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节

    第五节

  云浅雪轻轻地吐了口气,心头充满了感激:幸好在陛下身边,还有个明白事理的总军师在。他对陛下有著莫大的影响力,有他说一句话,自己小命算是保住了。

  「陛下,我奇怪的是另外一件事情:根据刚才大家的说法,云浅雪和亲王殿下每人打了紫川秀一掌。你们当时都是用的什么掌力攻击他的呢?」

  云浅雪低头回答:「暗黑掌力。」

  卡顿亲王也回答说:「我用的是神魔功。」

  「这就是我奇怪的地方了。」魔族总军师若有所思:「暗黑掌潜伏在内,神魔功爆发在外,两种掌力都是十分霸道的可怕武功,应该是中者立毙的。为什么紫川秀还能好好地地劫持卡丹殿下出去,甚至还能出刀伤人呢?」

  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罗斯总督嘲讽地说:「该不会是云浅雪被砍了一只胳膊後,以前的武功全部给废了吧?」

  魔神皇拍拍手:「拿两块木头进来。」侍卫立即出去,找了两块五寸见方,一寸来厚的楠木板呈上。魔神皇吩咐:「把这个交给卡顿和云浅雪--你们两个,按照当时出掌的力道,击一掌看看。」

  两人明白过来,同时出掌。「砰」一声闷响,卡顿亲王打中的那块木板当即粉碎。一瞬间,坚固可比钢铁的楠木全部碎成了米粒大小的木屑,碎片四溅,威势惊人。

  而云浅雪击出的一掌则轻柔无比,看起来就像手掌轻轻的在木板上拂过一般,没发出任何声音。一击之下,木板完好无损。

  「哈!」罗斯总督幸灾乐祸说:「还说不是!云浅雪,你的武功真的给废了,难怪打上去像是给紫川秀挠痒似的……哈……」

  罗斯的笑容突然僵住了:云浅雪轻轻一吹,看似完好的木板突然软了下来,散开了,变成了一条条柳絮般的丝状物,轻飘飘的飞舞起来。

  屋子中都是武学好手,同时喝彩:「好!」大家都知道这个道理:刚猛易练,阴力难成,尤其是魔族的体质比较适合那些刚猛的武功。云浅雪能将极其难练的阴力练到这个地步,那是非常不容易的。

  魔神皇也点头嘉许:「很好!云浅雪,受伤以後,你的武功不退反进,掌力更加精纯,这很不容易。」

  云浅雪低头应承:「陛下过奖了,微臣实在不敢当。」

  黑沙点头说:「我们都看到了,卡顿殿下和羽林阁下二位的掌力都是如此的犀利。这就无法解释了:为什么紫川秀可以没事的呢?」

  一直没有出声的凌步虚突然说:「也许是他武功高强,护身气功厉害?」

  「不可能的。」魔神皇摇头说:「我们的皇族绝学,本来就是在数千年来与人类的战争中,专门针对人类体质发展起来的武功。诸位也看到了,刚才云浅雪的暗黑掌力,就是以前战场上专门为克制人类的铁甲骑兵而设计的。就算紫川秀穿著厚厚一层的铁甲,我们皇族绝学也轻易穿透他的防御,直接破坏他的五脏六腑。管他再厉害的人类,只要中了,就一定死!」

  既然魔神皇这位举世无双的武学大师这样肯定地发话了,再没有人怀疑。卡兰出声说:「父皇,照您这么说法,我看,就只剩下两种可能了。」

  「你说说看。」

  「第一,紫川秀不是人类。他来自不属於人类的另外一种高等种族,拥有极高的武力和智慧,外表上却和人类是一样的。所以,我们的皇族绝学对他无效。」

  卡兰说得认真,却引起了屋子里一阵哄堂大笑。他的父亲笑得喘气,说:「怎么可能有这样的种族?」

  「有的。」卡兰轻轻说:「我们不就是吗?」

  笑声嘎然而止。所有人都为卡兰的想法所震撼:紫川秀竟然是魔族的皇族出身!这个骇人听闻的念头,光是想一想就足以让人发疯了。有些人这才理解了,为什么外表斯文的卡兰竟然有著「疯狗兰」的绰号,他的大胆真是没有边际的。

  好半天,才听到卡顿亲王出声反驳:「怎么可能……紫川秀的眼睛我们都看过了,明明是黑色的啊!」

  「谁规定我们皇族就一定要蓝色眼睛的?」卡兰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何况,你们确定:紫川秀的眼睛真的是黑色的吗?」

  「怎么不……」刚说了一半,卡顿停住了。他想起来了,在挥刀杀人时候,有一段时间里,紫川秀眼睛变得赤红,好像血一样的红,望之让人恐惧。人类的眼睛可以变色吗?他打了个寒战,不做声了。

  黑沙问卡兰:「那你认为的第二个可能是什么?」

  「总军师,父皇说,我们的皇族绝学是与人类数千年的作战中来发展出来的。那我想,有没有可能,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人类那边也同样发展出了克制我们皇族绝学的武艺呢?」

  这个想法还比较有道理。人家都把目光投向了魔神皇。关於武学上的问题,他是最有发言权的。魔神皇沉吟了下说:「可以克制暗黑掌的武功?……人类是曾经有过这样的武功,不过……」他望向了总军师黑沙:「你来解释一下吧,军师。这事你比较清楚。」

  黑沙点头:「陛下,您是不是想说,三百年前林氏家族的镇国武功,『光明波纹』?』

  「正是。我记得,林氏家族正是以『光明波纹』起家的,依靠这套武功,他们屡败我族高手,建立光明帝国。」

  「但是这套武功早已经失传了,陛下。」黑沙轻轻说:「早在三百年前就失传了。」

  「为什么?」几条嗓子同时发问。

  黑沙叹了口气:「这套武功虽然威力强大,但是练习的条件却非常苛刻,必须是具有光明林氏家族血统的,而且要人亲口传授--至於为什么这样,因为年代久远,其中奥妙,我们也难以知晓了。我只知道的,林氏家族一直人丁不旺,所以这武功也一直流传不广。自最後一任光明皇帝林坚毅战死於蓝河之後,光明帝国覆没崩溃,这套武功就此失传了。」

  「军师大人,但是林家血统还有人在啊?」

  「林坚毅战死时候,他的女儿林凤曦--也就是现在河丘林家的始祖--年纪还小,并没习得这项武功,所以武功就此失传了。至於後来的紫川家拣了光明帝国的一点招式皮毛拼凑起来,也说是「波纹气功」,把它视若珍宝--但骨子里,那已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了,二者威力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卡兰若有所思:「我记得紫川秀原名是林河……有没有可能,他是光明帝国林氏的嫡系呢?」

  总军师笑了:「二殿下,您刚才没有听清楚:学习『光明波纹』,除了林氏血统外,还得有人亲口传授。就算紫川秀确是光明帝国的後裔,但是光明波纹最後一任传人林坚毅已经死了三百多年了,与林坚毅同时代的人也早已死光了,他哪里找人来亲口传授给他呢?」

  「真的全部死光了吗?」卡兰反问一句。

  「怎么可能有假?三百多年过去了,谁能不死?除非那个老怪物左加明了……」总军师突然停住了,好半天,他才慢慢地说:「二殿下,您的意思是?」

  「嗯,就跟你想的一样。」卡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那嬉皮笑脸的表情与他所谈论话题的严肃性根本不相衬:「我是想说,与林坚毅同时代的,起码还有一个人活了下来。那个人,传说中与林坚毅有很深的渊源,又被称为人类空前绝後的『第一高手』。」

  明白了卡兰的意思,在场的魔族高手无不心头震撼:对魔族而言,有一个不能出口的忌讳名字,一个最深的可怕噩梦。让光明帝国最後,也是最强的五十万皇家军团葬身沙场的强大魔族军队,却被一个人类所粉碎;就因为那一人一剑的存在,强大的魔族王国空有强盛的军队和如云的名将,却三百年不敢西进!

  云浅雪低下了头,掩饰面上的激愤。他抑制不住的心头激荡:当时被杀的魔族军统帅云龙,正是云家的先辈。每一个云家子弟刚开始懂事就被告知了那段历史。杀掉左加明,为先祖报仇雪耻!对云家子弟而言,这个目标甚至超过了神族一统大陆的整体野心--不过二者其实也就是一回事,若不是那可怕的一人一剑,早在三百年前神族就完成了征服人类,一统大陆的伟业。

  魔神皇问:「最近的这些年,有没有明王活动的消息和传闻?」

  卡顿亲王回答:「最近的这一百年来,已经很少有……有『那个人』出现的传闻了。甚至有传言说『那个人』已经死了,不然以『那个人』的性格,怎么会一百年没什么动静?」卡顿亲王说得吞吞吐吐的,他甚至不敢直言「左加明王」的名字。

  众位魔族高手连忙纷纷赞同:「对对对,那是不可能的!三百多年都过去了,『那个人』不可能还活著的。卡兰殿下,您太敏感了,老爱胡思乱想吓唬我们,哈哈哈哈哈……』笑声很响亮,有点像怕鬼的夜行人吹口哨给自己打气。

  卡兰撇撇嘴,喃喃评论说:「缺乏直视事实的基本勇气。」

  「倒是有那么一个传闻,不过还没得到确认……」云浅雪若有所思:「两年前,第三次桓川会战时,担任全军统帅的葛沙和他的副将云沈被来历不明的人类高手刺杀身亡。--当时葛沙号称我族的第一猛将,能力敌千军,对上了那个人类的高手却毫无抗拒之力,听说连一招也接不下就被砍下了脑袋。

  葛沙身死後,副将云沈立即命令部下上前围攻,但重重的防御层竟然挡不住对方的一冲,几乎是刚下完命令的同时,云沈也死了,同样的一击即毙。然後刺客远遁,几千卫队组成的包围圈竟然拦他不住。

  消息传开了,军心立即动荡,士兵纷纷丢下了武器逃跑,军官拦也拦不住--好像他们也没怎么拦,因为听说连军官自己都在害怕。结果远东军趁机杀过来,我军大败。也就是在那一仗中,卡丹殿下失陷。那个神秘的人类刺客,身份至今没有查明。目击者们都说:那种雷霆般一击即杀的可怕武功,与传闻中左加明王的手段非常相像,大家都认为是明王本人来了,所以他们才吓得不战而溃的。」

  将领们听得入神。神族第一猛将战死,全军大败,公主失陷,可怕的左加明王重现人间……这些当时都是轰动一时的新闻。关於那一仗的传闻,他们也略有所闻,只是没有专门调查过的云浅雪来得详尽。

  黑沙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问:「云浅雪,那一仗中,人类方面的统军将领是谁?」

  「啊?」云浅雪愣住了。调查时,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到那个决定胜负的神秘高手上面,至於对方将领的身份,在他看来,根本无关紧要。他支吾了一下,还是老实说:「我没有留意过。很重要吗,军师大人?」

  「我不知道,」黑沙淡淡说:「我随便问问的。」

  云浅雪点头:「我出去向资料官查一下。」徵得魔神皇的同意後,他匆匆离开。回来时,他的脸色灰白:「陛下,军师,那一仗中人类方面的统帅我已经查清楚了。他就是--」他吞了口口水:

  「紫川秀。」

  一阵突如其来的可怕沉默笼罩著整个候见大厅。

  魔神皇站起了身子,脸色冷峻:「传令下去:动员王国在远东地区的所有部队,从现在开始,在整个远东范围内搜捕紫川秀!此次行动,由朕亲自指挥。一切以杀死紫川秀为最高目的,他已经负伤,这是难得的机会,绝对不能让他成为第二个左加明王!必要时,可以不必顾忌卡丹的性命。传喻官兵:有提紫川秀来见朕者,无论死活,朕立即封其为侯!」

  「是!」魔族高手们肃立,轰然应答。

  「陛下,我建议下达噤口令:禁止所有与会人员泄露关於三月十九日夜所发生的一切。」黑衣面具的魔族总军师说,没人能够透过面具看清他的表情。他自言自语:「难道,紫川秀就是……」

  即使最靠近他的人也听不见他的喃喃细语。

  天还没有完全透亮,位於哥吉查森林边上的羽林大营中,清晨的寂静给一遍又一遍的高声宣读声打破:「紧急命令:陛下有旨:立即出动,捉拿人类奸细紫川秀者!」

  没等从梦中被惊醒的魔族兵明白过来究竟发生什么了事情,军官已经冲了进来对著他们耳朵狂吼:「集合!快,穿衣服集合!」懵懂的魔族兵抓起武器跌跌撞撞地跑出去空地上,没集合完毕,军官们就急不可耐地踢著他们屁股:「没来的不必等他们了!快,快!快!走!走!」--他们倒不是害怕紫川秀逃跑了,只是怕抓紫川秀的大功给别的部队抢去了。

  整个羽林大营像刚被捅了的蜂窝似的狂乱地行动起来,大队大队的步兵不断地从营地开出,争先恐後地冲入了茂密的哥吉查森林中。脸色冷峻的步兵们手持锐利的长矛,在浓密的树荫下排成了一列又一列的散兵线,逐行逐行地清查树木、灌木丛、草丛、小路。稠密的树梢、茂密的草丛、长满野草的浅浅的沟堑、黝黑的山洞……每一个可能藏人的角落,魔族兵们都没有放过,他们用长矛使劲地往里面乱戳乱扫,没有一处遗漏。

  士兵们已经被告知,他们要搜寻的家伙是个高度危险的人物,特别擅长近身搏斗,为了防止第一线的长矛手不是对手,布置在第二道防线的魔族弓箭手全神贯注,稍有风吹草动他们就立即放箭,结果是无数的野兔、山鸡、狐狸、松鼠遭了无妄之灾,成为魔族士兵的意外收获。

  在森林的外围,大群的骑兵部队日夜来回巡逻,严密监视,连一只苍蝇也别想瞒过他们的耳目。在这里,为了防止对手太强,一般的魔族士兵不是对手,由精选出来的好手组成的精英队在外线随时待命,只要一接到有警的讯号,他们会立即赶到。

  於此同时,红亮的霞光中,背後挂著金色小旗的信使骑兵亡命地奔驰,他们的马匹已经跑到口吐白沫了。他们将把魔神皇的密令传达到遍布远东各地的王国军队。从东到西,从森林茂密的杜莎、得亚、伊里亚、古迪撒、伏伦……一直到最西边的瓦伦城下的伏名克等一十三个行省的广袤土地上,遍布远东的一百二十万魔族军队、六十万远东叛军接到了同一个命令:「找到一个重伤的年轻人类。」附在信中的还有紫川秀的通缉画像--不知出於何种因素的考虑,魔族的总军师在命令中隐去了紫川秀的名字。

  一个无比庞大的巨人开始行动了起来。

  

第五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