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恶人恶报

    在七八四年初的元老会首次例会上,旦雅行省的元老代表瓦格拉尔第一个向紫川秀发难,他控诉紫川秀借平定马维叛乱的机会,指挥军队在瓦林行省进行了一次灭绝人寰的大屠杀,无辜遇难民众近千人!

  元老详细地描述了屠杀的过程:“军队在黄昏时间入城,骑兵和宪兵部队进驻三十五师师部、总督府、市政厅等要害部门。军队包围了马维的府邸,带走了数百人。与马氏家族有关的所有产业,店铺、住宅、钱庄、工厂通通被军队查封了,士兵们粗暴地将马家的雇员驱赶出来,把能找到的现金和能搬走的财产通通搜刮一空。在此过程中,五百多人因为不眼军队的命令被乱刀砍死。夜幕降临后,宵禁开始了。巡逻的军队星罗棋布,任何不肯停步接受搜身检查的人都被射杀,天亮以后,白雪皑皑的街道上到处是中箭而亡的尸体。

  “疯狂的逮捕行动持续了整整一晚?军队和宪兵挨家挨户地搜索马维的余党和叛军,凡是不能提供身份证明的成年男子通通被抓了起来,劈哩啪啦的踹门声和反抗者被痛揍的惨叫声彻夜不停,有敢反抗的,当场格杀。被带走的人从此杳无音讯,居民恐惧得夜不能眠。屠杀持续了一天一夜,近千人被秘密处决,城边的荒地埋了一层又一层的尸体。”

  在瓦格拉尔元老形容下,紫川秀和他的军队像一头丑陋的野兽,残酷地蹂躏了瓦林这个美好的人间天堂。

  说到悲愤处,瓦格拉尔泣不成声:“军阀暴戾,屠戮平民!正义的元老会一定要为无辜死难的瓦林民众主持公道啊!”

  元老们义愤填膺,群情激昂:“打倒军阀紫川秀!弹劾他!罢免他!抄他的家!把他充军流放!”

  当时紫川秀不在帝都没能出席元老会,但总监察长帝林却是专门去旁听了这天的会议。

  等元老们争先恐后地发言声讨紫川秀后,修罗王只冷冷一笑:“一百只老鼠咬不了一头猫!紫川秀不是你们对付得了的人物,想活得长久点,最好知道点分寸!”

  他扬长而去,会场寂静无声片刻,怒吼声四起,端庄稳重的元老们被激怒得嗷嗷直叫。

  当天,元老会以前所未有的高效率通过了彻底调查瓦林屠杀案决议。

  瓦格拉尔元老自称目睹了瓦林事件的全过程,但不知是故意还疏忽,他演讲中没有提到,当马府被抄家的时候,瓦林城一片欢腾,鞭炮声响彻全城,大街小巷挤满了兴奋的庆祝人群,城市彻夜灯火通明。

  当然,他也忘记说了,当那些马家的残余党羽被大批处决的那天,民众奔走相告欢呼如雷,家家户户摆出了香案和水果犒劳军队,教堂里特意为紫川秀祈祷做弥撒,钟声响彻全城。

  他当然更不会告诉世人,当紫川秀离开瓦林的时候,数十万居民自发地走上街头挽留,数以千计的横幅挂满了街头:“不畏强权,功名千秋!”

  “刚正不阿,造福万民!”

  “铲奸除恶,万民景仰!”

  “统领走好!”

  瓦林事件是紫川家政权与贵族势力斗争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得到消息后。总长府与元老会紧急联袂派遣哥珊星夜兼程赶往瓦林。受总长府和元老会的双重命令——尽管出发点不同,但双方都命令紫川秀立即停止对马氏家族的追杀。

  紫川秀在瓦林城门迎接钦差大臣哥珊的到来。见面第一句话。哥珊说:“紫川秀统领,受殿下和元老会委托。我命令你立即停止对马氏家族的军事行动!”

  “马氏家族?”紫川秀迷惘地仰着头,彷佛在数千年的历史记忆深处寻找着答案。

  哥珊不得不提醒他:“就是马维和他的家族!”

  “哦,钦差您说的是那个啊。不过您来得太迟了,已经没有什么马氏家族了。”

  望着瓦林市中心的烧成焦上的废墟,哥珊目瞪口呆,她转过头逼视着紫川秀:“人呢?”

  “埋了。钦差大人需要我挖出来给您过目吗?”

  紫川秀手段之狠、动作之快让哥珊大为震惊,她这才意识到,那个曾为自己部下、看似柔弱的纨裤少爷竟也有如此雷霆霹雳的一面,在需要的时候,他也是能杀伐果断的。

  凝视着紫川秀,她缓缓说:“紫川统领,也许我没资格教导您,但擅兵者终将死于兵,这句话希望您能记住了。”

  “阁下金玉良言,下官铭记在心。”紫川秀淡淡说:“但一路哭不如一家哭,杀他们,我问心无愧。”

  短短几天,在西南经营了数十年的马家全军覆没,马家在瓦林和西南诸省的所有财产都被抄没。

  与此同时,在林家境内,由河丘长老林睿主持的同样行动也在进行。马家名下所有银行、工厂、农庄和土地通通被林家徵收。

  而在帝都,总监察厅认定马钦元老之死是因为“内讧”,帝林以追捕凶手的名义将马家的手下大批大批地逮捕,而马家在帝都的产业都在追捕过程中失火被烧成了一片白地。

  当紫川秀对马氏家族痛下杀手的同时,马家的反击也开始了。

  当紫川秀经过时候,有人从屋顶用轻型连环弩朝他射击,幸好紫川秀动作敏捷躲过了;勤杂兵在帮紫川秀整理床铺时候被暗藏在床垫里的刀片划破了手,不到两分钟时间,他浑身肿胀紫黑地断了气;给紫川秀送上的饭菜也被下了毒,当宪兵追查的时候,他们在水缸里找到了厨师的尸体。

  紫川秀立即把身边的警卫全部换成了来自远东的秀字营兵,他也针锋相对地开始了反击,更多的军队和宪兵被投入搜捕马维。

  边境上布置了大量军警盘查过往人等,防止马维窜逃出境,整个西南地区布下了一张天罗地网,附有马维照片的悬赏缉拿告示贴满了每一面墙、每一棵树。

  黑旗军司令部通告西南全体国民:“无论官兵平民,凡能举报马维确切线索的,赏银币五万;若能击杀马维本人提头来领赏的,赏银币二十万;若能生擒马维本人献上的,赏金五十万!”

  紫川秀出手大方,反正那也不是他的钱,抄马维家他搜刮的财富堆积如山,他大笔一挥:“没收,全部上缴国库!”国库在哪里,国库就在统领老人家的后裤袋里。

  瓦林事件中,紫川秀到底搜刮了多少钱财,无人能知,但根据参与人林睿的估计,马氏家族积攒七十年的财富,财产至少有三亿。

  事件过后,西南就连童谣都在唱:“倒了一个马维,肥了一个紫川……”

  西南民众久被马氏家族荼毒,现在到任新统领以霹雳手段突然铲除了马家,紫川秀在民众中的声望陡然攀升,由民众自发送到黑旗军司令部的感谢信、护民匾、锦旗、谢礼足可以把紫川秀活埋。

  光凭消灭马家这桩功绩,人们就把紫川秀以前不得人心的举动,比如封锁边境制造贸易障碍啊、索贿受贿啊通通忘记了。

  西南地方商贸发达,民风开通,这里的老百姓素来有着讲究实际的商人风格,他们宁可要一个能干的贪官也不愿要一个清廉但却呆板的清官。

  只要官员肯干点好事,老百姓对他们个人道德品质方面的要求是非常宽容的,在这里,官员为个人谋取好处被视为完全可以理解的:“没啥,统领也要吃饭的嘛!”

  民间,紫川秀的风评好得不得了,老百姓开初文绉绉地称他为“仁义统领”,后来军队里的称呼流传出来,民间也都跟着学,老百姓称紫川秀为“统领爷”而不称姓氏,既尊敬又亲切。

  历来有不得人望的贪官,也有万众景仰的清官,但是又发财又得拥护的官员却只有一个,那就是黑旗军的第十八任统领紫川秀大人!他同时创造了贪污数额最高和民心拥护指数最高两个纪录,而这两个纪录直到两百年后都无人能破,更不要说同时达到了。

  仰望着紫川秀的光辉业绩,后代的官员们绝望得要死!

  哥珊到瓦林只停留了两天,她看了看,很快就走了。

  紫川秀很感诧异:“幕僚长大人您不是本命来查办此案的钦差大臣吗?”

  “统领,您弄错了。”哥珊冷冷道:“我的任务是来传达殿下和元老会的意旨,但现在已经没必要了,我当然要回去覆命。”

  “殿下到底是什么意思?”

  哥珊没有回答。直到告别临上马车时,她才说:“秀川统领,您多保重啊!”

  紫川秀立即明白了,哥珊在委婉地提醒自己,帝都的形势对自己很不利。

  送走了哥珊,紫川秀更加狂热地投入到消灭马家的斗争中,大规模的扫荡暂告一段落,已到了深挖潜伏余党的阶段。

  要将黑帮份子从无辜的平民中甄别出来,这本来是项非常艰难的工作,但紫川秀却进行得毫不费力——被马氏家族欺压已久的瓦林民众发动起来了,在军队的支持下,他们不再恐惧黑帮的淫威,大量的线索和申诉材料潮水般涌到镇压军指挥部来。

  有了老百姓的支持,黑帮份子无处藏身,无论他们躲藏得多么隐蔽都会被人举报和揭发,军队捉他们毫不费力。

  昔日气焰嚣张的黑帮份子已成了过街老鼠,再没有人害怕他们,只要一露头,不必军队抓捕,昔日被欺压过的街坊邻里就一拥而上痛揍他们:“为我被欺辱的女儿报仇!”

  “把我辛苦挣来的血汗钱吐出来!”

  “我为父亲报仇雪恨,讨还血债!”

  那些作恶多端的黑帮份子被打得嗷嗷直叫,大叫:“军队快来抓我啊!宪兵过来啊!我是黑帮,我投降了啊——”

  黑帮份子害怕老百姓甚于害怕军队,军队虽然冷酷,但只要投降再加点花言巧语,说不定还有活命机会的,但老百姓却是没办法欺骗的,自己做的每一桩罪恶他们都看得清清楚楚,让他们抓到了就是新帐老帐一起算。

  那些久被欺压的良善人一旦有报复机会,他们想出的折磨法子就特别毒,特别狠。

  紫川秀巡查街道时,一路上碰到多起民众自发地把黑帮份子捆起来活活烧死的场面,场面惨不忍睹,惨叫声不绝于耳。

  他震惊:“怎么能这样对待人?”

  民众的回答是:“大人,这些不是人,是畜牲来着!您就当是烧畜牲好了!”

  除了烧死以外,老百姓还想出了很多恶毒的法子,比如说把黑帮份子捆在麻袋里活埋、装在猪笼里淹死、钉在十字架上吊死等等等等。

  最后紫川秀不得不下命令,禁止民间的酷刑泛滥,“要以人道、体面的方法对待罪犯”。

  命令发下去了,但似乎收效不大,对马氏黑帮,民众恨得实在太深了,若论起斗争的积极和坚决,连紫川秀都比不上他们,任什么都阻止不了他们复仇的怒火。

  紫川秀充份地利用了民众的热情。在对马氏黑帮的审判清算中,军队邀请了大量的民众来旁听和担任陪审员。

  黑帮份子想装扮无辜欺骗外地来的军官是有可能的,但想欺骗那些本地上生土长的老百姓,那根本办不到。

  这样审讯得出的结果往往是最真实可靠的,广大人民是最权威的法官和证人。

  斗争进行得如火如茶,在那些日子里,指挥部的灯火常常是彻夜不灭的,紫川秀忙得每天只能睡上两三个钟头——不是说没有优秀的部下为他分担,只是制订下一步追捕计划、部署重点搜查地区、搜集证据、审讯犯人、甄别,各项工作都是向紫川秀一人负责。

  瓦林的各个监狱里人满为患,杀或者赦免,现在紫川秀的一言断人生死,若是判断错误就可能放纵了一个作恶多端的马家死党或者枉杀了一个清白的平民,这个责任实在太过重大,紫川秀不敢将这个重任交给别人,必须事必躬亲。

  那晚马维逃跑得太过匆忙,很多有价值的资料和帐本他都遗漏了,这给追捕和审判留下了很有力的线索和证据。

  比如马氏家族的成员名单,马维只销毁了那本正式的名册,却把在帐房的工资发放记录给遗漏了。

  另外,在马维房间的暗柜里搜到了一本秘密纪录,上面记载着马氏家族所收买的地方和军队上的官员,紫川秀粗粗翻看了一下:“徐勇华,旦雅行省省长,第一次十五万银币,每月二万银币。”

  “瓦格拉尔,旦雅行省元老,第一次三十万银币,每月十万银币。”

  “萧邦,雷穆行省总督,一次十万银币,歌伎一个。”

  “瓦德,黑旗军副总参谋长,一次五十万银币,歌伎三个,每月十万银币。”

  令紫川秀啼笑皆非的是,他甚至在上面看到了自己的名字:“紫川秀,远东统领,美女两个,二百万银币。(后改任黑旗军统领,所送钱财、美女均被退回,此人危险!”再看下去,紫川秀很快笑不出来了,名单上所列官员等级越来越高,范围也从西南扩展到了帝都,很多熟人出现在了名单上:“明辉,西北边防军区统领,一次二百万银币,每月十万银币。”

  “皮古,禁卫军统领,一次一百万银币,每月十万银币。”

  “萧干,元老会首席兼本届议长,一百万银币。”

  “方劲,西南黑旗军统领,二百万银币(短命的家伙,我们白白损失了两百万!”紫川秀合上了本子,只觉得头晕目眩。

  记录上人数之多、范围之广、等级之高当真是触目惊心,马家真是个怪物,他们的爪牙遍布军政各界,难怪当年以云山河统领之智勇也斗他们不过。

  他立即做出决定:这个纪录绝不可追究,这已经不是一个黑旗军统领有能力查办的事。若是公开出去,紫川家就要声誉扫地,政府、军队和元老会都将陷入瘫痪。

  考虑了很久,紫川秀最后还是决定把这个本子交给帝林,他相信帝林应该比自己更知道如何利用这个本子。

  在紫川秀面前,厚达一尺的帐本高高地垒起,都是从马维家中缴获的,他看得眼睛发疼。

  上面记载着马氏家族的财富来源和清单。不必精通会计的老手,连紫川秀这个外行都看出了,马家的财富与合法收入之间有着巨款的缺口,何况他们还要花费巨大去收买家族军政官员,他们的钱哪里来的呢?

  经审讯马家的党羽和被活抓的倭寇,无数证据都确凿地证明,长久以来,马氏家族一直暗中私通倭寇,为倭寇提供补给和藏身之处,帮助倭寇销赃,而从倭寇掠夺来的财富中分得一杯羹。

  马家七十年来突然暴富崛起,其秘诀就在于此了。而当马维、马钦得势以后,他们已经不满足于仅仅在倭寇的收入中分成了,马维甚至多次带领部下装扮成倭寇掠夺林家沿海城镇。

  看着那一桩桩的记录,紫川秀不由得血脉贲张,他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听到要对付马家,林睿显得那么积极,几乎毫不犹豫地出兵出钱——与自己的交情固然是一个原因,但恐怕更主要是为林家的利益。

  想来林睿也很头疼啊,有马维这么一个恶邻,想剿灭他又顾忌与紫川家的关系,林家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紫川家军队乔装成倭寇打家劫舍,这是军队巨大的丑闻。若事情泄漏出去,势必酿成巨大的政治风波,甚至导致现任总长垮台都是有可能的。

  紫川秀放下帐本,心下已经大定:这下,总长和元老会绝不敢追究的——否则自己就把掌握的资料公开,一拍两散,自己大不了跑回远东,很多人可要倒霉了。

  天色已经蒙蒙亮了,紫川秀掀开帐篷的门帘出去,雪后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远处的群山在冬季的雾蔼中若隐若现。

  普欣旗本快步过来:“大人!刚才帝都送来一份紧急密件,您可有兴趣看?”

  紫川秀接过,看着信笺,他的神情越来越严肃起来。他抬起头,轻声说:“把文河叫来。”

  文河和普欣不出声地望着紫川秀,看到军团长的表情如此严肃,他们大气都不敢喘,都猜想是帝都因为马家的事情大发雷霆了。

  “不要怕,斯特林的信是个好消息。”紫川秀轻松地说:“这份命令属机密,只能传达到副统领级别的。”

  普欣知趣地说:“大人,下官暂时告退。”

  “不用,普欣,我信得过你。”紫川秀轻描淡写地说,看到普欣感动的表情,他心里暗暗得意:一毛钱不花,又收买了一次人心。

  “家族和流风家在秘密谈判了,远京的流风森将向我紫川家臣服,他将割让蓝城、习冰等西北六省给我紫川家,岁岁纳贡,条件是我紫川家支持他对付流风清与流风明。如果谈判成功,从此再没有所谓流风家族,剩下的只有紫川家的西部特别行政区,也就是说——”

  紫川秀淡淡说:“我家族将统一大陆。”

  百年战争的胜利来得如此突如其来,足足过了半分钟,两位军官才露出了狂喜的表情,文河不顾礼节地叫道:“大人,真的吗?”

  紫川秀微笑地望着他,文河这才发现自己失礼了,质疑长官那是很无礼的举动,他连连道歉。

  紫川秀摆手:“没什么,事情来得很突然,我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了。”

  狂喜过后,普欣很快恢复了冷静,他谨慎地说:“大人,下官怀疑流风森的臣服并非出于真心。他本来是流风家的家主,如何甘心成为我紫川家的附庸?下官怀疑他只是为了赢得时间镇压流风清与流风明,巩固地位之后他还会向我紫川家张牙舞爪的。”

  “你说的不无道理,但我们能想到的问题,帝都自然也会有所准备。除了割地、易帜、进贡外,流风森还得做一件事来证明诚意,做了这件事,他就再无法回头了,唯有一心三思地附庸我紫川家了。”

  “大人,请问是什么条件呢?”

  紫川秀露出了复杂的表情,缓缓说:“他得交出流风霜来。”

  “啊,这个恐怕很不容易吧?流风霜手握重兵,是流风家的头号掌权大将,即使流风森真的有诚意投降,恐怕他也对付不了流风霜吧?”

  “你们都错了。”

  紫川秀望着远处青翠苍茫的群山,良久没有出声。他神色淡淡的,看不出喜哀:“大概三天前,流风霜已在靠近瓦林边境的林家地段被林家的边防部队生擒了,林家政府将很快将她移交给我们。”

  “啊,流风霜已经被擒了?那真是太好了!”

  “是啊,那真是太好了……”紫川秀喃喃说,声音中带一丝无奈和凄婉,但文河和普欣都没有注意到。

  他挥手:“你们下去吧。文河,接收流风霜的安全保卫主要由你负责,现在就开始着手准备了。”

  两位高级军官敬礼离开。紫川秀伫立原地,负手望着远处青翠的山林,茫茫的地干线是伊人最后出现的地方。没有人看到,黑旗军总司令的眼中亮光闪动,神色惆怅。

  事情就是如此奇怪,为搜捕马维,紫川秀和西南军法处已经投入了数万军队和宪兵,民众也被发动起来帮忙搜索,毫不客气地说,瓦林省连每一个蚂蚁洞都被搜过了,每一只蚂蚁都被盘查过身份证了,但搜索却一直没有进展,不要说找到马维,就是有价值的线索都没有几条。

  当紫川秀都快失去信心时候,突然传来了好消息:监察厅情报处潜伏在倭寇团伙中的一个内线传回消息,马维很有可能就躲藏在瓦林沿海的倭寇中!

  闻知消息,紫川秀立即与林睿联系,林睿非常配合,二话不说就派出了两百条大战船和上千条快速巡逻艇过来,紫川秀带着黑旗军麾下的舰队出海与之会厶口。

  很让紫川秀意外的是,林家舰队的司令官竟然是自己的熟人,林氏少壮派将领林云飞。

  乍一见面,看着制服笔挺、肩膀上星光闪耀的紫川秀,林云飞也是吃惊万分:“你……”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情敌,那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张阿三,他的真实身份竟是紫川家的一方镇侯!

  林睿饶有兴趣地看着二人吃惊的表情:“秀统领,我来介绍下,这位是我们的东海第一舰队司令,林云飞海军上将。你们都是年轻人,大家多多亲近——不过看样子,你们以前好像见过了吧?”

  “没有!”

  二人异口同声地否认,林云飞一本正经的说:“久闻西南统领大名,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

  紫川秀满脸假笑:“哪里哪里!云飞阁下,我也是久闻大名,如雷贯耳!林家的青年彦俊果然不同凡响!”

  两人笑呵呵地握手,十分热情,足足握了五分钟。

  当抽手出来时候,林云飞的脸都白了,紫川秀若无其事,笑吟吟地走开了!

  —走过第一个拐角,他一溜烟地跑起来,跑下船舱大叫:“快拿跌打药酒来!疼死我了!”

  舰队悄无声息地抵达瓦林沿海,包围了倭寇藏身的岛屿。

  眼看紫川与林家联军兵锋强盛,岛上的倭寇慌作一团,他们的信使乘一艘小船过来要求谈判。

  刚一见面,信使拿出一个血淋淋的口袋,操着不熟练的大陆语说:“大人,这就是马维的人头。”

  林睿和紫川秀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经检验,确实是马维的首级,死了多天,已经腐烂发臭了。

  望着那个怒目圆睁的首级,紫川秀茫然若失。

  搜捕工作还没开头就结束了,他原来打算是经历一番苦战,消灭倭寇然后将自己最痛恨的家伙活抓,好好折辱他一顿。

  他连台词都想好了:“马维,你嚣张跋扈,可料到有今日?”或者是大义凛然地:“马维,我代表祖国和人民消灭你!然后低声说:”马维,还记得那次在紫川宁家里的事吗?“

  然后马维露出懊恼沮丧的表情,说不定他还会痛哭流涕地求饶或是扮演宁死不屈的好汉,最后将他在瓦林的闹市中心公开处决,标志紫川家对付地下黑帮的斗争圆满成功。

  但现在,什么也没有,只有一颗发臭的脑袋。发动数万军队耗资巨大的搜捕行动,最后竟是这个结果。

  紫川秀一阵空虚,他懒洋洋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马维那晚兵败,大陆虽大,已无他藏身之处了。在紫川秀反击之前,他出海投靠了倭寇,想躲过风头再回来。

  不料那晚倭寇损兵折将惨重,逃回来的残匪把事情添油加醋地一说,说正是因为听信了马维的情报,五百多人才中了林家的埋伏,死伤惨重,我们被马维出卖了!

  大家正恨得咬牙切齿呢,马维却自己带着大包小包送上门来了,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说着,那个信使甚至拿出一张告示来:“紫川大人,您宣告谁能交出马维首级来的,赏金二十万银币——您可是紫川家堂堂一方镇侯,说话可不能不算数啊!”

  这群坏了自己好事的鸟人居然还敢跟自己讨赏?紫川秀只觉恶向胆边生,不怒反笑闷声说:“我们是****大国,自然不会对你们这群蛮夷言而无信——来人啊,拿钱赏他!”

  抱着那装满银币的箱子,那倭贼笑得嘴都合不拢了:“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不用谢!来人啊,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把这个信使放回去,五分钟后我们全军登陆进攻!——信使,你的钱可要拿好了,兵荒马乱的丢了可不好!”

  “啊,不要啊,统领大人,饶命啊,不要啊!我不要钱了,我不要钱了!”

  信使被拖了出去,紫川秀吐出一口闷气,叫人把马维的首级收好,下令:“进攻!斩尽杀绝!不必留活口!”

  此此同时,大船上放下了成千上万的艨艟舰艇,每条小舰上坐满了林家的水兵和紫川家的步兵,进攻的部队潮水般涌向滩头,人头簇拥,兵器如山,喊杀震天,蓝色和黑色的制服一下子就将那白茫茫的沙滩覆盖了。

  战斗不到半天就结束了。消灭了一个多年来骚扰林家沿海的倭寇团伙,林睿心情大好,他笑吟吟地将那箱五十万银币还给紫川秀:“统领大人,我军在扫荡战场时捡到的。”

  当晚两军高层举行众餐联欢庆祝。席上,林云飞凑近紫川秀,很豪迈地说:“秀统领,我敬您一杯!”却轻声说:“你这个混蛋,居然把她丢下一个人逃跑了!我要杀了你!”

  紫川秀不动声色,笑容满面地碰杯:“为友谊,干杯!”美酒下肚,他打了个饱嗝,低声问:“我当时已经尽力了。你有没有办法营救她出来?她被看押在哪里?”

  “我已经不被信任了,他们对我封锁了消息。”

  紫川秀心微微一沉。

  马维死讯传出后,马氏家族正式宣告全军覆没了,西南地区老百姓又兴奋得连放了几天鞭炮。黑旗军的大部队从瓦林行省撤出,对付马家残余的任务交给监察厅了,他们仍在不遗余力地搜捕马家的余党,对这种细微的工作,他们比军队拿手得多。

  紫川秀召见军法处长官波金,为军法处在行动中的大力支持表示感激,并“赞助”军法处一百万银币作经费。

  波金推辞了一阵,最后还是收下了。他客气说实在不敢当,打击罪恶是大家共同的责任。很多话,大家都心照不宣没说出来。

  现在,黑旗军的头等大事就是等着接收流风霜了。文河派人与河丘政权联系了几次,对方都满口答应说:“很快就移交,现在只是有点程序上的小问题。”

  结果这个“很快”却拖延了半个月都没有消息,负责此事的文河急得满头是包,恨不得立即带上一个骑兵师街进河丘把流风霜给抢出来。

  作为统领的紫川秀却悠哉游哉,他安慰文河说:“急不来的,事情是帝都和河丘的上层在操办,我们急也没用。”他知道,林家最终还是要交人的,目前的讨价还价不过想争取利益。

  而且,难得有机会把流风家的灵魂人物捏在手中,他们还想从她身上榨出点有价值的情报,流风霜身值等金,哪怕多留一天也是好的。

  

第五章 恶人恶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