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鱼在线阅读

杂鱼

叁拾伍

科幻·星际文明·138.09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12-05-13 02:07

新书【重生之热血彪悍】已经上传。请收藏支持。西元3000年,人类已经进入银河系时代。但由于科技的局限,和人生的有限,因此人类依旧被困于时间和空间的牢狱中,于古地球时代并无本质区别。随着资源的枯竭,历经千年的黄金时代终于临近尾声。强大而激进的日耳曼军团再次向世界露出了他们的獠牙,亚细亚和新罗马被迫应战。3022年,战争爆发。3032年,盟军装甲兵上校霍成功阵亡。3016年,16岁的霍成功带着他后世的记忆,再一次跨入了时间的长河中。于是,一切终将改变。穿越那洒满鲜血和泪水的战场所有荣耀和美誉/我们终将胜利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1.头马

  被开拓时代的先驱者们命名为长安的恒星,已经在东方升起,外墙爬满了藤蔓的公寓楼前,有一位穿着藏青色制服的少年正凝视着天空。

  这时,那两颗属于许昌的卫星还没有落下。

  它们一南一北,一高一低,一紫一蓝,日耀之下于是双星生辉,染的此刻的天幕瑰丽的令人窒息,这是星际时代才有的美景,这里就是他—霍成功终又再见的故乡。

  那年离家二十二岁,而今年他才十六岁。

  战争爆发的那年,作为一名机师,霍成功别无选择,也心甘情愿的踏上了征程,去保卫联邦去捍卫正义,一去就是遥远的数千光年之外,一去就再没能回来,故乡的一切从此只能在全息投影上回味,而直至阵亡的那一刻,他想的念的还是这里。

  昨夜…厮杀纠缠,满目的烟花…

  导弹拽着尾焰击中了目标,空间被爆炸战舰燃起的火照亮,致命的光束洞穿机甲,能量罩迸裂之后残骸四溅,嘈杂的频道内突兀的传来惨叫,转眼一切又无声息,宇宙恢复了它亘古以来漆黑冰冷和深邃的本质…

  随即他就从梦中醒来了,发现自己还活在自己的少年时代里,但霍成功知道,那些并不是梦,不然为何记忆的记忆和现实是这样的吻合,这孤独的身世,以及触目可及的一切种种。

  站在那里的他又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才终于迈开脚步向着学院方向走去,今天本是他进入国防机师学院的第一日,而他也将第二次进入那所著名的学府,开始又一次的人生。

  路边有老人在散步,孩子们在他膝边嬉戏,清脆的童音在耳畔围绕,碧草随风。老人看着他身上的制服,露出了赞赏的眼光,对着他举起了拇指,霍成功却对他苦涩的一笑,便继续向前去。

  星际时代丰富的资源支持,使得这些居住星的环境如同仙境,到处都是被葱郁的植被覆盖着的,原生态的山山水水,复古的建筑伴着鲜花点缀其间,高福利制度的保障下,人们就在此悠闲的度日,他们过着一种好似田园诗歌里才有的生活。

  这是从开拓时代起,延续至今已千年的黄金时代。

  人们坚信能生生世世再无忧虑,唯独一人明白,它即将结束,霍成功低头抬腕看去,今日,是3016年3月5日,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距离自己阵亡还有十六年,但距离战争爆发却仅仅还有六年。

  转过街角,一条大路的尽头就是学院。

  光能的电车还没有过来,霍成功向着站台走去,站台那里有五六个人,看到他走来,无论老少都露出了和善的微笑,有个十岁的孩子扬起头来问他的母亲:“妈妈,他是位机师吗?”

  “还不是。”霍成功笑着道:“我只是刚入学。”

  “您将来一定能成为一位伟大的机师。”孩子的母亲有些拘谨的祝福道,霍成功点了点头:“谢谢。”他便把视线投向了电车来的方向,但依旧能感觉到周边人包含着尊敬和好奇的打量。

  机师这样的精英职业因为念力值的要求,所以并不是人人可以胜任的,而有比较,才显得不凡,于是,它便是荣耀!

  但更是责任吧,霍成功对自己说道,随即他在想自己上一次站在这里时,发生了些什么的?在他回忆时电车已经无声无息的抵达,车上却传来了令人反感的刺耳笑声,几乎同时,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穿着军校制服的霍成功,包括戛然而止的笑声的主人。

  一张圆滚滚的脸在车窗后凝固了表情,渡边一郎啊,霍成功无语的摇摇头,走了上去,抬腕将个人信息终端扫过了读点仪,再看向车厢内。

  那个曾经让自己惊鸿一瞥而后热血上头的女孩子还无依无靠的坐在后排的角落,依旧梳着她的马尾辫。霍成功看了她一眼,又看到了那求助神色,楚楚动人,真不知道她在未来会绽放出什么样的美丽,因为从此没有再遇见过。

  不过现在看来,她还是显得青涩了一些,起码在霍成功看来。

  倒是那个被自己胖揍了一顿的渡边,一如前世今生里一样的贱,但这次,霍成功也不会去打他了,霍成功走了过去,渡边和他的同伙都露出了戒备的神色,可霍成功走到了他的面前,开口却对他说道:“看来你很喜欢她?”

  几乎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那期待着看一出英雄机师表演的男孩甚至发出了失望的叹息声。

  霍成功的下一句是:“这样做的话,你是得不到的。”然后他就安静的坐下了,对他来说事情已经解决,任何人都会有羞耻之心,这样的人同样会有,尤其是在一位身材挺拔的同年预备机师的面前,霍成功年岁和神态的违和,以及他的言简意赅,也更让人觉得他的话很有说服力。

  而那个一看就是尾行资深玩家的家伙果然愣在了那里,他的同伙也面面相觑。

  机师是荣耀,是特权阶层,是联邦力量。

  若是在车上调戏女孩子也就算了,但若是主动攻击一位背对着你的机师,哪怕是预备机师,那么下场一定会很惨的,渡边没有愚蠢到这样的地步,在霍成功沉稳似山的气质面前,他也没有这样的冲动,且他毕竟也不过是个少年,再为恶也仅止于此。

  而车上,零落坐着的十来位乘客都在偷偷看着他,这让他难堪,忽然香风涌动,那个女孩鼓起勇气站了起来向着前面走去,走过他的身边,坐在了那位机师的前面。

  霍成功不由的回头看了一下,这个叫渡边的家伙一眼,记忆里这个家伙被自己收拾了之后,曾经找了自己好多次的麻烦,自己那时候很痛恨这个家伙,其实仇恨总是有个开头然后就会越演越烈的,而这一次这个家伙会?

  他刚刚回头,渡边居然也向前走来,然后坐在了霍成功侧前方的座位,彬彬有礼的对着那位女孩问:“请问,你叫什么名字?”但神态还是那么的猥亵,霍成功忍俊不禁的扑哧一笑,笑声带动了车厢里一片笑声,渡边面红耳赤,女孩更是连耳根也红透了,转头去看窗外。

  窘迫之下,渡边对了霍成功摊开手,表示看来无能为力,霍成功摇摇头低声道:“对此我也无能为力。”这个时候偏着头看向窗外的那位女孩,她的马尾辫微微动了一下,似乎是要回头,但她努力克制住了,可从车窗中,霍成功能看到那张美丽精致的小脸上,一双眼正悄悄的看着自己。

  折射的视线撞击的刹那,她惊慌的连忙闪避,仿佛受惊的小兔。

  霍成功因此无声的一笑。

  但早没了少年情怀,更不会沾沾自喜的他随即就把注意力放到了那个家伙身上,虽然知道他的名字,但他还是问道:“你叫什么?”

  “我叫渡边一郎。”

  “很高兴认识你,霍成功。”

  两人就此展开了交谈,看着这个轻佻的家伙,忍不在的在自己面前吹嘘着家世,来争取颜面。霍成功却没有什么不耐烦,他一直只是听着,同时心中默数,就在刚刚的五分钟内,渡边共有十二次把目光投向了那个少女。

  最终他才无可奈何的停止了夸耀,因为车已经靠站,很多人在下车,前去还有一站,然后就是十公里长的封闭路段,渡边一郎站起了身伸出了手,霍成功百感交集的也伸出了手来。

  但走到车门口后,他又回头来,第十三次把目光投向那个女孩,霍成功并没有笑他,这是他的年岁时不能控制的本能,而这也不是什么罪过。

  然后渡边对了霍成功道:“有机会联络你,你要加油做一个伟大的机师,到时候可别忘记了我。”

  听他的语气已经如老友,似乎一段友谊能就此开始,面对这样的改变,霍成功心中也在想,我又怎么可能忘记你呢,他的脸上带着发自内心的微笑着目送他离开,车门关上。

  电车便再次开始静静的向前行驶,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车上仅仅只有自己和她,还有那对母子了,可能是出于失望吧,那个小孩愤怒的看了霍成功一眼,就不再回头了。

  沿途,继续的无声无息,霍成功闭起了眼睛,不多久后,他忽然听到有人低声说:“你为什么要和那样的人交换号码?”

  “是和我说话吗?”霍成功睁开眼,这次车上只有他和她,那个回过头来的美丽少女瞪着他,这次没有闪避,杏眼圆睁着道:“当然是和你说话。”

  霍成功很无奈这种幼稚的问话,他叹了口气说道:“他并没有继续欺负你,并且重新表示了尊重。”那个女孩依旧气鼓鼓的瞪着他,霍成功终于忍不住道:“当他为恶时你不敢反抗,当我拯救后你却怨恨,只因为没有按着你以为的方式?”

  “你!”女孩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她抿了抿唇,低声道:“谢谢。”

  “他的确不可能成功。”霍成功淡淡的一笑,有些拒人千里之外的意思流露,事实上他也的确没太在意面前的小女孩。

  前面的女孩突然深深吸了一口气,狠狠的甩着马尾辫重重的坐了回去,霍成功才瞬间恍然,是了,她或许在等自己问她的名字甚至电话吧,那么现在她一定觉得我蠢的像只驴?

  这个笨蛋!

  许约微微失落的在心里抱怨道,霍成功看看路边的风景,忽然想起个问题,就诧异的问她道:“难道你也是机甲学院的学生吗?”许约赌气的不吭声,只有那头马尾辫还在微微摇晃,霍成功讨了个没趣,只好沉默下去。

  而随着越来越近的学院,他已经能看到那学院大楼上联邦的长城标志,那是他为之奋斗直至壮烈的信仰图腾!

  这个时候车停下了,许约起身离开,她在前霍成功在后,落地之后她走了好几步还是忍不住回头,然后她惊呆了。

  而门口的岗位,进出的学子们,注意到她的美丽,也沿着她的目光注视到了她注视的霍成功。

  人人看得到,那只穿着预备役制服的新兵杂鱼,正行着军礼,向着学院前飘扬的联邦军旗致敬,他的动作和身姿,是好像已经练习了千百万次后才会有的标准,其中还蕴含着一股不该属于他的,说不出的力量。

  而谁也能看的到,他眼中的泪珠,正映着来自长安星的光芒,仿佛不可抑制的滚滚而落,此情此景令人不由心生莫名的悲壮。

  一位要上前询问情况的岗哨被身边一位微微动容的中年人阻止。

  他目送着霍成功走入了学院内后,许约走到了他的身边:“叔叔。”他爱怜的拍了拍侄女的肩,问道:“你好像认识他?”

  许约几乎是下意识而违心的连忙摇头,少女为了撇清其实本就不存在的关系,于是用近乎夸张的口气娇憨的说:“也许他是疯了吧?”可少年刚刚的神情,明明牢牢印在了她的心底。

  “闭嘴!”

  一向疼爱他的叔父严厉的道,回身对了军旗同样的敬礼,心中却在想,他是谁,少年们往往不切实际的英雄梦想,是绝无可能迸发出这样程度的,对职业的热情的,而他的年岁又能懂什么叫忠诚,偏偏觉得他懂!

  霍成功并不知道这些,失态之后他只感觉到了太多的注视,就连忙沿着熟悉的路匆匆进入了学院,转身就走上了林荫边道,这是人工河边蜿蜒曲折的小径,梧桐相间夹道,枝杈在人头顶交错,被切碎的阳光洒在了肩头。

  在这里,他侧看就能够看到正门后广场上,那高高矗立着的,一组十三架持着刀盾等武器,摆出战斗姿态的机甲编队。

  那十三架机甲,是用三架8M高的士兵制式甲,三架9M高的尉官突击甲,三架10M高的校官格斗甲,三架8M高的将级特制甲,以及一架传奇战神甲这样夸张的组成,表达了联邦武装力量中五阶机甲装备,和十二级军衔的制度,并向开拓时代的十三位联邦英雄致敬。

  合金基座上写着一行字:他们的名字永远不朽,他们的功绩与世长存。

  在那学院的象征之后,便是主教学区,机师的一般性训练和理论知识等都是在那里进行的,而其后则是有数百平方公里之宽广的,包含了各种复杂地貌,安装了各种设置的机师演武场。

  在战争年代,这里走出了无数的热血男儿青年才俊,但回来的却寥寥无几。

  沿着这条林荫路,收回了目光的霍成功向着教学区的方向而去,当他刚刚进了大厅,信息终端就显示了他前生所在新兵3班位置,霍成功他听着周围的学生们,有人在说刚刚门口有个新人傻瓜,如何如何的嚎啕大哭,大概是范进中举之类的情况发生了吧…等等等等。

  他可不想新生的开始就给冠上一个别扭的外号,因此深埋了头走入人群。

  更何况他只想低调的努力,因为他明白,再没什么比提升自己的实力更重要了,还有地位!小人物只能随波逐流,弄潮儿才能引领时代,若是多了六年的准备时间却不珍惜,还算什么百战机校?

  此时楼梯前全是人,霍成功看去,还有更多的人向着这里而来,都是一色的,精神振奋的年轻人,穿着和他一样的制服,那些面容,有些…霍成功把头低了下去,他在想,能再次看到已经牺牲的你们,真好。

  再抬起头来时,霍成功看着那条楼梯,心里却发出了一声哀鸣。

  光脑全模拟传感操纵的机甲,除了要求机师要有强大的精神力之外,还要有强壮的体魄。

  而哪里都有资格论,何况等级森严的军校呢,所以新生班级在顶层,五十二楼,并且必须走上去。不是没电梯,星际时代怎么可能没电梯,但电梯是尉级以上老兵专用,新人则只能用腿,这没得商量。

  曾经年年都能看到走路颤抖,面色潮红的青涩家伙们,喘息着扶着墙进进出出啊,怎么想得到自己还要做两次孙子?

  霍成功就这一边在心里哀叹着,一边跟着大队一起走到了那每级台阶都设计的相对较高的楼梯--俗称天堂之路的面前,他忽然又想起来,联邦三所著名军校,国防之外是东京军校和河北军校,各自有各自的特色,国防机师的特色之一就是,膝击非常的厉害。

  军内号称国防的膝,东京的刀,河北的枪。

  而国防机师无坚不摧神出鬼没的膝,据说就是这样练就出来的。

  这真是鬼扯。

  一路想着这些,霍成功从二十六层起,终于也开始扶着了墙,十六岁的身体三十二岁的灵魂,所以痛苦的滋味更加的清晰,身边身前身后还有着他同命相连的兄弟们,楼道边则挤着老兵,有些居然在下注,有些甚至发出恐吓,比如有人对了新兵说:“小子,你快点,老子可是在你身上下了二百点的注!”

  每当赛马如愿抵达目标台阶,胜利者会欢呼,可要是输了,再遇到赌品不好的学长,就会换来一阵臭骂甚至几下拳脚,唯一没有区别的就是每匹赛马都在悲嘶喘息。

  这个时候,霍成功身边的新兵们已经没了开始的兴奋,其实联邦平民们仰视的精英总是这样开始的,不知道怎么的,霍成功想到了那位不知名的电车女孩,他觉得,她如果能看到自己现在的狼狈,一定会笑的很满足的。

  突然,他的耳边响起一声呻吟。

  筋疲力尽的霍成功茫然的转头,一个人正痛苦的在那里抱着腿抽搐,这是戴安澜,这个阵亡在蔷薇战役,死后被追赠少将的英雄团长,现在却这么的水灵,是啊,战争年代的年轻人总比较容易出头,然后出头的椽子也先挂,如此循环。

  看着他就要滚下楼梯了,明明知道他以后会依旧生龙活虎最少十五年,可是霍成功还是忍不住去抓住了他,因为放任他自由发挥的话,他一路下去会砸到,哦,会砸到两个校,三个尉…才转过来的是自己的好友武安军,这家伙后来成为了少将…

  而戴安澜还在他身边痛苦的扭动着,抽筋的痛苦霍成功能懂,因为他也快了,但是他坚决的不放手,而终于,武安军也爬上来了,气喘吁吁的从另外一边扶住了戴安澜,对了霍成功勉强的一笑。但还没等霍成功和他说话,边上却传来一声咆哮:“你这个混蛋,为什么停下?”

  多么熟悉的咆哮声,霍成功看去,一位脸色气的通红的俊秀中尉,正从楼道边的人群内张牙舞爪的挤了出来。

  看到居然是他霍成功目瞪口呆。

  这是创下了全歼欧罗巴一个集团军辉煌战果,最后壮烈牺牲于凯旋门战役的张自忠司令长官!几乎本能的,霍成功瞬间爆发了力量,他站起了身来,一个标准的军礼,并大声的道:“报告长官,他抽筋了。”

  “混蛋!叛徒!你这样是军人的耻辱,就是断了腿也要爬到目的地,何况只是抽筋,好男儿流血也不流泪…”

  看来长官总是这么的慷慨激昂和热血澎湃,无论赌钱还是赌命。

  霍成功痴痴的看着,青年时期的他是如此的英姿勃发,不过据说在结婚之前,他一个月才换一次内裤,这也是现在匍匐在自己脚下的,武安军这个混蛋私下悄悄说的,可能是捏造。

  哈,难怪武安军这么恨他,因为张自忠中尉恶狠狠的把他踹了下去…得了,戴安澜将军一起也下去了,沿途杂鱼无数,哀声遍布了通往天堂的路。

  光荣总是伴随着艰辛的。

  小小的在心里感慨了一下的霍成功再不去管他们了,这就赶紧的向上跑去,张自忠在后面喊了起来:“谁再来,这次我押这个小子五百点。”

  “谁他妈的和你赌?你先把帐还了。”

  听这声音又是格外的熟悉,一定也是位人物,但霍成功不再回头,死了又活的不止一个,这里熟人太多而惊讶总有尽头,他只是拼命的向上跑,他认为假如今生还不能骑在他们的头上拉屎撒尿的话,能给长官们留下一个好印象也是不错的。

  于是,怀抱这样的壮志,在这批新生中,他第一个到达,从而成为了3班头马!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科幻小说星际文明小说

杂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