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章 有种你就打死我(新书求收藏!)

  

    张蜻蜓一听林夫人这话可不干了,想打她,门儿都没有!霍地一下就跳了起来,毫无惧色的直视着林夫人,“你打呀!你有种就把我们全都打死!”

  论起赌狠,她可不输任何人!

  “二十大板算个球?还不够给姑奶奶舒展筋骨的,要么就别打,要打就打二百!一口气把我们全都打死了,抬出去让人看看,这章府有个多么威风,多么厉害的大夫人,这才让人佩服!”

  看着林夫人给气得面如金纸,身形止不住的晃动,张蜻蜓叉腰冷笑,“对了,你还别忘了,到时抬着我的尸体送去潘府。就瞧你这么个哈巴儿样,他们多少总要赏几个棺材钱,你可不就又赚了?”

  末了,她还凉凉的刺了一句,“是不是,母亲大人?”

  林夫人气得只觉眼前金星直冒,脑子里所有的意识都不存在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张蜻蜓面前的,那两条腿好象都成了别人的,感觉软绵绵的,象两团棉花,完全是不受控制的往前走去,然后她的胳膊也抬起来了。

  “啪!”干净响亮的一声之后,一切都安静了。

  而众人就见一贯端庄稳重的夫人却如发了疯的泼妇一般,冲到张蜻蜓的面前,抡圆了胳膊,当众打了三姑娘一个大耳光子。

  可打了人的林夫人却没有一点轻快之意,因为她的眼睛对上了张蜻蜓的一双眼睛。在那里,她看到了毫不掩饰的燃烧着想要催毁一切的愤怒与不甘心!

  林夫人眼神寒得象冰,想把那股烈焰给扑熄,但无论她再怎么努力,却好似火上浇油一般,只能让那份不平的熊熊大火烧得更旺了!

  林夫人不服,欲待再斗,却有些后续乏力,力不从心。毕竟,眼前这个庶女比她年轻了太多,身上那股子天然勃发,青春热烈的无所畏惧是人到中年的她永远无法比拟的。

  斗志一旦稍稍出现松动,就立即兵败如山倒了。当意识终于回归了身体,林夫人只觉浑身似脱了力一般,那充斥全身的棉花似又吸足了水,沉重得让她背负不起。

  一阵清风,适时吹过,带起阵阵凉意,也让林夫人过度发热的头脑一下子就冷静了。似是猛然被惊醒一般,她发现自己在气头上竟走到一个极其尴尬的境地。

  她并不后悔出手打了这个庶女,一个做嫡母的打了庶女一巴掌,这又有什么可为人诟病的?但麻烦的是,接下来的事情,要怎么收拾?

  将她赶尽杀绝?开玩笑!难道她还当真要背负一个欺杀庶女的罪名?那这就么算了?那更不可能!

  罚是一定要罚的,但怎么罚,罚得轻重如何却有些不太好把握。既要顾及着自己的名声,保全嫡母的良好名声,又不能让人觉得轻描淡写,似是自己心虚,那这个度的拿捏就极其考验人了。

  张蜻蜓若是再小一些,纵是轻重有些差池也没什么干系。但她现已经大了,又订了亲,已经算是半只脚踏进别人家的大门了,这当中就不得不顾及到亲家的面子。

  女儿在府中是娇客,待嫁的女儿更是要显得如同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一般。打是绝对不能打的,方才自己说要打她二十板子确实是有些冲动了。可要怎样的教训才能让人觉得比打板子更加深刻呢?

  林夫人头一次感觉到自己碰上了这么个棘手的难题,前进是悬崖,后退是绝壁,骑虎难下,左右为难。

  不用左顾右盼,林夫人也知道所有的人都在等着看她如何发落张蜻蜓,这当中可有不少是在等着看她笑话。

  一时之间,来不及多加思虑,林夫人觉得最重要的还是保全自己的权威,绝不能退让!她太知道家里这些人得寸进尺的本事了,若是她在张蜻蜓之事上示了弱,改天再来一个这么撒泼打滚耍赖闹腾的,她还怎么辖制得住?

  于是冷着脸发了话,“把三姑娘关进静室,她屋子里的人继续行刑。通知人牙子来,打完了全部发落出去!”

  章府内的静室,就是一间变相的囚室,小小的一间黑屋子,专门用来关押府内犯错的下人们。看起来不太可怕,但真正把人关在里头,那是会让人憋屈得发疯的。

  “你敢!”张蜻蜓两只眼睛瞪得简直都快喷出火来,却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自己身边的人。人穷有错么?凭什么当成猪狗似的给人买来卖去?

  “我有什么不敢的?她们全有卖身契在府里,我想卖就卖!”

  林夫人冷笑连连,自以为拿住了张蜻蜓的死穴,却不料三姑娘说出一番话来,比她更狠!

  “你要卖他们,不如连我一块儿卖了!不过可千万要记得,要卖就一定得把我卖到窑子里去!那个价钱最高,也最能让你出气!是不是,我的母亲大人?”

  “你……”林夫人强自按下去的怒火又腾腾的往上窜!噎得说不出话来。

  这死丫头,怎么就一点不懂见好就收?她从前不是这脾气啊,就算是使些小心机,但颜面总是要的。怎么上了一回吊,整个人就变得如此蛮横泼辣起来,甚至连体统也可以不顾?

  母女二人各不相让,整个局面就这么僵持起来。

  “哇!”蓦地有个年约八九,淡黄衣衫的小女孩哭着从院门外冲了进来。扑通跪在林夫人面前,“母亲,您消消气,别卖三姐!三姐错了,我替她给您磕头!”

  她这一哭,又站出来一个年龄相仿的男孩子。生得瘦弱之极,大夏天还穿着厚厚几层衣裳,更显得小身板弱不经风了。巴掌大的苍白小脸上,只显得一双眼睛特别的大,炯炯有神,透着几分机灵劲儿。

  他也来到林夫人面前跪下,怯怯的请求,“母亲,请息怒!”

  往旁边瞟了一眼,不为张蜻蜓求情,而是拉着那个小女孩先请罪,“四姐不是有心冲撞,她只是一时糊涂。四姐,还不快给母亲认错!”

  这对小姐弟是章府四姨娘沈氏难产遗下的一对龙凤胎,先出生的四姑娘叫章清莹,小一点的三少爷是府上目前唯一的庶子章泰寅。

  四姑娘章清莹显然是给吓着了,任章泰寅在一旁拉扯,就是不说话,只是伏地痛哭不止。

  林夫人眉头一皱,厉声喝道,“奶娘都死到哪儿去了!还不快把四姑娘扶起来!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夫人!”服侍四姑娘的奶娘还没上前,一个极其年轻的紫衣美姬娇滴滴的唤了一声,风摆杨柳的走出来了。

  林夫人遥遥闻着她身上浓郁的香气,一双眉头就皱得更紧,但那气势却不觉消下去三分,似是有几分忌惮之意。

  紫衣美姬未曾开口笑先迎,“夫人何必动这么大的气?不过是孩子们一时意气,您若是较了真,那可真是有失身份了!”

  此女一把声音软糯绵软,听着人心里就舒服。但林夫人却没什么好脸色给她,眼神往旁边一扫,另一个早就侍立在旁的中年姬妾立即会意的走上前来,“五妹,夫人这是在管教孩子呢,可不是咱们姐妹能插手的,快退下吧!”

  五姨娘胡氏好看的杏仁眼斜斜一飞,说不出的勾人里却隐含着一抹凌厉,“二姐此言差矣!虽说咱们身份低下,但好歹都是老爷身边的人,不能不懂规矩。按说,这些孩子们的确全归夫人管教,没我们说话的份儿。但眼见夫人明显是在气头上,难道我们也不劝着,就任她责罚了孩子们,事后再来后悔的不成?”

  她夹枪带棒的道,“虽说这几个孩子都不是我亲生的,但他们既然都叫我一声姨娘,我也真心拿他们当作晚辈看待。二姐,说句不该说的话,若是这儿有你亲生的大姑奶奶在,难道你现在也能撒手不管的么?论理,你比我可年长许多。这唇亡齿寒的道理,连我都明白,怎么你就不明白了呢?”

  被她一句“年长许多”说得变了脸色的,不止是二姨娘刘氏,还有林夫人。再看一眼她的年轻娇媚,吹弹可破的如玉肌肤,心头的妒恨更深一层。

  胡姨娘却又瞬间泪盈于睫了,看起来如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对林夫人盈盈一拜,哽咽着道,“夫人,就请看在老爷份上,饶过三姑娘吧。孩子们不好,可以慢慢教,但毕竟都是老爷的亲生骨血,打伤了谁,大伙儿都不好看,可不是么?”

  这一番话,不仅给刘姨娘噎得无语,就连林夫人面子上也不好过。胡姨娘这么避重就轻的一狡辩,好象是她故意在难为这几个庶生的孩子似的。这让林夫人该如何善后?

  满口银牙咬得死紧,心中各样念头流转之间,竟是理不出个头绪。

  

第2章 有种你就打死我(新书求收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