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节 恶魔帝林

    从一月十四日开始,有从得亚、伊里亚两行省过来的大批难民进入瓦伦。他们告诉林冰:这是有组织的撤退,奉的是斯特林大人的命令。林冰知道帝林对斯特林的消息很关切,立即通知了他。

  帝林询问了许多难民,但大多都只是知道斯特林大人已经到了得亚行省一带。至于以后到了哪里,那就没人知道了。帝林很是焦虑不安,这时远东军法处的一个军法官来报告:“斯特林派来一个中队的卫士,将明辉大人移交给了我们。大人要不要亲自去审讯他?”

  帝林只是去看了明辉一眼,看到他那副垂头丧气的可怜模样,几乎吓得成了白痴了。连帝林都懒得跟这个倒霉的家伙为难了,说:“将他好好照顾,不许虐待了他。”比起明辉来,他更感兴趣的是押送明辉的队长,吩咐说要见他。

  不一会部下回报:队长已经给林冰大人请去了,问要不要等他回来就把他叫来?

  帝林想了下,说不必了。他自己去了林冰的办公室,敲下门,轻轻的走了进去。除了林冰外,办公桌的后面还有好几个远东军的高级军官,面对着一个身着中央军制服的青年军官正在说着什么。有人见到帝林要起立行礼,但帝林轻轻摆摆手示意不要打断了问话。他自己也找了张椅子在墙边坐下旁听。

  问话好象正进行到关键处。那个身着中央军制服的青年军官说得面红耳赤的在争辩着什么:“…林大人,您误解了。我们送明辉大人回来是执行斯特林大人的命令,有斯特林大人的手令为证的。中央军没有孬种的!我们是执行任务,不是逃兵!您不应该这样对待我们!”

  林冰叹口气:“你误会了,小伙子,我们没有侮辱你的意思。刚才不过是想确认一下罢了。好了,现在--”她发现帝林坐在墙边了,眼睛一亮,停顿了下。后者对她使个手势,她微微点头下,继续说:“--我们进入正题:你走的时候,斯特林打算要干什么,你知道吗?他要去哪里?他打算撤退吗?”

  那个青年军官笑了:“林冰大人,您这就问得奇怪了:斯特林大人要干什么,我们下面的人怎么知道?”

  林冰一时气结。幸好,在她著名的火暴脾气发作之前,那个军官已经赶紧往下说了:“不过当我们离开的时候,发生了些事情很奇怪的事情:大人在审讯魔族的俘虏。然后,部队刚刚歇下,马上就又有命令下来,说集中准备出发。师团长们都已经集中了开秘密会议。”

  林冰:“出发?去哪里?干什么?”

  “听有人说是在杜莎行省,不过具体我们也不清楚。秘密会议以后,军官们都怪怪的,有好几个高级军官托我带信给他们家里的人,其中有秦路和文河几位大人…”

  “信都在哪里了?”帝林第一次出声发问。

  青年军官回头看了一下帝林,看到他黑色的军法官制服有点诧异,却因为不知他的身份没有出声回答。

  林冰出声说:“这位是监察总长帝林大人,你也应该知道,他是你们斯特林大人的好朋友了。回答他的问题吧。”

  那个军官不情愿的回答:“都在我身上了。”

  帝林冷冷说:“都交给我。”

  青年军官出声抗议:“我答应了秦路将军。我是要亲手交给他们的家里人的,就算你是军法官,也无权检查高级军官的家信…”

  帝林“霍”的起立,走到门口拍拍手:“来人!”附近值勤的几个宪兵应声进来。

  林冰也急忙站了起来:“帝林大人,不必这样,我们好好劝说他就是了,大人…”

  “搜他的身!”帝林指着那个中央军军官说。

  宪兵们立即如虎似狼的扑上去,那个军官被几个人合力按倒在办公桌上,拼命挣扎咒骂:“你这个混帐!我是家族军官,你无权这样对我!我要告你的…”一个训练有素的宪兵顺手抽了他几个耳光,他不出声了。宪兵们不一会就从上衣的口袋里找出了几封密封的藏得很好的信件,交给帝林。

  帝林把信放在手里掂掂,翻看下封面:“至吾妻秦路”“拜托请亲手交给我的女儿梨沙文河旗本”、“请交帝都公园路四十八号收”等等台款。帝林示意宪兵们将那个军官带了出去,然后哼了一声,一点不客气的动手撕封口。

  林冰在一边看得目瞪口呆:“大人,您这样做,犯法的!”

  “犯法?我就是法律,犯什么法?”。他把信件统统的抽了出来,一张一张地仔细的看,看完一张就递给林冰一张:“看不看?”

  林冰犹豫了下,还是接过了信件,也看了起来。

  信件内容并不是很长,里面充满了抒情的感伤和悲壮的忧郁,可是帝林和林冰对这些都不感兴趣。他们专门挑那些有实质内容的语句看。在秦路副统领的家信中有一句话让两人都屏住了呼吸:“斯特林大人说,我们要出发去杀大魔神皇。所以,亲爱的,如果…”

  两人对视一眼,一切都明白了:为什么魔族这么多天竟然没动静?为什么远东的难民竟然可以安然不受阻挠的进入瓦伦?为什么魔族竟然放过了这么大好的机会没有攻打过来?…发生了的这一切的怪事,现在都有了合理的解释:魔族的主力已经都给斯特林军团拖住了。他们用自己的生命为瓦伦要塞换得了最宝贵的时间,换来了千万平民的得救…

  林冰肃然起敬:“斯特林大人真是伟大。”

  帝林恨恨的骂道:“笨蛋!”

  “他拯救了几百万平民,拯救了瓦伦要塞,也等于拯救了整个人类世界…”

  “所以我说他是笨蛋!”帝林破口大骂:“几百万贱民的命算什么?拯救国家靠的是军队!他把自己和家族最精锐的部队都送进了死路,愚蠢之极!他以为自己是什么?救世主啊?我呸!笨蛋一个罢了!”

  帝林越说越气,连手指都气得发抖:“还有紫川秀那个蠢货,我敢打赌,他一定是和斯特林泡在一起了!大蠢带小苯,猪屎教大粪,两个蠢得半斤八两!活腻了不会拉泡尿把自己淹死了算了?还连累那么多人!去杀大魔神皇?猪!你还真的以为自己是左加明啊!”

  林冰骇异的看着这位监察总长阁下。她印象中这位镇定而冷漠的人从没有过如此的失态,甚至已经不顾自己的风度和监察长的身份,骂得就象个赶大车的马夫似的,尖酸又刻薄。

  帝林骂骂咧咧的往外走,一边吆喝:“哥普拉,备马!把我们的人集合!带足六个星期的粮草,还有过冬的帐篷!******,哥普拉,你这****的死哪里去了?还不快去办!三个钟头后出发!”

  林冰一下子追到门口:“大人,您要去哪里?”

  “废话!我找那两个笨蛋去了!要塞就拜托你了!”

  林冰大骇:“大人,你疯啦!城外到处是魔族,你这点人马还不够他们塞牙缝的…”

  帝林没有回头搭理她,大步开走。

  林冰一下子追上去拉住他:“帝林,你这是自杀!你刚才不还说:他们的行为非常愚蠢吗?”

  帝林脚步不停,恨恨的骂道:“没错!他们是两个蠢得无可救药的笨蛋!”

  “啊,是啊!那你还…”林冰一把扯住了他:“你给我站住!”

  帝林惨淡一笑,秀美的脸容上出现了一丝凄婉:“我是第三个笨蛋。”

  ※※※

  一月十五日的下午,帝林从瓦伦出发,目标是远东的杜莎行省。所带三万多兵马,全部是一式迅捷的轻骑兵。他们以前在远东军服役时候就曾跟随帝林一直打到了魔族王国的纵深,可以说个个都是久经沙场的老手,特别关于和魔族作战,他们经验十分的丰富。又大多是出身远东本土,熟悉当地的地形和风土。在他们的向导下,帝林军团专门走那些不为人知的山路小道,避开了远东大公路上滚滚而来的魔族大队。大军前面广派斥候,小心翼翼的前进。一路隐秘行踪,队伍里用布包裹了马蹄,对士兵们下达了噤口令,还则采取了昼夜颠倒的行军方式,白天士兵们躲在密林中宿营休息了,晚上天黑下来以后大队人马才偷偷摸摸起程。

  帝林尽量谨慎,采取了这样的行军方式,这样可以躲过了大公路上魔族和叛军的大部队,但对于那些星散各地山野的叛军的游勇、散兵、斥候,要想完全的避开,那是做不到的。遵照帝林的命令,大军一路开来,在队伍前三十里就广派了斥候和前哨。碰上了过百上千的大队,帝林军立即隐蔽或者避开;至于那种无计无数的几十的小部队,帝林部队的前锋都是经验丰富的打丛林战的老手,有心算无心之下,他们往往都能先于敌人而发现目标。而那些毫无警戒松松垮垮的魔族、叛军小队,往往只有在最后一刻才发现自己已经给上千的人类骑兵包围了。眼看突围无望了,他们很少有殊死抵抗的,只要人类骑兵吆喝两声“投降不杀。”大多都是兵不血刃的给解除了武装。这时候帝林往往要亲自问上几句口供才把下令把他们杀了,尸体往路边的密林里一扔,估计十年以内都不会有人会发现的。

  帝林大军是取道伏名克行省的小路,经古迪撒行省一路过去。尽管帝林已经是尽量挑选那些人迹罕见又难以行走的道路前进了,但是还是要经过不少偏僻的村落还有那些山林中劳作的村民。大军过境,想要完全的做到不惊动、不留痕,完全瞒过他们的耳目,那是几乎不可能的,而且这一带的居民都是同情叛军的,也难保里面没有叛军的探子。帝林下令:“见人杀人,过村屠村!决不放走一个活口!”

  就因为这个命令,无数的惨剧开始了。在冬季寒冷的夜晚,沉睡的村舍一片安宁的寂静。突然,黑暗之中响起了一片鼓噪之声,马蹄轰隆,大群的人类骑兵闯进村舍。村子里的青壮年早已经奔赴前线,只剩下毫无抵抗能力的各种族妇孺老人,睡梦中突然惊醒的村庄啼哭、哀求,人类指挥官高声喝令:“不要放走一个活口!”到处是惨叫、哀号,血流汩汩,尸首遍地…。

  在那个罪恶的五更之天,帝林的军队经过哪里,哪里便立即被鲜血给淹没。无数安静祥和的家园,刹那时变成一个个火海,那些曾经生气盎然的村舍,一夜之间被夷为平地,天亮时分,只剩下一股黑烟缈缈,还有那婴孩断断续续的啼哭声,有气无力。洁白的大雪无声的飘落,悄悄的,悄悄的,把这一切掩盖。战争的铁蹄,就是如此蹂躏着无辜的人们。

  ※※※

  昼伏夜出专门抄难走的小路前进,还得顾及着一路灭口。采取这样的行进方式,现在帝林足足用了十二天才到了得亚行省,这里距离杜莎还有两天的路程。而平时走远东大公路的话,从瓦伦到杜莎也不过需要七天时间而已。但这样做也有好处的:帝林军团一路过来,居然没有被敌军的大队发现,这几乎算是个奇迹了。

  但是在以平原地形为主的得亚行省,帝林的好运气似乎已经用完了,部队刚从山地出来,马上就措手不及地遭遇了魔族一只庞大的运粮队,足足有三千多人。

  这次遭遇对于双方都是很不幸的。运粮队并非正规的军队,是从魔神王国征集过来的民夫,任务是往瓦伦前线的魔族军队运送粮草,里面只有不到两百人的正规兵押解,见到突如其来的人类的大军,民夫们吓得魂飞魄散,丢下粮车四散逃跑,钻密林藏草丛,帝林的骑兵追都追不上。那批押解的士兵们倒还有点硬气--因为他们知道丢了粮队回去也是死路一条的--拼死抵抗到最后一刻,没有一个投降的。

  帝林十分的恼火。这场仗打下来,他的唯一收获就是抓到了几百个吓得哆哆嗦嗦的民夫,还有缴获了堆积得山那么老高的一车队粮草。粮草当场他就下令一把火就烧掉了;从民夫的嘴里倒也问出些消息来:在杜莎行省的帕伊城,还存在着大规模的战事,据说是某个叫斯特林的很凶的家伙还在那里跟我们神族的大军在顽抗着。--不过这么丁点的收获跟泄露了行踪的的损失比起来,那真是微不足道的了。

  既然踪迹已经暴露,犹如人在绝望之时会自暴自弃一样,他就索性大干起来:几百个魔族民夫全部给砍了脑袋。高高的尸堆和燃烧的粮草车队旁边,帝林留下血淋淋的亲笔题字:

  “给神皇陛下的一点薄礼,请笑纳。

  微臣帝林敬上”

  他不再隐蔽自己,再不在深山老林里躲藏。他堂堂正正的挂起了自己的旗帜。大军疾进,毫不停留,士兵们在鞍鞒上打睹,在马背上吃喝,手捧马料喂马。河溪,森林、村舍,一一留在身后。得亚的首府附近,他们遭遇了魔族步兵的守备队,帝林前锋连一口气都不歇,直截了当的扑上去开战,随后杀来的部队紧跟其上。来不及结阵抵御的魔族步兵只得仓皇的打起野战来,这样一个钟头不到,两个团队的魔族步兵全军覆没,没留得一个活口可以回去报信。

  帝林大军紧接着前进,迅如风,急如火,快得令得魔族统帅部根本反应不过来:刚刚才得知人类大军的到来,接着就传来了得亚步兵团被全歼灭的消息,又来了粮草队被消灭的噩耗。无数没来得及得到通知的毫无防备的魔族小队一个接一个的被击破,威势就如那狂风清扫落叶,迅雷不及掩耳。

  也有不少魔族兵从帝林的大军手里死里逃生,但被及关于人类军队的兵力、人数等细节时候,他们根本就说不出来,嘴里只是念叨着:“黑色骷髅旗!黑色骷髅旗!”--光是这面旗帜就足以让这些勇敢的魔族战士精神崩溃、不战而逃了!帝林的黑色骷髅旗,代表死神和毁灭的旗帜!

  没有一个魔族士兵会忘记,就在这面旗帜下,帝林给整个魔神王国带来的灾难。在他疯狂的屠杀中,超过百万的神族居民丧生。他所到之处,繁华的城市化为废墟,美丽的乡村变成焦土,昔日人烟密集的地区现在只剩乌鸦在盘旋。魔族对于帝林怀有刻骨的仇恨,但也伴随着深深的恐惧。

  在魔族王国的民间传说中,最令人恐惧的恶魔就是帝林了。关于他的故事流传着有各种各样的加工版本:帝林是专门吃神族小孩子的肉;帝林专门喝神族美女的血;帝林每天饭前要杀一万个神族,便后也要杀一万个;帝林睡觉被子是拿神族的皮做的;帝林睡觉的床可是拿神族的骨头堆起来的;帝林浑身刀枪不入;帝林有九条命,七个脑袋,砍下一个再长出十个八个来…等等等等。

  当然了,根据魔神王国文化部的规定,每个故事的最后一定要附加一个光辉而美好的结局,以显示正义是一定要战胜邪恶的。于是故事的结尾通常是:我们伟大的神皇陛下受命于天,最终手持勇士之剑出来拯救世界。他与人类的邪恶魔头帝林大战三天三夜,陛下高喊:“伊木拉撒!”,使出了拿手绝艺,红光(或者白光)一闪,“轰隆”巨响声中,邪恶无比的魔头帝林终于给消灭了!于是善良的神族人们从此过上了幸福美好的生活…

  走村窜户的说书卖唱的艺人都把邪恶魔头帝林的故事作为最后的压轴戏表演,这是最受欢迎的节目了。文化程度不高的魔族居民们听得津津有味,蹉吁不已,并且深信不疑。

  但是不幸的是,这样正统的民间故事也产生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后遗症。在头脑简单的魔族士兵脑子里,逐渐形成了这么一个定见:能打败邪恶帝林的,也惟有我们举世无双的神皇陛下!也就是:在授命于天的陛下出手之前,没有是那个恶魔的对手,其他什么的勇士、强者、名将、伟人…最多只配做恶魔的牺牲品,更不要说我们了。

  灰水河的西岸响彻一片恐怖的喧嚣:“九条命的怪物、吃小孩和女人的魔头、刀枪不入的鬼怪、冷酷无情的恶魔,世界上最恐怖最可怕的怪物…帝林,他来了!”魔族士兵是勇敢的,为了他们尊敬的陛下,他们可以悍不畏死,一往无前。但是对于恶魔帝林的恐惧,在他们内心深处实在已经根深蒂固,几乎到了迷信的地步——就象对鬼神、天地的恐惧一样,这是种实在无法用勇气所压抑的恐慌。想起就要和那个传说中的恶魔对阵,几乎没有人不感觉到绝望的。

  小股部队慌成一团,慌慌忙忙跑去跟大队会合;大队的部队又惊惶失措,赶紧化整为零藏进了深山老林里不敢冒头。有些勇气可嘉的魔族指挥官说要跟帝林决一死战,命令刚下来,一半的士兵就当了逃兵,另一半就闹哄哄的要搞兵变;大家你跑到我这里,我又跑到你那里,慌成了一团,不知道到底哪里是安全的。

  那些本来就不怎么坚定的叛军部队眼见如此,更是有样学样。一夜之间,驻扎在灰水河西岸的十多万蛇族、半兽人的混合部队竟然一哄而散。叛军士兵们赶紧跑回了自己的村庄里,丢下武器拿起生锈的锄头,一副老实巴结的样子,声称:“我们是最最忠于紫川家族的良民了!”道路两旁的半兽人、蛇族、矮人族村庄都跪拜迎接人类军团的过境,不用说就自动上缴了粮草和村里的宝贝:一块很漂亮的骨头、三只脚的蛤蟆啊、还有在他们看来是美若天仙的半兽人“美女”(黑得跟块煤似的,身高接近两米,脸上还长着很长的毛)

  ※※※

  除了第一天的战斗,帝林军团竟然再没有遇上象样点的抵抗,马蹄一路不受阻拦的踏过空荡荡的叛军营帐,毫不费力的将它接收。前锋一直挺进到了灰水河的西岸,与云浅雪统帅的围城大军隔河相望。在这里,隐约可以看见帕伊城的一点影子。

  但是在援军和帕伊城的中间,却隔着数目超过百万的强大的魔族叛军联军。目光所及,都是魔族军阴森的阵型,五颜六色的帐篷,延绵几十里的戒备森严的工事防御…

  

第六节 恶魔帝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