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七章 施救(上)

  

    “钟昊,你的手?”

  看着钟昊猛的变白的脸色,叶君妍马上意识到她的提议是多么的愚蠢,看着钟昊那痛苦的样子,她的小脸之上顿时充满了自责与后悔之色。

  如果在平时,以她那细腻的心思是绝对不可能会出现这种失误的,然而刚才与钟昊那突然间的身体接触,却是让她在情急之下做出了这种失误的判断。

  痛,的确是非常非常的痛。

  受伤的双手重重的压至墙壁上面,那份疼痛感可想而知。

  钟昊可以十分明显的感觉到,那刚刚愈合了一些的伤口几乎是瞬间崩裂开来,伤口处血液正在不停的冒出,如果不是手掌的血脉比较细,再加上有着纱布包重重扎着,恐怕血液就会透过纱布渗出来了。

  不过就算如此,钟昊却还是在坚持着。

  他的身体与叶君妍之间只有了不到几厘米的间隔,如果他放开手的话,那他整个人就会直接压至叶君妍的身上。

  “我没事的。”

  看着一脸自责的叶君妍,钟昊强忍着揪心的疼痛感向叶君妍露出了一丝微弱的笑容,然后直接向刀锋说道:“刀锋,这个人可能与医院方面有什么冲突,你向他了解一下,看看有没有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钟昊可以肯定那个中年人绝对没有任何想要伤人的意思,他似乎是与医院有矛盾,只是想要利用人质来与医院谈判而已。

  刀锋明白钟昊的意思,他先是点了点头,不过,就在他准备问话时候,电梯控制面板的喇叭处忽然响起了一个中年人的声音。

  “关则明先生,你好,我是医院的副院长钟学涛,你的事情我已经了解过了,你先冷静一下,你女儿的病情现在十分的危急,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不如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吧。”

  从那中年汉子拿出硫酸到现在,也只不过是一分钟多一些而已,这医院方面的反应倒也是非常之快。

  那个名叫钟学涛的副院长说的似乎有些道理,只不过,听到了他的声音之后,关则明,也就是那个中年汉子的眼神之中却是闪过了一丝痛苦之色,整个情绪都明显的有了一些失控。

  “你们都是骗子,每次都是这样子说,我不会再相信你们了,如果你们不把小盈治好还给我,我就与你们这些庸医同归于尽。”

  关则明一边说,一边挥着手中的硫酸瓶子,仿佛那喇叭就是那些庸医一般。

  在挥舞之间,不时有硫酸从瓶子之内溅出,泼至那电梯控制开关四周的铁皮上面。

  ——滋

  硫酸强烈的腐蚀性在铁皮之上发出了滋滋的声响,并且发出浓浓的刺鼻臭味。

  甚至于还有着几滴溅至关则明他自已的手掌与手臂上面,硫酸将衣服腐蚀穿透,将皮肤高温灼伤,但是情绪失控,而且精神状态都有些失控的关则明却仿佛根本没有任何的感觉。

  或许是被关则明那疯狂的样子吓到了,那些妇女原本就已经薄弱的神经再一次的受到刺激,一边惊叫着,一边拉着她们的小孩拼命的向里面挤去。

  电梯里面都是有监控着,见着关则明的情绪有些失控,那个副院长十分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如果他再说话刺激到关则明的话,恐怕这电梯里面的所有人都危险了。

  钟昊可以感觉到身后那推挤的力量瞬间加强了许多,他的伤口在受到重力压迫之下,出血的速度变的更大了一些,疼痛感更是瞬间加强。

  钟昊的脸色在这个时候更显苍白了一些,好在他的忍耐力足够的惊人,愣是硬生生的坚持了下来。

  “钟昊,你把手放下吧,这样下去你的伤势会加重的。”

  叶君妍的语气之间已然是充满他焦急与担心,见着钟昊并没有放手的意思,她想了想后,便直接伸手朝着钟昊的手臂处用力拉去。

  钟昊原本都已经是勉强支撑了,被叶君妍这么用力一拉,手掌间传来的疼痛感让他的双手顿时失去了力气。

  失去了手臂的支撑,他整个人已然是直接朝着叶君妍压了上去,两人的身体几乎是没有任何保留的紧贴在了一起。

  如雪凝玉般的肌肤、清灵晶亮的美眸,还有着如玫瑰花瓣般的红唇几乎都是近在眼前,虽然钟昊与慕紫然在林子里面的时候也有这么亲密接触过,但是这之间的感觉却是完全不同。

  面对慕紫然的时候,钟昊更多的还是一种报复的恶趣味,而此刻面对着叶君妍,却是那种心灵都在触动的感觉。

  叶君妍的俏脸之间此刻已是浮起了两朵明艳动人的红霞,感受着钟昊身上的男子气质,她那清冷的美眸之间多出了几分惊慌之色,目光在躲避着不敢正钟昊正视。

  “刀锋,问他女儿的情况,我看看有没有办法帮他。”转过了头去,钟昊直接向刀锋迅速的说了一声。

  从关则明的言语之间钟昊基本上已经可以猜出大略的答案了,他的女儿应该是生病住院,但是医院方面并没有处理好。

  若是别的事情,他杜承或许没有什么办法,但是救人方面,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刀锋知道了钟昊的意思,简单的点了点头后,他直接向关则明问道:“大哥,你女儿是不是生病了,我认识一个医生,他的医术十分了得,或许可以帮的上你。”

  因为关则明的精神有些失常,刀锋的语气尽量的柔和了许多,更像是在与关则明拉着家常。

  “真的?”

  关则明显然是将她女儿的病情放在了生命的最高点,只是听着刀锋所说,他那失控的情绪竟然是瞬间平复了下来,看着刀锋的眼神之中已然是充满了期待。

  “大哥,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女儿得的是什么病?”

  见着关则明的反应,刀锋的第一感觉就是有戏,趁着关则明的情绪平复了一些,他便接着问了一句。

  “小盈她。。。她。。。我可怜的娃。。。”

  听着刀锋问起病情,关则明那有些迷茫的双眼忽然一红,两颗眼泪直接落了下来,言语之间都有了一些哽咽。

  男儿有泪不轻弹,更不要说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了。

  看着关则明那因为女儿病情而情不自禁落泪的样子,那些原本十分害怕的妇女一个个都静了下来,她们都是有子女的人,都能够理解关则明此刻的心情,心里面都有些酸酸的,甚至于有些妇女的眼角之间还微微有了一些红润。

  刀锋那挺拨冷酷的身形只是静静的站着,在帽子的遮掩之下,没有人能够看清他此刻的神色如何。

  叶君妍那清冷的美眸忽然闪过了一丝痛苦之色,神色之间还多了几分悲伤与无助。

  或许不想自已虚弱的一面被别人所发现,叶君妍那精致动人的俏脸忽然低下来了一些,在别人的眼中,似乎就像是轻轻的斜靠于钟昊的肩膀之上。

  钟昊并没有发现叶君妍此刻的异样,他正好是侧着脸望向关则明处,看着关则明那样子,他的心中忽然有了一种酸酸的的感觉。

  对于从小就失去父母的钟昊来说,父母之爱是什么滋味他从来都没有体会过。

  但是这一刻,他却是可以从关则明的身上感受到什么叫做父爱如山。

  这让钟昊更加坚定了帮助关则明的想法,至少他想要救回那个名小盈的女孩,因为她有着一个好父亲。

  “大哥,小盈她还在等着我们。。。”

  刀锋在恬当的时候提醒了一声,他的声音之间已经不见了平日的冷酷,反而是多了几分的真切。

  关则明此刻的精神与情绪显然都有了一些失常,直到刀锋提醒之后,他这才猛的从悲伤的情绪之间回过了神来。

  而下一刻,无比愤怒的神色已然在关则明的脸上涌现:“庸医,这个医院里面的全部都是庸医,为什么他们会检查错病情,明明是先天主动脉窦动脉瘤,为什么他们没有检查出来,如果他们早一些检察出来的话,小盈现在就不会有事了,不可以,小盈不能有事。。。”

  说及此处,关则明的情绪再次有了一些失控,他手中紧紧的握着那瓶硫酸,有些狰狞的吼道:“如果小盈出现了什么事情,我一定要跟他们这些害人的庸医同归于尽,我要杀了他们。。。”

  听着关则明说起最后的狠话,在医院的监控室里面,年过五十的钟学涛副院长无比愤怒的瞪了一眼他身边的一名中年医生。

  那中年医生名叫钟常德,他是钟学涛的一个远房堂弟,听着关则明的狠话,他那肥胖的身子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后面几次小盈来检察的时候,他都把先天主动脉窦动脉瘤当成了普通的先天性心脏病来治理,结果时间这么一拖,主动脉窦动脉瘤忽然增大,瘤壁逐渐变薄而且接近破裂的边缘。

  如此提早发现的话,动手术的危险性其实并不算大,而这么拖了下来,这手术的风险都不知道提了多少倍,所需要的费用同样也是多出了许多。

  关则明的家境很穷,如果早一些发现的话,他借些钱还是可以帮小盈动手术的。

  而现在,不止动手术费用一下子多了许多,就连医院方面都不愿意接手这个手术了,而是建议关则明将小盈送到A省副省会的省立医院动手术。

  关则明几乎是把所有亲戚的门槛都走烂了,但是他根本就凑不到那么多的钱,无奈之下他只好向医院求救,希望医院方面会对他们自身的失误做出一些弥补。

  但是关则明找了医院方面好几次,都被医院给各种原因挡了回来,眼见着女儿的身体情况越来越差,情急之下关则明便想到了这种极端的方式。

  他只是想要利用人性来威胁医院,性格憨厚老实的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去伤害那些妇女与小孩,做为一个父亲,他比任何人都明白一个孩子的重要性。

  当然,这些钟昊暂时都是不知道的,不过当他听到关则明说起先天主动脉窦动脉瘤这几个字的时候,一丝欣喜的笑容已经在他的脸上浮了起来。

  如果是别的先天心脏病他可能暂时还没有什么办法,因为心脏许多器官并不是单纯的细胞组成,并不在灵能可以净化与修复的范畴之内。

  但是这个先天主动脉窦动脉瘤却也是一种瘤质异变,只要是瘤,他钟昊就会有治愈的把握了。

  “钟昊,你有把握救她吗?”

  叶君妍这个时候也是抬起头来,她的神色再一次恢复了之前的清冷,仿佛之前那些异样的情绪都没有在她的身上出现过一般。

  她正好看见了钟昊脸上的那丝微笑,言语之间多出了几分期待。

  “我可以试试。”

  钟昊微微一笑,然后直接向刀锋说道:“刀锋,你告诉他,就说我可以帮他治好他女儿的病。”

  看着钟昊脸上那自信的笑容,叶君妍微微的愣了一下。

  钟昊的脸庞算不上是那种帅气的类型,但是此刻在叶君妍的眼中,钟昊脸上那自信的笑容却是非常的帅气。

  “好。”

  刀锋则是十分干脆的点了点头,然后向关则明说道:“关大哥,我刚刚跟你说的医生就在我身边,他说他可以治好你女儿的病。”

  “你说的是真的?”

  关则明的情绪原本已经被愤怒与报复所控制,但是他的理智之中,却是将任何关于他女儿的事情都摆在了最为重要的位置。

  所以,当他听刀锋说有人可以治好他女儿的时候,他整个人猛的回过神来,在问话的同时更是一脸期待的看着刀锋。

  他那紧握着硫酸瓶子的手掌都开始轻微的颤抖了起来,可以看的出来,此刻他的心中是何等的紧张。

  见着关则明如此,钟昊便向刀锋说道:“刀锋,你跟他说,要当面跟他谈。”

  “关大哥,医生说情况紧急,他想要亲自跟你谈一下你女儿的病情,可以吗?”刀锋直接转达了一声,却是将事情说的严重了一些。

  关则明被刀锋简单的几句话挑起了心中的焦急,连忙应道:“好,医生在哪里,只要他可以救我女儿,就算是做牛做马我都会报答他的。”

  

第七十七章 施救(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