如何毫无怜悯的压迫和欺凌各种族的居民,现在,我又看到了当年的被压迫者又是如何残忍的回报主人。无论谁输谁赢,这都是一场同室操戈兄弟相残的悲剧。这场战争打下去的话,不会产生什么胜利者的,只有两败俱伤。如果元老会可以通过不流血的方式解决问题的话,我是赞成的。——这话我也只敢在你面前说,不然别人会骂我是卖国贼了!”

  斯特林听得很认真,笑笑:“我说过了,无论战还是和,都是为了挽救我们家族的目的,只是走了不同的道路而已。我不会因为这个跟你吵架的。不过在帝林面前你可要收敛点啊,我们大哥可是个火暴脾气的。”

  “我知道啊!对了,差点忘记个事情:李清和卡丹都让我带信给你。你等下,我找给你……”紫川秀找了好久,才在一堆上厕所用的草纸堆里面找到了那两封信:“喏,拿好了!”

  斯特林颤抖的接过了卡丹的信,崇敬的吻了一下封皮。拆开,还没来得及看,又吻了下信纸,忽然疑惑大起:信纸上有水浸泡过的痕迹!他可是太清楚紫川秀的习惯了,揪住他问:“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偷看过?这水是怎么会事?”

  斯特林知道现在一个回答不好自己马上就会血溅五步,慌忙回答:“这是泪水!是卡丹公主由于思念你而流下的泪水啊!你可知道,你走的那天,卡丹是多么的伤心啊!

  写信的那天,更是哭得死去活来的,晶莹的泪珠一颗颗的湿透了洁白的信纸……”

  “哦!”斯特林释然,开始读信:

  “斯特林君上:

  这是我第一次用人类的语言写信,如有不妥之处,望君见谅。

  君安否?远东地势高寒,请君上务必留意身体。

  自君别后,我一切都还好,请不必为我挂念。宁小姐对我很照顾。前天,我去了个神庙,人家都说,那里的神灵是专门保佑出征的战士的。阿宁小姐告诉我,以前她就常常去那里祈祷,为秀川阁下平安祈祷,结果很灵验的,秀川阁下真的平安的归来了!

  现在,是我在那里为你祈祷,就如同宁小姐为秀川阁下祈祷一样,希望你能早日平安归来,希望我的祷告也能象宁小姐的祷告一样被神灵所听见,希望神灵也能象庇护秀川阁下那样也庇护你。我的看法是,既然秀川阁下那么坏的家伙也能得到神灵的保佑,那斯君你那么好的人就更有资格请求神的怜悯了……”

  紫川秀趁斯特林看信入迷的时候,蹑手蹑脚往外边走,只走了两步,忽然间斯特林锐利的军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紫川秀干笑两声,赶紧又坐回了位置上,不明白斯特林明明根本没有抬头的,怎么能发现自己呢?

  斯特林长嘘一口气,看完了卡丹的来信。他锐利的目光审视着紫川秀,仿佛要看透他的五脏六腑:“真的没有偷看过?”

  “真的没有偷看过!”

  “那信封口上为什么有个口子?”

  “那是老鼠咬的!”

  “为什么咬得这么整齐?”

  “这是只镶了假牙的老鼠!”

  “那信纸上为什么有好多黑黑的手印?还有点什么东西?黄黄的带点褐色?”

  紫川秀无言回答时候,外面传来罗杰和长川的对话:

  罗杰(捏尖了喉咙):“君安!远东地势高寒,请务必留意身体!”

  长川(粗着声音):“罗杰君,我为你祈祷!既然秀川阁下那个坏家伙都能灵魂得救了,那你罗杰你这么好的人就更有资格下地狱了!”

  罗杰大声地:“斯特林大人,我向您揭发!那信纸上那黄黄的水迹是这样的:一次大人上厕所时候没有新的报纸,他就拿了那封信进去边看边笑,结果笑得太厉害了信掉进去了粪坑里,好不容易才捞了上来……”

  他已经不必再说了,屋子里面已经传出了惊天动地的打斗声和紫川秀凄厉的呼救声:

  “救命啊!快来人啊!——罗杰,你这个混蛋!——救命啊!”

  ※※※

  告别了紫川秀,斯特林日夜兼程赶回帝都,速度之快,大大超过了接受元老会听证期限的必要速度。越接近帝都,道路就越拥挤,由于是元老会开会的日子,几乎全国的贵族和豪门都赶来帝都看热闹。道路上拥挤满了各式各样的马车。斯特林心急如焚,不得不请求他们让路。那些傲慢的贵族公子哥们和少爷们派出仆从打听:“后面的是谁啊?”

  斯特林的近卫们自豪的回答:“中央军统领!”

  仆从立即鞠躬如也,赶紧回报他的主人。无论是高官还是望族,无不马上乖乖把马车靠边让斯特林先行。有的还出来向斯特林的旗帜行礼表示敬意。并非为了畏惧统领的权势,他们只是出于对斯特林敬重。斯特林已经成为民众心目中的第一名将了!

  尽管他不希望引人注目,但是,他回帝都的消息还是马上飞速传开了。

  ※※※

  “阿宁!”卡丹一阵风的冲进客厅,激动得脸通红:“我去祈祷的路上听到个消息!

  听说了吗?斯特林回头了!他回来了!满城都在说这个消息,到处都在说,他要回来了,他要回来了!怎么办啊!他要回来了!”她激动得都有点语无伦次了。

  忽然间,她呆住了:正坐在客厅里背对着她的人转过身来,却不正是斯特林!两人四目相对,都傻住了,巨大的欢喜中呆呆的都说不出声来。

  斯特林的变化多大啊!不过几个月工夫,他老了许多。远东灼热的太阳把他的脸晒得又黑又粗糙,年轻英俊的脸牢刻上风霜的痕迹,双鬓已经出现了丝丝白发——苍老而憔悴,他才二十五岁啊!卡丹心头涌出股温柔的怜悯,泪水盈眶。当时惜惜依别的心上人已经成为了紫川家族最坚定的捍卫者,万众瞩目的英雄,但自己对他的期望只有一个,就是平安归来,神明啊,你终于听见了我的祈祷了。

  她控制住了自己,对斯特林深深一鞠躬:“好久不见。君安!君之风采更胜往昔!”

  斯特林同样郑重地鞠躬:“卿安。卿却能保持青春之光彩永不凋零,永如束鲜花般美丽!”双手奉上一束怒放的红玫瑰,目光中流露出无限温柔和爱恋。

  卡丹再也忍受不住了,接过鲜花。眼泪夺眶而出,却还能把话说完:“鲜花会凋零,容貌会衰老,世间万物,惟有勇气最美。君拥有无限的勇气,君最美!”

  ※※※

  紫川宁一直在旁边安静的看着,眼看着有情人终于能见面,她也很为他们高兴,却也感觉好笑:双方明明都已经爱对方爱得要死,却还是要装做一本正经的对答,真是不坦白啊。饶有兴趣的正想继续地看下去,却发现斯特林锐利的眼睛和卡丹的美丽的双眸一齐望过来,目光柔和而坚定透露出这样的意思:紫川宁小姐你无疑是美丽的、可爱的,但是如果现在你能帮我们个忙出去的话,那你就称得上伟大了!

  “嘿嘿。”紫川宁干笑声,向门口移动了一步。

  斯特林和卡丹无声的望着她,什么也没有说,目光中蕴涵了多么丰富的思想。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紫川宁刚刚踏出门口一步,就惊讶的发现门已经在她后面无声的自动关上了,她看到的屋子里最后的景象是:卡丹一下扑到斯特林的怀中,两个人已经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卡丹是幸福的。”紫川宁在心中下了结论:“斯特林具有男性的一切优点:他正直、勇敢、温柔、对爱情忠诚,前途远大。这样的人值得卡丹付出一切去爱。”

  她感到一阵失落惆怅:为什么有人会爱上一个不正直、不勇敢、不温柔、对爱情不忠诚、又毫无前程的男人?

  天空一片碧蓝,一直延伸到遥远的东方,到远东,到所爱的人战斗的土地上。我想你啊,阿秀,在远方的你可曾知晓?

  

第八节 重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