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节

    虽然明羽失去了人身自由,但是并没有受到什么不人道的虐待。当然,这是紫川秀的看法,作为当事人的明羽本人可有不同的意见。布丹长老还非常看重他,特意召集他到跟前来,把他当成一名能征善战、有着丰富作战经验的将领,咨询作战方针。根据明羽的观察,布丹的身体状态很差,连坐都坐不起来了,只能半倚在床边和自己说话,说上几分钟就要歇息一阵,他就亲眼看见他吐了两次血。布丹身边的将领虽然多,但能独当一面的却没有,反倒是人多意见杂,大家吵来嚷去的,作战计划到现在还没统一。直到凌步虚到了明斯克行省了,大家好不容易才达成了统一意见,决定正面迎击。部队出发之前,布丹长老下令把明羽释放回光明王的军中。

  “部队是在今天中午出发的,甚至没等增援军团赶到齐。据说,当时凌步虚的先头部队距离他们已经不到一百公里了。”

  紫川秀在地图上看了一下,从明斯克到伊里亚之间划了条直线,线条笔直地掩过地图上那些蓝色和黑色的轮廓,那些蜿蜒的山脉与河流,最后笔尖停留在明斯克行省与伊里亚行省交界处一个叫做红河湾的高地上重重地顿了一下。紫川秀抬起头来:“那就是说,明天他们就会遭遇了。”

  第二天,七八二年的八月十六日在众人焦急的等待中平淡无奇地度过了,派出的众多探子纷纷回头,报告说布丹长老统率的远东军队庞大得惊人,队列足足蜿蜒三十多公里,前锋都已经过了灰水河,后军和辎重却还没动身呢。当天的午后,远东军队果然就在红河湾高地上驻扎了下来,开始安营扎寨。

  黄昏时分,凌步虚的魔族军队也到达了战场,在高地的另一头扎下,修筑工事安排营地,仿佛他们要长期在此居住了。三十多万大军隔着十公里遥遥对望。

  这真是一个出人意料的开局。布丹集中了全远东的重兵,口口声声说要为切尔诺的惨祸复仇,在众人料想中,他必然会在遭遇之初就就带着雷霆万钧之势狂轰猛攻,毫不留手;还有凌步虚,他接到了王国急如星火的撤军令,孤军停留远东的腹地,眼看敌人越聚越多,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久战对他都是不利的,他却偏偏有空好整以暇地挖掘壕沟,布置工事,摆出一副要与布丹长老长期相持的架势。

  七八二年八月十七日,从早晨开始天色就一直阴沉着。到中午时分,狂风突作,一团团的乌云从天边涌上来,天地陡然黯下来,地平线上传来了轰隆的雷声,风刮了一阵,黄豆大的雨点就噼劈啪啪地砸下。

  中军营帐中,秀字营的几个首领正在商讨局势。不知是谁提起了话头,大家热烈地讨论起即将发生的大战来,意见几乎是压倒性的,都认为布丹兵力强盛,补给充足,胜算十足。

  紫川秀评论道:“这一仗双方各有优势,布丹在于兵力和补给上的优势,他统帅的部队数倍多于凌步虚,而且内线作战能得到源源不断的增援。但布丹的劣势在于他统帅的军队是仓卒从各地调集的,相互之间缺乏配合默契和纪律,他更缺乏一支精锐的尖刀部队,这支部队要作为全军中坚,要能撕裂敌人防线、直捣敌人要害、让敌人崩溃——无论千军万马,总得有这么一支部队才能打开战局,以前秀字营起的就是这个作用。

  而凌步虚恰好相反,西南军团是一支久经沙场的劲旅,王国最精锐的军团之一,士卒无不是能征善战的骁勇之士,具有强大的爆发力和冲击力,但他们的缺点是身处敌人腹地,无法补充损失。”

  白川若有所思:“这一仗与一年前的科尔尼战役很相似。”

  明羽一震:“真的!你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真的跟科尔尼战役的情形几乎一模一样!这么说,长老的局面并不占优啊!”

  “如果要一两天之内决定胜负,凌步虚的胜面比较大。如果布丹能顶住凌步虚开头的猛攻将战争拖延下去的话,胜利定是属于远东一方的。”

  大家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说得正热闹,远处遥遥传来了细微的急速马蹄声,紫川秀好奇地掀开门帘,立即,猛烈的北风夹带着雨点扑面而来,打得脸面生疼。朦朦的雨幕中,遥遥的远东大公路上有几个黑点正在迅速地扩大,几个奔驰中的半兽人骑兵扑面出现。骑兵们一律低头俯身,紧马赶鞭而走,马蹄践起了烂泥将马腹沾得斑斑点点的,一行人神色匆忙,显然是有急事。

  紫川秀心思一动。他立即下令:“哨兵,拦住他们!”

  风雨声太大了,不知是没听到还是怠岗,紫川秀喊了半天却没人出来拦截。骑兵们速度太急,转瞬之间就扑到了面前,眼看就要冲过去了,紫川秀只得自己冲进了雨幕中,一下就扑到了路中间,扑面而来的雨点打得他都睁不开眼来。

  迎着那几个骑兵,他举起大喝一声:“停下!发生什么事了!”

  突然之间冲上了路,战马受惊之下长声嘶鸣,高高地腾起了前腿,劲风扑面几乎要将紫川秀冲倒。有个骑兵给从马背上重重摔了下来,“啪”的一声重重地摔在泥水里。他立即爬了起来,大怒喝骂道:“混蛋,你疯了?”

  紫川秀不理他,他看着看着这群半兽人骑兵战马的马鞍的式样和垂下来的缨红坠子,心头一阵抽痛:这都是自己一手组建起来的远东骑兵啊!他抬起头来,额头被淋湿的碎发遮掩了一半的脸,眼睛露出让人不敢正视的逼人光芒:“你们是骑六团的!你们团长德昆在那里?”

  这个湿透了的人散发出慑人的气息,骑兵们突然感到,这决不是可轻视的对象。他们纷纷后退,有人出声问:“你是什么人?”

  紫川秀慢慢抬起头来,一字一句地说:“光明王!”

  三个字犹如闪电掠过长空,瞬间震撼所有人。骑兵们立即翻身下马,你望我,我望你,不知所措。不知是谁第一个领头,士兵们纷纷跪倒在泥泞的道路上,膝盖上泥水四溅。那个领头的士兵颤声回答道:“殿下!我们是骑六团二队的,我是小队长托得,我们刚打红河湾那过来。”

  “红河湾?我军可是大捷了?”紫川秀突然想到了什么,剑眉一竖,声音可怕地低沉下来了:“敢情,你们是临阵逃脱?”

  “殿下,我们没打,却也输了。逃得可不只我们几个,咱们全军都在逃在溜,我们再不走,难道等着在那叫凌步虚砍脑袋吗?”

  “怎么可能!”紫川秀惊得头发都直了起来,他急忙追问:“长老呢?各路将军呢?”

  “长老死了,将军们都跑了,军队也跑了,现在,魔族崽子正跟在我们后头猛追猛杀呢!死人多得跟海一样!”

  “你说什么!?”血一下涌上了脑袋,眼前出现了一片炫目的雪白,紫川秀站立不稳地后退了一步。定一定神,他大吼:“胡说八道!你们几个当了逃兵,因为害怕惩罚,所以编出谎言来,是吧?我们有这么多的兵马,凌步虚怎么可能打赢我们?你们在撒谎,对,一定是在撒谎!”紫川秀的声音越来越低,口气甚至象是在哀求了:“告诉我,你们是在撒谎!说啊,不要怕,我不会惩罚你们的。”他露出了哀求的表情,可怜地望着骑兵们。

  士兵们一个个拧头避开了他的目光,面上露出了痛苦。

  紫川秀的忍耐终于爆发了,他猛然扑上去揪住半兽人士兵的衣领:“告诉我,你是在撒谎!说啊,说啊!说,一切全部是你编出来的!”他狂暴地摇晃着,那个粗壮的半兽人兵竟然如婴儿一般全无抵抗之力,被摇得脖子都要断了,眼睛翻白,就跟片树叶在风中没什么两样。

  后面有人扑上来按住了紫川秀,白川叫道:“大人,快住手!您这样会搞死他的!”

  紫川秀松开了手,“扑通”一下,那个半兽人兵一下子摔到地上,在地上抽搐挣扎,大口大口地呕吐。他凶狠地环视剩下的士兵,他们露出了恐怖的表情,却没有人后退,他们虽然惊慌,目光却很坦荡。

  于是紫川秀知道,空前的灾难已经来临。他无力地呜咽一声,双手痛苦地捂住了脸,任凭那雨水哗哗地直往身上淋,眼神空洞。抬起头来,满天黑压压的一片,乌云低得要压到头顶了。

  这个时候他反倒镇定了下来,指着一个半兽人兵:“你,你仔细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士兵本来已经站了起来,见紫川秀问他话连忙又跪了下去:“回禀殿下,恐怕只有奥迪大神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夜之间,都没打一仗,我们的军队就这样垮掉了,谁都没办法把这事琢磨明白啊!”

  “你慢点说,从头说!”

  “殿下,昨天白天,我们的大军与凌步虚的人马在红河湾碰上了。先锋斥候部队跟魔族军的小股部队交手几次,各有输赢。双方主力都没动,白天就这么过去了。

  晚上我们骑六团被安排警戒任务,驻守在大营后侧。大概半夜里,我们听到中军有人在叫,接着,喧哗声音越来越大了。大家都很惊讶,可是没接到命令都不敢离开岗位。不久,传令官就来通知我们,营地出现了骚乱,上级命令我们马上去中军营帐维持秩序。

  到那里我们才惊呆了:中军校场前面的聚了人山人海了,起码有几万人,吼声叫得震天响!这哪里是什么骚乱,简直是一场暴动了!士兵们一条声地吼:‘长老,长老,长老,出来见我们!’我们上去劝说大家安静,可我们那几百人在人群中简直象砂子在海里面,一点作用都没有。而且人家反而告诉我们,说是统帅的布丹长老已经死了,统帅部的官员都已经开溜了,我们被人家出卖了。结果连我们自己都人心惶惶了。

  半个大营的士兵都出来了,闹成了这副样子也不见长官出来维持秩序。我们几个比较近前的点的卫兵都听到了,统帅部的指挥营帐里面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也不知道是谁和谁在吵。大家都涌到中军营去求见统帅布丹长老,可长老始终不肯出来见我们,只有统帅部的布兰将军出来要求大家安静,各自回营歇息——可是谁肯听他的啊!到处是火把,到处是嘈杂,到处呼叫,到处乱糟糟的,大家都在叫:“统帅在哪里?统帅在哪里?”、“我们要见布丹长老!”

  闹哄哄的一直到午夜两点钟时候,布兰将军终于不得不承认:布丹长老确实刚刚去世了。消息一公开,整个军营都炸开了,士兵们都在喊:“没有长老,我们绝不打仗!”统帅部的官员根本压制不住局面,何况他们自己也在慌张着。据说,只听到长老刚一断气,统帅部成员索斯立马逃走了,还带走了自己的本族人马。驻扎在东营区的蛇族部队整团整队地离开了营地。

  午夜两点,我们突然接到紧急命令,要拦截擅离驻地的逃兵,骑六团的兵马排成一条长龙封锁了营地东门口,我们和蛇族兵马在那僵持了好一阵。在那里,布森大人向他们喊口号,命令他们立即返回各自驻地。但不知怎么回事,大营里面的嘈杂声越来越响,聚在门口想离开的人马越来越多。他们冲我们嚷:“都快完蛋了!再不走,魔族崽子就要杀过来了!”

  “长老死了,当官的都跑了,剩下我们等死吗?”

  混乱中,蛇族的人马想强行突破,给我们砍了几个人,用马刀把他们赶了回去,布森大人叱道:“再不回营,当临阵脱逃,杀无赦!”那群士兵都给震住了,有人开始听从命令往回走。但就在这个时候,大地在剧烈地震动,远处传来闷雷般的吼声,地动山摇:“瓦格拉!”东边出现了老大一片火把,魔族的凌步虚向我们进军了。

  

第三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