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河丘之危

    流风霜轻巧地从马车里跳了出来,坐了长时间的马车,双脚重新接触到坚实的大地上,她感觉很踏实。她不出声地看着林定,心里想:“莫非行刑的时间提前了吗?”

  林定牵过来一匹战马,吩咐流风霜道:“上马吧!”

  流风霜没有动,只是把被铐着的手往前一伸。

  林定皱皱眉,回头问:“谁拿的钥匙?”

  没有人回答,保卫厅官兵们诧异地看着林定。他微怒,提高了声量:“谁拿了钥匙?马上交出来!”

  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回答道:“长老大人,钥匙是您亲自保管的啊!”

  林定这才记起,当初为保证万无一失,自己连押送的秘营高手都信不过,亲自保管钥匙。

  众目睽睽下,他亲自解开流风霜手上的手铐,牵过一匹马让她坐上:“你跟我走。”

  “长老!”几个声音同时叫起,一个军官大步上前:“长老,您在干什么?”

  林定冷冷地说:“我没有必要向你报告吧?”

  那个军官胀红了脸:“长老,下官不知道您打算去哪,但您孤身押送,这实在太危险了,请允许下官带队护送!”

  “没那个必要。”林定冷冷说:“你们不许跟来!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离开!”

  他一抽马鞭,带着流风霜很快消失在军队的视野中,官兵们面面相觑,好半天才有人呻吟般说:“天,这是怎么回事?”

  “报殿下,这位就是流风霜公主殿下!”林定单膝跪下,尊敬地向黑衣人报告。

  漆黑的夜晚,幽森的树林边,孤独又高傲的黑衣刀客。流风霜有种诡异的感觉,那个黑袍飘飘的身影像是传说中的恶魔,专门在黑夜降临的时候离开黑暗巢穴降临人世择人而噬。她打了个冷战,冷眼望着那个黑衣人。

  “公主殿下,请跪下行礼。”林定低声说。

  流风霜摇头:“林定长老,你想杀我请便,但不要折辱我,能让我下跪的人已不在这世上了。”

  “公主殿下,你可知道眼前的这位是谁?”

  “请教?”

  “三百年前的天下第一高手、击败魔族的人类救星、帝国国师左加明王殿下!这样的人物,可值得你一跪?”

  流风霜睁大了眼睛,吃惊地望着眼前的人。

  左加明王,这已不仅仅是一个名字,它代表了人类最强大的梦想,整个大陆不分敌我,所有人类的骄傲,绝望中的最后曙光。

  西川大陆上,这个名字可谓家喻户晓,就连不懂事的婴儿怕鬼哭泣时妈妈都会这样安慰他:“宝宝别怕,明王大人在保护着我们人类呢!有明王大人在,我们什么都不用怕!”

  想到那传奇般的辉煌业绩,一瞬间,流风霜真的有种高山仰止的感觉,她深深地鞠了一躬:“明王殿下,晚辈是流风家的第十二代嫡系流风霜,今天有幸能亲眼目睹殿下风采,实感无上光荣!”

  林定喊道:“你既知殿下身份,还不跪下!”

  流风霜并不望他:“殿下神武绝威,更是有大功于人类,晚辈对您万分尊敬,但林定长老要求晚辈跪倒行礼,恕晚辈不能从命!”

  黑衣人掉头过来,声音彷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沉闷沙哑:“为何?”

  “殿下,三百年前您奋力逐退魔族大军,捍卫人类文明传承,可是强普天下人类在您面前俯首膜拜,千万人向一人顶膝膜拜,行者无奈,受者无耻,您与入侵的魔族军队有何两样,魔族摧残人类的文明,您却蹂躏人类的尊严!”

  “放肆!”

  “尊严、人格、信仰,那是人类精神中最为宝贵的部份。人类能自主地思考,那是无论如何专横的暴君也无法剥夺的权利。”流风霜镇定地说:“我虽尊敬殿下,却不会跪拜殿下。”

  “明王殿下,请出手教训她!这小女子狂妄自大,蔑视权威尊长,罪该当诛!”

  黑衣人轻轻地笑出声来:“你过来。”

  流风霜正要走过去,黑衣人摇头:“我说的是你,林定长老。”

  林定疑惑地走近去,黑衣人低声说:“有件事你一直不知道……”彷佛是不想被那边的流风霜听见,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林定不由自主地侧头去倾听。

  “其实我不是明王。”

  一个凶狠的手刀突然切在林定的后脑上,林定艰难地转过头来:“你……”

  他眼睛翻白,喉咙艰难地抽搐两下,最后什么也没说,直勾勾地前扑倒在地上。

  ※※※

  二月一日,清晨七点,初升的朝阳把一片金光洒在树林间,照亮了那座耸立在林中的国境界碑。

  林间的小木屋旁,一排又一排身着黑色风雪斗篷的黑旗军步兵在雪地中站得笔直,警卫们身形笔挺,严峻,肃穆,刺刀的枪尖在朝阳中反射着闪光。

  在队伍的最前方伫立着一群身着白色斗篷的高级军官们,站在最前面的中年人正是紫川家头号权相,家族总统领罗明海。

  他神色焦虑,不时掏出怀中的手表查看时间,急速地来回走动着,频频翘首望向界碑的另一方。

  “还不见人来吗?”

  “抱歉,总统领大人,前哨还没发现林家部队的身影。”

  “会不会我们弄错会合地点了?”

  “大人,不会错的,原先定的就是这个地点。”

  这样的对话重复快有一百次了,罗明海急得直跺脚,看看自己手表,时间已经过了七点一刻下。

  他忽然发现不妥,盯着文河问:“你们统领呢?这么大的事,紫川统领怎么不见?”

  “这个……”文河暗暗叫苦,他正想找个藉口,身后传来了紫川秀那懒洋洋的声音:“总统领大人找我有事吗?”听到这个声音,文河如释重负地退开一边:夹在这些大人物交锋的火线上绝没有好处,万一被误伤就不好玩了。

  清晨的阳光中,紫川秀睡意惺忪地从后面走过来,笔挺的制服在他身上穿得稀稀拉拉,风纪扣都没有扣,衬衣领口上露出一个猩红的唇印,胡子拉茬,眼皮粘得快睁不开了,一边打着呵欠,他和在场的军官打着招呼:“早啊!”

  罗明海不禁皱起眉头:“秀川统领,身为一军之长,军容仪表是非常重要的!你自己若不好带好头,又如何约束好部下?”

  “总统领大人说得……呵……对!”紫川秀大大打了个呵欠,一股刺鼻的酒气扑面而来,他拍拍文河的肩:“文河,总统领大人教导,你可记清楚了?下次不准衣冠不整啦!”

  旁边众人无不莞尔,只是顾忌罗明海的权势,没有人敢笑出声。

  罗明海冷冷地看着他:“紫川统领,这么严肃的场合你居然迟到!昨晚去干什么了?”

  “我昨晚和部下讨论公务直到深夜,不知不觉睡过了头。”

  罗明海冷冷望着紫川秀衣领上的口红,“紫川统领,莫非你部下涂唇膏的吗?”

  “总统领大人真是英明,”紫川秀厚颜无耻地坏笑着:“不但如此,他还穿裙子呢!”

  “哼!”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伫立原地等候。过了一阵,没看罗明海,紫川秀出声问:“他们还没有来?”

  罗明海也没有看紫川秀,目光平视前方:“还没见。”

  “可能出事了,林定一向很守时的。”紫川秀淡淡说。

  被说中了最担心的事情,罗明海霍然转身盯着他:“可能会出什么事?林家出动了足足一个骑兵师来押送!”

  “我也不知道,但是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的,不是吗?比如林定和他的部下们忽然全部迷路了也是有可能的;或者他们通通感冒了。”

  不单紫川秀所说的话,也是为紫川秀在谈论如此严肃的问题时那种漫不经心的态度,罗明海陡然吊起了眉毛,正要发作,紫川秀淡淡地说:“他们来了!”

  果然来了,林间传来了密集的马蹄声,林家保卫厅骑兵的身影出现在林子的尽头,大批披甲骑兵奔涌而前,急速接近,蹄声喧嚣震天。

  不知为何,林家骑兵杂乱的蹄声让人有种仓皇的感觉。

  部队在国境界碑前停了步,沿着国境线,骑兵们排成了长长一队,明光铁盔甲反射朝阳,光亮晃得人眼睛都睁不开了。

  领头的军官一声吆喝,骑兵们通通下了马,按刀肃立原地。这是为了表示对来者的尊重。

  紫川秀点头示意,文河响亮地吆喝一声“下马!”

  立即,紫川家的骑兵亦同样下马,刀鞘点地。这也是军队见面的礼节,表示无敌意。

  林睿和林定从骑兵队列中走出,快步向界碑这边走过来。在界碑前,他们停住了脚步,扬声喊道:“林家林睿、林定请求进入紫川家国境,请求贵方批准!”

  紫川秀站前一步回答:“允许林氏家族的林睿和林定二位入境,欢迎二位贵宾!”——黑旗军和林家历来交好,平时两国边境居民都没把这边境线当一回事,但在这种正式的官方场合,边境线是两国主权的象徵,双方都遵照了正式的礼节行事。

  林氏家族的两位长老快步走过来,罗明海不顾礼节脱口喊:“你们迟到了。流风霜呢?”

  听到问话,林家的两位长老站立不稳似的一个踉舱,尤其是林定,他的脸色白得像死人,寒冬腊月,他居然在不断地淌着冷汗,眼睛躲躲闪闪的不敢与人正视。

  看到他们心虚的样子,罗明海只感一股寒气从脚底下升起,他心焦如焚,又问:“流风霜在哪里?不是说今天交人的吗?”

  “罗明海总统领阁下,紫川秀统领阁下。”像是没听见罗明海的话,林睿沉稳地说:“受林氏家族长老会委托,我代表林氏家族,特地来此向二位发表以下声明:我国重视重视与紫川家族历史悠久的珍贵友谊,愿与紫川家发展睦邻友好的友邦关系,但由于无法抗逆的原因,我国与贵国于一月二十五日所签订的《关于移交流风霜及相关事项的商定协议》现被迫暂缓执行。我林氏家族重视承诺和信用,虽然出现了我们无法控制的意外事件,但我们仍将尽最大的努力尽快恢复《商定协议》的执行,对贵国在此次事件中的损失,我国愿给予适当补偿。我国衷心地希望,我们两国之间历史悠久的睦邻友好关系不要因此次事件而有所损害……”

  罗明海不客气地打断了林睿公文的朗诵,黑着脸说:“这么说,林家是不打算交流风霜给我们了,今天你们交不交人?”

  “总统领阁下,我们林家也尽了最大的诚意来履行协议,您看,我们光是骑兵就出动了三千多人,而且还出动了秘营高手护送——只是出现了一些原先预想不到的困难,不得不推迟了履行协议的日期,但我们仍将尽最大努力来按照原协议执行……”

  罗明海厉声喝道:“交,还是不交?”

  两位林家长老脸色惨白地对视了一眼,林睿艰难地回答道:“总统领阁下,我们今天确实无法交人。”

  “什么时候能交?”

  “这个,实在说不准,实在很抱歉!”

  气氛一时间凝僵住了,罗明海眼中喷出怒火,拳头捏得咯咯直响,像是要把眼前的两人一口吞下去,他低沉地说:“我,紫川家第一大臣,统管家族全面事务之统领,抛下所有的事务,亲自从帝都跑来,在旦雅跟你们足足耐心地谈了三个星期,对你们提出的所有苛刻条件,我都答应了——难道紫川家还表现得不够诚意吗?你们还有什么不满足?对于我们紫川家的好意,你们就是如此报答的吗?你们如此贪得无厌,要不要把帝都割让给你们?你们戏弄了我足足一个月,然后说声我们很抱歉,以为这就完了吗?”

  罗明海低沉的语调饱含愤怒,想到眼前这人的身份,林家的重臣们无不面露恐惧。

  “到底出什么事了呢?”紫川秀插口,微微缓解了紧张的气氛:“林睿长老,你能不能解释一下?”

  “事情说起来实在不可思议……”

  “没必要解释!”罗明海愤怒地一挥手:“林家骗我们过来谈判,然后又交不出人来,出尔反尔!你们以为,捉弄紫川家的总统领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是吧?告诉林凡,事情绝不会就这样结束的!”

  不等林睿解释和挽留,他转身大步开走,走了几步又转回头说:“紫川统领,善后事宜麻烦你来处理了。本官没兴趣再与这伙骗子打交道,我要马上回帝都向殿下报告!走!”

  跟在罗明海的身后,从帝都来的高级官员跟着离去,紫川秀吩咐文河:“你给总统领一行人护卫,确保他的安全。我和林家长老有点事要谈。”

  文河领命而去,骑兵跟着离开,只剩下紫川秀和卫兵,他轻声问:“究竟出什么事了?”

  林睿急迫地说:“秀川统领,刚才贵国总统领在场我不好说,现在有个紧急事情想拜托您:您能否立即下令全面封锁边境一周?”

  “全面封锁边境一周?”紫川秀微微一惊:“这样的后果会很严重的。”

  “我知道,但是现在我们已别无他法了。”

  “既然这样,”紫川秀微微踌躇:“看在林长老您份上,责任我一力担当了。”

  “谢谢您,实在太感谢您了!”

  “但是林长老,”紫川秀严厉地望着林睿:“你也得给我透个底:究竟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要封锁边境?莫非——”他压低了声音:“流风霜逃脱了?”

  林睿打了个寒战,在紫川秀严厉的目光下,他最后还是艰难地点点头:“是的,昨天晚上,在押送路上,她被不明身份的高手劫走了。”

  “你不是开玩笑吧?”

  “秀统领这种大事,我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开玩笑啊!您看林定长老就知道了,他像是开玩笑吗?”

  紫川秀望向林定。尽管寒冬季节,林定却已全身是汗,衣裳湿得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不断地冒着白气,脸色死灰像死人一样,眼神呆滞。

  紫川秀表情凝重起来:“林睿长老,你们不是用整整一路大军来押送她吗?这么严密的看守,难道流风霜会魔法,能凭空长出一对翅膀来飞掉?”

  “队伍里一流的弓箭手就有二百多个,老实说,即使流风霜长出翅膀来我们都能把她给射下来!”林睿苦笑:“偏偏这样她还是跑了,实在让人无话可说。”

  “可是有流风霜党羽大规模突袭,押送部队寡不敌众,贵部伤亡了多少人?”

  “这个——林定长老后脑被打了一个包,他是我们唯一的伤员了。”

  紫川秀脸色一沉:“林睿长老,你莫非在戏弄我们?”他放缓了声音,语调却更沉重:“莫非,你们与流风霜暗中达成妥协,偷偷放跑了她?”

  林睿脸色变得惨白,林定整个身子剧烈地颤抖了一下,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恐惧:他们最担心就是这个了。紫川家可不是七八O年的紫川家了,它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让人恐惧过,兵强马壮,名将如云。

  流风森忽然投降了,那些准备打仗的骄兵悍将们可是憋了满身的战意没处宣泄啊,万一紫川家以这个为藉口宣战的话……

  林睿深深鞠躬,跟在他身后,林定也跟着鞠躬:“秀川统领,请您相信,我们林家完全是无辜的。流风霜逃脱,最大的受害者是我们啊,日后她倘若卷土重来,第一个报复的就是河丘!那时候我们还得倚仗贵国保护我们不受侵扰呢,岂敢欺骗贵国呢?”

  “林睿长老,您说得也很有道理,但现在您不是在跟我解释啊!敝国自总长以下,总统领罗明海、军务处长斯特林、监察总长帝林、幕僚总长哥珊,这么多人都知道林家抓到了流风霜即将移交我们,举国上下都在翘首等着呢!现在您突然跟我说流风霜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跑了,林长老,您让我怎么交代啊?”

  林定颤抖地说:“秀统领,事情是我弄砸的,帝都方面若有责怪,我在贵国总长面前自绝以示诚意,一命偿一命可以吗?”

  紫川秀苦笑,没等他出声,林睿已经出声呵斥了:“糊涂啊,紫川家要的是流风霜的脑袋,要你的脑袋有何用?”

  呆呆地望着紫川秀,林定终于领悟了这个事实:错误已经无法挽回,连死都不能弥补。他身子一软,瘫坐地上嚎啕大哭,就像荒野里受伤的野狼在嚎,声音如泣如号,凄惨到极点。

  这么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忽然失去了自控力当众大哭,在场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林睿连忙叫人拖走这位精神崩溃的同僚,然后对紫川秀说:“对不起,统领大人,我们今天出丑了。”

  望着林定被拖走的凄凉背影,紫川秀知道,这位曾权势熏天的林氏家族军队第一长老完蛋了,他眼中流露出复杂而内疚的感情,轻轻摇头:“没什么。”

  林睿沉痛地摇头,他挥手叫退了身后的部下,紫川秀猜到他有话单独要说,连忙把身边的警卫也叫开了。两人单独来到一处僻静的林子边上。

  “长老您可是有话要说?”

  林睿一言不发地跪倒在紫川秀面前,紫川秀吓了一跳,连忙去扶:“长老你这是干什么!”

  “统领大人,救救河丘,救救林氏吧!林家的命运就在您的手上了,如果您不伸出援手,林氏家族只有死路一条了!”

  “何至于如此严重呢!长老您先起来再说!”

  “统领您让我把话说完!流风家已经投降,紫川家将成为大陆独一无二的霸主……”

  “我紫川家从不追求霸权野心,我们的目标是实现全大陆的和平……”

  林睿苦笑:“紫川统领啊,现在您还跟我讲这些官腔套话。三百年来,无论是紫川家还是流风家都在企图称霸,无时无刻不在追求恢复昔年帝国的辉煌和疆土,但两家谁都没有取得过压倒性优势,所以才维持了大陆的势力平衡。你我都心知肚明,从紫川云以下的紫川星、紫川煌、紫川远星一直到现在的紫川参星,紫川家历代总长哪个不是野心勃勃之辈,如今流风家衰弱,大好时机贵国总长怎能错过,流风家百足之虫死而未僵,他们虽然衰弱分裂但是实力犹在,帝都可能不会轻易对他们下手,但我们林家富足却缺乏军事实力,现在又因为流风霜事件激怒了贵国——秀统领,您若不伸出援手,林家岌岌可危啊!”

  紫川秀愣住了,好久才说:“林长老,您先起来再说吧。”

  林睿站了起来,紫川秀低声说:“林长老,您的心情我能理解。但如果总长真有那种意思——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将领,官职低微,无法阻止啊。”

  “请恕我冒昧,秀统领您并非只是一名普通将领。我们对您背景很了解,您本身是统领处成员,可以参加家族中枢会议并参加决策,而且您不但是西南军区的军团长,更是远东二十三行省的无冕之王,在统领处,您是新一代的实权人物,说话很有份量的;其二,您与家族军方的重量级人物斯特林、总监察长帝林有着非常深厚的私人交情,您对他们有着极大的影响力;其三,也是最重要的,您与家族的下任总长紫川宁小姐青梅竹马,您大有可能成为将来的摄政亲王掌管统领处……”

  “不要说了!”紫川秀低沉地闷喝一声。

  林睿低着头:“我知道私下刺探您的情报会让您很不愉快,但是我们出了这么大的娄子,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了,唯有向您求得援手。”

  紫川秀苦笑一声:“林长老,你们的探子很不尽责啊,给你的尽是过时的情报。长老,就当我答应你了。”

  “啊!”

  想起那晚在叛军如潮般涌来之时,林睿舍身掩护自己的情形,紫川秀眼中闪过一丝内疚,他认真地说:“这件事我会尽力而为的。帝都方面若有责难,我会尽最大努力为河丘斡旋。”

  “谢谢统领大人您!”林睿激动地道:“我知道您历来一言千金,得您一言,河丘有救了!”

  

第七章 河丘之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