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节 往事

    

  远东军瓦伦参谋部

  “阿秀,你可明白这次杨明华特意越级提拔你担任副统领的意义?”罗波的脸色沉重,一点没有部下被提拔后理应表现出来的喜悦。

  “回禀罗大人,下官明白的。”

  “哦?”

  紫川秀的的神情同样庄重:“这就意味着:下官以后也可以象大人一样子可以找个美女当秘书养眼、在办公室里藏酒、再也不用怕检察厅吵三吵四了!”

  ※※※

  “混蛋,你就不用用脑子,命令看清楚了:是总统领杨明华发布的!”

  “那么…”

  “他是个怎么样子的人--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紫川秀流利地背诵:“我们尊敬的总统领杨明华阁下公务上天生智慧、指挥明断、英明过人、高瞻远瞩,私德上道德高尚、人品可靠,对待部下亲切和蔼、严于纪己、宽于待人,侍奉总长大人忠心不二,而且更难得的他是从无私心杂念,一心一意只为家族大局着想,受到全军将士衷心爱戴。无论从仁、智、勇哪个方面说,都是我等紫川军人的模范楷模,让下官无比敬仰!天降我家族以伟才,原神赐予他永寿,那对全族上下都是莫大的…“

  罗波打断他:“够了,我这里没有‘耳朵’的,你可以放心说。”

  紫川秀又露出那种最纯真的笑容:“罗波大人何出此言?刚才所说的全部是下官的肺腑之言啊,请相信下官对总统领阁下是一片衷心爱戴…”

  罗波死盯着他,仿佛要在那笑容里面找出一丁点虚假来--“紫川秀的微笑”在后世成了一个流传很广的比喻--通常用来比喻假货推销人、保险经纪人一类的人物--象以往一样,罗波一无所获。

  “七年前的事,你不会都忘了吧?”

  ※※※

  帝国历771年三月,流风家族发动对紫川家族的大攻势。流风军偷袭部队从小路进入绕开边防军防线,忽然出现在帝都城外。上代的紫川家族总长紫川远星,认为流风军孤军深入,必不会有强大兵力,不等援军到来,就动员了帝都城里的中央军和禁卫军发动进攻。结果遭到埋伏,中央军、禁卫军几乎全军覆没,阵亡人数高达八万余人,紫川远星重伤。这时紫川家族才知道,偷袭部队是由流风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狡猾多智的流风西山带领,兵力多达十三万人之众!

  流风西山认为大局已定,并不急于攻击拥有强大工事的帝都城,分兵五万回去夹攻边防军,五万步兵留下包围、进攻帝都。此时家族远东军正与魔族开战到紧要关头,边防军、黑旗军都被流风家族军队牵制无法动弹。帝都城内几乎无可用之兵,无将指挥,外无增援,人心惶惶,都认为家族灭亡就在旦夕!

  此时还在远东军校做学员的紫川秀借口说“拉练”,在远东军统领哥应星(他也是远东军校的校长)的默许下带了一队800名骑兵学员,赶回帝都,只赶的及见到了他的义父紫川远星的最后一面。

  紫川远星死后,家族内部群龙无首,元老会、总长府、统领处、军务处各个势力吵闹不休,互相指责、推卸责任,并且都说只有自己能够拯救家族于危亡--结果大什么事情也没法干,只顾着开会、讨论、选举、投票--却没人知道怎么应付城外虎视耽耽的五万流风大军。紫川秀一怒之下用带回来800名骑兵发动兵变,控制了总长府、统领处、军务处等重地,取得调兵权。他当即向各路军团、地方守备队发布勤王令,命令他们一个月内务必到达帝都--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如果他们真的过来了,遭受一路追击,肯定损伤惨重,而且也把别的地方的流风军吸引到帝都来。

  流风家上下哈哈大笑,都说紫川家族的十一岁的新头目发了疯,要把紫川家全部兵力在帝都城下拼个精光--他们一直笑到了那个噩梦般的深夜:就在命令发布的当天晚上,800名精锐骑兵在紫川秀的带领下穿上流风家的制服踹入流风大营,杀人放火,一边散布谣言:“不好了,远东军主力杀过来了!”“紫川家族勤王军队已经全部到齐了,总兵力超过一百万!”

  睡梦中惊醒的流风军面对黑暗、烈火、刀枪……根本无法做任何有效抵抗--再说他们也无从抵抗,每个人穿着的都是同样的服装,往往有人大叫:“不要打!我们是自己人,那边才是敌人!”然后一刀砍过来…在这种敌我难辩的情况下,唯一的出路就是先下手为强--造成的结果是当晚的流风家族两万阵亡人员中超过一半是死在自己人手下。

  就连流风西山本人也是死里逃生,到天亮,他刚集结败兵想反扑--但几乎就在他队伍将集未集的时候,紫川秀的骑兵就出现了,一阵砍杀,惊魂未定的败兵们一击即溃。到傍晚,流风西山又做了一次试图,企图控制队伍,又是人马刚集结,追击的马蹄声就响起……

  同样的过程重复了七次!

  到第八次的时候,流风西山已经败退到了流风家族与紫川家族交界的边境,前面是三十万复仇心切怒气冲冲的紫川边防军严阵以待,后面是紫川秀带着精锐骑兵如狼似虎地追杀——他甚至宁愿举枪自杀也不愿再回头与紫川秀交战。他之所以能逃脱,只是因为他女儿流风霜的接应,加一丁点幸运——后来很多战史学家都认为,如果紫川秀不出意外还能指挥全军的话,就算有天才流风霜的接应,流风西山也不可能逃脱,更不用说回去继承流风家主的位置了。

  但是与流风西山同来的二十万流风军士兵显然就没有这么好的女儿和幸运了,能活着回去的不到三分之一。

  在紫川家族这边,胜利者的运气却比失败者还要差的多。紫川秀满怀着有美女拿着鲜花拥抱胜利者的期望,迎来的却是:追击途中,半夜在军营里从梦中被叫醒,发现自己的卫队已经全部被缴了械,周围密密麻麻的都是家族检察厅全副武装的宪兵行刑队,只要他稍有异动,马上当场格杀…

  一个彬彬有礼的宪兵军官不无遗憾的告知他:“根据杨明华总统领的命令,阁下被控有“非法兵变”、“以下犯上”、“擅自调兵”、“专权跋扈”等罪名,已经下令被剥夺军队指挥权。阁下有保持沉默的权利,可以到军法会议上可以陈诉理由…”

  控告他的每一个罪名都是死罪。

  后来因为紫川远星女儿紫川宁的极力营救,远东统领哥应星的暗中帮助,前线将士的强烈愤怒抗议,还有他好朋友——同样是紫川青年三杰之一的斯特林在军法会议上的慷慨陈词:“忠诚无罪!”,才使得紫川秀免除死刑处分。

  杨明华想将他终身监禁,可是远东统领哥应星却抢先淡淡说:“将他发往最艰苦的远东地区服役不是更好吗?我们那里也需要人。”由于哥应星的威望很高,远东军实力强大,杨明华还不敢与他翻面…于是紫川秀就参加了远东军,从一名劳役士兵做起,直到记功升到武士、小旗武士、红衣小旗、副旗本、旗本…

  ※※※

  现在杨明华忽然要越级提升他担任副统领!

  “大人,我记性一向不大好,不知您指的是七年前哪件事情呢?可否给下官一点提示?”

  罗波:“阿秀,你要知道,对于危险的东西,人们总是希望放在他们看得到的地方——你的才能和实力对某人而言是相当危险的。如果让你老老实实升一级当红衣旗本,就统帅十万远东军了——某人夜里因此会夜不能眠的。”

  紫川秀:“但下官如果升了副统领,某人岂不是更难入睡?”

  “问题是现在远东军只有三个现役副统领编制,我们没有多余的编制来安置你——明白了吧?”

  “下官前两天听说雷副统领与哥应星统领意见分歧,说要辞职——那不就有编制了?”

  “今早他们已经和好了,雷副统领已经把辞职信收回。”

  “听说我们的林冰副统领要结婚,将去度蜜月休假三个月?”

  “准新郎在婚礼前跑了,只留下个字条说:我受不了!。现在因爱成恨的老处女正在安排敢死队追杀他…”

  紫川秀叹一口气:“现在我只剩一个希望了:大人,您的胃溃疡有没有近期癌变的可能……”

  罗波:“………”

  “所以说你升了副统领后,就只有回到帝都、参加预备役军官候职这条路了。但哥应星统领也认为这样比较好,因为紫川宁小姐已经快十六岁了,快到法定继承期了——难保某人不会因此而起杀机——你回去可以就近保护她。”

  “可是下官打架很水皮的…”

  “你就少在我面前装傻了——你那套留着去哄罗杰那群傻蛋吧!在恒川刺杀魔族指挥官的人是你吧?我知道,你不想让“某人”发现你的才能和武艺,但你想能骗的我过去吗?”

  紫川秀惊讶的看着他:“你…”

  罗波露出一丝狡诈的笑:“我是紫川家族的家臣,不是杨明华的家臣。我宣誓效忠的对象姓紫川!”

  “杨明华可是你上司啊…”

  “我是远东军副统领,我的直属上司应该是哥应星统领。”罗波慈和的说:“哥统领一直叫我关照你。”

  紫川秀回想起六年来罗波对自己的无微不至的呵护和关心,心头涌上一股热浪,对眼前的老人深深一鞠躬:“紫川秀以菲薄之身,承蒙哥应星统领和大人您的如此关照…此恩此情,今生难报!大人但有所命,紫川秀敢不尽心戮力,无惜此身!”

  罗波威严的站起来:“当前杨明华总统领飞横跋扈,无人能制,已经隐然有不臣之心!紫川秀副统领,我以家族前辈的身份命令你:尽一切办法,保护紫川宁小姐!她是远星大人留下的唯一骨肉。”

  他向紫川秀鞠了一躬!“阿秀,拜托了!”

  紫川秀昂首回答:“遵命!紫川秀但有一口气在,决不会让小姐受一丝伤害!请大人放心!”深深一鞠躬回礼,只觉胸中豪情激荡。

  “哦,另外还有个事情:你刚才不是说用生命报答我吗?那你拿我的酒…”

  紫川秀坚决地:“没门!我也只是说说而已…三瓶百年葡萄酒,一瓶皇家白兰地——比我的命值钱多了!杀了我也不还!”

  

第七节 往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