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节 帕伊会战

    帝国历七八零年的一月二十三日,在帕伊城,魔族与远东叛军联军完成了围城的集结工作,上百万兵马从四面八方把帕伊城包围得水泄不通,密密麻麻的各路军团一路接一路的扎下了营。对付孤城的大攻击即将展开。

  此次围城的前线最高总指挥是魔族的皇太子卡顿亲王,他负责指挥的兵马不但包括了魔族本土军队,还包括了平靖侯部下的大批远东叛军。起初,出于保存自家实力的考虑,卡顿亲王原来打算是此次攻城行动完全由远东叛军独立完成,魔族的本土正规军队不参与。

  但是在日前,神皇语谈间对于帕伊城的攻击竟然花费如此多的时间而表露出不耐之意,卡顿亲王不得不考虑到:如果远东叛军如果不能在一两天之内将城池夺下,那自己在神皇面前就显得非常的无能,而且倾百万之师竟然不能干脆利落的拿下小小一座城池,未免也有堕神族军队的威风了。所以,他还是命令各路魔族正规军团也做好了出战的准备——尽管他自己也认为,这完全是不必要的,光是那几十万叛军的一个浪头就足以把小小的帕伊城池冲垮了。

  ※※※

  一月二十四日,从黎明开始,在魔族与叛军的阵头喇叭齐鸣,军号铿锵,锣鼓咚东,轰如雷震。无数的兵马一起发出山洪海啸般的呐喊,跟着就向城池下猛扑而来。攻击开始了,守卫的紫川王军士兵一下感觉到,整个城壁连同大地都在颤抖,连那些身经百战的老兵都不曾见过这样凶猛的攻击。

  清晨的密雾散开了一点,王军士兵可以清楚的看到了敌人的第一波攻击,惊得目瞪口呆:奔涌于敌方阵头第一线的,不是耐战的叛军步兵,也不是骁勇的魔族骑兵,竟然而是无数的人类俘虏。这些俘虏大部分是先前来不及躲避魔族兵马被抓的人类的平民,大多是老人、孩子还有妇女,还有很多的是青壮年,是在先前的作战中被俘的人类官兵。他们的肩上背着沙袋,是奉命填充护城河的,叛军和魔族的兵马跟在他们后面赶押,用皮鞭抽,用枪刺戳、用马刀砍,逼着他们前进。他们一边跑一边哭着哀号着:“不要放箭,我们是自己人。”一片哭声和哀号声高入云霄,让人闻之落泪。敌人期望用这种办法强渡护城河,更瓦解帕伊城守卫者的斗志。

  督战的军法官们狂吼:“放箭!放箭!不能让他们靠近!”但是士兵们却犹豫了,手中的箭矢垂下,怎么忍心能把箭石射向自己的同胞呢?不忍心看这残酷的一幕,有几个士兵哭着想离开城头,被误认为是想逃跑遭到督战队无情的射杀。很多条嗓子向着城下大叫:“不要过来了!快跑吧!不要过来!”有些俘虏们稍稍停住了脚步,但是马上遭到魔族骑兵毫不犹豫的砍杀,几百人瞬间尸横遍地。剩下的俘虏们大骇,又开始前进。

  斯特林清厉的声音传遍整个城头:“我命令,立即放箭!”所有人都看见了,他脸上的静静流淌着的两行泪水的。

  有人射出了第一箭,第二箭,士兵们犹豫着,箭如雨下,看着自己的同胞在自己的手中惨叫着扑倒,连铁石心肠的督战军法官都黯然泪下。但是敌人并不罢休,驱赶来一批又一批的俘虏,逼着他们前进,护城河变得鲜红,渐渐被沙石和血肉所填平。

  踩着血肉搭建的桥梁,魔族与叛军的联军跟着呐喊着冲上,密集得个挨着个杀来,冲在最前面的是强悍的半兽人步兵,这五万人是叛军中的精锐之师,是专门挑选出来打头阵的,平靖侯知道,在这里,他将遭受最顽强的抵抗。半兽人喘着粗气,身上批着简陋的狼皮,巨大的狼牙棒在他们手中挥舞得来虎虎做响。

  二线配置的是十万生命力强韧的蛇族军团,蛇族军队不善于打yezhan,但是却特别适合攻城作战,因为他们具有天赋的攀爬本领;他们装备着刺枪和长矛,将开始近身搏击战,接着,又是二十万叛军的联合部队,这是一支包括了半兽人、蛇族、矮人族、龙人甚至里面还有人类叛军的混合队伍,他们都被许诺:如果今天可以破城,人人都可以拿到老大一笔奖赏,第一个进城的士兵,无论士兵还是军官,都可以奖赏十万金币而且任命为远东任意一个行省的总督;而拿下斯特林人头的,魔神皇陛下将封其为侯!听到这么诱惑的条件,叛军的眼睛都发红了,临战前都喝足了烈酒壮胆,嚷嚷着:“爹妈生我只一次!”,卯足了劲头向前冲。

  接着来的是是鲁帝公爵指挥的强大的鲁帝军团。相比下叛军部队的杂乱无章的队型,魔族正规军就显得秩序井然,队列整齐。队列成散兵线前进,一排又一排的弓箭手、刀斧手、刺枪队、盾牌手组合得井然不乱,整齐中显出肃杀。由于攻城战中骑兵无法派上用场,他们就统统下马高举着马刀前进。该部队声名显赫,战斗力极强,是开战以来的功勋部队,单在月亮湾一地,他们就一举消灭了十一万紫川军,使得紫川统领方劲战死,而自身损折不到两千人;跟在他们后面的是魔族的布西军团,这支军团开战以后因为运气不好的缘故,竟然一直没立下什么象样的战功,军团长布西伯爵下定决心,要在今天第一个破城拿下斯特林人头,一举成名,对于今天的次序安排,他也很不满:“为什么不把我们的队伍排去打头阵?”他们的队列显得有些急噪,前队几次冲撞了前面鲁帝军团的后队;在他的后面,还跟着无数的魔族生力团队。他们由古刺、塞木儿、尤加、铁伦等魔族将领所统帅,由于太过拥挤,再也难以分清谁是谁了,密集的人流如海水流淌般滚涌向前,缓慢但是却不可阻挡。

  在远方,卡顿亲王本阵的皇家军团按兵不动,方阵坚如磐石。皇家军团其中包括有五万战斗力极强的宫廷近卫旅(也就是俗称的装甲兽),他们天生的鳞片坚硬如盔甲,刀枪难入,是魔神皇的亲卫部队,神皇此次特意派遣部分前来给卡顿亲王助阵,期望他能一举破敌。

  几百部高高的登城云梯逼近城下,一路摆开的攻城车夹在人流中辚辚的慢慢的驶近——这些装备本来是魔族为了攻下瓦伦要塞而准备的,卡顿亲王认为,这下提前使用牛刀小试,准能一下子把这个小城帕伊荡平!

  如此之多的兵马,拥挤满了帕伊城下的大片平原,他们比肩接踵,前排后排紧挨着,挤得难以呼吸——远东叛军领袖,也是此次攻击的指挥官平靖侯不在乎什么兵法阵型、什么谋韬,他只期望凭借这数量上的优势,用漫山片野的兵力将斯特林一下子淹没。尽管城头下已经挤得水泄不通了,他还在一个劲的调兵谴将,将生力团队一个接一个的派上去,命令后面部队推逐前面部队,这样一个劲头的拥上前,谁不想前进都不行。

  城下的兵马如此密集,以至城头上人类的弓箭手甚至都不用瞄准了,只管漫天射、射、射,一排又一排的弓箭手轮番不断的密集射击,几千把强弓不停的“吱”拉成满月,“擞”的一下射出,箭象那连续的暴雨一样倾泻到叛军和魔族兵马头上。在那条被填平的护城河上面,无数的远东子弟中箭倒地,同样的无数塞内亚士兵丧命在弓箭之下,尸体垒成了一座环着帕伊城的小山坡,可是他们照旧在前进,扑过护城河,直抢城墙下,但是在那里,更可怕的灾难在等着他们。照旧不断的箭雨倾泻,城头下不断的下落滚石把他们砸成肉泥,倾倒滚烫的热油淋在他们头上,城墙上油滑陡峭,难以攀爬,有时候才爬上去,一阵刀劈矛刺,人就给从高高处打落地面。因为人太过于拥挤了,象本来是用来攻城的云梯和登城车等器械陷在人流中动弹不得似的根本靠不到城下。在城池下面狂热的攻城者们等得不耐烦,竟然一个个徒手攀爬城墙,遭到守军弓箭滚石的猛烈攻击,伤亡无数。

  远东叛军的精锐部队如明斯克团队、云团队、加沙团队等部队,还没有等冲到城墙下就已经被打得落花流水,伤亡过半了。一部分团队给打垮了,想撤回,但不行,后续的部队已经冲了上来,他们就在道上被踩死。一路又一路兵马就这样践踏着自己兄弟的鲜血,大步向前,城墙下面,敌遗骸多得垒成了第二道城墙了,可是敌军攻势仍在继续,在平靖侯的督战下,后续的瓦格拉团队、杜莎团队、还有龙人团队冒死的突进,象是平靖侯非要把自家兵马全部杀尽才高兴。

  踩着垒着的尸山血海,第一批蛇族兵马终于登上了城头,守城的中央军文河师团寸步不让,顽抗死战。双方展开白刃战,激烈的厮杀开始,从这里到那里,无数的锐兵利器在对砍对杀,鏖战双方咬牙切齿,流血殷然,到处是刀光剑影,城头上人体很快也垒了起来,双方就踩在伤者、死者的人体上继续厮杀,惨叫声接连不断。鲁帝军团的一支分队也登上来支援了,敌军一下子取得了数量上的优势,士气大旺,有个魔族兵甚至抢夺了文河师团的旗帜,他兴奋的高举着向城头下的同胞展示着,魔族人群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瓦格拉!”(杀),一时间,所有人都以为:破城就在眼前,兴奋万分!

  可是就在这时候,中央军的副军团长官秦路迅速带领了三个大队赶来支援文河师团,秦路一马当先手起刀落砍倒了那个魔族兵,夺回了军旗。人类开始反攻,势不可遏,由盾牌马刀长矛组成的方阵,一下子将叛军和魔族压往外线,弓箭手在后面的空隙里不停的放箭给予敌人重大杀伤。几分钟不到,登上城头的兵马损失惨重,丢下了上千具尸首,被赶下了城头。

  这个时候,磨蹭着慢吞吞的攻城云梯和登城车子终于靠近了城墙。站在跟城墙平高的登城车上,魔族的弓箭手开始放箭还击城头的守军,牵制了守军的动作,与此同时,几百架云梯“咯咯咯”的靠在了城头上,面目狰狞的魔族兵、半兽人嘴里咬着匕首,争先恐后的向上攀爬着,不管上面箭如雨下,不管滚烫的热油淋沉重的石头砸,一个个勇悍得象有九条命似的,一时间城墙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攀爬的士兵,就象蚂蚁爬满了一块方糖。

  城头上的人类守军以牙还牙,把勾在城头的梯子用力撬开往外一推,那在梯子上的一串的敌军士兵统统都高高的摔了下去,跌成了肉饼。但是敌军凭着这种不要命的攻击,加上他们弓箭手的掩护,在付出了重大的伤亡以后,竟然第二次登上了西面的城头,与守军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战。这次他们碰到的是“秀字营”的罗杰师团防守的地段。

  罗杰旗本大吼一声:“弟兄们上啊!”,带领众人冲上前去拦截了登城的魔族兵,双方混战作一团,魔族兵凶猛的左冲右突,但罗杰部队的士兵这次也十分的英勇——罗杰部队的士兵平时并不是很勇敢的,比起打仗来,他们更喜欢的是赚钱做生意,就算不得不打仗他们也更乐意干些偷袭啊陷阱啊什么偷偷摸摸的勾当,不喜欢跟对方明刀明枪的来干。但是这次大家都清楚:如果真的让魔族破城了,那谁都不想活了!生死关头,这次他们也少有的勇敢了一次,他们白刀利刃的与魔族兵展开对攻,凭借着人数上的优势,两千多人一涌而上(罗杰被推在最前面的当盾牌)群起而攻,瞬间登城的一百多个魔族士兵给统统给乱刀砍掉了,重又夺回了城头。

  不单只在秀字营的防区内,整个帕伊防线此时都经受着暴风骤雨严峻的考验,攻击的浪潮一波又一波,叛军和魔族联军曾多次突破了防线,突进城头,但是他们碰到的是人类死的抵抗,为同胞惨死而胸中怀着怒火熊熊,帕伊的守卫者显示出无比的坚韧和顽强,殊死反击,勇不可挡,又多次将敌人赶了下去,在人类挺起的胸膛的面前,魔族一次又一次气势汹汹的攻击浪潮被击得粉碎,就象那海潮冲击礁石,只留下遗尸累累。

  在东面城头,是今天激战的焦点,敌人往这里投下了总共三十个团队的庞大兵力,企图在此一举突破防线。但是斯特林对此也早有预料,在这里配置了中央军四个最精锐的师团,其中包括了整个紫川家族的骄傲,皇牌师团“不死营”——“不死营”本是属于禁卫军的核心部队,帝都叛乱后,为控制中央军,特意将这支精锐部队改编到中央军去。这支部队的每一个士兵都是千里挑一的精锐好手,在这里他们与魔族的军团展开最惨烈的血肉厮杀!

  城头上风云变幻,一会儿被魔族军夺得,一会被人类抢回,双方在此激战无数次,城头多次易手!尸体渐渐的垒积了起来,一层、两层、三层……耳朵在嗡嗡直响,到处是一片惨叫、咒骂,魔族兵喊着:“瓦格拉!”人类回应:“叫你死!”接着就是武器猛烈的抨击声,火花飞溅,伤者在呻吟,士兵们已经杀红了眼,嫌累赘连披甲都脱了,擎着蹭亮的马刀赤膊上场,一刀下去不是你死就是我死,脚上滑腻腻的的,那是踩着的人体,不知是自己人还是对方的,浓浓的血腥味道呛鼻。长枪给打折了,刀刃给杀得钝了,匕首给折断了,不死营的士兵赤手空拳的就敢扑上去抢夺敌人的兵器!明明已经给刀子砍去了半个脑袋、胳膊断了腿折了、给枪在胸膛刺了对穿、浑身给射得跟刺猬似的,不死营的士兵还能扑上去咬敌人的喉咙,手指抠敌人的眼睛,脚踢对方的****,气势简直只能用癫狂来形容!无论叛军还是魔族,尽管占了人数上的优势又是生力军,但是面对这种疯狂的反击,看到那群浑身浴血狞笑着的人类,他们统统寒了心破了胆:那不是人!是凶刹恶魔!一天之内,敌人曾十几次抢上城头,但是碰上了“不死营”的铜墙铁壁,每次都被碰得头破血流,落荒而逃。

  日头从东边升到了正中,又从正中下落到了西边,攻城战持续了整整一个白天,双方大军的搏杀,就如同两个巨人,在拼尽最后一分力气做生死搏斗,气喘吁吁,伤痕累累。

  ※※※

  远处魔族金黄的大旗下,看着激战着的城头,卡顿亲王面色发白。

  传令兵一个又一个急速奔驰来往于他身边报告:“半兽人第五团队上去了!”

  “铁伦军团上去了!”

  “平靖侯要求增援!他说蛇族第十七团队顶不住了!”

  “报告!古刺大人战死了!”

  “尤加军团上去了!”

  “塞内儿团队伤亡太大,已经无力再战!”

  亲王的手在轻微的颤抖:激战已经十个小时了!帕伊城象个无底的黑洞,吞噬了一个又一个的团队,无数精兵强将就此消失,帕伊城却依旧巍然耸立。他不能理解,这究竟是怎么一会事:神族战无不胜的百万大军苦战一天了,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和牺牲,居然连在城头上夺一个据点都没办法做到!激战了一天了,对方士兵难道不累吗?怎么能一直保持着这么高昂的斗志和旺盛的精力?难道,守卫着这座城市的真的是一群超人或者神怪吗?为了攻下这个小小的帕伊城,我们还要死多少人呢?

  他轻声的咒骂着:“斯特林,你这个魔鬼!”扬声发令:“命令,远东第五十一龙人团队,第六十三半兽人团队,塞内加第三十六、三十七团队立即前进!阿部罗迪军团,做好出击准备!”

  ※※※

  黄昏,经过十多个小时的激战,魔族的攻势仍然在继续,他们在城下丢下了厚厚叠叠一层又一层的尸首,尽管指挥官仍旧在不停的调兵谴将派遣生力部队上来,魔族和叛军的士兵的身心已经开始疲惫了,眼前这个耸立的帕伊城就象个绞肉机似的,一个又一个生龙活虎的团队活生生的送上去变成了尸首,空中弥漫着强烈的血腥味道,脚下一片烂烂软软的血肉模糊,血流得堆积成了汪汪小河,无论是魔族兵还是叛军士兵都已经开始心惊胆跳,只是军令在耳边响鸣,不得不前进,于是大家开始磨磨蹭蹭起来,慢吞吞的一点点向前挪,只盼太阳早点下山好结束攻势,或者别的部队快点进城,不要让轮到自己去攀爬那座“绞肉机”,早上那股争先恐后、一马当先的势头再也没有了。

  敌军攻势已经开始衰弱了,首先敏锐的觉察这一点的是斯特林,他对紫川秀说:“是时候了,拜托了!”

  紫川秀神情凝重,简短的回答:“请放心吧!”

  斯特林昂首望天,苍天碧蓝,落霞如血。眺望远近山陵壮丽,万里江河水清,一瞬间,许许多多的往事同时涌入脑海,繁杂纷扰,难以形容,奇妙的是很多已经记不得的童年回忆忽然很清晰的浮现在脑海中:第一次见到紫川秀是在后街的花园被他偷了五毛钱、第一次见到帝林是跟他打了一架、三个人被街上的流氓团伙打得满街逃窜的回忆……最后定格在他头脑中的却是卡丹公主带泪的如花容颜。他轻声吟道:“对不起啊,卡丹…”

  他的心境充满了平和,进入了一个很宁静的境界,微笑着想:生命,是如此的美丽啊!

  

第二节 帕伊会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