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节 瓦伦

    帝林部队由于一路招募新兵,赶路的速度并不是很快。在中途的达玛行省,帝林得知魔族开始大规模进犯人界,马上就下令部队加快速度,于一月九日赶到了瓦伦要塞。瓦伦城的镇守司令林冰副统领闻风马上就出城来迎接他的到来。

  “监察长大人一路远来,辛苦了!”在瓦伦城的门口外,林冰副统领微笑着欢迎着帝林。她的身后还站着几个远东军的高级将领,都在列队恭候监察长帝林到来。欢迎的场面虽然不很热烈,却礼仪周全,规格也很高,几乎所有在城中的远东军高级将领都出席了。就算再小心再挑剔的人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哪里。有劳林副统领远迎了。”帝林也在说着客套的场面话,一边打量着对方。远东军原来的三位副统领,当中雷洪已经叛变,罗波由于承担了赤水滩败战的责任被免职,昔日伟大的哥应星麾下显赫一时的远东三重将中,此时只剩下了林冰一人了。若是不知道的人,实在难以想象面前这个丰姿卓约、浑身充满魅力的成熟女性,会是远东军的最高将领。

  林冰也在不出声的打量着监察长帝林。帝林依旧是那么白皙的皮肤,相貌斯文,长得有点…相貌几乎可以用秀丽来形容,举止优雅,谈吐温文,但很奇怪的,并不给人娘娘腔的感觉。这是个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的人。又谁能想到,就是这么个优雅有礼的人,在帝都流血夜一晚就屠杀平民数以万计,以“冷血修罗王”之名,令整个紫川家族甚至魔族都为之闻名寒栗?

  两人本来是认识的,往日帝林在远东军担任红衣旗本时候,上司就是林冰,但可能是个性方面的原因,两人之间的交情并没有建立超出公务范围以外。现在大家地位逆转,昔日的部下已经是整个紫川家族举足轻重的巨头了,还前来督导自己…林冰抿紧了嘴唇,感觉十分的复杂。

  两人见面时候只做了短暂的寒暄--礼仪周全而又冷漠。由林冰在前面指引,帝林以及其随行兵马从西边城门进入瓦伦。帝林一路走着,一边不出声的打量着雄伟的瓦伦要塞。

  他的面前是一座巨大的石头城,城墙足足有十五米之高,上面布满了联锁、箭孔、棱堡和外堡。门大开着,是由铁板装成的,又高又大。铁铸的吊闸门已拉起,外面是一座木桥,近两百步长,横跨在护城河上,一头连着一座巨大的吊桥。护城河的的河面距离地面有五六米深,河里到底多深,那就难以测量了。进了外城门,又是第二道城墙。帝林这才发现,无论外城墙还是内城墙,都是用巨石建造的,砌得均匀整齐,天衣无缝。

  帝林并非第一次见到瓦伦,但每次都被为其无比的雄伟和庞大所震慑,这次他看得特别仔细,因为他知道,这座人类所建造的最伟大的城堡,即将面临最严峻的风雨考验。对一路所看的情形,他很是满意,心里想:这里是不可能被攻下的,城外是一片平坦,没有任何制高点可以供敌人利用。即使敌人抢下了外围工事,防守者仍然可以轻易将敌人拒之于堞墙之外,护城河也是无法渡过的,太宽了,用通常的法子肯定不行的…哪怕给我一百万兵,我也不愿意对这个地方发起攻击。守卫者只需要将外围防御工事毁掉,一把火烧掉吊桥,这样他们就可以在里面安然无事——当然了,这是假设城堡的守卫者们人手充足又有足够箭石粮草的情况下。但是守卫一个这么大的要塞需要多少兵马呢?五万?肯定不够的,考虑到要日夜换班的因素…如果给我十五万训练有素的人马,足够的粮草武器,我可以把整个魔族王国再加上流风家统统都消灭在城墙下面!

  ※※※

  安顿好帝林的随行兵马,林冰邀请帝林进了要塞的司令部详谈,司令部设在可以俯瞰整个要塞的城堡之中。为上次帝林暗中帮助罗波脱困的事情,林冰郑重地向帝林道谢。帝林只是礼节性的谦虚几下,马上进入了正题。

  他直截了当的问林冰:“魔族已经到了哪里?有多少兵马?我军实力是否大损?如果再被围攻,瓦伦能不能顶住?”

  对第一个问题,林冰回答是:“抱歉,我们还不知道。”

  对第二个问题,林冰回答是:“抱歉,我们也是不知道。”

  对第三个问题,林冰回答是:“抱歉,我们还是不知道。”

  帝林剑眉一轩,迅速压抑了怒气,沉静的说:“贵官身为瓦伦的要塞司令,远东军的负责人,给出这样的回答,不觉得有点失职吗?”由于监察厅和统领处属于不同系统的,所以帝林虽然官职比林冰高上很多,却也不能用上司的态度来高压她。

  林冰起身恭谨的躬身道歉,然后解释理由:“魔族的这次进攻来的非常的突然,我们的指挥系统和联络系统已经给打乱了,与在前线的各个军团已经失去了联系。现在我们已经派出了大队的斥候出去,希望能得到比较准确点的情报。”

  帝林点点头,表示谅解。

  “至于关于我们能否顶住的问题--大人,我们现在正在全力备战,修复在上次大战时候破损的城墙,准备备战物资,但这需要时间。请原谅我直言:如果魔族能在一个星期之内到达并全力攻城的话,我们是很难守住的。”

  帝林惊讶,问道:“为什么?难道瓦伦不正是大陆上最坚固的堡垒吗?”结合刚才他所看到的情况,他实在难以相信林冰的话。

  “大人,刚才您看到的是西面的城墙。那里几乎从没受过攻击,一直是完好无损的。但是东面的防务就很差了,上百年间,那里屡次遭受魔族的大规模攻击,破损情况已经很严重了。特别是上次叛军聚众百万前来围攻,已经给造成了很大的损害。东面有几处长达百米以上的城墙几乎已经全部给摧毁,出现了很大的缺口。就是剩下的部分也是非常的脆弱,摇摇欲坠。”

  帝林震惊异常:“有这种事情你们怎么不早说?”

  “大人,我们早就说了。就在哥统领在世时候,他就一直向帝都提出申请要重修瓦伦的城墙,希望能调派民工和物资过来,但是杨明华故意跟他作对,压着一直没给办。后来杨明华垮台了,我们直接向罗明海阁下申请,他却说:现在统领处资源预算紧张,只能优先供应在前线作战的部队,至于瓦伦,一时间也不会成为前线,搁一阵子再说。这样一搁就搁到了今年,罗明海阁下总算也同意给我们点预算了,但是这时候元老会又开了,元老会又没通过这笔开支。元老们说,谁不知道瓦伦是千年不可摧毁的要塞,哪里用什么重修,分明是你们远东的这群家伙是虚报危险、想趁机卡油水。”

  帝林恨恨的骂声:“瞎搞!”问:“现在呢?”

  “恩,自从得知魔族开始进犯的消息,帝都就突然就对我们慷慨起来了,要人有人,要料有料。但是物资人员的调运、修建工程的进行,这些都需要时间,要做到起码的程度,我们起码需要两个星期。而且,要守卫这么大一座城堡,我们手上的兵力只有三万余人,还略嫌不足。”

  帝林听得很认真,说:“根据作战条例,在特殊的危急时候,军法官可以越权指挥部队。在来之前,总长就跟我说过了,在寇司行省有五万民军正在进行集训。我已经给该行省的总督发去手令,命令他们紧急赶来,估计也就是这两天他们就会到的了。另外,跟随我前来的还有四万余名宪兵,如果确实必要的话,他们也会投入作战的。——林副统领,我来这里名义上是督战,其实就是帮助你做好后勤保障的工作,具体作战指挥的事情我不干涉,全拜托你了。如果还有别的难处的话,请尽管说,我会尽力而为的。”

  林冰喜道:“帝林大人您真深明大义,我代表远东军全体将士感谢您了!”帝林来之前,林冰就一直在担心。按理说,督战的军法官只应该处理军纪事宜,但是帝林的职衔高出自己太多,如果他提出向自己要部队的指挥权,那可怎么办?给还是不给?一军二帅的问题可历来是兵家大忌。

  她接着说:“大人请放心!我们的困难是暂时的,只要熬过这个星期,城墙修好时候,估计从帝都的援军也会到了!”

  帝林点头,心里却在想:“我是没什么不放心的,该担心的人是你自己。你熬得过这个星期再说吧!如果瓦伦出了什么纰漏,我第一个拿你脑袋!兵贵神速,帝林假设自己是魔族指挥官的话,也是不可能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的。

  其实在来之前,帝林确实是有夺兵权和要塞指挥权的念头的,但是现在形势如此险恶,这么危险的担子还是留给林冰阁下您自个挑吧,恕帝林爷爷我就不奉陪了。再说了,现在外面魔族虎视眈眈,如果要塞内部再起什么纠葛纷乱的话,那很傻了。帝林虽然想夺取权力,但倒也不是不识大体的人。

  ※※※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从前线逃难下来的人流不住的涌入瓦伦,带来了各式各样的坏消息:魔族倾师百万来战,远东全体叛军都投靠了魔族,方劲战死,十几万民军被全部歼,黑旗军瓦解了,指挥官明辉失踪,…

  帝林尤其关切的是中央军军团与秀字营这两只部队的消息,却没有人能告诉他两军的确切去向。有人在远东大公路上见过中央军的大部队在向东行进,目的地“要不是杜莎行省就是得亚行省,不过谁管得了那么多!”至于秀字营,根本就没有人见过他们的行踪。有个士兵言之凿凿的宣称他在远东叛军的队列里看见了秀字营的兵马,说秀字营已经全部投靠魔族了。帝林当即赏了他一个巴掌,叫他滚蛋。

  一个星期过去了,魔族的大部队并没有象料想中那样迅速的出现在瓦伦城下。帝林和林冰都为此迷惑不解,但却实在为此高兴:有了两个星期的时间准备,瓦伦要塞会强大到敌人连碰一碰都是十分危险的。

  瓦伦要塞是紫川家族--也是人类--抵御魔族最重要的堡垒,是绝对不容有失的。帝都方面也明白这个道理,王师征集令频频发出,诸侯武装、地方守备队从最辽远的边城被调集前来,特别是在瓦伦周边的几个行省——他们明白如果瓦伦被破的话,他们会是最首当其冲的遭受残暴的魔族军团蹂躏的——更是不遗余力得连童子军和老人合唱团都给派了过来。

  一个星期以内,瓦伦城中蚁集了近二十万人类部队,这里面包括了来增援的各地武装守备队和贵族私人武装,还有从前线败退下来的士兵,而且新的部队还在不断的赶来。帝林以总军法官(监察军官在战时就是军法官)的身份下令:从远东前线败退下来的官兵,无论原来是属于哪个部队,全部在瓦伦接受重新编组。敢继续向西后退一步的,格杀毋论!

  尽管两人相处得并不是很好,但是林冰实在很感谢帝林的到来:当时几乎所有的军法督战官都有种喜欢干涉部队指挥权的倾向。他们常常滥用自己的权限,在具体的作战指挥上对着指挥官们指手画脚的。而帝林这个最大的军法官头目却很清楚自己的职责所在,从不逾越权限一步。有他在,远东军中的军法官们安静了很多,乖乖的不做声了。

  不但这样,在林冰需要的时候,帝林确实也是说到做到,非常的合作。象现在的瓦伦要塞中虽然集中了数目高达二十万的大军,但这些部队却大多是各地贵族和诸侯的亲兵武装。对这些部队的协调,实在是个很烦人的事情。那些贵族指挥官一个个眼高于顶,部队军纪涣散,闲得发慌的士兵们在城市里游手好闲,常常干些偷鸡摸狗、酗酒闹事、打群架的勾当。林冰去劝那些指挥官们严加管教部下,他们却根本不把林冰这个副统领放在眼里:“怎么着?老子是来增援你的,给你帮忙的,难道你还想命令我不成?”

  更麻烦的是,这些初出茅庐的贵族指挥官们个个傲气十足,以为自己是紫川云或者卡缪再世,纷纷向林冰提出各种足以“一夜之间杀光百万魔族的好提议”。林冰听得哭笑不得,跟他们说:“魔族出动百万之师,必不能持久作战。我们只要守稳了要塞就算是赢了。”

  但年少气盛又立功心切的贵族指挥官们根本听不进去,一个个各行其道,纷纷要去实行他们的“绝妙好计”去了。好端端的大军给他们弄得军心涣散,四分五裂。

  林冰没办法,只得把情况告诉帝林,请他帮忙。

  帝林什么也没说,当天就把那群贵族军官们召集,说总监察长要跟他们训话。大家在校场上呼啸的寒风中苦苦等候五、六个小时,帝林却迟迟不出现。直到太阳快下山了,他才施施然批着毛皮大衣踱出来说:“解散!”

  第二天,贵族军官们在寒冷的校场上吃西北风,帝林在装有暖炉的屋子里吃西北烤鸭。

  第三天下起了大雪,一打血统高贵的人裹着狐皮大衣在风雪中哆嗦得象片叶子。由于天气太冷,帝林根本就懒得出去了,天黑以后马虎的派了个传令兵过去跟那群“冰棍”说:“帝林大人让你们解散。”

  贵族军官们叫苦不迭,有人抗议,说这是故意刁难体罚,是对他们贵族尊严的侮辱。

  帝林冷笑着:“有谁对命令有意见的?站出来让老子看看。”他一边说,一边慢丝条理的剔着牙齿,鸡汤实在太腻了。

  没人敢站出来给“老子”看。那些骄傲的贵族指挥官可以不买林冰这个副统领的帐,但是却不能无视整个紫川家族监察系统的最高首脑的分量。他不但是此地军衔最高的官员,还是拥有战事决断权的最高军法官,可以先斩后奏甚至斩而不奏。而且大家都知道,这个修罗王的外号可不是白得的。这个好杀嗜血的家伙单在帝都流血夜的那一晚就杀人数以万计--在帝都,直到现在大人们还拿帝林的名字吓唬那些爱哭的小孩--死在他手上的高级官员不计其数,现在添你几颗脑袋还不是是小菜一碟。

  几天不到,贵族军官们就受不了了,纷纷找出各种理由来请假:

  “我病了!”

  “我爸爸病了!”

  “我老婆生了!”

  “我家的小猫生了!”…

  监察长阁下笑眯眯的批准了他们请假,但是,“你们可以走,你们的部队可得留下来!”林冰重新委派军官指挥他们的部队,统一了部队的指挥权。几天后,从帝都派来的增援的兵马也赶到了,粮草和武器也运送来了,大批的民军和溃兵在帝林铁碗的统治下重又变成了一个个坚强的部队…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眼看着在自己的努力之下,瓦伦要塞一点点变得强大起来,帝林却依然感觉不到丁点轻松:眼看魔族的前锋都已经快出现在瓦伦城下了,在撤退回来的部队中却一直没有斯特林和紫川秀二人的身影。他为此心急如焚,夜里不得安眠。

  

第五节 瓦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