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节

    帝林和林秀佳夫妇的惊喜地欢迎斯特林。自从从远东回来后,斯特林还是第一次到帝林家中拜访。帝林三两下就打发走了其他的客人,林秀佳刚生产完不到一个月,还是下床很快地做了几样精致的小菜送上来。斯特林不安地说:“太客气了,嫂子,你不应该起来的。”

  帝林骂道:“你这么晚过来,还不就是为了我老婆炒的菜,现在又在这假惺惺说:‘太客气了!’——斯特林,你这个家伙就是不好,喜欢假撇清!”

  林秀佳语笑嫣然:“没什么,你大哥帝林晚上睡得很晚,每晚都要吃点夜宵的。

  有你来陪陪他喝酒,他会很高兴的。改天你也该把李清带过来,让大家一块聚聚啊?”

  斯特林笑笑,没有说什么。林秀佳知道这两兄弟见面一定有其他话要说,很快地告辞:“我去隔壁做点家务,有事你们叫我。”

  看着林秀佳的身影离开书房,房门轻轻在她背后合上,斯特林打量着帝林朴素的书房,他不打算跟帝林说刚才的遭遇。这件事情,连复述一次都是种难以忍受的耻辱,他不想把这种难堪也带给帝林,强打精神笑了笑:“嫂子真是贤惠,月子刚过就又操持家务了。”

  帝林轻笑:“其实有时候我觉得她是自找的,家里明明有佣人的,她还是不放心,非要自己动手下厨。”

  “话是这么说,但嫂子的手艺,一般的佣人怎么比得上?你吃惯了嫂子做的菜,再叫你去吃平常的,你准是意见一大堆。”斯特林斟了一杯酒,微笑道:“做爸爸了,感觉如何?”一个月前,林秀佳刚刚分娩,顺利生下一个儿子。当时斯特林正与李清在外地渡婚假,一时赶不回来,只是遣人送了一份贺礼。

  帝林苦笑道:“百感交集啊!”他也斟了一杯酒与斯特林一碰:“一眨眼突然就成了人家的爸爸了,一时间,还真是适应不过来。小家伙一天到晚闹个不停,真让人揪心。”他微笑地望着斯特林:“你呢?做人丈夫了,感觉又是怎样?”

  斯特林神色淡淡的:“也就那样吧,就当是一份任务,完成了也就是了。”低头闷闷地喝酒。

  帝林立即明白了,斯特林的家庭生活过的并不是很愉快。他用劝慰的口吻说:“你跟李清吵架了?刚结婚,两口子一下子难以适应,那也是常有的。李清这个女孩子我见过,她不像林秀佳,她是名门之后,个性是强了一点,也可能有点性子,你要多让着她点。”

  “李清没什么不好。”斯特林沉沉地说:“学识、性格、相貌、才干……她样样都优秀,而且还是内务处的红衣旗本,在家里也没什么脾气,家务又勤快——嗯,没什么不好的。只是我配不起她罢了。”

  帝林吃了一惊,正要细问,斯特林已经变换了话题了:“刚才我去见总长了,我想换个职位。”

  “啊?”帝林更加吃惊了:“换个职位?换什么职位?”

  “恩,我想调任远东统领。”

  帝林更加吃惊了。他伸出一只手在斯特林面前晃来晃去的,问:“这是几根手指?”

  “两根。大哥,你别闹,我很清醒的。”

  “我看你就不怎么清醒!你应该也知道,远东统领这个职务现在等於是只剩了一个空壳子,实质上就等於瓦伦总督罢了。你居然好好的中央军统领不干,想跑去守边疆——你知道吗?现在瓦伦军法处的头头卢真现在天天给我打申请报告,他拚命的想调回帝都监察厅,哪怕是调回来扫地擦桌子他也愿意!那里有什么好?又远、又偏僻、又危险,哪天魔族一旦攻过来,首当其冲瓦伦就是!这个地方就像个火山口,危险得烫屁股,多少人跑都来不及呢,你还主动地想过去?”

  斯特林沉默不语,其实他就是希望和魔族开仗来一雪前耻,但说不出口,那样的话,帝林就更把他当疯子来看了。帝林停止了训斥,忽然说:“我猜,总长一定没有答应你吧?”

  斯特林惊讶:“你又怎么知道呢?”

  帝林神秘地一笑,一副高深莫测状。他暗想:理由其实也非常的简单,现在的帝都表面平静,暗地里却是波涛汹涌,形势紧张。自从上次遭罗明海伏击以后,自己与罗明海之间的矛盾已经相当尖锐,几乎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两人各自掌握一定的武装实力,都有忠於自己的军队。在这种大规模的冲突一触即发的情形下,紫川参星怎么可能同意让自己在军方最有力,也是最忠诚的大将离开帝都呢?一旦权力的平衡被打破,他也害怕局势失去控制的啊!

  帝林转换了话题,问:“你那边新军的整编,进行得如何了?”

  斯特林皱皱眉头:“进度还算可以吧。民众倒是很热情,一个星期不到,报名参加自愿兵的就有几十万人因为大家对魔族都很愤怒但是资金却不怎么充足。我屡次向罗明海要钱,他都说现在财政困难,我们没那么多钱来扩充军队,等一两个月再说吧。大哥,你也知道的,这几十万人等着训练、吃饭、装备,我们哪能等啊!新任幕僚长哥珊倒是很配合,我一说她就拨了七千万过来,让我们暂时缓了口气——不过她说,再多的话,她也没权调拨了,得总统领签字才行的。”

  帝林恨恨地骂道:“罗明海这个蠢货,他是故意为难你的,一点大局不顾!他都不知道,我们现在的局势有多紧张!我们刚刚战败,主力军队在远东全部丢得乾乾净净,家族正处於最虚弱的时候。东边那边的防御还好说,有古奇山脉帮我们阻拦魔族的大军,瓦伦要塞又易守难攻。形势还不怎么要紧。但那边的……”

  帝林指指西方:“除了薄弱的边防军以外,原先布置在第二道防线的黑旗军已经在远东伤亡殆尽了,我们已经没有任何的预备兵力了!而且从西部边境一直到帝都,地形全部是一马平川的平原地带,我们根本无险可守!快马全速的话,流风霜的轻骑兵不到一个星期就可以杀到帝都城下。到时候,我看罗明海这个老混蛋拿什么去挡!”

  “斯特林,我给你看点东西。”

  帝林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低声地读:“西部边境多伦湖一带,流风家军队侵入我地盘,我边防军第七十一师团巡逻队与之发生冲突。双方各有伤亡,我方阵亡七人,伤一十一人,其中的一个伤者是小骑武士——恩,事件发生在今天早上六点二十分,明辉统领向帝都紧急请示可否主动还击。一个星期后,你可以到军务处收发室去查证。那时候明辉的正式报告也应该到了——斯特林,现在统领处的军务基本上由你主持,你怎么看?”

  斯特林不假思索地回答:“他们是在故意挑衅,想试探我们的底细:妈的,如果是我做主的话,我就让明辉狠狠的打,把他们的气焰压下去!他NN的,欺负我紫川家无人了吗?”

  “正是!”帝林一拍桌子,恨恨地骂道:“现在他们没过来,只是因为还不知道我们在远东战争中损失到底有多大,还不清楚我们底细。其实挡在他们面前的就只有一张纸,如果我们稍微示弱,他们马上就明白过来了:紫川家确实是伤亡惨重。那我们就全他M的完蛋了!狗娘养的罗明海,这个时候还跟我们过不去!”

  两人都是紫川家的高层负责人,现在时局艰辛,外有强敌窥视,内有政敌牵制,肩头压力都十分重大。现在两个知己好兄弟聚在一起痛饮畅谈,痛快地骂了一阵娘,心情都大为爽快,感觉压力也像轻松了很多。

  斯特林忽然想到了什么,惊讶道:“不对,从这里到西部边境,即使快马奔驰不休息,起码也要五天以上!今天早上前发生在那里的事情你怎么今天就知道了?”

  帝林高深地一笑,面有得色:“这就是我们监察厅的皇牌秘密武器了!只要是在我家族境内发生的事情,只要那里有监察厅或者军法处的分支机构,一天之内我就立即能得到消息,比总长紫川参星还快得多!”

  斯特林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感叹道:“太神奇了!这完全是奇迹,西部边境的消息,不到一天你就收到了,难道你的信使是在天上飞的……”

  他眼睛一亮,说:“我想到了!你是用信鸽来传递消息的!”

  (鸽子有一种独特的本领,即使被带到千里之外也能准确地找到自己的家。这已经被人类所了解,当时有不少商人就把鸽子当做传递商务信息的工具。就人提出过这样的设想:利用信鸽为传递工具,营建一个遍布全国的通讯网络。但这事情说起来容易,但实施起来却相当的困难,存在资金、设备、资源、人力和权限上的种种条件制约。大规模地把这种先进通讯方式引进到军事和政治领域,构造了一个遍布全国的快速通讯网络的,帝林还是第一人。后世的历史上,他因此而闻名。)

  

第三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