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节

    中午时分,难得的出来了个大好的太阳,照在身上暖烘烘的,让人心情大好。魔神皇陛下也没有因为刚才突发的时间扰了兴致,他饶有兴趣的观看了魔族军队所布置的庞大而设计巧妙的防御工事,脸上浮现意义不明的微笑。忽然出声说“云浅雪。”

  跟在后面的云浅雪赶紧出列回应神皇的呼叫:“臣在。”

  “现在你可否跟我说说,这二十几天里面,我们神族的大军,可取得什么样的进展呢?”

  这正是云浅雪最为害怕的问题,就像没做作业的小学生害怕老师的提问一般。尽管作为联络官和监军的卡兰已经尽量在他父皇面前说了云浅雪许多好汉,还编造了许多不少虚报的战绩来安抚陛下的面专。但云浅雪却深知魔神皇的厉害,那些编造的战绩恐怕他也心里有数,只是一直没揭穿罢了。

  云浅雪强自镇定,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述自己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挖掘壕沟若干公里、构筑的防线是多么多么的庞大而坚固,而且这些措施也取得了显著的成绩:中央军已经被围困在城中,他们缺衣少粮,饥寒交迫,一天一天的衰弱,正一步步走向灭亡。而我们神族的将士又是多么多么的勇敢,消灭重要军的士兵若干若干……

  神皇挥手打短他的说话,威胁着说:“已经消灭了终于军三十万六七千多人——这个数字恐怕是当不得准吧?”尽管神皇是带着笑容说的,但当着这么多的高官贵族的面,云浅雪还是窘得满面通红,恨不得地上有条缝可以让他钻进去。他偷偷看看自己的同谋卡兰,这家伙的脸皮却厚的很,根本不当回事。这才让云浅雪镇定了些,含糊着说:“陛下英明,神威万里,机智过人……”

  “你的工作朕也看了,确实很辛苦,工事确实也构建得非常完美,防线组织得井井有条,可见你是花了很读心血的。”魔神皇抚慰说。

  云浅雪稍微好过了一点,谢恩:“陛下褒奖,微臣实在是愧不敢当。”

  “恩,当云浅雪,你可知道:我神族此次出兵,举国之力西向,目的是要与人类争夺大陆霸权,我族百年气运,将在此一战!朕派百万大军过来,不是专门为了在帕伊这地方挖几个沟,盖几个工事就了事的了——那样的话还不如派一队泥水匠过来,他们说不定挖的还更快点。”

  难得陛下也幽默了一会,左右臣子都想凑趣,只是顾忌云浅雪深得陛下宠信,却大都没有笑出声,惟有卡顿亲王的声音笑得最刺耳:“哈哈哈哈!”他刚刚结实了禁闭反省的生活,再次出现在神皇的身边。云浅雪面红耳赤,他是很明白新王的心态的:原先卡顿亲王殿下以为帕伊是块肥肉,抢着想一口吞掉,却不料一口咬到了块铁板,蹦了几颗牙齿,结果反倒便宜了云浅雪与卡兰二人。他当然希望自己的继任者也跟着同样出丑,好让自己不那么难堪。

  “阿云,朕知道你是员好将领,你爱惜自己的部下,用兵谨慎,这也是朕方向把军队托付给你的缘故。”神皇的语气渐渐变的严厉:“但你应该知道,戴着白手套,是没法子赢对手的,不付出点代价就想夺取胜利,世界上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你知道保护自己部下,让他们不至于伤亡太重,但你可知道,为了供应你围城的军队,我们一天要消耗多少粮食?每颗粮食从我们王国本土运过来,又要耗费多少人工、车船马力?今年冬季眼看就要过去了,春季雨水延绵,土地松软,不利于大军运动作战。我们的士兵,还有远东友军的士兵,到时也会想赶着回家播种,到时候士气必须会低落。”

  魔神皇用力的一挥手:“是该做个了断的时候了!大军持年旷久的拖延作战,国家不堪负荷。阿云,你作为国之上将,应该学会从国家全局来考虑!”

  举座寂静,倾听神皇的训导。神皇停下训话,问云浅雪:“究竟还要多久才能拿下帕伊?”

  云浅雪更是大气不敢喘,鞠身鞠得低低的,额头上汗水淋淋:“回禀陛下,就在近期,很快的了!”

  寂静中,卡顿亲王“不小心”的“哈”的一笑,面上流露嘲笑的笑容,说:“近期?有多近?”口气十分轻蔑。

  卡兰笑咪咪的问他:“大哥如有意接任重披战甲上阵??大哥可是有把握立即破城建功?如果是,阿云,你立即让贤。”

  卡顿亲王脸色大边,犹豫几下,却没有出声的,于是大家知道:他已经给死特林打怕了,根本不敢接这个烫手山芋。

  神皇皱眉:“近期?阿云,你能不能给朕比较确切战的日期?”

  云浅雪偷偷望向卡兰,后者对他轻轻点头,暗中竖起了三根手指。云浅雪咬咬牙:“回陛下的话,三天之内,我定当拿下帕伊!还有死特林本人,无论死活,我都将带过去给陛下过目。”

  魔神皇击掌而起:“好!这才是朕想看到的将军气概!就此一言为定!从今天起,朕就再等三天,静候你的好消息!”魔神皇的语调转为低沉:“今天是十七日,阿云你可记住了:如果二十日的日落时分,帕伊还是没能拿下,朕可就要亲自带队上阵了!”

  云浅雪浑身一阵战栗,他很明白魔神皇没有说出来的话:竟然要劳烦陛下亲自上阵动手,那些无能的败军之将真是罪大恶极,要拿脑袋的话,自己将是首当其冲跑不掉了!

  他斩钉截铁地回答:“请陛下放心!云浅雪要不拿下帕伊,要不死在城下,没有第三条路好走!臣的头颅,绝对不用劳烦陛下来取!”他说的激动,却没有看到卡兰在比旁对他大打手势拼命做鬼脸。

  等陛下一行出去,卡兰一把拉住他:“阿云,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还要三个星期,这下糟糕了!”这位历来玩世不恭的皇子脸色发白。

  “殿下,我知道的。”云浅雪面上充满了决断的颜然,他慢慢地说:“但我们已经没有退路。”

  二月十七日,云浅雪承受了魔神皇巨大的重压,不得不许诺在三天之内拿下帕伊城池。像巨大的弹簧一样,他把这股压力更加重十倍的转移给下面的军团长们。

  神皇刚刚离开不到一个小时,他就召集糜下他所统帅的十六个军团长官,直截了当地跟他们说:“大家都知道了吧?我已经在陛下跟前下了军令状,三天内拿不下帕伊的话,陛下就拿我脑袋!我可是把话先跟大家都说明白了:我云某可是个很自私的人我怕黑怕死更怕路上一个人寂寞!在我自个脑袋送给陛下之前,我可先得拿你们几个脑袋垫垫底,不然我云某心里不平衡!”

  没有一个军团长敢怀疑他话的真实性。云浅雪脸色铁青,脸上肌肉紧绷着,浑身上下杀气腾腾,目光中流露骇人的凶狠光芒,仿佛一头正要择人而噬的野兽,人们终于才发现:这个平时温文尔雅的斯文将军,还有这么可怕的一面!

  军团长们纷纷应诺:“绝对拼死作战!”他们承受了着股可怕的压力,回去他们又各自召集自己的部下的“白披风”(团队长)们,几乎是原封不动的话跟他们把话再重复了一边:大家都知道了,我已经在羽林云将军面前立了军令状,三天之内拿不下帕伊的话,云将军就拿我脑袋,到那时候别怪我不说在前头,我可是要你们脑袋垫底的!“

  团队长们回去又把这番话跟各自部下的大队长们说——把话中的主语和人称变换了一下,通常是以“大家可听清楚了”开头,又以“拿你们的脑袋垫底!”结尾——然后大队长们又以同样的方式和中队长们做了威胁,接着中队长们有跑去跟小队长们恐吓一番……这样的有趣的传话游戏一直进行到最后一个环节:一个胖头胖脑的猪头小队长尖声尖气跟几个步兵说:“弟兄们,你们可要清楚了:三天以内再拿不下帕伊,我们几个可要被砍脑袋了!”

  士兵们面面想赐,莫名其妙,不明白为什么拿不下帕伊城就要砍自己的脑袋。莫非不知不觉间,自己的脑袋已经到了这么重要的地步,如果砍了它,帕伊城就拿下了。

  一夜之间,整个魔族大营已经互相威胁了一遍。从上到下冲军官到士兵计划所以的人都被告知:“如果再攻不下帕伊,阁下的小命就不报了!”——如果所以这些威胁真的统统实现的话,百万魔族大军只怕剩不下几个了。

  在二月十七,十八两天,魔族的统帅部进行着最后决战的准备,调兵谴将,积攒着每一份力量。卡兰明白,现在自己的命运已经和云浅雪紧紧的连在了一起了。这一仗赢,他就有可能取卡顿亲王而代之,成为皇储人选;若输了,那就永世不得翻身了!他不但把手头所能调用的所有部队都给云浅雪派过来了,还苦苦哀求神皇从枫叶丹林抽调了二十个团队的皇帝近卫旅过来,又越权调集了魔族王国最后的预备队,五十个团队的近卫军,外加近一百二十远东叛军团队。总人数近一百一十万人!这样可怕的兵力,已经超过魔族王国全部兵力的半数了,甚至足以横扫整个大陆称霸天下了!

  云浅雪给全军做动员:“这是最后一战了!不打埋伏,不留预备队!拿下帕伊,统统有奖;拿不下,大家就一齐完蛋吧!”连那些文职的非武装人员都给分到了一把钢刀,到时连他们也得准备上阵,好酒好肉好不吝啬的发给士兵,让大家好好休息,补充体力。

  不可质疑的,这些法子确实是非常的有效,由于围城拖延,魔族的士气已经低落了好久,现在一下抖擞起来了。魔族阵营高度紧张,部队调动频繁,整个阵营散发出可怕的杀气,连帕伊城的人类守军都可以轻易感觉得到。

  进攻时间定在二十日的凌晨四点,那正是人类一天之中最困倦的时候,云浅雪的打算是先偷袭,猛烈的突击,无论如何要在城头上夺取一个据点,然后从这里,大军源源不断的开上去,与人类打肉搏消耗战。担任突击任务的三千勇士,每个都是从全军中千里挑一的猛士。他们已经被告知:“突击成功的话,每个人赏金子一袋!敢后退的,格杀勿论!”勇士们听得杀机萌动,牙关咬得格格作响,脸上肌肉紧绷。

  看着部队的士气,云浅雪非常满意,他相信这批虎狼之兵绝对不是帕伊城上面那些又病又残的衰弱部队所能抵挡的,何况又是半夜措手不及的偷袭。但他还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偷袭失败的话,那就正面强攻!不怕跟人类打消耗战,哪怕十个拼他一个都可以!中央军剩的人不多了,他就不信他们还有力量像第一天那样以骑兵出城反击。这场战斗,只要自己不怕伤亡,舍得付出代价,那几乎是十拿九稳赢定的了!

  但是这个作战计划却没有来得及时实施。二月十九日深夜,大家已经厉兵秣马,士兵们在进行最后三个钟头的休息。突击队已经磨快了刀子,绑紧了衣裳,做好了出发的准备。

  凌晨两点一刻,一员飞驰的信使突然奔入了云浅雪的中军大营,他背后的金色小旗表面他是来自神皇陛下的看家信使。全军统帅云浅雪接到了来自枫夜丹林的神皇陛下的命令。

  陛下命令他立即停止对帕伊的攻击,本人则马上赶到枫夜丹林,有要紧事务交代。

  寒夜静悄悄地藏在了山岗后面,新月高高的挂在了头顶方向,积雪反射出月亮冷冷的荧光。山岗下面的一片雾色中朦胧发白的树林,那就是全远东最美丽的胜景——枫夜丹林。它以其美丽的山水风景和冬暖夏凉的温泉闻名整个大陆。现在,君临天下的魔神皇陛下进军远东,陛下对此地的风景也十分迷恋,将御架驻地设在此地。陛下随行扩驾军队是近六十个团队的精锐近卫旅(俗称装甲兽),大军营帐连绵,将整个枫夜丹林山岖包围得滴水不漏。

  帝林眺望那一片爱明的灯火,看到了营帐上空飘荡的那一面代表魔神皇的金黄大旗,他轻松地吐了口气:终于到了。

  现在,已经没有必要掩饰自己了。帝林跳下比他还要更加疲惫的战马,只觉得浑身上下骨头一起酸痛,为了赶路,他已经三天三夜没有睡眠了。这次出瓦伦来,他一兵一卒也没有带,单骑偷偷混过瓦伦城外的封锁线,终于赶到了目的地。

  他对着大营的那一片光亮走,顺着山坡的积雪的小路下去。刚走下山坡,忽然心头一警,迅速出剑,“噌叮!”两声,黑暗中,长剑准确地攻落了两枚射向头部和胸口的箭头,另外有一只从身边擦过。

  几乎是同一时刻,面前的黑暗中,三把长矛毫无预兆地同时对着他胸和小腹部位刺了过来,大惊之下,帝林刚一个翻身滚地躲过,还没等他爬起来,只觉得面前蓝光闪烁,一把锋利的马刀正恶狠狠地照他面目砍来,那势头,如果给砍中了,脑袋非开瓢不可!

  千钧一发之际,“叮”的一声响,火星四溅,帝林的长剑再次挡住那把马刀。借着马刀的那股冲力,他平躺在雪地上的身体迅速地后滑出了几米,脱离了敌人的攻击范围,随即一挺腰弹跳了起来,起身时候已经摆好了自然防御面对敌人。

  一切全部发生在一瞬间,几个动作使的兔起鹫落,迅疾又一气呵成。这时帝林才觉得心头狂跳:刚才真是太惊险了,只有他反应稍微有一点缓慢,此刻早已一命呜呼。

  “蓬蓬”。连续不断轻响声,面前的黑暗中隐约隆起的雪堆猛然地一个接一个炸开,从里面蹦出了十几个手持各式武器的魔族哨兵,如狼似虎地围杀上来。

  帝林暗暗骇异,魔族近卫旅士兵的坚韧超出了他的预料,放哨时候他们竟然可以把自己埋在雪地长时间潜伏,而且凶残异常,连问都不问,见面就杀。他连忙高声喝叫:“不要动手!我是来谈判的信使!”

  魔族士兵仿佛没听见似的,动作丝毫不停,冲在最前面的一个矮个子全身硬甲的魔族兵已经恶狠狠的一刀又砍了过来,帝林认出他就是刚才偷袭的几人之一。

  帝林急忙后退几步躲开了那一刀,他奇怪魔族兵为什么没反应,难道装甲兽就这么蠢,不知道使者是不杀的么?四面八方都有急速的脚步声传来,帝林知道那肯定是附近的潜伏哨兵听到动静赶了过来。

  面前的魔族兵再次凶狠扑杀上来,马刀,长枪,鬼头刀等多种武器发出尖锐的风声同时攻来,一片耀眼的金属闪光,帝林不得不再次后跃躲避,他真的不知怎么办才好了:自己来的目的是想和谈,不能动手杀伤对方;但现在他们这样越围越多,自己迟早招架不住的?怎么办好呢?难道只有撤退了么?那这一趟不是白辛苦了,斯特林与紫川秀怎么办?“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来:”住手!“(魔族语)魔族兵们立即应声停住了动作。

  帝林恍然大悟,大骂自己愚蠢:情急之下,刚才自己用的是人类语言,魔族当然是听不懂了!他望向刚才那个发声的人,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在魔族士兵群中之中多了一个全身黑衣蒙面,幽灵般的身影,相比与旁边高大彪悍的魔族士兵门,他那纤瘦矮小的身躯显得特别的显眼。帝林看出,这个黑衣人的地位好象很高,一喝之下,刚才还怒气冲冲的士兵们现在连动都不敢动一下,而且他们总是很敬畏的与他保持一段距离,不敢接近。

  帝林赶紧用魔族语言把自己的话再说了一遍。黑衣人一言不发,帝林感觉到他仿佛正冷冷地在面纱后面暗暗的审视自己。良久,他对士兵们说了几句什么,说得很快,帝林听不清楚。然后几个士兵上来,帝林很配合的举起双手。

  士兵们对帝林搜了身,他们拿走了帝林用的长剑。搜身完毕,帝林想说明自己想见魔神皇,却惊讶地发现:刚才那个黑衣身影说站立的位置,现在已经空无一人了。帝林吃惊得顾盼左右,那个黑衣人不知何时已经再次神秘地消失了,以帝林的耳目之灵动竟然也没有察觉,雪地上无痕,连一个脚印也没有留下,就像他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帝林产生了种很奇异的玄妙感觉,他想起了童年时候所听说的幽灵故事。

  他忽然想到一件事情:刚才自己第一次说话是用人类语言说的,那个神秘人物好象听的懂?不然他为什么让魔族士兵停手?他到底是谁,是不是人类呢?

  二月十九日深夜,云浅雪突然接到了陛下的旨意,要他马上赶到枫夜丹林,魔神皇和随行的宫廷近卫旅人马正驻扎在此地。云浅雪心中忐忑不安,不明白魔神皇为什么突然召见自己。莫非是因为军事上的毫无进展而要惩罚自己?可是距离最后期限还有一天啊!

  赶到时,天色刚刚发亮,陛下还没有起床,为稳妥起见,在觐见陛下之前,他先去见了魔族的总军师黑沙,想从他那探探口风。

  军师黑沙告诉他:“紫川家那边派来了一个谈判的使者,因为你的人类语言说的最好,陛下召你回来做翻译。在帕伊那边的作战暂停,一切都等陛下见了人类的使者后再做定夺。观察下看看他是什么货色,对陛下有没危险。”

  云浅雪长嘘口气,顿时轻松下来。他低头应声:“遵命!”从黑沙那里问清楚了使者的所在,他径直便过去了。

  人类的使者被安排在一个帐篷中。外面守卫的魔族兵来回穿梭,警备森严。云浅雪向负责看守的军官说清楚了自己身份和使命,马上就被允许进帐篷去了。他却没有立即进去,站在门为从帐篷的缝隙中观察里面情形。

  首先他看到是三个魔族的将军,其中一个是鲁帝,另外两个不认识,他们三位共同特征是相貌丑恶,举止粗鲁。尽管现在大家语言不通,他们还是挥舞着双手,作出种种吓人的姿势,正咆哮着跟那个人类的使者说着什么。

  云浅雪略一思索就明白:这准是狡猾军师黑沙的注意。派鲁帝他们几个过来吓唬下这个人类使者,给他个下马威,打心理战术。他觉得好笑:我们的军师真是人尽其才!鲁帝这个蠢材派这个用场,真是再适合不过了!他那副丑样,不用动手说话就可以把人吓死。“

  他不再理会鲁帝他们,把目光转向那个人类使者,立即大为赞赏:好俊的人!

  人类使者身材修长,长得跟女孩子似的斯文又秀气,偏又气质卓尔不凡,一见之下就让人大起好感,而且更让云浅雪感到赞叹的是,深入魔族大营,外有魔族重兵看守,面前又有三个凶神恶煞的怪物张牙舞爪地威胁着,生死不知,一般的人类早吓得软成一团了。而这个使者却十分的平静,寂静地微笑着,还在好整以暇地品着茶!

  这才是真正的置生死于度外英雄气概!云浅雪不禁感慨,少点胆色少点气度的人,是装也装不出来的,尽管彼此彼此敌人,他还是对这个人类使者的勇气与镇定十分的钦佩,暗想:“如果是我出使紫川家,还能保持这样的气度?”

  自从昨晚开始,帝林就被囚禁在了魔族的营帐之中,轮番不断的有几个魔族过来跟他大吵大嚷,一个个张牙舞爪的,说得又凶又快。以帝林的魔族语水平,只能勉强的听出几个字眼:“杀了你!”、“把你乱刀砍死!”、“挖你的肠子!”、“挖你的眼睛!”——反正就是差不多这么些话。身为检察长,帝林自己也常常审讯犯人,知道对方目的无非就是想用疲劳攻势想逼迫自己精神崩溃罢了。

  帝林暗暗冷笑:“要论审讯逼供,你们可是碰上了大行家了!这么简单就想压垮老子,没门!”表面看来,他好象在很专心的听着这些个魔族不知所云的咆哮、恐吓,其实他早已经进入了梦乡,养精蓄锐去了。

  不知什么时候,帝林猛的一凛,突然地醒来了,就像在冬天里突然被浇了一头冷水,让他全身上下一寒。他明白:有魔族的高手到了,正在营帐外窥视着自己。

  

第三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