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节 幸福

    帝国历七七九年十二月十日,当中央军统领斯特林在家族总长紫川参星的陪同下步入元老会殿堂大厅时候,元老会沸腾了!元老们全体起立欢迎,潮水般热烈的掌声持续了好几分钟,一阵又一阵欢呼:“向我们的不败名将致意!”“万岁!万岁!!”千万人景仰的目光同时集中到了斯特林身上,认识或者不认识的元老都纷纷上来跟斯特林握手致意:

  “在下是来自基新行省的伍祈,担任本届元老。很荣幸今天能亲眼目睹我们当今第一名将的风采!”

  “在下是来自远东的元老,感谢斯特林大人为我们惩治了那些无耻叛逆,维护了家族尊严!”

  “斯特林大人,您的辉煌战绩为家族鹰旗增了光,元老会代表整个紫川家族感谢您!”

  担任大会主持的萧议长大声的说:“到高台这来,斯特林大人,到这来!让大家都能看到!给大家讲几句话吧!”

  受到如此隆重的欢迎,斯特林深觉不安。何况,自己是和总长一齐进来的,单是自己受到如此欢迎,总长却没人理睬,致总长紫川参星于何地啊?还有,现场还有比自己阶级更高的官员罗明海总统领和帝林监察长在场,自己却先上去说话,那也是很不礼貌的。

  紫川参星觉察到了斯特林的困窘,微笑着说:“上去吧,斯特林。这不单只是对你,也是代表了大家对远东前线几十万将士的敬意。你代表他们,当之无愧的。”

  眼见四面八方都是一片喊声:“上来啊,上来啊,斯特林!给我们讲几句话吧!”,斯特林无奈只好对紫川参星一躬身,不好意思说:“殿下,下官失礼了。”

  紫川参星含笑着拍拍他肩膀,表示鼓励。

  斯特林走上了高台,四面立即又响起了雷鸣般的欢呼掌声。斯特林谦逊的低了下头,等掌声稍有回落,他做个手势,示意他有话要说,会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听见斯特林清朗的声音在大厅内回荡:

  “今天很荣幸的,我被邀请出席神圣的家族元老会,得以亲眼目睹的各位高贵的元老大人的风采,倾听你们充满的智慧的谈吐,领略你们是如何明智的制定家族政策,决定我们伟大家族的命运,并且还能参与其中过程,贡献一点浅见,为此,我感到无上的光荣,感谢各位元老大人给我这个机会!(掌声如潮)

  在刚才,我受到了元老大人们热情的欢迎,我十分荣幸并且感谢大家!但是,各位大人给了我过高的荣誉,我斯特林只是一介军人,不配如此殊荣。如果说我们有功劳的话,那也应该归功于总长紫川参星殿下的无上威德,归功于总统领罗明海大人运筹帷幄,归功于前线将士的英勇奋战和无私奉献。至于我个人,只是没有犯下很大的错误而已,实在不值得大家如此看重。

  战争的乌云笼罩在整个紫川家族的天空。我们将何去何从?紫川家族将走向何方?战还是和?生存,或是死亡?这些,都将有赖于在座的各位元老大人的明断,在你们的手中,握有我们家族的未来!请各位大人务必为此团结合力,同心同德,为我们家族,为跟随我们、信任我们的千万民众做出明智的选择!

  至于我,只能说:家族军队始终是忠于家族,忠于总长,忠于元老会议的!我们已经做好了执行命令的准备!无论是“战”或者是“和”,我们都将听命,都将一丝不苟的执行!请相信,军队,始终是家族手中最忠诚的利剑,这把利剑将随时为了捍卫家族利益而出鞘,让敌寇血染沙场!”

  斯特林简短的演讲结束,会议大厅上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和欢呼:“好样的!”。

  斯特林想下去,但是大家用掌声挽留他,逼得他不得不停留在高台原地向众人致意。

  他虽然谦逊,却也感到非常的自豪:军人的一生还有比这更为荣耀的时刻吗?

  在一张张热情的脸孔中他看到罗明海冷漠的表情,斯特林点头致意,罗明海生硬的点头回礼,只是那么僵硬好象脖子抽了筋。斯特林心中暗笑:他知道罗明海此刻心里一定很不爽。转移了目光,他又发现了帝林。

  ※※※

  帝林笑着对斯特林赞许地翘起大拇指。他对斯特林的受拥戴是由衷的高兴,不单是因为斯特林是他的好兄弟,也因为斯特林的成功会让罗明海难受。他心下盘算着:军方现在有三位掌握兵权的重将,其中方劲已经偷偷地站在自己一边了,现在再加上斯特林的得势崛起,现在罗明海那边的就只有明辉了,而明辉那个逃跑大王又是个很靠不住的墙头草———当然,依斯特林的性格他是不会公然参与他与罗明海之间的政治斗争的,但无论如何,目前他至少会保持种善意的中立,在将来斗争激烈化非要他做出选择的时候,那他肯定会倾向自己一边。呵呵,谁能料到,我已经不知不觉的在军方建立了的优势的势力了呢?他泛起个念头:为什么不帮助斯特林从罗明海那里把总统领的位置给夺过来呢?这并非不可能的事情:斯特林有名望,有战功,既受军方系统的拥护,又深受民众和元老会的爱戴,紫川参星对他也很宠信……如果成功了,那真是给罗明海一个最致命的打击了。

  他忽然想到个事情,不由笑出声来,心里想:“斯特林也学会了玩政治演说了!刚才洋洋洒洒的似乎很慷慨激昂的说了一大堆,其实等于什么都没说。究竟是赞成“战”还是“和”的这个关键问题上,始终没有表露自己的观点。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高明了?谁教他的?”

  ※※※

  帝林以及参加会议的全体元老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斯特林演说词的起草人其实是来自魔族的卡丹公主。昨晚卡丹一再的叮嘱斯特林:“斯君切记:所谓政治,就是一门如何说废话的艺术。高明的政治家,可以滔滔不绝连续不断说上五个钟头,但没有一点内容。为避免树敌,明天无论人家问你什么,你都千万不要给出明确答案!”

  斯特林笑笑,问:“如果人家问我些很浅显的问题,比如说问我一加一等于几呢?”

  卡丹毫不犹豫:“那你就这样回答:‘我认为一加一等于二以外的任何数,但我也不排除它等于二的可能!”

  ※※※

  夜幕降临,一天的会议终于结束了。斯特林和帝林联袂走出会场,一齐长嘘一口气。

  挥走了跟随的侍从,两人漫步在帝都深秋的街道上。

  斯特林感叹:“终于结束了!

  帝林微笑:“只是今天结束了,明天还得再来。多点耐性啊,兄弟,你今天好象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样子,我隔着好远都听见你把拳头捏得咯咯作响。”

  斯特林失笑:“是吗?当时我的表情一定很吓人了,那几个什么洛克辛威行省的元老吓得面色都发白了。不过他们确实也在无理取闹,居然从后勤部搬来半米高的帐本一叶一叶一项一项的盘问我,从武器装备直到粮食补给。问我:‘你看,这不明明白白说了:后勤部九月初已经供应了中央军五万捆箭。你们怎么现在又说没有了?’“我说,全部拿去射叛军了。他居然板着脸说:“在哪里?什么地方?射了哪些叛军?他们叫什么名字?射在什么部位?有没有医生证明?他们有没有给你开收条?没有?这些必要的证明都没有,究竟你是不是拿这批装备给贪污私吞了?””

  斯特林愤然说:“我怎么可能去找那些被射死、射伤的叛军开收条啊?我贪污五万捆箭又干什么,拿回家也当不了柴火烧啊。”

  帝林还是笑:“忍耐点。没听说过吗?“当天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有一个特征可以帮我们辨认出他来:所有的傻瓜都联合起来向他进攻。””

  “不过他们倒也不是成心跟你过不去的,他们都是主和派的元老,而你是主战派心目中的英雄,他们不过是想通过打击你来打击主战派势力罢了。你如果大发雷霆,倒正是中了他们的圈套了。”

  斯特林平静下来:“我明白的。现在究竟元老会是个什么态度?战还是和,无论那样,都得赶紧拿出个主意来啊!现在几十万军队就在远东那等着,一天的军费就是十几亿啊!”

  帝林摇头:“你知道,元老会势力一向分成了两派:远东嫡系和家族内地的。本来元老会中远东贵族的势力一向是占优势的,但是因为在叛乱中很多远东贵族都丧命了,远东贵族那巨大的领地和财富也灰飞湮灭了,远东派系实力大挫,内地的贵族趁机抢夺那些名额席位,力争取得元老会控制权,而远东派系则极力反击,现在双方正相持不下呢!此次的“战”“和”之争就是他们两派角力的一个关键战场了!”帝林没说:其实这也是他与罗明海争斗的一个关键战场。

  斯特林有点明白了,又问:“为什么那他们不来一场投票表决呢?输赢最多一个下午就可以得出结果了!”

  帝林微笑:“政治斗争其实跟战场是差不多的。一样要讲究战术谋略。投票表决,那就相当于是一战决生死了!——就比如说斯特林你,在这种情况不明、实力相持的情况下,会不会投下全部兵力来打一场生死会战?”

  斯特林摇头:“不会。我会耐心的等,等到敌人露出破绽,等待我们的后续部队赶来,同时我派出部队骚扰,引诱敌人分散兵力,然后打击对方的侧翼和后方,直到我们确立了优势——那时候我才肯投下主力军队与其决战,一战将其击溃。”

  帝林赞许的说:“道理是一样的。元老会里面现在双方也都在避免正面决战,也是在等候援军——比如拉拢中立势力的元老、分化收买对方的人,也是在寻找对方侧翼打击——比如说打击你斯特林就等于打击主战派势力的侧翼了,直到有一方确信自己已经占到优势票数了,那他才会要求立即表决。”

  斯特林明白了,感叹:“几十万大军的伤亡,几百亿军费的耗费,想不到是为了这个原因啊!”他有一句话没说出来:难怪我们空空拥有大陆上最强大的军队,历代总长又勇猛如狮,又是名将辈出,偏偏却是向西不能克流风、向东难以抵御魔族。家族的疆土自从第三代总长以后就几乎没有增加过。

  他望向帝林:“大哥,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但不知道……”他停下了不说。

  帝林停住脚步回望,两人目光相交。帝林的目光清澈而明亮:“你想问我为什么要极力主战,其中是否也象那些的元老一样,带有肮脏的私人动机?是吧?”

  斯特林老实的承认:“是的。”抗议说:“不过“肮脏”什么的这个词语我可没有想过啊,是你自己说的啊!”

  帝林失笑:“自家兄弟还这么不坦白,你真是不可爱。”

  他语调转为严肃:“我反对议和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我察觉叛军一点诚意都没有。

  他们口口声声说要和平,说要既往不咎,但对于一些关键问题却含糊其词。比如,我们要他们交出那个大叛贼雷洪来,他们却说,雷洪已经失踪不知去向;我们要他们停止骚扰我军的补给线路,他们却说那不关他们事情,是盗贼干的,而他们的种族联合军对盗贼没有命令权——这很明显是说谎,盗贼绝大部分都是被打散的了的联合军败兵;我们要求既然家族王军已经停止下来了,那种族联合军是否也应该表示诚意停留在原来战线上呢?他们却借口说秋天到了,种族联合军的士兵必须回家收割庄稼,然后把部队分解,派遣到了整个远东每个村落去——在我们还在那里傻呼呼等着的时候,他们已经在招募、动员来年再战的新兵了;还有他们口口声声说要建立所有人和平的“远东乐园”,但是这个“乐园”究竟是什么样子?谁掌权的?还承认紫川家族的主权吗?还算不算家族的领土?这些问题他们都只字不谈,看不出一点诚意来。”

  “综合起来,其实叛军要求停战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眼看冬季就要来临,远东的土地就要被冻住了,无法再挖壕沟——而没有了壕沟到了平原开阔地带上,叛军就成了废物,兵力再多也根本不是我们骑兵的对手。他们在拖延时机,等明年春季雨水绵绵泥土泥泞,那时侯我们重甲骑兵难以机动,死猪肉似的陷在一堆烂泥里面等着他们砍。”

  “对一个全民皆兵、如此好战的民族来说,我们杀他个几十万根本无关痛痒,只要他们愿意,随时可以补充几百万军队。而经过议和以后,家族将会更加衰弱,当他们重新带领更加强大的军团来与我们再战,再次围困瓦伦要塞兵临城下——那时候,我们拿什么去与他们对抗?”

  斯特林听得悚然惊心,问:“刚才那是原因之一了。那原因之二呢?”

  帝林傲然道:“叛逆是最大罪行,绝对不可饶恕的!也许远东贵族暴虐、也许远东官员贪婪,但是我们必须让所有民众知道:无论出于什么理由和原因,反叛家族只有死路一条!如果我们今天可以宽恕远东叛逆,那明天我们就要面对第二个、第三个、第一百个远东叛乱,整个紫川家族就会象当年的光明帝国一样分崩离析!”

  斯特林摇头:“要把几千万远东民众全部杀光是不可能的。”

  “是不可能。最终我们必须还是要宽恕的,但那必须是在胜利以后。惟战胜方能施恩。战胜以后宽恕他们,可以显出家族的仁德和宽容,于家族威信无损;但是眼看象现在那样打不下来就赶紧和谈也说是“施恩”的话,那就让天下人都看到紫川家族的软弱了。这样只会招来更大的祸害的!”

  “斯特林,你很有威望。元老们都很敬重你,你说出话来是很有分量的。到时候你一定要站在我这边来——这是为了家族百年前程着想!象罗明海那样的妥靖政策是行不通的。”

  斯特林本来是打定了主意保持中立的,现在听帝林说得诚恳,心里也不禁动摇了,又想起了卡丹的话:“千万不要给任何人明确的答复。”

  他犹豫再三,最后说:“好的,如果我非要选择的话,我一定站你这边来。”

  这个承诺还是带点模糊不定,但是已经让帝林很满意了。他明白斯特林的个性,一诺千金决不改悔,承诺到这个地步已经是他的最大极限了。这对帝林已经很有利了。

  他们一边说着一边已经走到了分岔路上。

  帝林心里由衷地轻松高兴,停住了脚步:“怎么样?一起去看看你嫂子秀佳吧?她一直念叨着你和阿秀不知道在远东怎么样了呢,去尝下她的手艺吧?”

  如果是往日斯特林会对这个邀请是求之不得的,但是今天他只有婉言谢绝了:“呵呵,改天吧。今天约了人了。”

  对邀请被婉绝,帝林也觉得意外,仔细打量下斯特林,突然笑出声来:“是啊,月落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我说呢,今天看你一脸的笑容,原来是:春——意——盎——然啊那!大哥我还真是不识趣了!人家那是:小——别——胜——新——婚啊那,难怪人家是:见——色——忘——义啊哪!”

  每句话的后面帝林都用咏叹调拖长了唱出来,最后不伦不类加个“啊哪”。斯特林脸红,还在嘴硬:“哪里的事情啊,大哥你不要乱说了。”

  “好好好,我不说了这个了。”帝林凑近来,很严肃的说:“要不要大哥我给你个忠告?”

  “啊?什么?”

  “‘干体力活’可千万不要太辛苦了,不然将来回远东时候连马都爬不上去了,那可怎么办啊?”帝林眉头紧皱,一副很是忧虑担心的样子。

  好一阵斯特林才明白过来,举拳欲追打他,帝林早已经一溜烟的跑了,远远的留下句话:“找个时间把李清带过来跟你嫂子一块吃个饭吧,大家都快是一家人了还怕什么羞啊!”

  笑着望着帝林远去的身影,斯特林眼睛里却出现了一抹淡淡的愁云,李清,是啊,差点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位很贤惠的未婚妻,怎么办啊!?

  ※※※

  当斯特林快步来到约定的公园亭子看到卡丹俏立的身影时候,所有的不快和忧愁马上被抛到了九霄外。为掩人耳目,卡丹围上了围巾戴上了墨镜。现在已经是初冬了,这个装束并不惹人注意。斯特林从她背后接近,忽然冲上去一把搂住她肩头。

  卡丹“啊”的惊叫一声,回头看见是斯特林,手抚胸口露出个“你吓死我了”的表情,甜甜的笑了下。斯特林看得心头荡漾,对着卡丹娇艳的红唇正要吻下去……

  “警告:以下内容含有不健康成分,未满十八岁人士请在家长陪同下观看。”斯特林身后传来紫川宁悠悠的声音,她坐在亭子的长栏上饶有兴趣的观看:“不过我已经满十八岁了,两位请继续,就当我不在好了。”先前斯特林太过专注于卡丹竟然没有发现她的存在。

  斯特林大失所望,松开了卡丹,投过去个噌怪的目光:你怎么把这个坏蛋带来了?

  卡丹满脸通红,小声说:“我不认识路。”

  斯特林无奈的叹口气,昨晚与卡丹约定在外面见面目的就是为了避开这个紫川宁——她的调皮捣蛋是与紫川秀一脉相传的——结果还是没办法。

  “对不起,我迟到了。等了很久了吧?”斯特林握着卡丹的手含情脉脉的说。

  卡丹轻轻摇头:“才一会儿。”

  “撒谎!”紫川宁很生气的说:“他迟到了一个小时二十分!我算过了,平均每十分钟有个蚊子在我胳膊上叮个包,现在斯特林你看,一个两个…一共九个!”

  斯特林不看紫川宁的包,对着卡丹问:“饿了吗?”

  卡丹还是摇头:“不饿。”

  “我饿了!”紫川宁赶紧说,然而没人理会她斯特林:“你渴吗?”

  卡丹习惯的摇头,然后又点头:“有一点点渴。”

  紫川宁不甘落后地说:“我也渴了。”

  斯特林领卡丹进入路边的一家饮料店,紫川宁恬着脸皮跟进去。

  斯特林问卡丹:“你喜欢什么饮料?咖啡?茶?果汁?”

  紫川宁抢着说:“我爱喝咖啡,加糖加奶的!”

  卡丹考虑一下:“果汁就很好了。”

  斯特林招呼服务生:“一份果汁,一份茶。”

  紫川宁嫣然笑着说:“斯特林真体贴,知道女孩子不宜含太多热量的东西。茶也很好嘛,清淡。”——斯特林发现她还真是不愧称为紫川秀的妹妹啊,起码脸皮的厚度绝对不输于紫川秀。

  不过他还是不理她,等饮料一上来,他大模大样的端起茶杯就喝,故意不看紫川宁的脸色。

  卡丹看不下去了,偷笑着把果汁推到了紫川宁面前,她正要喝,斯特林手疾眼快的把杯子又放回卡丹面前。

  紫川宁很委屈的叫道:“斯~特~林~大~哥~哥~~!你~好~过~分~哦!这样对待淑女很~不~礼~貌~的~~丫~~”声音甜得要让人去自杀。

  斯特林假笑得象个竞选中的元老:“这样吧,紫川宁小妹妹。你口渴了吧?来,斯特林哥哥给你钱,你到对面去买冰淇淋吃哦,乖!”

  斯特林数出张一千的钞票:“快去吧,不用找了!”

  紫川宁:“可是人~家~想~吃~的~冰~淇~淋~好~贵~的~丫~!”

  斯特林加了一千:“好,斯特林哥哥给你钱。快去吧!”

  紫川宁:“听说那种冰淇淋里面有很~神~秘~的~配~方~丫!”

  斯特林再加一千。

  紫川宁:“听说那种冰淇淋原料是从外国进口的,好~贵~哦!”

  斯特林再掏钱。

  “可是人家吃完以后还得买手巾擦手呢!”

  斯特林再次摸腰包。

  “然后人家一个人怎么回家啊?还得坐~公~吧~丫!”

  斯特林想掏,可是发现钱包已经空了。他叹口气说:“阿宁,你到底想怎么样啊?敲竹竿也得有个限度啊!”

  紫川宁笑得又甜又可爱:“说得好~过~分~哦!人家是怕你们年轻人,血气方刚容易冲动犯错误——青青的果子摘不得啊,后果是很严重的啊!”

  斯特林小声嘟嘟说:“我都已经摘了你还想怎样啊?!”

  卡丹满脸通红的在桌子下面猛踢他一脚。

  紫川宁失声:“什么!?”

  斯特林马上警醒:“我是说,摘不得就不摘。劳您费心了!”“恩,你们知道就好!总之,我是为你们好啊!多谢就不用了,请我吃点东西吧。”

  斯特林眼看没办法摆脱她的纠缠了,只有使出最后一招:“阿宁啊,在远东的某人托我给你带个话,啊,你不要激动,话的内容是什么来着,好象挺重要的?糟糕,我最近心情不好,记不起来了,你看这怎么办好呢?”

  至于怎么样才能让斯特林大爷心情舒畅呢?

  那也是非常简单的……

  ※※※

  卡丹笑得弯腰:“斯君你真坏,亏你想得出那种点子!宁小姐本来还很神气的,一听你提到秀川阁下,马上就蔫了!——不过秀川阁下真的有话带给宁小姐吗?”

  斯特林回忆起在远东与紫川秀见面时候,自己确实也问过他:“有什么话要我带回去给宁小姐吗?”紫川秀沉默了好久,最后回答说:“她如果问起来,你就说,没见过我。”

  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呢?斯特林摇头:“没有,其实我根本没有见过阿秀。不过你可千万不要跟阿宁说,不然这招就不灵了。——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卡丹瞄他一眼,神情很复杂。斯特林奇道:“怎么了?”

  “斯君,你刚才说谎了!如果你在远东没见过秀川阁下,那你就不会察觉他们之间的异样,那你也就不会问出那句话来。事实是不是你见过了秀川阁下,而他要求你回来说没见过他呢?”

  斯特林大吃一惊。没想到卡丹只从自己一句话的漏洞中,便能看出自己说谎,而且把事情的真相推测得有如目睹。生平所见人物中,若论反应的灵敏、思维的缜密,当以帝林为第一。但是现在看来,就连帝林恐怕也不及卡丹这个来自魔族的少女了!

  他心头忽然泛起这么个念头:幸好她被俘在我们这边。如果她是在魔族那边能委以重任的话,那必定也跟流风霜一样是个不世出的女名将了!将来我们的远东军就有大麻烦了!绝对不能把她还给魔族!

  随即又觉得自己过敏得可笑:卡丹是自己的情人,怎么会跟自己为敌呢?

  卡丹看见斯特林的脸色变幻不定,赶紧说:“对不起了,斯君,我不该乱说的。你生气了吗?”

  斯特林深呼吸口气,把种种念头排出脑外,笑着说:“没有,我确实没说实话,是我的错。”把事情跟卡丹说了,最后还是叮嘱她:“千万不要跟阿宁说!”

  “好了,我们不要老是说他们的事情了。谈谈我们的事情吧。卡丹,过来我们这边这么久了,你想家吗?”

  卡丹点头:“想,我好想家,好想我的爸爸和哥哥们。想得好难受。”

  斯特林一阵心疼,安慰她说:“不要紧,等我们平定了远东,就可以送你回去看望他们。”

  “可是那样的话,我就不能再见到你了——那我会更难受的。”

  斯特林无言,忽然下定了重大的决心说:“怎么会呢?我们不是发过誓吗?天下地下,永不分离。我会陪你一起回去的。”

  卡丹睁大了眼睛:“不可能的,我爸爸和哥哥们会杀了你的!他们常常说了,神族与人类不两立!”

  斯特林一惊,卡丹反而安慰他说:“何况,我被俘那么久了,家里人都当我已经死了吧?就让他们这么想吧,最多难过一阵子就没事了。我也习惯了这边的生活了,比家里的更舒适点。”

  斯特林一阵感动,眼前的女孩为了自己放弃了亲人,放弃了锦衣华食的公主身份,这是何等难得的真情。他柔声对卡丹说:“你放心好了,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我发誓,一生一世,都会对我老婆卡丹公主好!如背誓言,叫我万箭穿心而死!”

  卡丹一手捂住了他的口不让他再说,眼睛里满是喜悦,脸上却有愁意。

  斯特林马上问:“怎么?你不高兴?”

  “不是。我想到,我的身份是神族的人。而斯君你却是紫川族的高级军官,娶我为妻的话,恐怕会对你的前程有碍……”

  斯特林微笑:“我想问题不会很大。总长殿下对我很好,我去恳求他的话,想必他会答应的。”

  “如果万一他不答应呢?”

  “那我就辞职好了。”斯特林的语气斩钉截铁毫不含糊。

  “这么些年下来,我也略有积蓄,咱们可以开个面包店。我呢,就在里面做面包——你不知道,我做面包也很拿手的;你呢,就在外面招呼店面,你这么漂亮一定会引来很多客人的。”斯特林望向卡丹,目光中充满歉意:“就是太委屈你了。”

  卡丹轻轻在斯特林脸上一吻,红着脸小声说:“怎么可能呢?我一点不好看,又苯手苯脚的,一定会把客人全部吓跑的了。”

  斯特林继续说:“我最担心的就是阿秀那个小色狼,一定会天天来想要吃白食,我们一定要把他赶走,坚决地!”斯特林做出个猛踢一脚的姿势,逗得卡丹笑个不停。

  “然后呢,等我们生意红火以后,我们就可以请两个工人回来,你就可以专心的做你的老板娘了,再然后呢,我们会开一家、两家、三家…好多好多家分店——跟我们生的孩子一样多,那时侯我们两个都不用做事了,整天就是旅游啊,逛街啊,再然后都老了,等着孩子们长大,那时侯我们就跟他说:“大毛,二毛啊,你知道你爸爸妈妈当年都是很了不起的人哦!你爸爸是家族统领,你妈妈可是个公主哦!”你说他们会不会相信呢?”

  卡丹心头甜蜜,笑着说:“那时侯他们肯定会说:‘两个老不死的在那胡说些什么!’”

  “这样的生活,不用再打仗,不用再勾心斗角,不用再担惊受怕,你喜欢吗?”

  卡丹装着很严肃的样子:“你让我考虑下——恩,将来店里面请来了年轻漂亮的女侍应生,你会不会调戏她们呢,面包店老板斯特林?”

  斯特林也很严肃的托着下巴思考:“你也让我考虑下——有多漂亮呢?面包店老板娘卡丹?”

  “你坏死了,看我收拾你!”

  “哈哈哈哈……”

  花丛中,相爱的一对沉浸在甜蜜中,却没有发现,远远的有几双阴沉的目光地冷冷地盯着他们……

  ※※※

  罗明海阅读了手下密探的报告,拍案而起,吩咐:“不惜代价,无论手段,务必把那个女孩子的身份给我搞清楚!”

  第二天,一份关于卡丹身份、来历以及与斯特林相识经过的调查报告就放到了罗明海办公桌上。罗明海冷冷问:“情报准确吗?”

  “回禀大人,我们是拿了二十万收买了紫川宁的佣人得来的情报。他不敢说假话的。”

  罗明海阴沉的脸上露出微笑:“这二十万花得值——我要马上去见总长。”

  ※※※

  日常汇报完毕以后,罗明海漫不经心的跟紫川参星提起:“殿下,昨天晚上我去公园散步。真巧,在那碰见了斯特林统领。他跟一个姑娘在那很亲热的样子。”

  紫川参星微笑:“斯特林跟李清也很久没见面了吧?他们也该好好聚聚了!呵呵,年青可真好,让我们这些老家伙们嫉妒啊!”

  “可是,”罗明海说:“下官看那个姑娘不象是清旗本啊!”

  “哦?”紫川参星的神情有点重视了:“那是谁呢?”

  “下官不知。殿下可否批准让下官去打听下?”

  紫川参星想了好一阵子,慢慢说:“行,你去打听下。”

  紫川参星的口气很随意,但双方都知道,这决非象表面那样随口说出的话。

  ※※※

  不到两个小时,罗明海就“打听”回来了。

  不出声的听完报告,紫川参星不动声色:“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嘛!罗明海你就先下去吧,记得不要在外面乱说。”

  罗明海有点失望,没想到紫川参星对这个重大的情况是这么淡然——他没有看到等他刚刚退出,紫川参星马上就吩咐近侍:“马上请李清旗本过来。”

  经过与李清一个多小时的谈话,紫川参星的脸色冷得象是被霜冰过了,说出话来却还是那么和蔼可亲:“你过去,问问斯特林统领今晚有没有空,愿不愿意抽出点时间陪我这个糟老头子吃顿便饭呢?”

  

第一节 幸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