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节

    第四节

  亲王恍然:是啊!活著的人随时都可以让他死,逃跑了可以再抓回来,但死了的却是活不过来了。眼前的紫川秀重伤在身,只剩半条命了,说不定走不到大营门口他就会伤势发作死掉了,何必冒著让卡丹被杀的危险来阻拦他呢?如果因为自己的决策失误导致卡丹一死的话,那自己肯定前途无「亮」,不要说下任的魔神皇与自己无缘了,盛怒之下的父亲把自己亲手处死都有可能。

  「……六、七……」

  想通了这一点,卡顿亲王却还是没下命令。他盯著云浅雪:「这可是你的主意哦!」

  云浅雪一愣,明白了卡顿亲王的心态。云浅雪咬咬牙,喊:「停!」

  「……八……羽林阁下,您说停就停,我不是很没面子?……九!」紫川秀狞笑著,作势要动手。

  「外面的弟兄立即收队,不得阻拦远东侯以及公主殿下,违者斩!」云浅雪一口气喊了出来,只觉得浑身无力,几乎要软倒在地。在场的所有人也都松了口气。

  「收队!」听到直属长官的命令,羽林军士兵齐齐应声:「是!」,收起了盾牌的阵列,擎起刀剑,让出往门口的道路。

  罗斯总督暴跳如雷:「云浅雪,谁给你权力这样做的!放走了这条疯狗,你这是叛国,你这是犯罪!我要到陛下面前告发你的!」他挡身拦在了门口,戳指狂叫:「紫川秀,有我在,你休想出去!」

  紫川秀冷眼看著罗斯总督疯狂的表演,一言不发,只是在拿刀子在卡丹脖子上轻轻的划了一下,立即,殷红的血流了下来。卡丹眉头紧皱,露出痛苦的表情……

  「把他拖下去!」云浅雪勃然大怒,指著罗斯总督。

  总督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你敢!云浅雪,你好大胆子!我是陛下的重臣,加纳军区的统帅,王国七大部族之一的鞑塔族的首领,地位远在你之上!--谁敢动我一下,明天我就让他掉脑袋!」他回头呵斥四周的羽林军士兵,士兵们犹豫地望向云浅雪,不敢上前动手。

  云浅雪二话不说,上前一脚将罗斯踹翻在地,喝道:「捆起来!」士兵们再无畏惧,跟著如虎似狼地扑上,将罗斯捆得严严实实。罗斯嘴角出血,犹自叫骂声不停:「云浅雪,你等著!我们鞑塔族不是好欺负的,明天我就看你怎么死法!」

  云浅雪凑近去,压低了声量:「再不住口,我现在就可以要你死!不要忘了,这里是羽林军大营,我的地盘,这里的士兵部都我的人!」冷冷的话语中杀机隐藏,罗斯总督打了个寒战,乖乖地不出声了。

  眼看大门的出路已经敞开,紫川秀冷冷说:「记住我的条件,二十四小时内不准出手、不准派人跟踪。违反了任何一条,你们就准备为公主收尸吧。」他将卡丹推在面前当掩护,大步地走出了门,魔族高手们纷纷在他面前避让开,在两边虎视眈眈的望著他。

  「远东侯--哦,不,紫川秀,请留步。」身後传来云浅雪的声音,紫川秀停住了脚步,却不转身,冷冷地说:「怎么了?反悔了吗?现在杀我还来得及的。」

  「不是的。」云浅雪慢慢的走近,平静地说:「紫川阁下,我们会遵守你的条件,二十四小时之内,不会有任何敌对行动。也请你遵守你的诺言,务必保证卡丹殿下的安全。多日相处,我自问待你不错,请看在这个份上,拜托了。」对著紫川秀的背影,云浅雪深深的一鞠躬,当他抬起头时候,表情已经毅然:

  「但,如果你敢不遵守诺言对殿下有任何伤害的话,我云浅雪在此发誓:即使走遍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你,杀掉你,杀掉你的家人、朋友、亲戚,杀掉任何爱你和你爱的人,杀掉与你有关系的任何人,用世界上从没有过的最残忍、最可怕的手段!」

  「紫川秀,你武艺高强,是我见过最可怕的人类高手。也许你认为我不是你的对手,但你若毁诺,我发誓,纵然落败身死,我也将化为厉鬼,从十八重地狱深渊中爬出,索你性命!」

  「公主殿下,请多保重。臣,云浅雪在此恭候您平安归来!」

  听著云浅雪情真意切的话语,卡丹公主的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层迷离,朦胧一片,眼中的神情十分古怪,难以形容。

  紫川秀冷哼一声,继续大步前进,出了羽林军的中军营门,没入营外的一片丛林的黑暗之中,渐渐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魔族众高手呆呆地看著他两人离去,却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追赶。

  卡顿亲王冷冷对云浅雪说:「放走他是你的主意,现在怎么办?」

  云浅雪心头一阵鄙视,回答说:「殿下请放心,在陛下面前,一切责任由我来负。但现在还请殿下多点耐性,先不要派敢死队出去,一切等公主安全回来再说。现在我们先尽快把事情报告陛下。」

  透过密密麻麻的树林,东方出现了鱼肚白。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已经照了进来,照亮了黝黑的树林,潮湿的泥泞地,在枝头唧唧喳喳的不知名的受惊小鸟,还有筋疲力竭的逃亡者。

  「哇!」喉头一甜,紫川秀吐出了大口的鲜血,眼前一阵发黑,整个人一阵无力的虚脱,几乎要软倒在地。胸腹之间,疼得简直像有一股火在烧,五脏六腑被撕裂般的巨痛。两脚沉重得像灌了水银一样,每向前挪动一步都要付出全身的力量和意志。阳光没有给紫川秀带来任何的希望,紫川秀一阵绝望:五个小时过去了,自己拚尽全力,却走不到十里路。这样的速度,怎么能逃得掉魔族的追捕?

  「你受内伤了,」卡丹在一边关切地望著他:「歇一下再走?」

  紫川秀摇头:「没有时间了,在天亮之前,我必须通过开阔地,进入前面的山林中。」说话之间,又是一口血涌上来。他轻声的咳嗽连连。

  卡丹不出声了,她把紫川秀的胳膊搭在肩上,搀扶起了他。後者一阵苦笑:自己真是个差劲的劫持者,竟然需要人质的帮忙才能走路。

  「你中了两掌。第一掌是云浅雪的暗黑掌力,第二掌是我哥哥卡顿的神魔功。」

  紫川秀听得很仔细,喘著粗气问:「怎么医治法?」

  卡丹犹豫了一下:「没有医治的方法。暗黑掌是魔族皇族最可怕的七种密传武功之一,掌力阴毒霸道,表面的症状并不明显,潜伏的暗劲却快速地腐蚀人的五脏六腑。而神魔功却是天地间的最凶猛的外门功夫,是我父亲传授给卡顿的,刚猛强霸,中者即刻全身骨骼粉碎,软成一团。」

  「两种掌力都是必杀的绝技,没有医治的方法。其实无论中了哪一种,你都早该死了。当时你好像一点事没有,我哥哥他们一个个都惊呆了。」

  紫川秀哈哈大笑,笑声中夹杂著咳嗽连连。卡丹望著他,表情严肃:「这并不好笑。我们神族的绝学,不是可以开玩笑的。」

  卡丹早就感觉到了,当时,紫川秀抓她的手臂根本一点力气没有,站都站不稳了,只是因为倚著自己才没有跌到。在亲王等人看来,是紫川秀推著自己走,其实根本是自己拖著紫川秀走的,刚脱离了卡顿等人的视线,紫川秀马上就倒在了地上缩成一团,呕吐不止,连胆汁、胃液和鲜血都呕了出来。可就是这样,他还能拖著自己,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树林中跋涉了整整一夜,没有休息。

  这个男人有著超人的意志。卡丹暗想:高明的身手、过人的头脑、冷酷的心肠、魔鬼的胆量、不惧死亡的勇气、坚定的忠诚和信仰、还有最可怕的坚韧和忍耐……成功所需要的一切品质,他都有。假以时日,他将会成为我族最可怕的敌人,比起斯特林和帝林更可怕。--当然,这是假设他能逃过追捕活下去的话,现在的他,虚弱得就连自己也能轻易地至他於死。

  到底还要不要救他呢?或许就这样让他听天由命,让天意来作出安排?……卡丹叹了口气,在整个种族的利益和自己个人的感情之间,她实在无法取舍。

  「为什么要救我呢,卡丹?」紫川秀问。这个问题实在困扰他很久了,他本来不想问的,终於还是忍不住问了。无论从哪个角度上说,自己都是魔族的敌人,身为魔族公主的卡丹,实在没有理由拯救自己的。

  卡丹白了他一眼:「谁说我救你了?我是没办法,被你劫持的--小心,你踩到洞里去了!」

  紫川秀身子一歪,险些摔倒。幸好卡丹一把将他扶稳,恢复了平衡。两人都是大口大口地喘气:卡丹是公主出身,娇生惯养;紫川秀则是重伤在身,走了一夜的路,两人都已疲惫不堪。

  喘著粗气,紫川秀断断续续地说:「……你明明早就知道我的目的,却不告发也没有离开会场……当我动手以後,在场所有的女宾都吓得东躲西藏到处乱跑,只有你还一直待在原地不动,甚至主动地向我靠近……还有你当时不断地向我使眼色……我刚过去你就非常配台地被我『抓』住了--当时我连中两掌,都快昏过去了,是你使劲地捏了我一下让我保持清醒……我根本没怎么样,你救命叫得天响,吓得云浅雪他们动都不敢动--这不是帮我是什么?」

  卡丹笑笑:「这都是你的想像,事实只有一个:我是被你这个万恶的杀人狂劫持的。你这么厉害,杀了这么多的人,我一个弱女子有什么抵挡能力呢?被劫持也是没办法的事--哎,把你的刀拿过来,很吃力吧?我帮你背,你要尽量保持体力。」一边说,卡丹一边拿过了紫川秀细长的刀子,背在身後。紫川秀不禁苦笑:世界上哪有这样的人质?

  「阿秀,我也问你件事。」卡丹问:「你特意假装投诚我们神族,就是为了杀雷洪?冒这么大的风险,这样值得吗?为什么?」

  紫川秀沉默了。好一阵子才说:「雷洪该死,因为他背叛了紫川家族。」

  「他该死,但不一定要你出手。就为了一个叛徒,你豁出命来?」卡丹追问:「阿秀,这不像你的为人。对於紫川家,你并不像那么刻板的人……」她停住了话头,言下之意却很明显了:对於紫川家,你并没有很高的忠诚。你并不是那种没脑子的愚忠者和死士。

  紫川秀望了她一眼,他没想到魔族的这个公主对他的性格这么的了解。

  「雷洪是出卖并杀害哥应星大人的凶手。」紫川秀淡淡说:「哥大人生前对我恩重如山。」

  卡丹恍然大悟。千金一诺,恩怨分明,重意气而轻生死。她没想到,平常那个看似嬉皮笑脸、玩世不恭的紫川秀也有这样男儿热血的一面。不知为何的,卡丹也感到胸中一阵豪气激荡,但嘴上却仍旧不依不饶:「真是愚蠢,拿自己的命去开玩笑,你当你自己有几条命啊……你就不为阿宁著想一下吗?男人啊!真是的……」

  「好了好了,」紫川秀举手做投降状:「放我一马吧,卡丹大姐,下次再不敢了。」

  「呸!你还想有下次啊!」卡丹很认真地说:「你知道吗?刚才是你运气好。刚才如果我父皇在场,你根本没有机会的。--疯子,你真是个疯子!」

  紫川秀苦笑。他知道自己能成功脱身,除了卡丹的暗中助力以外,确实有很多偶然的幸运因素在里面:魔族的第一高手魔神皇不在场、云浅雪对卡丹的一往情深不敢下辣手……

  「阿秀,如果刚才我哥哥他们真的不放人,你怎么办?」

  紫川秀微笑:「怎么可能呢?你是魔神皇的心肝宝贝,他们怎么敢不放人?」

  「我是说如果!如果不放人,你会不会真的……?」

  紫川秀犹豫了一下,笑笑说:「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不必说了。」

  看著紫川秀的笑容,卡丹心里隐隐发寒:这个魔鬼!他是真干得出来的!

  天灰蒙蒙的,在林间雨後泥泞的潮湿的小路里,逃亡者与人质相互搀扶,深一脚浅一脚地艰难前行。不知名的野鸟在他们头顶喳喳的发出刺耳的吵闹声。

  「云浅雪很喜欢你呢。」沉默中,紫川秀忽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卡丹一震,却没有出声。她想起了云浅雪的话:「若你敢伤害公主,即使走遍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你,杀掉你!……纵然化身为厉鬼,我也将从地狱爬出,索你性命!」心头一阵酸楚,百般滋味齐齐涌上,却不知是苦是甜。对於云浅雪这份真情,她心中涌起了愧疚之情。

  「当我在你脖子上划了一下时,他整个眼神都变了,那是装不出来的。他真的是很喜欢你。」紫川秀说。

  卡丹注意到,他用的是「喜欢」而不是「爱」字。卡丹苦笑,心中暗道:或许男人都一样,不习惯说「爱」字?什么时候,也有人曾结结巴巴地跟自己说:「我很……我很……那个你,卡丹,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很那个……你。」

  本来已经是一流的名将,帕伊一战後,以单薄兵力狙击魔族王国倾国之军而不败,他的形像更加增添光彩。现在的他,已经隐然成为了整个人类世界景仰的英雄偶像了。但是为何,留在自己心中的形像,却仍旧是那个慌张的、手足无措的羞涩小伙子,连一个「爱」都说不出口,目光流露出对爱情的惶恐?

  风吹雨打,凋谢了多少了花朵。现在他身在何处呢,我的爱人?或许真的是天意弄人,世间沧桑,相爱的人注定没有结果?

  「云浅雪是个很优秀的男人。忘记斯特林吧,这样对你比较幸福一点。」紫川秀淡淡地说,转过头目光盯著路边茂密的树丛,仿佛他是在和某棵树说话。

  「傻瓜。」卡丹轻声地说,眼波朦胧,也不知是骂紫川秀还是骂云浅雪--或许都不是,而是距离此地万里,远在帝都的某人?

  在森林外围的一个路口处,紫川秀停住了脚步:「卡丹,到这里就行了。你回去吧--二十四小时之内你回不去,云浅雪会抓狂发疯的……咳咳……我可不想他真的变成鬼来缠我……咳咳……」紫川秀想开个玩笑,却咳嗽连连,殷红的血丝渗出了嘴角。

  卡丹默不作声地把刀递还给了他,看著他微笑的脸,心头一阵怜悯:远东全境已经全部是魔族的势力范围了。此地距离瓦伦要塞近千里,重伤在身的他如何能经历这艰难的长途跋涉,逃脱魔族的可怕追捕?

  犹豫了一下,她拿下了胸前的项链,揭开上面的密盖:「这里有两颗药丸,是我们皇族世代密传的,用很珍贵的材料所制造,对疗伤养气有很好的功效,我父皇送给我带在身边以备不测的。对於暗黑掌力和魔神功造成的伤害,说不定也有点用处的……记住了,这可不是我给你的,是你自己抢去的。我被你劫持了,没办法!」

  「知道啦,知道啦!」紫川秀苦笑著接过,感觉自己这个劫持者真的是好没面子。他毫不犹豫吞了一颗下去,胸腹之间顿时感觉一阵清凉,那种像是被热火炙烧的热辣辣感觉顿时减轻了不少。他把另外一颗很小心地藏好。

  「那么,我们就此再见了--不,最好是不要见了,就让我们就此告别吧。」两人相对苦笑,都明白:大家身份敌对,若是再见的话,肯定有一方是已经沦为了俘虏或是阶下囚了。

  「恩,卡丹,你多保重。」紫川秀真诚地一鞠躬,抬起头时,卡丹纤细的背影已经没入了来路的树丛中。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大声喊道:「卡丹,你还没回答,为什么要救我?」

  叫声回荡在清晨的树林,沉睡中的鸟鹊被惊起,发出哇哇的怪叫声,噗嗤噗嗤地从头顶飞过。隐约地,传来卡丹清脆的声音:「紫川宁。」

  听到回答,紫川秀茫然若失,呆立原地。抬头望天,透过林间的空隙,灰蒙蒙的天空,初升的太阳苍白无光。一连十几天的春雨连绵後,这是个很难得的晴朗天气。

  帝国历七八零年的三月十日,光明王诛杀紫川家叛徒雷洪後,在魔族公主卡丹的帮助下,他幸运地逃离了魔族的羽林大营。在哥吉查茂密的森林中,光明王告别卡丹公主,彼此都相信,这是永别了。

  他们不知道,在未来的日子里,两个身份截然不同的人,命运中却有着千丝万缕的牵连,多次重合。当他们再次见面时候,已经是在四年後的第六次桓川会战了……

  此时的魔族大营中,一场可怕的风暴正在酝酿著。

  第二天的凌晨时分,接到快马紧急禀告的魔神皇连夜从枫叶丹林赶来。看著一屋子盖著白色床单的尸首、血泊,还有大群呻吟的伤员,魔神皇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好一阵子他才出声:「这,这,未免也太夸张了吧?我们一共死了多少人?」

  卡顿亲王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实话:「二十二个。其中,有四个军团长,十一个团队长,七个贵族。」

  「伤了多少?」

  「重伤三十一个。就算能治好,他们也残废了。伤员中,地位最高的是平靖。至於轻伤员,」卡顿亲王摇摇头:「还没统计出来。」

  与魔神皇一同到来的黑沙进来向魔神皇报告:「陛下,宫廷近卫旅已经封锁了会场,昨晚所有的目击者已经被软禁起来了。」魔神皇点点头,表示同意。

  黑沙又转过头惊讶地问亲王:「平靖居然没死?」现在大家都已经知道了,紫川秀是专门为哥应星报仇而来。但是现在死了这么多不相干的魔族将领,本主雷洪却没死,这实在让人难以理解。

  卡顿不知如何措辞是好,卡兰在一边帮他解释:「虽然没死,但也不能说他活著了。」他压低了声音:「军医刚才报告:雷洪的手和脚全部给剁掉了,胸腹之间给戳了十几刀,肋骨、脊椎全部给砍断了,却偏偏没一刀是致命的。这真是奇迹了,看来紫川秀是故意留他口气的。平靖现在痛得昏过去又醒过来,他哭著求我给他一刀痛快。」

  魔族的将领们齐齐打了个寒战。如此冷血残忍的手段,纵然是在以残暴出名的魔族之中也不多见。想起刚才那一幕惊心动魄的杀戮,他们思之犹寒。

  魔神皇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压抑著声音说:「紫川秀一个人来到我们大营,当著我们上千人的面,杀了投奔我们的雷洪,杀了我们二十几个高级将领,伤了三十几人,然後他拍拍屁股不说声多谢就走了,顺便还带走了朕的女儿!」

  魔神皇怒不可遏,拍案而起:「神族的军队都死光了吗?这么多的将军、勇士、高手……平时一个个在朕面前自吹如何英雄了得,竟然拿不下一个人类,救不回朕的女儿?」

  一向平静淡薄的魔神皇这次大发雷霆,众人吓得面色惨白,心惊胆战。以卡顿亲王为首,所有昨晚有份参与宴会的将领齐齐跪下,匍匐在地。魔族勇敢的将领们此时恨不得自己能学会鸵鸟的本领,可以把头埋进土里等神皇的怒火风暴过了以後才重新露头。

  「卡顿,你说,昨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被点到名的亲王心里大呼倒楣。他战战兢兢地汇报了昨晚的经过:到会场以後见到紫川秀,跟他聊了几句,罗斯总督嘲笑了他,他回答说要让大家看看「人类的忠诚」,大家还不清楚怎么回事,他突然捅了雷洪一刀,负伤的雷洪想逃跑却被追上,砍得血肉横飞,自己下令大家群起而攻,却遭到紫川秀暴起伤人,因为事出突然,仓促之间大家没有武器,被紫川秀杀得伤亡惨重……

  屋子里一片沉寂,只剩下亲王平板的叙述声。亲王的描述基本上还是符合当晚实情的,只是他隐去了在事发当时自己惊慌之下命令关门的失误,把著重点放在形容紫川秀是如何的凶悍残忍,气焰嚣张。但是,「没有什么可以吓倒我们英勇的卡顿殿下!」

  面对突发的事件,亲王殿下是那么的镇定从容,指挥若定,号召众人团结抵挡,甚至还亲身上前,英勇应战,「与紫川秀大战三百个回合,最後使出拿手绝技打了他一掌,压倒了他的嚣张气焰」--当然了,其他的诸位将领,如雷欧、云浅雪、凌步虚等人,他们也是有一定功劳的,只是没我们卡顿殿下大就是了。

  「父皇,儿臣所言,句句属实!昨晚在场的诸位将领都可以为我证实的。」

  卡顿亲王语音刚落,地下匍匐的将领们纷纷抬起头来证明:「句句属实、句句属实!」

  为了证明卡顿亲王的话,他们纷纷自称昨晚又是如何的奋不顾身。雷欧举起了那只被紫川秀砍伤的胳膊,以此为证据骄傲地向魔神皇陛下证明自己的勇敢。其他人纷纷仿效,找出些十年前的旧伤疤、五年前的烧伤痕甚至脚指头上的鸡眼,也说是在昨晚的战斗中英勇负伤的,就连昨晚被追得满屋乱逃的罗斯总督也说自己是「诱敌深入,巧妙地用计谋消耗紫川秀的体力。」说到後来,大家越来越得意,越说越起劲,仿佛昨晚刚刚打了一个大胜仗,大家正在魔神皇陛下面前请功呢。

  「噗嗤!」卡兰皇子的一声轻笑打断了众人的自吹自擂:「大哥,死了这么多人,抓不住紫川秀,连妹妹也给劫走了,开始我还以为是我们输了。听你们这么一说,我才明白过来:敢情还是我们赢了!」

  卡顿勉强地回答:「卡兰,你不明白当时情形。紫川秀凶悍得很,手持锐利的刀子左砍右杀,我们这边将领们都是来参加宴会的,仓促之下都没有武器,所以伤亡就很大了……」

  「恩,为什么不通知卫兵进来处理?我记得值勤的警卫队都是带武器在身的。」

  「因为门被关了,警卫进不来……」说到一半,卡顿亲王自知失言,急忙闭嘴,却见卡兰笑吟吟地追问:「那又是谁关的门?紫川秀吗?他还真有空啊,一边一人对你们上千人还顺手有空关门打狗。」

  没有人回答。卡顿对卡兰怒目以视:杀得天昏地暗的那一阵,这个可恶的家伙不知躲哪里去了。危机刚过去了他就悠悠出现,大发感叹:「哎呀呀,这么好的菜肴给浪费了,真是可惜!啧啧!」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刚才一直偷偷摸摸地躲在门後看热闹,现在就跑出来大加讽刺,故意揭自己短。

  卡兰继续说:「有件事情我也不怎么明白:增援的羽林军士兵赶来时候,整个营区应该已经被封锁,怎么还能让紫川秀给逃了呢?」

  「这个不关我的事!」像是被谁在屁股上狠狠剌了一针,卡顿亲王急忙回答:「是云浅雪下令放走了他的!」

  罗斯总督声泪俱下:「陛下,你可要为老臣做主啊!云浅雪叛国了!他与紫川秀勾结,故意放走了他!当老臣出来阻止的时候,他竟然下令把老臣捆了起来,在我脸上踹了一脚,甚至还威胁说要杀掉老臣呢!这是对我们整个鞑塔族的侮辱啊,陛下……」

  魔神皇不耐烦地说:「这件事情等等再说--云浅雪,是你下令放走紫川秀的吗?」

  云浅雪匍匐不敢抬头,轻声回答:「是的。」

  「为什么?」

  从魔神皇压抑的问话中,云浅雪预感到风暴就在眼前。他小心翼翼的回答:「陛下,因为他当时劫持了卡丹殿下,如果我们不让步,他就要杀了公主。在那个时候,我只能以公主殿下的安全为重。」

  「哼!」罗斯总督冷哼一声说:「他只是吓唬人的!害死了公主殿下,他自己也得没命。云浅雪,只有你这个蠢货会上他的当!」

  云浅雪没有出声,现在争辩这个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其实就是现在,他也没有把握:自己是不是真的做对了。那双黝黑的眼睛,是个永远猜不透的谜。云浅雪不能想像:勇敢无畏和坚韧忍耐这两种可贵的品质,竟然可以几近完美地共存於一个人身上。

  紫川秀是不是真的在吓唬人的呢?每个人都在想像著当时的情形,却没法得出结论。魔神皇摇摇头,问黑沙:「你怎么看,军师?」

  「我认为,」黑沙依旧是那么不疾不徐的声调:「当时的情形,紫川秀已经是条亡命的疯狗,逼急了,反正都是一死,他什么事做不出来?罗斯阁下,您当时那样做,等於是逼著紫川秀下毒手啊!这个後果,不是您所能承担的。云君以公主安全为重,是很明智的。」

  罗斯总督额头出汗,不敢出声。

  

第四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