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节

    第三节

  眼见两人这么亲热,紫川秀又笑得这般的甜蜜,周围的魔族都看不出什么异样来。卡顿亲王对左右说:「想不到他们两个这么好交情啊!」

  罗斯总督不屑地撇撇嘴:「那是当然。他们都是人类的叛徒,有共同语言啊!」

  周围的几个魔族将领们都笑了起来,但他们只笑到了一半:雷洪凄厉的、已经不像人声的惨叫声撕裂了整个会场:「救命啊!」

  一瞬间,所有的声音和动作都忽然被一把无形的刀忽然砍断了似的,连正在演唱的歌手也停止了表演,上一秒钟还是上千人聚集喧哗噪杂的大厅,突然变得安静无声起来。各处受惊的人们循声望去,给眼前的一幕惊得呆若木鸡

  紫川16-18(全)

  《光明王本纪》第一卷第五节开篇:

  七八零年,岁中三月。魔族猖狂,长驱直下,王师败北,远东沦陷。王坚忍守辱,伪降而深入。於魔酋聚集之时,王忽暴起,诛杀大逆贼雷洪,呼:「叛紫川者,虽远必诛!」

  群魔震骇,继而大哗,群起而攻。王无惧,白刃迎之,以寡击众。此战,碧血横飞,日月变色。王左冲右突,所向披靡,群魔丧胆,竟无敢迎者。当场格杀魔酋二十有二,重创三十有一,魔酋群惧,相叹:「血肉山河,非我族特有。」

  於狼虎之穴,雪山河之耻,扬家国之威。英雄豪气,直冲霄汉。

  大厅的西边角落,传出了非人的惨叫。在此次远东战争中立下汗马功劳的平靖公爵全身是血,正在声嘶力竭地狂喊:「救命!」他一边捂著腹部的淌血的伤口,一边拚命地推开面前的人众,踉踉跄跄地往外跑。但没跑出一步,只见刀光一闪,鲜血飞溅,雷洪的一条腿已经从大腿处被砍断了。他再次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整个身子「扑」的倒下,在地上滚来滚去,伤口处血喷如泉,在绣锦的名贵地毯上洒出一片狰狞的鲜红。

  越过人众,紫川秀挥刀狂砍躺在地下的雷洪,高呼:「紫川家诛杀叛贼,无论天涯海角!敢叛紫川者,杀无赦!」杀气腾腾的嘶哑叫声,混杂著雷洪凄惨的哀求和惨叫、刀砍入肉的声音,可怕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让人从骨头底下都在发抖。

  眼看白刃如雪,眼看鲜血横飞,在场上千的魔族军官们像身处噩梦中一般目瞪口呆。前一秒钟还是充满了欢乐和喜庆的会场,下一秒钟却变成了地狱。发生的这一幕实在是超出所有人的想像,超出了他们的反应能力。他们就像被拖了什么魔法似的,僵立地眼睁睁的看著这可怕的一幕,眼看著雷洪给活生生地砍成了一堆肉泥,竟然没有一个人想到出来阻拦这场惨剧。

  哀求和惨叫声渐渐地低下去了,紫川秀停下了手,杀气腾腾地睥睨四周。他的眼睛赤红,在他手上,雪亮的快刀还在一滴-滴地淌著血。魔族勇敢的将领们恐惧地望著他--包括了雷欧、鲁帝等魔族出名的勇士--竟然没有一个人敢正视他的眼睛,脚步不自觉地一点点後挪。在紫川秀的身上,萦绕著一股疯狂的杀气。

  曾经浴血沙场无所畏惧的魔族猛将豪杰杰们在不由自主地颤抖著,恐惧捆住了他们的手脚,动也不能动。他们都曾身经百战,不是没见过杀人的场面,令他们恐惧的是紫川秀杀人时所表现出的那种残酷和癫狂,那种遇神灭神、遇佛诛佛的可怕气势,猩红而模糊的血肉溅了他一脸,他微笑的面孔简直就如同鬼怪一样的狰狞。

  大家想著同一个念头:他不是人,是恶魔!

  云浅雪僵立原地,一动不动。

  当紫川秀迎上去与雷洪握手时,他已经隐然觉得有点不妥了:紫川秀的身上隐隐散发出一股阴森的气息,给云浅雪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印象中,好像在哪里感受过同样的气息?

  没等他想出个究竟,惊变陡生:紫川秀整个人变了!就像著了魔鬼似的,一瞬间,那个温文有礼、举止文雅的紫川秀突然变得疯狂又血腥,杀气逼人。云浅雪失声叫出来了:「是他!」

  雪亮的刀光,可怕的杀气,来自地狱般疯狂的眼神,燃烧的营帐,乱奔的战马、飞溅的鲜血,凄厉的惨叫,断臂处身子撕裂般的剧痛,杂乱的脚步声,「保护大人!」的呼喝,眼前一切全部给镀上了一层绋红……令他无数次梦中惊醒的恶魔突然重现眼前,云浅雪受到的震撼比在场其他任何人都要强烈。他的脑子里乱成一团:「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当紫川秀初来神族的时候,他也曾怀疑过:紫川秀曾参加过帕伊会战,他是否有可能是那晚袭击他的凶手?但他很快地否定了自己的怀疑:虽然那晚的刺客全身罩在盔甲之中,无法判断体型,但是这个拥有著温和的眼睛、暖暖的微笑,还有散漫气质的好脾气的年轻小伙子,怎么可能是那晚的可怕刺客呢?他很快的放弃了自己的怀疑。

  看著眼前这个野兽般狂暴又绝望的疯狂怪物,他想像不出:不到一秒钟时间里,一个人怎么会有这样巨大的变化,转眼间,他变成了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人--不,变成一个魔!他已经认出来了:那逼人的凌厉杀气,那双可怕的眼睛、赤红的眼睛,燃烧著癫狂的火焰和地狱般的绝望杀气的眼睛。世界上不可能有第二双这样的眼睛。紫川秀就是那晚的可怕刺客!

  但也因为有过一次的经历,云浅雪比其他人更快地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紫川秀又「叛变」了!不,自始至终,他根本就没叛变紫川家!他是专门来杀雷洪的!他第一个行动了起来,就手抄起了身边的一张椅子远远地朝紫川秀砸了过去,大声喊道:「远东侯反了!」

  「啊!」女子尖锐的嘶叫打破了会场的沉默。一瞬间,会场乱成一团,人群丢下了手上的碗碟和食物,女子慌忙走避,四处都是歇斯底里的尖叫和男人们纷乱的脚步声。大厅里的桌椅、食物、照明的蜡烛一只接一只地给惊恐的人群冲翻在地。

  「抓住他!」混乱中,可以听见卡顿亲王的大声命令:「关门,不要让远东侯跑了!」,站在门口附近的军官慌忙遵照卡顿亲王的指示关门。军官们吼叫连连,从四面八方朝紫川秀扑了过去,一个个神勇无比。他们都明白:这是表现自己勇敢的最好机会,这么多大人物在场,谁能当众拿下紫川秀,那前途就不可限量了!

  但是他们後退得更快:一道华丽的刀光裂过空间,冲在最前面的三个魔族团队长同时被拦腰砍断,还有一个被砍去了一条腿,血花横飞,惨叫声撕裂了黑暗的夜空,远远的传开去。军团长官克松男爵想从後面偷袭,紫川秀头也不回,反手一刀,克松军团长顿时定住了。半晌,他脖子上出现了一条红线,接著红线处鲜血崩出,脑袋从脖子上滚落下去,创口处鲜血喷涌,身子却还站立原地不动。

  「啊!」妇女们歇斯底里地尖叫,震耳欲聋。

  魔族的军官悚然,同时停下了脚步。来参加宴会时候,他们身上并没有携带武器,现在大家只有几个人拿著随手拿的椅子和餐刀,几乎等於是手无寸铁的。紫川秀的刀竟然如此可怕,这样赤手空拳地扑上去不等於找死吗?虽然前程和奖赏是很让人动心,但是毕竟还是自己的性命更加要紧点的。

  但幸好,表现勇敢还有别的方式。魔族军官包围著紫川秀成了一个圈子,大家躲在远远的安全地方七嘴八舌地吆喝:「咳!远东侯,你跑不掉的了!」

  「远东侯,马上就擒听候殿下发落,说不定可以饶你一死!」

  紫川秀慢慢抬起头来,伸出舌头慢慢舔了下刀刃上的淌着的鲜血,脸上浮起了满足的笑容,仿佛正在享受难得的美味。那漫不经心的不羁态度和阴森的目光,透出了一种可怕的残酷。这时的他,简直就是一只嗜血的野兽!

  魔族们不由自主的心头发寒:我们究竟要死多少人,才拿得下这个可怕的恶魔?他们更担心的是,牺牲者的名单上千万不要有自己的名字。

  「上!」卡顿亲王再次命令。几乎是命令下达的同时,紫川秀不退反进,纵身一跃冲进了一群魔族军官当中。霎时间,一大堆人一涌而上,无数的手脚从四面八方朝他伸过来,有人兴奋的大叫:「我抓住他了!」、「是我抓住他的,亲王殿下!」

  魔族的军官们还是高兴的太早了。紫川秀冷冷的一笑,也不见他怎么动作,手中的银刀光芒大作,一个耀眼的光球突然出现在他身边。谁也数不清,在那一瞬间,他究竟发出了多少刀。

  「啊、啊啊!啊啊啊啊!」惨叫声连续不断。几乎是一瞬间,最靠近的四名魔族军官首其冲当地给光球绞成了碎片。稍远一点的也难以全身而退,他们被砍断了手和脚。耀眼的刀光中,无数破碎的人体肢体、肉片、鲜血等残骸向四面八方激射,大量的鲜血被溅到了十几米开外的墙壁上,可怕的惨叫声接连不断。以紫川秀为中心的三米半径内,再无第二个站立的魔族了,只剩下散落一地的肢体残骸和鲜红的血泊。几个重伤的魔族军官在地上滚来滚去,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光是这副场景就足以让最勇敢的魔族战士勇气全消了。

  一阵可怕的沉默笼罩整个大厅。不知哪个角落传来了牙齿打颤的咯咯声,魔族的权贵们恐惧地望著中央的那个人类。有人颤抖著说:「魔鬼,他一定是魔鬼!」

  眼见没有人敢上来动手,紫川秀轻轻一笑,说不出的轻蔑和骄傲,又仿佛在嘲笑对手的胆怯。孤身一个人类面对著几百上千的魔族高手,居然可以发出这样的笑容,这对於高傲的魔族来说,这是比死更难堪的耻辱。

  卡顿亲王勃然大怒,吼道:「谁杀了他,晋升两级,赏金一万!我们神族的勇士难道就死光了吗?」

  魔族的军官们这才如梦初醒:「是啊,怎么会这样呢?我们是神族啊,是天地间最强大的种族啊!没有理由我们会被一个人类吓倒!」他们的血气给激怒了,魔族的男子们吼叫连连:「瓦格拉!」抄起了身边的桌椅当武器,呼啦一声就全部冲了过去,一场一人对几百的混战开始了。

  但是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在这场混战中,占优势的却是少数的一方。

  在这天晚上,一向以勇敢自傲的魔族军官们终於见识了什么叫做「恐惧」。低声咆哮的紫川秀就如同一股可怕的旋风,直冲进了魔族密集的人群中,瞬时间,一阵血肉的风暴被掀起了,魔族人群发出了惨叫连连,面对紫川秀发疯似的狂飙,周围的魔族就像那被狂风吹倒的稻草般的一个接一个倒下。这时候,人数上的优势反而成了魔族的劣势,因为怕误伤自己人,大家碍手碍脚的不敢发挥。而反之,紫川秀则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顾虑,在他而言,只要是会动的就给他一刀,根本不必思考。

  没人挡得过紫川秀的快刀雷霆一击。他的出招看似简单,只有那么简单的几式:砍、劈、剌,没有任何的章法和招数,却快得不可思议,迅如电、猛如雷。魔族们往往都是只看到人影一晃,白光一闪,电闪雷鸣之间,自己的身体的某一部位--手、脚、脑袋--就已经失去了,竟然完全看不到紫川秀是如何出刀的。有很多魔族竟然是的死也没看清楚杀自己的人的模样。

  云浅雪脸色苍白,他发现更可怕的是,紫川秀可以在身体的任何角度出刀!正面、背面、侧身、反手、甚至胯下,他都可以出手,而且速度丝毫不减。对他来说,没有防卫上的死角,无论从任何角度来的攻击,他都可以抵挡。

  这怎么可能?云浅雪暗自想,这简直违背了武学的所有规律!神族也好,人类也好,无论是任何种族的高手,一般都会有一个习惯的最佳身体姿势和角度,在这个姿势和角度之下,他们才可以发挥最大的力量和速度。为了达到这个姿势,在出手之前他们一般都要做一些预备的动作:比如敌人在後面的话,他们就需要转身後才能出手;习惯右手用刀的人出手前会习惯将身子向右边移,使得敌人处在相对比较好用力的左边的位置;而习惯左手的人则相反。这样,高手往往可以从对手的预备动作中预测出手的动作和方向。

  而对於紫川秀,这个规则完全的失灵了。他的动作快如闪电,左右手都同样的灵活,而且出手前没有任何的徵兆。一次,云浅雪甚至看到他身子不动,右手随手的反手一刀砍断了他身後魔族的腿,角度刁钻之极,几乎在同时,没看到任何的动作和停顿,那把刀不知怎么竟然又出现在了他的左手,向前轻轻一推,恰好切开了他面前一个魔族将领的喉咙,顺手又用刀柄砸碎了另外一个魔族将领的脑袋。整个动作流畅得一气呵成,云浅雪不得不佩服:这简直比魔术大师玩魔术还要神奇。

  他时而正面冲击,彷佛不要命地猛打猛冲,杀得勇敢的魔族军官们又哭又喊的,却在大群的敌人围截上来之前,人影一晃,他却已经消失,冲到了大厅的另一处去截杀那些落单的了。他那进退如电的可怕速度对魔族构成了可怕的威胁。他从不停留在一个地方,左冲右突,飘忽不定。上一秒钟他还在平地上挥刀追赶受伤的魔族军官,下一秒钟他已经跳上了餐桌杀人,身法之快,形如鬼魅,不可捉摸。魔族一边完全失去了发挥人数优势进行围攻的可能。

  血肉横飞,惨呼不断。整个晚会成了一个鲜红的修罗地狱场,乱七八糟的肢体和鲜血满地。谁也不知道混乱之中,究竟有多少魔族的华族显贵莫名其妙地做了紫川秀刀下之鬼了。他攻击的对象全部是魔族的那些武功并不是很强的中、上级的将领和贵族--除了少数高手外,魔族将领们的强项在於指挥部队,白刃近身作战并不是他们的长处--却远远地避开了鲁帝、雷欧等高手。虽然他们一个劲地追著他不放,却怎么也赶不上紫川秀的速度,只能眼睁睁地看著他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在他神出鬼没的杀伤下,魔族军官接连不断地倒下。到後来,再也没有人敢於阻挡他的去路了。一看到他可怕的身影接近,魔族军官纷纷惨叫:「救命!」狼狈逃避。

  这天晚上,「人多力量大」的常识给彻底的推翻了。一大群的魔族高级军官,被一个紫川秀杀得「哇哇」直叫,上蹦下跳。因为大门按照卡顿亲王的命令关闭了,大家连逃都没地方逃,一群人像无头苍蝇似的在屋子里乱窜,紫川秀杀往东,他们就往西躲,紫川秀杀往西,他们赶紧又往东边涌,像是大家在屋子里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有些精明点的,乾脆就躺在,地上抹点血在自己面上扮死尸(於是一大群人就在他脸上踩过。)

  魔族军官们纷纷躲闪,求他们的神保佑紫川秀不要冲往自己这边来。断手断脚的受伤魔族躲在翻倒的桌椅後面小声的呻吟著,一边小心翼翼地探出个脑袋,看看那个可怕的恶魔是不是杀来了,顺便舔食著身边翻倒的葡萄酒,发现味道还很不错。

  罗斯总督慌慌慌张张地绕著墙壁走,那速度,像是他忽然年轻了二十岁。紫川秀似乎已经认准了他作为目标了,一直追著他不放。他部下的几个军官想要上前阻拦的,却给紫川秀一刀一个地砍倒在地。骄横不可一世的老贵族吓得魂飞魄散,发出了凄惨的求救声:「救命啊,快来人啊!」--不到一刻钟前,他还在骄傲地发表议论:「人类都是卑劣的的胆小鬼!」

  可惜啊,紫川秀暗暗偷笑,如果有空闲的话,他真的想去问问罗斯:被「卑劣的胆小鬼」所追赶的,那又算是什么呢?

  卡顿亲王简直要发狂了,这么多的人,却拿不下一个人类!看看倒了一地的尸首,他怒不可遏:死的可都是魔族王国的菁华,那些能征善战的高级军官,他们可是魔族王国最宝贵的财富啊,现在却在这里一个个手无寸铁的给紫川秀这条疯狗所追杀。

  他低声的怒吼:「卫兵呢!都死光了了吗?怎么没人进来?」

  围在他身边的侍卫们如临大敌的注视著紫川秀的举动,其中一个军官小声的提醒他:「殿下,是您命令关门的啊!外面的卫兵进不来……」

  卡顿亲王恍然大悟,高声叫道:「快打开门,把外面的士兵叫进来!」

  他的声音吸引了紫川秀的注意。他停住了追赶罗斯的脚步,转身走了过来,踩著一地的鲜血和尸首,森冷的目光投向被警卫们所重重包围著的卡顿亲王。

  卡顿亲王停住了叫声,小声的吞了口口水。他暗暗责怪自己的愚蠢,竟然在这个时候出声,引起这个可怕魔王的注意。他听到了警卫们牙关打颤的声音,他们的身子发冷似的在颤抖。

  雷欧公爵沉稳地说:「殿下请不必惊慌,臣等在。」雷欧、鲁帝、凌步虚等人纷纷聚集,他们在卡顿亲王的面前排成一排,炯炯的目光注视著紫川秀。雷欧是魔神皇的护驾统帅,同时也是王国出名的高手。鲁帝和凌步虚等人也是王国一流的勇将,有他们在,卡顿亲王安心了不少。

  在几百双眼睛的注视之下,紫川秀一步一步的逼近了,漫不经心的表情,刀子悠闲地提在右手,没有丝毫的紧迫感,仿佛他只是来参加一个宴会的宾客,步子中带有一种奇妙的节拍韵律感。在快要接近时候,他拔地飞身跃起,带有种一往无前的气势,挥刀直取卡顿亲王。

  雷欧低喝一声,众位高手纷纷跃起,半空拦截。不同於刚才乌台之众的围攻,现在聚集在卡顿亲王周围都是魔族王国的精英高手,他们各施绝学,无数的拳劲、掌风交集,发出了「呜呜」的低鸣,汇成了一股可怕的力量,攻向半空之中的紫川秀。虽然是仓促组合,但是他们联手出击的威力却不是任何肉体之躯所能抵挡的!

  「砰」的一声闷响,紫川秀在空中与拦截他的雷欧对掌一击,借力改变了飞跃的方向,正投向洞开的大门方向。大家都击了个空。有人惊呼:「不好!他要逃走了!」话音刚落,魔族名将凌步虚与叶尔马斜斜地又飞出拦截,他们都知道,雷欧掌力雄厚号称魔族第一,任紫川秀如何的了得,与雷欧对了一掌後,此时必然还没能回过气来,正是击杀他的大好机会!

  却不料紫川秀在半空用举刀点了下屋顶,借力再次反弹突然落地,再次改变了方向。半空中的魔族高手们再次扑了个空,大家正懊丧,突然又有一条人影飞快抢上,形如鬼魅地贴在紫川秀背後:羽林将军云浅雪无声无息地在紫川秀背上印了一掌,立即借力退开。顺著掌力,紫川秀飞跃的身影一下子顿住了,踉踉跄跄向前走了几步,仿佛受伤不浅。

  「好!」魔族高手们齐声叫好,终於有人伤了这个可怕的家伙了。大家都知道,云家绝学暗黑掌是魔族的七大绝技之一,中者必死。紫川秀完蛋了!

  卡顿亲王眼看机不可失,揉身上前再「砰」地补了一掌将紫川秀打得往前飞去,正待打第二掌,凌步虚惊呼:「小心!」

  亲王急退,只觉得眼前刀光耀眼。慌忙之下,他退得撞翻了两张桌子才停住後退的势头,狼狈不堪地坐倒地下。站起来,他正要庆贺自己得以全身而退,忽然发觉胸口处凉飕飕的,低头看时,才发现那里的乌蚕金丝护身甲已经给砍了一道裂缝,不由大骇:刀枪不入的护身金丝甲竟然顶不住紫川秀重伤後的随意一刀!

  这是紫川秀在今晚的第一次失手。魔族高手们精神大振,知道筋疲力尽之下连受两击重创,他已经快不行了。大家正要上前抢攻,忽然同时停下了脚步发出惊呼:「哦!」顺著卡顿亲王的掌势,紫川秀向前一扑,恰好落在了卡丹公主的身边。卡丹惊呼一声,正要躲避,却被紫川秀一把抓住,拉在身前当盾牌,顺手把刀架在了卡丹的脖子上。

  一时间,魔族的高手纷纷硬生生的收回了劲头住手,退开。他们面面相觑,不知所措:杀人狂魔紫川秀居然劫持了魔神皇最宠爱的公主!怎么办?

  云浅雪气急败坏,破口大骂:「妈的!」众人都以为他是在骂紫川秀,却不知道他是骂卡顿亲王的愚蠢。从一开始,他就猜到了:如果紫川秀想要脱身,他必须劫持在场的一位重要人物,而眼前最合适的人选正是卡丹。因为她地位重要,自身却没什么抵抗能力。当其他人都为紫川秀的两次假动作所迷惑时候,只有他了解紫川秀的真正意图,抓住时机从侧面重创了他。眼看紫川秀已经无法再动了,却不料卡顿亲王画蛇添足,又上来从後面打了一掌。这等於助紫川秀一臂之力,把他往卡丹方向推了过去!

  紫川秀冷冷睥睨著众人,一言不发。锋利的刀刃上,猩红的血珠一滴滴溅落在卡丹雪白的脖子上。被杀人魔紫川秀所「劫持」的卡丹公主还很镇定,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古怪,似笑非笑,众人都不禁佩服她的勇气。

  「砰」的一声巨响,会场的门口被从外面撞开了。脚步声纷乱,大群身著灰色盔甲、手持刀剑强弓的魔族羽林军士兵冲了进来--不知道怎么的,对著这群威风凛凛、全副武装的救援士兵,大家都有种「该来时候你们不来」的奇怪怨恨,特别是那些被砍断了手脚,奄奄一息地躺在凌乱桌椅堆里的伤员。

  只是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没力气骂了。

  第十六章勇者无惧

  「哗啦哗啦」连续不断的巨响声,装饰华丽的墙壁给凿出了一个个大洞,按著被大片大片地推dao,可以看到,会场的外面也是一片的武器和盔甲的金属反光,火把通明。羽林军士兵们齐刷刷地列队扎阵,训练有素而且配合默契。队列的前面整齐地竖起了一列盾牌的墙壁。盾牌墙的後面,无数的弓箭手、长矛手和适合短兵相接的刀手正严阵以待。包围圈一层又一层,足有好几千的羽林军的精锐部队包围了会场。士兵们高度紧张,刀出鞘,箭上弦,杀气腾腾。

  躲在了盾牌阵的後面,被数以千计的魔族精锐部队保护著,卡顿亲王顿时安心了下来,就算紫川秀再厉害,也伤害不到自己了。

  他喊话:「紫川秀!你听著,这里已经全部给包围了!马上放下卡丹公主投降,否则的话,我们就……」卡顿亲王喊不下去了,他本来是想说:「不放公主我们就杀了你!」,话到嘴边了才想起:紫川秀本来就是死得不能再死的罪了,自己说的简直是废话。

  紫川秀讽刺地笑笑:「就怎么样呢?亲王殿下,难道你还能杀我两次不成?」身陷重围,他没有一点畏惧,语调轻松地调侃亲王。

  云浅雪远远地望著他,暗暗感慨:这个家伙有著魔鬼般的胆子。难怪他可以与帝林、靳特林二人齐名了。他注意到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紫川秀的眼睛又由红色恢复了往常的黑色,那种令人恐惧的疯狂味道已经消失了。现在的他看来,跟平时没什么两样。

  他更奇怪的是,对方明明已经中了自己必杀的绝技,为什么却一点事都没有?凡是中了暗黑掌力的,都是在十秒钟之内七窍流血而死,从没有过例外。何况还有卡顿亲王上去再补了一击--亲王的「魔神功」可是由神皇陛下亲自传授的啊,就算有十个紫川秀也应该当场了帐的。

  云浅雪偷偷地递个眼神给亲王,暗示拖延时间。亲王会意,再次喊话:「紫川秀,陛下仁义为怀,你只要放下公主,重新投归我族,必定能得到宽恕。」

  旁听的几个魔族高级将领露出了冷笑:亲王明摆著是在说假话了。今天晚上,魔族伤亡惨重,死的将领比打一场远东战争死的还要多!如果紫川秀那么蠢,真的重新投降的话,他们会把他活生生的剁成肉酱的。

  「你来我族这么多天,我们神族对你可不薄啊……如果你还有什么不满的,可以说出来大家商量啊……何必搞成这样呢?……放下武器吧……」卡顿亲王东拉西扯,意图拖延时间,最好拖到紫川秀伤势发作。

  在亲王喊话的同时,雷欧、云浅雪、鲁帝、凌步虚等十多名魔族王国的顶尖高手散布在各处侍机,他们从各个方向紧紧地盯著紫川秀的一举一动,只要他稍有疏忽,他们马上就扑上去救人。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紫川秀身形如岳沉渊,面无表情,持刀的手腕镇定得不见丝毫颤动,不露一点破绽,他们根本无机可乘。

  安静地听著亲王喊话,紫川秀冷笑一声,也不答话,推著卡丹就往门口处走,刀子始终架在了卡丹的脖子上。雷欧出来挡住了他的去路,沉声喝道:「要走,把公主放下!」

  紫川秀微微一笑,手上稍微用力,卡丹「哎呀」一声娇呼,显然正在忍受著极大的痛苦。雷欧慌忙让开了路,不知所措的回过头来望著亲王。在场这么多人中,以亲王的地位最高,究竟该怎么样,得他下决定。

  卡顿亲王正左右为难:神族死了那么多人,如果放走了紫川秀,自己肯定难以回去跟魔神皇交代的;如果不放……那更麻烦。现在的紫川秀就像条亡命的疯狗,没有什么事情他做不出来的。万一把他逼急了,他随时会对卡丹下毒手……。卡顿不寒而栗:自己这边的高手虽多,但紫川秀的刀如此之快,虽然王国顶尖高手几乎尽集中於此,却没人敢说有把握把卡丹给救回来。如果卡丹死了……卡顿亲王不敢往下想了。倒不是说他与卡丹有著很深厚的兄妹情谊,只是卡顿深知卡丹在魔神皇陛下心中的份量。为了她,陛下甚至肯放走了神族的大敌斯特林和中央军。

  他求助的眼光投向了云浅雪--说来也奇怪,尽管平时云浅雪是他的死敌,但卡顿发觉,在这种危急的时候,最能保持冷静的人还是云浅雪。既然有著共同的敌人和利益,即使是敌人也不妨暂时合作一下。

  云浅雪明白亲王的为难。他扬声说:「远东侯,不妨说出你的条件来。不要太过分!」

  紫川秀冷冷说:「放开大门让我出去。从现在起二十四小时之内,不准有人对我出手,不准跟踪盯啃。如果你们做到了,时间一到,我就放人。如果你们违反了哪一条……」

  「……就是这样!」刀光一闪,雷欧低声闷吼一声退回了原地,胳膊上血如泉喷。刚才紫川秀说话时候精力稍有分散,他想从後面偷袭,却不科刚一按近,紫川秀的刀像是长了眼睛似的来得更快,只是一闪,他的手筋已经给挑断了。看著他捂住伤口痛苦的样子,魔族相顾骇然:雷欧天生厚厚的一身鳞甲,又擅长一身外练硬工夫,外皮坚韧得可以说是刀枪不入了,却不料还是挡不住紫川秀的随手一刀!

  紫川秀也微微惊讶:刚才的那一刀他是有把握把雷欧的一只胳膊给卸下来的,不料却只破掉了对方的一层表皮,对方的护身功夫十分的高强,出乎他的意料。此地高手众多,不宜久留。他冷笑地接著说:「……再发生这样的蠢事,你们公主的脑袋可就不保了!」语气中杀气阴森,没有人敢怀疑他是不是会说到做到。

  卡顿亲王低声地传令:「通知大家,先不要动手。」竟然连魔神皇陛下驾前的第一高手也失败了,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上千军队一拥而上的话,纵然可以把紫川秀砍成肉酱,却救不回卡丹性命。

  云浅雪大声问紫川秀:「那我们又怎么知道,二十四小时後你会守诺放卡丹呢?」

  「你们没得选择,只能相信。或者你们更喜欢让我现在就杀卡丹,然後再跟你们拚个你死我活?杀了那么多,反正我已经够本了,死了也没关系……」一边狞笑著,紫川秀一边拿刀子在卡丹的脖子上比划来比划去,白皙娇嫩的皮肤上出现了一条淡淡的血痕。

  云浅雪失声喊道:「不要!」

  「很好!从现在起,我喊十声,如果还有人挡我的路,那你们就准备为卡丹收尸吧!一、二、……」

  魔族王国的重臣将领们慌成一团。卡顿亲王失声说:「怎么办?」语调中竟然已经带了哭腔。这时候他是多么希望自己不在现场,可以不必担负这个责任。没有人敢出声,只有罗斯总督在一边暴躁的叫道:「殿下,下命令吧!让这个家伙活著出去的话,我们王国的脸都要丢尽了!」

  「……三、四……」

  「可是,卡丹还在他手上。万一……」

  「卡丹殿下视死如归,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她已经有了与叛贼紫川秀同归於尽的觉悟了!」罗斯粗暴地怒吼著。

  卡丹立即喊:「救命啊!」

  大家面面相觑。

  「……五……」紫川秀平板的数数声中带有了一丝决然。

  云浅雪暗暗骂了一句:「操!你他妈怎么就没有视死如归的觉悟呢?」他想起了刚才罗斯东躲西藏、狼狈逃窜的样子,忽然後悔刚才怎么没有帮紫川秀忙,绊这个老家伙一脚呢?他没死,真是一大损失。

  他凑过来,小声地跟亲王说:「放走了紫川秀,明天我们还可以杀。但公主殿下若有什么三长两短……那遗憾可就无法弥补了。」

  

第三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