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流通法案

    

  旦雅市处于紫川家族的西南边陲,人口二百万,面积三百多平方公里,虽然只是一个地方边陲行省的省会,但其实际的繁华程度和财富量丝毫不比帝都来得逊色。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该市毗邻富裕的林家,而且一路都是平坦大道。

  由黑旗军和河丘保卫厅联手打击之下,敢在这段道路上做无本生意的绿林好汉们都乖乖地把脑袋挂在了旦雅市的城门口警诫同行了。

  治安良好,交通便利,这是进行边境贸易最理想的通道,道路上每天满载着各式货物的车辆源源不绝,滚滚涌向家族内地广阔的市场。

  作为西南地区最大,也是最繁华的城市,理所当然的,家族西南国土防卫军队——黑旗军总部也就设在旦雅市。

  虽然历史上也不乏有识之士提出异议,认为此地距离林氏家族边境实在太近了——从旦雅市的高楼可以看到对面林家城镇的灯火,从旦雅前往河丘只需要五个钟头的快马——缺乏必要的战略纵深缓冲,家族西南地区最大的国土防卫部队中枢设立在此地很不安全。

  他们认为,应该将军团总部向纵深的内地推移个百来公里,设在基新行省或者速达行省可能更合适点。

  提议尽管很有道理,但从来没有得到执行过,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历任的黑旗军统领哪里舍得离开繁华的旦雅市而跑到偏僻的基新或者速达去啊!

  而且,林氏家族一向安静本份,立国数百年从没向外扩张过一寸国土,而且与紫川家族关系良好。

  于是,大家都觉得,那些提议未免杞人忧天了。

  理所当然的,作为家族西南边境的主要边防武装部队,除了承担国土保卫任务以外,黑旗军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那就是检查来往货物,看看在贸易中是否存在违禁货物。

  这个违禁货物的定义是常常变化的,武器、毒品、黄金、政治读物等自然属于违禁货物,但在家族发布《禁止战略物资自由流通法案》以后,铁矿原料、粮食、药品等一般日用品忽然也成了违禁物品,而地方军政长官也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自行定义、增加违禁物品的目录。

  这种情况下,作为边防部队最高指挥官的黑旗军统领权限是非常大的,他有权根据实际情况自行认定违禁物品和种类,并组织部队缉拿与查扣。

  也就说,如果他不同意,商人们哪怕就是从林家运一卷草纸进来都是犯法的。

  如此大的权力掌握在一个人手中,不言而喻,黑旗军统领的油水之丰满可能算是家族统领群中最让人羡慕的。

  事实上,历史上紫川秀的前任中不乏那种上任三个月,身家过千万的人物。

  即使像死后被家族追封忠勇统领的方劲,在民间一直颇有清廉之名声,但根据紫川秀回帝都后去探望方劲遗孀时看到的,其住宅之高档豪华,也远非统领的薪水所能达到。

  现在,轮到紫川秀来当黑旗军统领了,面对这炙手可热的肥差使,阿秀大人当然不会客气。

  上任第二个星期,他屁股在椅子上还没坐热就召集部下们训话,先大大打了一阵官腔,说是:“最近关防松懈,不法之徒大肆走私违禁物品,十分猖獗,损害了家族正常的经济秩序。帝都为此深表关切。总长殿下一再叮嘱本官,对此现象绝不可无动于衷!吾等食君俸禄,理当为君分忧。从今天起,各部队开展为期三个月的严厉打击越境走私活动,诸位务必严格执行!如敢有懈怠,本官定然严惩不贷!”

  “是!”部属们齐声应答:“大人既然有令,下官自然要严格执行。便请大人颁下违禁物品目录名单,以便下发到各处边防检查站、各国境巡逻队,以便遵照执行。”

  紫川秀笑吟吟地拿出目录本,众军官一见之下几乎断气——只见那本违禁物品足足有两本《辞海》那么厚重,重达十斤。

  有人战战兢兢地翻开匆匆一阅,只见内容之丰富简直可以再编一本大百科全书了,所列物品五花八门,从牙签、避孕套、口红、指甲刀、毛驴、服装、三轮车到木材、钢铁、战马、导弹、宇宙飞船通通尽在其中。

  “大人,请恕下官愚昧,请问这个连发机关枪、加速中子核弹头和等离子推进火箭炮是什么东西?我们如何查禁?”

  “哦,这个是笔误啦。”紫川秀拿回来,唰唰勾掉了:“这个时代是不可能有这种东西的,但是以防万一我还是写上了——不过话也说回来了,真要碰到这些东西,你们也不过白死罢了。”

  看着那厚厚的目录,部下们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举起手:“黑!大人您还真不是一般的黑!”

  在接下来的三天,家族边境的各个检查站和边防巡逻部队都接到了厚厚的目录,部队长官们连看都懒得看了——与其去记哪些是目录上有的,不如记哪些是目录上没有的。

  如果真要详细宣读厚达半米的目录,恐怕没等读完,大家都已经寿尽,一命呜呼了。

  于是聪明的中级军官们直接把厚厚的内容简化成了一句话:“你们都听着,只有光着身子的人可以通过边检——哪怕穿着一双袜子都是违禁物品!”

  于是,按照这个命令,家族的边境部队全面封锁了关卡,检查来往行人,查扣的违禁物品堆积如山,过往客商欲哭无泪,各部队从中上下其手,日进万金,大发其财,无不三呼秀川大人万岁。

  从没有一任黑旗军统领在短短上任的不到两个星期的上任期间就得到部下们如此衷心的拥护。

  上下官兵一提起秀川大人,无不交口称赞:“真是我们的好统领爷,是我们的贴心人啊!”

  用这种独特的方式,紫川秀迅速在军中建立起了自己的威望。

  虽然紫川秀的举措在军中极得欢迎,但在民间,他的名声可坏得很。

  商人们群情激愤,联合罢市游行,他们喊着口号招摇过街:“打倒暴戾军阀,还我贸易自由!”他们集合到黑旗军总部的大门前静坐示威。

  紫川秀在楼上看得哈哈大笑。为此,他吩咐卫兵们给商人们端茶倒水,免费提供桌椅、遮寒的毛毯、防感冒的姜糖水,总之,要无微不至地照顾,让他们感受到春天般的温暖。

  那份体贴与关怀让商人们几乎感动了,他们问原因,结果答案几乎让他们气死:“我们的统领大人这两天正无聊,难得你们自动送上门给他取乐,他当然不想你们这么快走了!”

  紫川秀的举措,在整个西南地区引起了极大的轰动。若是这本目录真要付诸实施,等于是全面禁止了紫川家与林家的一切贸易往来,这对地方的经济发展和民生是极其不利的。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不只是商业界的事情了。

  旦雅市的行省省长和元老会代表联袂来找紫川秀谈判,他们问:“秀川统领,贵官全面封锁了关防,到底想干什么?”

  结果紫川秀一句话就把他们顶了回去:“军事机密,无可奉告。”

  行省省长不敢再作声了,毕竟紫川秀是统领,职位比他的红衣旗本高上好几级。

  但旦雅行省的元老会代表瓦格拉尔态度却很强硬:“我是家族元老会成员!秀川统领,你若不马上放开关防,恢复两国贸易,我要向军务处和统领处投诉你!”

  紫川秀冷冷一笑:“请。”

  瓦格拉尔气冲冲地走了,他果真去投诉了,结果却很让他意外,无论是总长府、统领处,还是军务处都对他的投诉置若罔闻,通通回复:“秀川统领在执行军务,事关军事机密,无可奉告。”

  瓦格拉尔大惊失色:“那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头的后台那么强硬,连总长都为他撑腰!”

  其实他还是高估了紫川秀的实力。因为大规模战争在即,紫川秀全面封锁了关防,帝都的首脑们只当他是为大规模入侵林家做准备,谁会来干涉他?

  走投无路,商人们想到了借助军法处的威力来挟持紫川秀就范。

  那天早上,军区军法处长官波金红衣旗本带着一队宪兵气势汹汹地直闯进来,司令部门口的卫兵不敢阻拦,他一路畅通无阻地进了紫川秀的办公室,气势汹汹地踹门而进:“紫川秀,你滥用职权,阻碍正常贸易,破坏地方经济,我现在要代表家族军法处控告你……”

  波金红衣旗本忽然住了口,眼睛直愣愣地盯着紫川秀办公桌的正中,那里摆着一张放大的照片,正中间那个微笑的俊美青年,不正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帝林大人是谁?

  顿时,红衣旗本面色发白,汗下如雨。

  紫川秀统领从堆积如山的案牍中抬起头来,带着一点疑惑的神色,和气地问:“这不是波金阁下吗?稀客稀客,请坐请坐。你找我有事吗?”

  紫川秀那泰然自若的神态使得波金红衣旗本冷了半截:此人的后台一定硬得非同小可,惹不起啊!

  他不由自主地再次瞟了眼桌子上的照片,小心翼翼地吞了口口水,陪笑:“没事,没什么事。想到这么久没见大人了,我随便来逛逛……”

  “真的没什么事?”

  “真的没什么事……”

  “可你刚才说要代表军法处控告……你还把我的门……”两人一起望去,只见名贵的红木门上留下了波金脏兮兮的脚印。

  “大人您听错了,我是说代表军法处——代表军法处……”波金忽然灵机一动:“大人,我是说要代表军法处给你拜年来了——对,正是拜年!呵呵,因为太久没见大人,我思念大人心切,一时冲动就……呵呵,呵呵!”

  紫川秀一愣:“可现在才十二月……”

  “呵呵,大人,我是提前给您送过年礼物来了!”波金强笑着解下了手上的名牌表:“大人,些许贺礼,不成敬意,还请大人笑纳。”

  “哎呀,波金阁下您这么客气,让本官怎么好意思呢?”紫川秀笑吟吟地接过了手表,一点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阁下您既然这么盛情,本官也不好拒绝了。这样吧,来而不往非礼也,本官就把自己使用多年的爱笔回赠给阁下吧!”

  看着那脏兮兮的不到一寸的铅笔头,波金几乎想放声大哭,偏偏紫川秀还在好整以暇地解释:“波金大人,这支铅笔陪我南征北战,我一直将它带在身边不舍得放弃,培养了深厚的感情,现在将它赠予阁下,我是多么的舍不得啊!波金大人,你可要好好珍惜啊——啊,波金阁下,你为什么哭啊?”

  “大人,”波金边抹着眼泪边说:“大人您将珍藏多年的爱笔赠送给我,意义重大,这份情意让人怎能不感动?我是喜极而泣啊呜呜……呜呜……”

  整整一个早上,波金军法官在办公室里与秀川大人谈了些什么,外人当然不得而知。但大家只记得来时气势勇猛如狮虎般的军法官,离开时候两眼无神,一边抹着眼泪和鼻涕,像是刚从强奸现场离开的少女。

  眼看这个新来的统领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连军法处都拿他没办法,大家全发了愁——尤其是那些做大笔生意的商人们,生意每停一天他们的损失就得几十万,而且什么时候能恢复还是遥遥无期。

  不是没有人想过行贿,但这位统领是位笑面虎,银子收了无数,但恢复关口却是遥遥无期。

  也不是没有人想过买凶杀人,但是那些前去行刺的刺客们全部从此不再在世上出现。

  谁都不知道紫川秀为什么这么干,这摆明是件损人不利己的勾当,但他就是这么干了。大家愤怒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禁止贸易一个星期后,连林氏家族都坐不住了:紫川家闭关锁国,受害的不仅仅是紫川家族内部的商人和民众,这对于商贸加工业发达的林家也是个巨大的打击。

  以林家卓越的情报能力,很快就打听出了,这一切完全是新任黑旗军长官紫川秀统领搞的鬼。

  这是位新上任的强硬派新锐人物,后台极其硬朗,连军法处和元老会代表都不惧。

  河丘传来指令,要不惜一切代价尽快重新打开贸易关口,为此,可以采取任何手段。

  河丘驻旦雅办事处的主事官联系紫川秀的助理,传达了一个信息:林氏家族三长老之一林睿长老希望能与黑旗军统领紫川秀会晤,希望能尽快安排。

  紫川秀笑咪咪地说:“林睿希望尽快见面吗?知道了,那就安排在明天吧。”

  ※※※

  十二月十五日的上午,在距离旦雅市城门约二十多里郊野的一栋不起眼的农家小屋里,紫川家族的统领与林氏家族的长老会晤了。

  以他们的身份来说,完全可以选择更豪华舒适的会议地点的,只因为他们都不想引人瞩目,而且也不想到对方的领土上去谈判,那会有种落入下风的感觉。

  而这座农家小屋看似不起眼,但它却刚好坐落在两国的边境线上,小屋大厅的东半边是在紫川家,西边却在林家的领土上,前门是在紫川家,后门却是在林家。

  正因为如此,这座不起眼的农家小屋常常成为两国高层人物办理交涉的理想场所。

  上午九点五分,比约定的时间不多不少迟到了五分钟,护卫们都留在了门外,紫川秀从前门进入了房间,正好看见一个人从后门处进来,两人都微微一愣,不约而同的出声问候:“秀统领?”

  “睿长老?”

  两人哈哈一笑,在屋子中间的桌子两边坐下。

  来人约摸四十岁,身材修长偏瘦,漂亮得简直不像话。所谓的“英俊成熟”用在他身上最是无懈可击,两鬓早白,白得仿佛染过的一般,额角有细细的皱纹,金丝眼镜,轮廓分明的瘦脸,眉毛淡淡的,带着温和的笑容。

  只看来人的那一身衣裳,白衬衣,一身黑呢子大衣仿佛贴在他身上一般,舒服顺眼之至,胸口处戴着一朵由手帕结成的素白襟花,看似随意,但无论如何挑剔的女士都找不出任何瑕疵,仿佛连每一道皱褶都是经过巧妙安排的。

  他身上不佩戴任何饰物,因为以他的身份,已经不需要炫耀自己的财富了。这种简洁、反璞归真的典雅品味令人赏心悦目。

  相形之下,紫川秀马上感觉到自己的俗气了,手上那硕大的钻石戒指跟个暴发户似的。

  紫川秀偷偷将戒指面拧过来,暗想,老话说得果然没错,培养一个贵族需要三代人的时间,财富可以暴发,但风度和气质的养成却要经过数代的熏陶才可以养成。

  双方第一次见面,紫川秀却对他有一种难以言述的亲切熟悉感,他躬身行礼:“林长老,您好呢!”

  林睿起身还礼,亲切地说:“秀川统领,您的事迹闻名四海,您的大名我是如雷贯耳了!没想到,您真人是这么年轻呢!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他的声音很低沉,明明是见面的客套恭维话,但不知为何在他口中说来就有一种莫名的真诚感。

  紫川秀想起了那个已经逝去的圣庙长老,用他的话回敬道:“长老,请放心呢,年轻是不会传染的。”

  两人相视哈哈一笑,会谈开头的气氛很好。

  林睿微笑道:“秀川长官您就任黑旗统领,这是紫川家统领处和元老会的英明,不拘一格地选拔少年俊杰,有您这样理智而明理的将军镇守西南与我们为邻,这也是我们林家的幸运。敝族长一再交代我们,一定要去早日拜访您,只是顾忌您刚刚上任,事务繁忙,我们不好打扰。一直到今天大家才有机会坐在一起,希望秀川大人您不要见怪我们拜会来迟就是了!”

  紫川秀微笑道:“哪里哪里,睿长老您太客气了。请代我向林凡殿下问候一声,就说晚辈紫川秀向他老人家请安了。”

  林睿微笑着:“好说好说。”

  会晤之前紫川秀也是做了准备的,林家的主要权力则集中在长老执政会。

  长老执政会就相当于紫川家的统领处,直接向林家的族长负责,其成员全部是林氏家族的嫡系。

  现任林家家长林凡年事已高,已经有风声传出他即将要退位,眼前的这位林睿长老将是下任林家族长的有力竞争者。

  林家派出这样的人物和自己谈判,说明他们是很重视这次会面的。

  两人漫天不着边际地闲聊了一阵,无非是关于西南地区的风土人情和气候等话题,紫川秀对林家大大称赞了一番,说真是“山清水秀,地杰人灵,精致小巧,孕育英才,无怪得百年间林家俊才辈出”。

  而林睿则很谦逊地回应道:“哪里哪里,我们河丘是小地方,帝都广场的雄壮威武,远东千里山河辽阔无边,这些大气磅礴的景色河丘哪里有?秀川统领您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希望不要见笑我们小家子气就是了。不过河丘地方虽小,倒也有些去处是值得一看的,比如金水河的雨歌舞、江华楼的眺月台、都乐山庄的观星楼,这些都是值得一去的去处。统领大人若有雅兴一游,敝家上下随时倒靴以迎啊!”

  紫川秀哈哈一笑:“有这等好去处,到时候是一定要叨扰长老大人您的!长老您若是有空暇,也请到旦雅一游,我必定热诚欢迎!”

  两人你来我往地客套一阵,终于进入了正题。

  林睿长老眉头微微一皱,正色说:“秀川大人,你我一见如故。我有几句肺腑之言,不知当不当说?”

  紫川秀心中暗笑:“终于来了!”他也正经地回答:“长老您有话请尽管直言无妨。”

  “秀川统领,一百多年来,河丘和帝都一直都保持着相当友好的关系,对于帝都与远京之间的战争,我们由于军力薄弱,虽不曾公开支持贵方,但也一直对贵方持善意的中立态度。可以说,对于紫川家,我们是善意的友好邻邦。秀川统领,不瞒您说,我们颇下功夫打听了您的过去,您曾在远东一手创建秀字营商团,与一般的将领不同,您对于经贸工作是内行好手。对于您就任黑旗军统领,我们是抱有很大期望的,希望在您任上,河丘能与紫川家在商业贸易方面展开更加紧密的合作,增进彼此的友谊和了解,这是对我们两国都有利的事。但不知为何,您就任以来颁布的禁商法令却是如此严厉,几乎隔绝了两国所有的贸易往来,严重阻碍了两国的商业交流,这样不但给我们河丘造成了困扰,也严重损害了贵国商人和民众的利益。恕我冒昧,如此鲁莽而无智的举动居然出自以开明理智出名的秀川大人您手上,这令我们感到很震惊——如果不嫌冒昧的话,我们很想打听下,您颁布这个禁商法令可有什么目的呢?”

  “呃,事情是这样的,最近的走私活动非常猖獗,严重扰乱了我家族内部的正常市场经济秩序,导致家族政府税收流失严重。根据以上情况,我决定采用这种最严厉的措施来打击这种非法活动,至于对贵国造成的困扰,我感到非常抱歉,但不得不如此。”

  “请问,这个法令要施行多长时间呢?”林睿彬彬有礼地问道。

  “这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定。说不定一个星期,一个月,或者一年——都有可能。”

  “秀川统领,”林睿长老脸上依旧带着笑,但声音中已经流露出不耐烦的味道:“您是身居高位的人,我也是。高层人物之间互相交涉的好处就是大家都不需要找这种无聊的藉口,这说服不了人的。在西南地区,您是紫川家军政的第一号人物,您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请让我们直截点,您到底想要什么?是钱吗?”

  “这不是钱的问题……”

  “这是我听过的最老套的谎话了。每次有人跟我说这不是钱的问题的时候,不用问,那一定是钱的问题。”

  “林长老,你想行贿紫川家的一名统领吗?这是对我人格的最大侮辱……”

  “啊,秀川大人,请不要生气。这样,我们换个说法,如果我们林家提供一笔赞助,比如说,为贵国的贫困失学儿童重新上学或者为治理贵国的草地沙化而提供一个基金,而这个基金完全由您一人掌握和调拨——您明白我的意思吧?这样您是否可以考虑撤销那个违禁目录呢?请不要在意,接受这种赞助的黑旗军统领您并不是第一个,这没什么值得害羞的。”

  “嗯,”紫川秀考虑了一下:“如果林家政府真的能对我国的失学儿童表现如此的善意,我会考虑放宽对两国贸易的限制的。”

  “那真是太好了。”林睿笑了:“请问秀川大人,关于这个为失学儿童重新上学而建立的基金数额,您可有什么要求吗?”眼看目的即将达成了,他舒坦地拿起了一杯清茶准备喝。

  紫川秀举起了五个手指。

  林睿点点头:“明白了,五百万克朗是吧?我这就给您写支票。”

  克朗是林家货币,一克朗相当于一点二个紫川家货币,五百万克朗相当于六百万银币,即使是对一名统领,这个出手也算是相当大方的了。

  紫川秀摇摇头,依旧举着五个手指头。

  林睿迷惑了:“秀川统领,您的意思是——该不会是五千万克朗吧?这,这就有点开玩笑了……”

  紫川秀依旧摇头:“当然不是五千万克朗。”他笑容可掬:“长老大人,我的意思是五亿。”

  “噗哧!”林睿将口中的茶水一口喷出:“你,你说什么!”

  “五亿克朗,长老大人。”紫川秀平静地却是不容执拗地重复着,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要知道,我们紫川家的失学儿童是很多的啊!”

  林睿惊愕地注视着紫川秀,不敢相信世上竟有这么厚颜无耻的家伙。他沉声道:“秀川大人,您是认真的?五亿克朗?”

  “嗯,正如那份违禁目录一样的认真。顺便说一下,请您不必再重复那个数字了,我的记性很好。”

  “有没有妥协的余地呢?”

  “长老啊,要知道我们是在谈论千千万万失学儿童重新上学的经费啊!这关系千万人的未来命运和紫川家气数的大事,如何能妥协呢!”

  “很抱歉。”林睿已经重新冷静下来:“恕我直言,秀川统领,您的要求是狮子大开口。如果是一千万,我们说不定还能满足您,但五亿克朗,这个数字光是听着就让人害怕了,我们林家实在无法同意。”

  “富甲天下的林氏家族会为区区几亿克朗害怕?”紫川秀笑了:“林长老,正如您刚才所说的,与高层人物交涉,藉口是说服不了人的。据我所知,您分管林家商贸和财政方面事务,有权力不经族长同意就可以调拨十亿以下的资金。”

  “我有权调拨数以亿计的财产,但是要看这笔钱花得值不值了。秀川统领,恕我直言,如果您坚持一意孤行,那就等于逼迫我们把这件事情直接向帝都反映。长期禁止两国贸易也会损害紫川家的利益,帝都是绝不可能允许您这么长期乱来的。如果再这么坚持下去,您最后只会一无所获——我建议我们以两千万克朗了结此事。”

  “五亿。”紫川秀笑吟吟地说:“睿长老,我不是商人,所以请您也不要和我讨价还价。”

  “您的要求实在太荒谬,如果您不肯让步的话,那我们实在无法谈下去了。”林睿长老叹着气站起身来:“再见了,秀川统领。现在我们只好直接与帝都交涉。当然了,这样花费时间可能会长一点,我们也会承受多一点损失,但总比忍受那天文数字的讹诈好。”

  “睿长老,您走好。”紫川秀也站起身,和林睿握了下手。

  尽管都恨不得把对方连皮带骨头地吞下去,但大家都是很有风度的政治人物,面子上都还是很客气的。

  林睿微笑道:“没能与您达成协议,我实在感到很遗憾。但是责任绝对不在我,实话实说吧,秀川统领,您这个要求实在是天方夜谭,没有哪个头脑清醒的政治家可能答应的。”

  “我也感到很遗憾,睿长老——顺便跟您说个事,睿长老,您刚才提到要跟帝都交涉,祝您进行得顺利。”

  “嗯?”林睿微微眯起了眼睛:“您这是什么意思呢,秀川统领?”

  “等帝都下令重新开放关防的时候,我将对所有边境贸易的货物税率实行适当的调节。”

  “嗯?”从紫川秀的话中,林睿闻到了一丝不祥的味道:“适当的调节?您指的是什么,秀川大人?调节范围是?”

  “税率将上调百分之二千到百分之五千。”紫川秀说着,面上带着天真无邪的笑。

  林睿浑身陡然一震。

  “当然了,那时候您也可以回头来找我,我的门始终是敞开的。但每过一天,为失学儿童而筹建的基金就要增加一千万——也就是说,如果您明天来找我,请记得带上五亿一千万的银行本票过来,后天就是五亿二千万,大后天就是——睿长老您这么聪明的人,数学肯定学得比我好,我就不必献丑了。”

  呆呆地望着紫川秀,林睿好半天没有说话。

  房间中静得惊人,可以听到门外士兵们来回走动的脚步声。

  林睿慢慢又坐回了原位,他手托着下巴,眉头轻轻垂下,可以看出,他在进行着迅速的思考。

  紫川秀好整以暇地喝着茶,安逸地观察着林睿。

  他几乎可以看得见林睿脑细胞运动的轨迹。自己已经开出了条件,摆明是说:如果你们不答应我的条件,我决计让你们不得安生。

  那现在摆在林家面前的只有两条道路,一是答应紫川秀的条件,以五亿克朗的巨款换来林家对外贸易道路的顺畅;第二条道路则是想办法把紫川秀从黑旗军统领的位置上赶走,但这么一位少年得志的新锐将领,年仅二十二岁就进入了家族统领处,前途无量,将来很有可能能掌握紫川家族的中枢命运,与这样一个人物结下深仇,那不符合林家的利益。

  以林家一向谨慎的作风,紫川秀断定他们没这种勇气——当然,来谈判的对手若是那位少年得志的强硬派代表林云飞的话,紫川秀就很难保证了。

  忽然,林睿哑然失笑,笑着摇头说:“秀川统领,大家都说您是流氓,起初我还不相信,现在我真是信了。”

  紫川秀装作不明白他的话,厚颜无耻地笑着。

  林睿站起了身:“五亿克朗不是个小数,我得马上向执政会报告。您的要求,我们会尽快给您落实。您是希望用河丘银行的本票还是用现金支付?”

  不愧是大陆三大势力之一的未来继承人,一旦下定了决心,林睿显得那么干脆利索,没有一句罗嗦的抱怨废话。

  “如果可以的话,用纸币吧。最好是用那种一百银币的纸钞。”

  “明白了。”林睿点点头:“如果顺利的话,明天早上您就能收到这笔款子,我们会送到国境线上。请您准备八十辆货运马车来装运这笔巨款,还请做好周密安排呢!”

  紫川秀摸摸鼻子道:“八十辆马车?要那么多吗?”

  林睿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紫川秀,慢吞吞地说:“如果全部是用一百银币一张的纸钞来支付的话,假设一万银币为一扎,一百扎为一箱,一辆马车可以装十箱,那至少要用六十辆货运马车才能全部运完——再加上预备故障和警卫们乘坐的马车,那起码要八十辆马车。说句题外话,统领大人,您看起来像是对六亿银币根本就毫无概念,看起来也不是那种——那种贪婪的人。我很奇怪,您为什么坚持要这笔款子呢?”

  紫川秀笑而不答。

  林睿耸耸肩,笑道:“当我没问好了。”

  紫川秀对林睿的风度大有好感,微微欠身鞠躬:“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林睿回礼:“如果仅仅是为了打开关卡重新贸易的话,那六亿确实太贵了。但如果能获得您的友谊的话,区区数亿不算什么。秀统领大人,我们林家希望能做您的朋友,真正的朋友!希望您也能把我们当朋友。”

  “贵方为何对我如此看重?”

  林睿长笑道:“统领大人,您自己不清楚自己的身价啊!我们林家曾做过预测,在未来二十年间,有七个人最有可能成为大陆命运的主宰,您就名列其中啊,如此人物,我们岂敢怠慢?”

  “七个人?”紫川秀起了好奇之心:“我想排名第一的定然是流风家的流风霜了?”

  林睿微微摇头:“流风霜阁下惊才绝艳,世所罕见,举世皆知她是当世第一名将,而且手掌重兵,她自然是七人名单上的一人。但她有无法弥补的缺陷在,我们对她的未来并不是很看好,她是个女子,而且并没有觊觎权力颠峰的野心。”

  “如果不是秘密的话,能否让我知道谁是那份名单上的第一人?”

  “那当然是秘密。”林睿毫不犹豫地说,看到紫川秀失望形诸于色,他诡异地笑着说:“不过因为您是我们林家的朋友,对朋友,林家没有秘密可言的。”

  “啊,谢谢呢!”

  “我们认为,未来二十年间,最有可能成为大陆霸主的人是贵国的监察总长帝林大人,他既有才能又有野心;接着是贵国的宁公主,她有得天独厚的优裕条件,而且近来所显示的才华令我们对她刮目相看;第三是流风家的第一继承人流风森,第四才轮到流风霜——”

  看到紫川秀神色大变,林睿笑笑:“当然,这仅仅是我们一家浅见,不过是纸上谈兵罢了。统领大人您完全不必在意,大可一笑置之。”

  紫川秀勉强笑笑,二人问好以后各自告辞。

  望着林睿的身影从门后消失,紫川秀无声地长叹了口气。

  倚仗手中的军权,横行霸道,野蛮无理,敲诈勒索弱小的林家政权,连他自己都在承认自己是个恶棍了,林睿只是修养好才总算没有破口大骂罢了。

  谈判过程中,他几次动摇,只是摸着口袋中那张被汗水润湿的纸才坚持了下来。

  他把那封不知看了多少次的信拿出来,细细展开:

  秀川大人鉴下:

  大人您去了西部,我们很想念你。

  不知大人您什么时候能回远东?我们全体都在期待大人您早日回来主持大局,没有大人您在,大家都没了信心。

  魔族对远东开始了进攻,他们沿着罗斯的老路,大军直扑特兰要塞。

  根据情报,魔族此次进攻势头不同寻常,在特兰要塞面前,魔族陈师二十万,旌旗横野,全是一式的赛内亚兵,由魔神皇的侄子古斯塔率领,十分嚣悍,他们造就无数的攻城器械,日夜强攻特兰要塞,昼夜不停。

  特兰军区由罗杰镇守,他率领特兰要塞军民,已经和魔族连续数场大战,虽然杀伤魔族兵卒无数,但魔族后援源源不停地赶来,战况于罗杰不利,士卒伤亡惨重。

  我正考虑是不是该把驻扎在加沙的第二军调上去。但由于上次兵变,第二军伤亡惨重,现在虽然重新招募了新兵,但训练不高,战斗力尚未形成。不知家族的增援何时能到?我们支撑得十分辛苦。

  另外,大人,还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因为连番大战,我军损失惨重,发放大批抚恤金、购买军粮、医药、武器,银子花得像水一般哗哗流淌出去,国库入不敷出。明羽昨天早上找到我说:“白川,我们已经破产了。”

  他说,本月我们赊购的军粮、武器、药品等装备都要付账了,还有欠士兵们的军饷和阵亡士兵的抚恤金,还有支付民工的差费,欠债多达一亿四千万元。而我们国库中有现金十块四毛钱。

  由于军饷拖欠了三个月,现在各营士兵已经啧啧怨言了。远东部队还好一点,他们是为保卫家国而战还可以忍受,但是秀字营的部队吵得最厉害,他们说没钱老子不卖命。秀字营中已经出现了逃兵。我狠狠地执行军法,昨晚杀了五个人才总算镇压下来局面,但是如果再没钱的话,我也压不住了。

  还有供应我们武器和粮食的供应商,他们说:“再不见现金来,他们就要停止赊给我们粮食了。”一旦停粮,全军将不战自溃。我不得不把昨天刚收上来的卖矿产所得的五十三万现金先给了他们敷衍一下,明羽都给他们下跪了,他们才总算答应看在老顾客的面子上,让我们再多欠一个月。

  还有药品和衣服的供应商,由于欠债太多,他们已经停止了供应我们。我们的士兵不得不在零下十度的寒冷雪地里赤脚穿着单薄的夏季服装与魔族兵厮杀。伤兵唯一的药品就是清水,我们连一块干净的纱布都找不到了。

  明羽愁得头发都白了一半,他哭着对我说,罗杰领着士兵们在前线跟魔族生死厮杀,我们却连饭都不能给他吃饱,怎么对得起他们?

  听到他问,我也哭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好。

  大人,我已经连续四天四夜没能合眼了,真的好痛苦。您临走前将远东的大业交给我,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谁都看出来了,你是远东真正不可缺少的顶梁柱,就连那个老是说你坏话的索斯,他现在也天天跑我这里问:“光明大人究竟什么时候能回来?”布兰将军整天都在唉声叹气,望着西边的小路出神,默默流泪。我们都知道,他是在等您回来。

  大人,您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我们全都在热切地盼望您能早日回远东。

  唠唠叨叨说了那么多,但请大人放心,无论如何艰苦,哪怕战斗到最后一兵一卒,我们都会按您的命令在远东坚持下去,直到您的旗帜重新出现在远东蓝天的那一刻。我们绝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另,恭贺大人您顺利荣升统领,我们都在为你高兴。

  祝大人您身体安康!

  白川

  这封信紫川秀已经看了无数次,但当他再读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眼睛湿润。

  西北望天狼,射大雕。在自己过着花天酒地、高官厚禄的奢靡生活时,部下们却还在忠实地执行着自己最后的命令,在最艰苦的环境下为人类捍卫着东部防线,阻拦魔族的大军。

  “真正的忠诚至死不渝,永不背叛!”

  这句响当当的誓言,白川做到了,代价是她的青春岁月,甚至生命!自己呢?

  想到自己回帝都之后的所为,紫川秀真的感觉汗颜。

  每天忙着鸡毛蒜皮,应酬人情客往,庸庸碌碌,和马维争风吃醋,陷于权力斗争中勾心斗角——此等胸襟,如何对得起那些捍卫人类边疆、舍生忘死的部下?

  他走出房间,蔚蓝的天际下,一行大雁正从东方的天际飞来。

  “或许那些大雁的故乡就是远东,我梦牵萦绕的远东啊!”紫川秀默默起誓:“君等不负我,我亦不会负君等,我们生死相依!”

  

第三章 流通法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