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节 狂澜

    有人打开了窗子,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伴随着雪后清冷的空气一同进入房间。

  从瞌睡中惊醒的斯特林马上从桌子前抬起头来,问刚进来的中央军的副统领:

  “有消息了吗?”由于连续几夜的熬夜和焦心,他憔悴极了,眼睛满是血丝。

  秦路摇头。斯特林不死心,追问:“我是说明辉和方劲两位大人的下落,还有两军的主力所在——难道一点消息都没有?”

  秦路还是摇头:“对不起,大人。到处是魔族的先遣队在活动,他们专门挑军官和传令兵下手,派出探听的传令兵都一去不回了!我们的消息已经被隔绝了,到处都是乱糟糟的!”

  斯特林站起来反复的走来走去,脑子里在急速的思考着:魔族究竟来了多少人?他们的目的何在?是想夺取远东?还是想牵制我们对远东叛军的军事行动?或者不过是大魔神王午觉后的一时心血来潮?他们的主力何在?他们的主攻方向指向哪边?开战三天了,我们对此仍旧是一无所知道,蒙着眼睛挨打!更糟糕的是,连自己友军的去向所在都不清楚。

  ※※※

  斯特林不由得说出声来:“我要魔族的活口!哪怕一个也好!”

  秦路不出声的看着他,两人面面相觑:两天前,中央军的斥候队长卢真副旗本前去侦察魔族动向,出发前向斯特林应口说保证十小时内给抓个活口回来。现在已经过了两天两夜还没有回来,怕是已经给魔族抓了“活口”。

  ※※※

  糟透了,斯特林心想,一切都乱了套!

  他强打精神,问:“有没有秀字营的消息?”

  “大人,秀字营整路人马都已经不知去向,驻地已经给烧成了一片白地。恐怕紫川秀阁下已经……”

  “不要乱说话。阿秀精明又能干,一定不会有事情的!”

  秦路自知失言,忙说:“是的,希望一切正如大人所言。”

  斯特林深呼吸一口气,把对紫川秀的担忧排出脑外:“好了。秦路,我认为不能再这样干等着了!我们马上去杜莎行省与战区司令部会合,你认为如何呢?”

  ※※※

  “大人,若依下官所见,最稳妥的方法还是马上向瓦伦要塞后撤,这才是最安全的。”

  斯特林摇头:“我们没有接到后撤的命令,放着友军不管就这样跑的话,小心将来要上军事法庭。马上出发吧,去杜莎行省。”

  晨光中,战马在迎风长啸,伴和着武器的铿鸣,车声辚辚,中央军开始向东方前进。大军行进在远东大公路上,斯特林看到了终生难忘的一幕:一眼望不到尽头的人流犹如一条长龙,从东边滚滚不断的涌来,一直向西。人们都知道:凶残的魔族就要过来了,只有向西走,进了瓦伦要塞才有活路。

  有人赶着马车满载大箱小箱,有人气喘吁吁的抗着全副家当,有人空着身子什么也不带,穷苦的老人赶着两头羊脚步蹒跚;一只手抱小孩的妇女一手提着沉重的行李在冰冷的雪地上艰难的跋涉,跌倒,孩子在怀里嚎啕大哭,母亲在抽泣着,不断的有人经过,却没有人伸出手去帮掺扶一把,战争深沉的苦难使得人们的心灵都变得自私和麻木了,一个个目光中透出茫然和呆滞:失去了生活的家园,失去了土地,失去了亲人,我们的未来将会怎样呢?

  平民以外,也有很多是军人。重伤员在路边的担架上昏迷着哭着叫唤:“妈妈,妈妈!”,伤了条腿的士兵拄着拐杖一边瘸着走一边骂,他的同伴已经把他抛下不管了;一个满身泥污血污的士兵坐在雪地里不断大声的哀求:“我是七十一师团的!有谁知道我们部队在哪里?!求求你,把我带走!我的腿断了!求求你!”人们大步的从他身边走过,没有人停下脚步。直到声带撕破喊不出声来,他无声的哭泣着,手抓住露出雪地上的草,象虫子般一点点的挣扎着挪动着爬行。

  有很多是身体健康的士兵,他们已经很识羞耻的把制服和帽子脱下,装成平民的样子的耷拉着脑袋走,见到这些溃兵,着实令人心痛。不久前,他们还是顶盔贯甲、制服笔挺,嘴边唱着战歌,眼里闪烁着傲气,满心要报效疆场,保家卫国的,而今,他们衣裳褴褛,满身泥污,以其说是军人,不如说是一群乞丐。这些丢脸的家伙如果说还有什么可以自慰的,那就是说丢脸的不只是他们几个,同伴还有成千上万。但也有毫无廉耻的,一个军官骑着高头大马吆喝着:“快让路!我是某某旗本大人!”士兵们毫无反应,军官大怒,挥鞭子胡乱抽打,结果给几个愤怒士兵转身合力将旗本大人连人带马推下了山崖,惨叫声久久回荡。

  在一个路口,一个浑身血污的军法官宣布他奉有远东最高司令部的命令,要拦住从这里经过的每一个士兵,将他们重新组织起来投入战斗!“士兵们,不要害怕!站住!回来!”他声音沙哑着:“人类遭受侵略!紫川家族面临强敌!保卫家族,保卫人类!士兵们,这是一场圣战!绝对不再后退!勇敢点!回来!”他说了一遍又一遍,溃兵群从他身边毫不停留的走过,他拉住一个士兵的手,后者头都不回的把他甩开,他愤怒的抽出武器,大喊大叫的威胁、咒骂,又去拦另外一个士兵,那个士兵一把把他推了个大马趴……

  ※※※

  中央军队伍穿过人马密集的公路,穿过乱起八糟的车队,穿过逃难的溃兵和平民,以战斗队型穿插向前,这只部队秩序井然,军容焕发,与逃难人们的方向刚好相反,他们直直向东!所到之处,麻木的人们都给涣起了点活力,有人喝起彩来:“好样的,中央军!”

  但是也有人恶意的喊:“咳!弟兄们,不要给当官的骗了!他们要派你们去送死!”

  ※※※

  斯特林到处询问败兵们,所得却很纷杂:

  “恩,我的部队是在沙加被打垮的。”

  “我们是在明斯克省区被打垮的,我们旗本死了。”

  “方劲统领?我们不知道,听说是死了,要不是被俘了,反正我们没见过他。”

  “明辉?听说也死了吧?我们不清楚啊!我们的部队被魔族包围了,几千人就我们几个跑了出来。哪里有空管那么多闲事。”

  至于魔族到底有多少兵马的问题,那更是说法不一了。有人说,多得很,他亲眼看到了几十公里长长的一队魔族;有人嗤之以鼻,说最多有那么几个团队,那些逃兵被吓破胆了乱吹;甚至还有人说,他亲眼看到了大魔神王在那杀人哪,好不吓人啊,足足有我们平常人四个人加起来了那么高,头有石磨那么大,眼睛里直往外喷火,血盆大口的,一口吞下一个活人!

  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纷纷流传,有人说在前线的家族王军已经全部覆灭了,方劲和明辉都已经被杀了;有人说明辉已经开始了大反击,沿着灰水河一线开始进攻,魔族已经仓皇败撤了。

  ※※※

  最后还是一个伤兵告诉斯特林:明辉的远东司令部已经从杜刹行省撤退往了伊里亚行省的首府伊本市。斯特林经过反复盘问与证实,再与幕僚们商讨,觉得这个情报的可信度还是比较高的。当即下令大军转变方向,转向伊里亚省区。

  ※※※

  两天后,斯特林部队进入伊本市。这里同样充斥着一派兵荒马乱的景象,从杜莎前线溃败下来的大批的逃兵纷纷涌入伊本,人流车马,昼夜喧嚣不断,乱成一锅粥似的感觉。各个部队的建制已经给打垮,广场上到处是溃兵和仓皇的市民,都在说:

  “魔族就在后面!”,却没有人担起指挥城市防卫的任务。人们恰似一群无头苍蝇似的乱窜,仿佛在城市里面做着无目的的布朗运动。

  中央军的进城,引起了全城的轰动,伊里亚行省的总督伊林宁一闻知斯特林到来,马上过来见面。

  “情况如何了?”斯特林刚下马还没寒暄就马上问,又追问:“明辉和方劲两位大人是否在这里?魔族到哪里了?”

  伊林宁样子很疲惫,身心交瘁的样子:“斯特林大人,情况很糟糕,真的很糟糕!您来了真是太好了,明辉大人在市政厅,您要不要见他?”

  “好!你带路!”斯特林干脆的丢下马,穿过广场上人群和伤兵,进入了市政大厅。在里面的一个房间里,他见到了远东战区的总司令明辉统领。

  第一眼他就看明白了:明辉已经完全的垮掉了!他浑身缩成一团,肩膀颤抖着,缩在墙角里把脸埋在手里,不出声的抽泣着,浑身上下衣服邋遢不堪,发出难闻的臭味——往日那个文质彬彬、神采飞扬的明辉统领,已经完全的崩溃了。

  在他旁边的黑旗军副统领给斯特林解释说:“明大人三天前自杀过一次,但给我们拦住了。从那起他就这样了,缩在这里米水不进,谁都不理。”

  斯特林走过去轻声说:“明辉大人,是我,斯特林。”叫了三次,明辉才有反应。

  他慢慢抬起头来,面色惨白得可怕,鼻涕口水淌了一脸,目光空洞又充满了恐惧,看着斯特林就象看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似的,不出声。

  斯特林看得心头难受,问:“大人,贵部的状况现在如何呢?”

  “知道方劲大人在何处吗?”

  “正面一共有多少魔族部队?”

  明辉呆滞地看着斯特林,却一直不出声,最后还是那个副统领回答:“斯特林大人,三天前,司令部遭受了魔族的突然袭击,我们是死里逃生出来的。”

  斯特林转向他:“西部大营还在?各路兵马都还在?”

  “西部大营给魔族拿下了!四个师团都给砍成了碎片。我们已经失去了和所有部队的联系,已经知道的十几路部队都被打垮了。”

  “方劲和他部队的下落呢?”

  “民军队伍全都垮掉了,没垮的也都跑了。我们昨天问了一个逃兵,已经证实方劲的民军在月亮湾确实已经全军覆没了,死了十几万人。至于方劲……有传言说他在月亮湾已经被杀了,也有人说他被俘了,我们都还不清楚。”

  斯特林觉得脚一点点的发软。他已经预感到前线的情形不妙了,没想到竟然败得如此的凄惨。整整一路大军被全灭,一路被击溃,一个统领战死,另一个被吓成了白痴。他强行镇定下来,问:“魔族到底出动了多少兵力?他们已经到了哪里?”

  那个军官慢慢的回答:“全部兵力我们还不清楚,不过目前确定的,不会低于三十万。”斯特林倒吸一口冷气:这已经是中央军目前数目的三倍了。

  “至于他们到了哪里,我们也不知道……”

  斯特林一直压抑着的愤怒终于爆发了,责问:“这都不知道?你们一直在干什么?魔族杀到窝里了才发现?连现在也不知道人家到底多少人?”

  军官畏惧了吞了下口水:“大人,您知道,在叛乱以前,远东军本来在边境上设有数目庞大的半兽人师团、蛇族师团,专门是预警侦察魔族的入侵的。现在他们都叛变了站到了魔族的一边,我们倒成了瞎子,直到魔族扑到鼻子底下才发现。。。而我们的部队都是叛乱后从家族腹地抽调来的,不象原来的远东军,他们没有对魔族的作战经验,突然遭遇上了,大家都慌乱了手脚,损失很大,现在连明大人都这个样子,司令部已经乱成了一团,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是好……”

  一直在旁边旁听的伊林宁这时候插嘴说:“大人,我想这不是检讨的时候。现在我想请示:该怎么办?象我们行省,守卫还是撤退?我们都在等候一个指示呢,但是象明辉大人这副样子……”

  斯特林想了下,压抑下怒火,吩咐同来的秦路:“你们拿出纸笔来记录。”

  等秦路准备好了,斯特林一字一句慢慢说:“鉴于原远东战区总司令明辉阁下的精神和身体状况极差,我,中央军统领斯特林认为,他已经不继续适宜担任此项职务。根据作战条例第三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作为在场职位最高的家族军官,我将接替明辉阁下的职责,指挥远东境内的全部家族军队。斯特林。左那帝国历780年1月8日”

  斯特林接着说:“此命令一式三份,中央军保留一份,一份交由原远东司令部保存,一份送交统领处。——对此命令,你们有没有人有异议?”

  在场所有人,包括黑旗军军官和伊林宁,一起摇头:“没有!我们愿意服从斯特林大人命令。”在这个时候斯特林肯出来指挥和承当责任,他们不知多高兴,心头都觉得安心了很多。

  “好。你们听好了。”斯特林转向那个黑旗军的副统领:“你叫什么名字?”

  “下官叫蓝齐,官职是黑旗军的……”

  “听好了,蓝副统领,我现在任命你为黑旗军的代理统领。”

  蓝齐一楞,随即面露喜色:“下官感谢大人栽培!下官一定会尽心尽力,努力……”

  “蓝齐,黑旗军现在还有多少人?”

  “大人,我们与下面的各个师团都失去了联系,现在只有司令部的警卫中队……

  “你现在马上带上警卫队到街道上去,宣布我的命令,把所有散兵集中起来,不管他原来是哪个部队什么职位的,统统编进了新的部队里面。各个新部队的长官由你任命。编好以后,去找伊林宁要武器!天黑以前,我要街上再也看不到一个游手好闲的人!不听命令的,就地正法!我的军法队也交给你使用!”

  ※※※

  被斯特林语气中斩钉截铁的坚决所慑服,蓝齐一个有力的敬礼:“是,大人!”转身出去。

  斯特林转头吩咐秦路:“从我的警卫队里派一个中队,护送明辉大人回瓦伦要塞!”

  秦路明白了斯特林的意思:名为“护送”,实际为“押送”!他出去招呼一声,几个膀大腰粗的警卫进来,斯特林好声对明辉说:“明大人,请上路吧!”

  明辉眼睛睁得圆圆的,充满了恐惧,小声说:“不要,不要……”身子使劲的贴在那个肮脏不堪的墙边上,仿佛在那里他感觉到最安全。

  斯特林不忍心看下去了,使个眼色,警卫们七手八脚的把明辉给架了起来往外抬。明辉凄惨的大叫:“不要啊,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不要送我去军法处啊!不要啊!”

  斯特林面无表情的说:“吩咐他们,不许对明大人无礼!”把头拧过一边,不忍看明辉的惨状。

  看着明辉挣扎着被强行架走,在场的军人们都不禁流露兔死狐悲的黯然。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位红极一时的统领,将再也看不到了。在瓦伦要塞,等待着他的将有军法处的行刑队了。

  ※※※

  斯特林坐了下来,问伊林宁:“你手上还有多少部队?”

  明辉临走的惨叫太吓人了,伊林宁还处在心有余惧中,一愣,赶紧回答:“大人,我伊里亚行省本来有守备部队七万余人的,现在只剩不到三万人了,其余的部队我们都联系不上了……”

  “那也够了!”斯特林一口打断:“你现在马上向南北两个方向派出斥候队伍侦察,主要任务是看看魔族的先头部队到了哪里,主力又在哪里。可能的话,尽量抓个活口回来。还有,把你手上的部队都集结起来,派几个大队到城市里面维持秩序!把城市里所有的民间的车马都征用了!”

  “是!”伊林宁听得分明,马上转头出去执行。

  在危急的惊惶的时刻,人们都需要一个坚强和又自信,可以听命和依靠的人。军官们都返回了自己的岗位开始工作,司令部的慌乱逐渐停息了,街道上出现了安民告示和巡逻队,浪荡街头的大批的散兵溃勇开始重新组队,一队又一队的斥候部队被派出去左右地区侦察敌情。临战准备开始走上正规了。

  傍晚时分,司令部的外面响起一阵兴奋的叫嚷:“斥候队抓到俘虏啦!魔族的俘虏!”士兵们都跑过来兴奋的观看,议论着:“啧啧,看他这个毛茸茸的脑袋!够吓人的了!”“天哪!看他那眼睛多凶狠哪!那爪子,那粗粗的胳膊!”“这还是被我们抓到的呢,那边的说不定还更可怕!”

  斯特林十分高兴,夸奖了伊林宁几句。守备队的军官中有几个懂魔族语言的,由他们审问和翻译,斯特林亲自到场旁听。

  事实上要这个魔族兵开口并不是什么难事,他已经吓坏了,稍微放在火上一烤就受不了,马上就同意招供。

  问:“你叫什么名字?”

  魔族兵小声回答了几个字音,翻译们马上同步翻译:“穆左西。”

  “在魔族军队中是什么职位?”

  魔族兵又回答:“卡拉米。”。翻译解释说:“大人,这个职位相当于我们的列兵。”斯特林有点失望,从这样的人身上是挖不到什么重要情报的。

  “你什么时候参军的?为什么参军?”

  “今年秋天。是为了响应至高无上的神皇陛下的命令。”

  “魔族军队为什么要进犯我们紫川家族?”

  “神皇说,人类中有个叫帝林的大魔头,屠杀我们神族的儿女,让我们血流成河。紫川家族还把我们美丽的鲜花,公主殿下也给人类害死了,我们必须要报仇!”

  ※※※

  “你是哪里人?参军前是从事什么的?”

  “我是忽求林山区的一个农夫。”

  这时候,斯特林等得不耐烦了,插嘴问:“这次魔族一共来了多少军队?”

  军官翻译过去,俘虏展开双手做个鸟飞翔的样子,咕噜咕噜说了几句。翻译回头跟斯特林说:“大人,他说他不知道一共是多少。反正多得就象是天上的鸟群飞过一般。”

  “问跟他一同参军的有多少人?”

  “他说他也不清楚,他说,从去年的春天就开始征兵了。他们村子里,每五个男的就有一个参军了,城市里的更多。”

  斯特林问:“问他,魔神王随军出动吗?他在不在军中?”

  回答来得很快:“皇在。”

  斯特林深吸一口气,站起来说:“没事了,你们继续问。”

  他走出房间,脑袋里翁翁直响:事情已经很明显了!魔族王国为了这次行动,是蓄谋已久的了!他们在冷眼旁观紫川家族跟远东叛军在消耗兵力,等到紫川家族的国力、军力都已经严重衰弱了,他们才挑选了最适合魔族作战的寒冷的冬天,由号称当世无敌的魔神王带领,举倾国之力来犯,以雷霆万钧之势,闪电般一举将紫川家族的主力军团击溃!无论时机的选择,战略、战术的运用,均是那么完美无缺,不出半点差错。印象中的魔族是些头脑简单,就会一个劲的喊着“乌拉格”前冲,输了就抱头向后跑的家伙,这次怎么变得这么聪明了?

  伊林宁走近:“大人,往南北两路的侦察部队都回头了,距离不到三百里,他们在公路上都发现了大批的魔族军队向西前进,没法子再前进了。”

  斯特林冷静的问:“估计有多少部队?”

  伊林宁脸色发白,回答:“无法估计,太多了,铺天盖地。”

  “把各个斥候队长都找来,我要当面问他们!”

  询问只花了半个钟头。情况已经相当危急了,云省、明斯克省、沙加、杜莎甚至到已经很纵深了的瓦格行省,都已经出现了魔族的大部队。作战地图,两个狰狞的黑色箭头已经深深的插入远东的纵深腹地,代表得亚和伊里亚两个行省的一块红色被两个箭头夹在中间,就象铁钳中的一个鸡蛋,随时可能被压得粉碎!但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攻击已经很接近了的驻扎在伊里亚行省的中央军呢?稍微思考下,斯特林就得出了答案:“魔族企图要来个钳形夹击,要把在包围圈中的几百万人类军民一口气吞掉!”

  斯特林猛然说:“这城市不能再守了!伊林宁,你带领你的人,连夜组织伊里亚和德亚两个行省的居民撤退!”

  伊林宁抗议:“大人,我只有三万人不到,这么几百万人撤退起码也要两三个星期,魔族不会放过我们的……”

  “你动作尽量快,能救出多少就救多少!中央军为你们断后。”

  伊林宁心里想:那也不够啊!中央军只有那么十万人,魔族军那么宽阔的进击面,怎么挡得住?但听出斯特林沙哑的声音中透出深切的焦虑和紧迫,他没有再问,马上出去准备。

  ※※※

  “铛铛”连续不断的钟声敲响,响彻整个城市的夜空。伊里亚行省的官员们连夜开始组织民众撤退。

  秦路出来跟斯特林说:“大人,已经问出来大魔神王的驻地了。王驾就停留在杜莎的枫叶丹林。”

  “好!现在你马上把师团长们都集合起来,我有命令!”

  秦路二话不说的马上出去召集部下,二十分钟不到,中央军的三十个师团长全部集合了起来。斯特林往中间一站,扬声说:“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你们马上回去自己部队去!两个小时内做好出击准备!”

  师团长们面面相觑,部队才刚刚行军歇下,士兵们还没休息够,马上又要出发?最后还是文河师团的长官问出了大家心里的疑问:“大人,下官能否知道,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呢?”

  斯特林一字一句的说:“去杀大魔神王!”

  哐啷一声,有人在椅子上摔了下来。

  

第五节 狂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