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章 我也不大清楚

  

    银子不甚明白,为何胡姨娘要帮张蜻蜓,正待细问,却听院内有小丫头报,“老爷来了!”

  胡姨娘立即收敛了神色,“一会儿可不许乱说话,知道么?”

  “奴婢知道!”银子赶紧应了一声,过去打起了门帘。

  胡姨娘却仍是不动,坐在梳妆台前又整理了一下仪容,直到从镜子里瞧见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才忙忙的回头,起身嫣然一笑,“老爷回来了!”

  章致知,南康国从三品太仆寺卿,现年四十有六,已近知天命的年纪,自然为人处事的态度也就圆滑平顺了许多。

  多年养尊处优的生活,并未将他养得如许多官员那般大腹便便,面目可憎。得益于良好的饮食习惯和着意的保养,他的身形仍是保持得不错,颌下留着精心修剪过的寸许长的短髯,显得很是儒雅与清朗,时常为人所称赞。

  章致知一进门,就见自己那千娇百媚的小妾笑语盈盈的迎上来,那满心的爱慕与敬仰仿佛是从她的骨子里透出来,让男人分外的有成就感。

  今儿与几个同僚赴宴,因穿了件光鲜些的衣裳,旁人都赞他最近看起来年轻不少,有人打趣,“这定是章大人新近纳的美人所致,今儿可要您请客才对哩!”

  大家笑着起哄,章致知虽是笑嗔着,心下却不是不得意的。这样的美人,就算是出身寒微了些,但不过是个妾室,带出去见人,却还是极有面子的。

  胡姨娘一近身,就闻到他身上的酒气,帮着把外衣宽了下来,体贴的问,“老爷喝酒了吧,口渴了么?要不要进些瓜果或是绿豆酸梅汤?”

  章致知听她这么一说,还是有几分想吃些酸甜可口的东西。可绿豆汤、酸梅汤全吃絮了,若是吃西瓜又嫌吐籽麻烦,不觉眉头微皱,“算了吧,倒杯茶来就行了。”

  胡姨娘觑着他那神色,便知其意,当下一笑,“老爷若是不嫌弃,我倒是还会一样小饮品,不过须臾工夫,您稍等一会可好?”

  章致知挑眉一笑,“你又有什么鬼主意?”

  胡姨娘按着他坐下,“我纵有几个鬼主意,也全是为了讨老爷欢心呢!”

  她一扭腰便自出去了,时候不长,果然亲手捧了个海棠花式小茶盘来,上面放一只雪白八瓣莲花盏,看着就赏心悦目。

  章致知接过一瞧,触手微凉里一盅红艳清香的汁水,瞧着就神清气爽,入口一尝,却是西瓜汁儿。不觉莞尔,“亏你想得出来!”

  胡姨娘一笑,“不过是用细纱布拧出来的冰西瓜汁,算不得太难,只是颇有些费工夫。若是爷喜欢,以后我时常替您预备一些!”

  一碗清凉爽口的西瓜汁入腹,章致知心情更是好了几分,“虽是小巧,但足见你的用心。这中秋就快到了,你初到京城,一直拘在家里,哪儿也没逛过。明儿带丫头出去逛逛,做几身新衣裳,要有喜欢的首饰也打几件,我让账房给你支银子。”

  胡姨娘笑得越发妩媚,“谢谢老爷!不过既是中秋,想必家中各项花费都是大的,况节面上什么东西都比平日贵两分。我那儿还有两套从扬州带来的旧衣裳,没在府里穿过的,到时应个景就行了。若是老爷真心疼我,就把这话让账房记下,我等着过了中秋再去做,也是一样的。”

  章致知听了此言很是满意,都说老夫少妻所图的不过是钱财东西,可听胡姨娘这话,却是真心实意跟自己过日子的。

  正想拉着她说些亲热话,胡姨娘却忽地话锋一转,问了起来,“老爷,夫人没事了吧?”

  章致知一怔。见他这神色,胡姨娘就知他是回府直奔自己这儿来的,心下欢喜,脸上却故作讶异,“老爷还没去看过夫人么?”

  一时又似是自悔失言,掩嘴不说了。章致知当即追问起来,“家里出了什么事?”

  胡姨娘低头面有惧色,“老爷,您还是去问夫人吧。有些事我也不大清楚,怕讲不好。”

  她越是如此,章致知越要追问了,“说!”

  胡姨娘面有难色,半晌才开了腔,“事情是这样的。我今儿午睡起来,便按例去给夫人请安。可到了夫人院子外头一瞧,夫人她……”

  “她怎么啦?”

  “她正按着三姑娘房里的人在打板子!”

  章致知面色一沉,“所为何事?”

  “这个……我也不大清楚,只恍惚听说是三姑娘想要私逃,却被二少爷逮住了。可这话倒奇怪了,三姑娘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怎么可能去翻墙?可要说不是,那二少爷总不会骗人吧?夫人又一向处事公正,更不会不分青红皂白的胡乱拿人呀!”

  瞧着章致知的面色越来越阴沉,胡姨娘死命绞着手里的绢子,愈见惶恐,“我……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章致知低喝,“接着说下去!”

  “老爷息怒!”胡姨娘吓得扑通跪下了,“后来,夫人打了三姑娘屋里人,还要连三姑娘一块打。又嚷着要人牙子来卖人,把四姑娘都给吓哭了!我瞧着事情不好,恐怕这其中有什么误会,便上前略劝了几句。没曾想,夫人可能是大日头下站得久了,中了暑热之气,一下就晕了!可把我们都吓坏了,后来听大夫说没甚么大事才放下心来。只大夫交待说要静养,我们也不敢打扰,便回来了。事情……就是这样了。”

  章致知已经面沉如水,重重的把桌子一拍,震得那雪白的莲花盏掉地上咣啷一声就碎了。

  “胡闹!”他扭头摔了门帘就往外走!

  银子惊慌失措的过来扶起胡姨娘,“我的奶奶!您怎么跟老爷说起这事呢?瞧这下可把老爷给惹毛了!”

  胡姨娘却不慌不忙的起了身,嗤笑,“惹毛他的可不是我,赶紧把地上收拾收拾,说不好老爷晚上还得来呢!”

  什么?银子愣了,老爷他……还能来?

  (我来了!昨天实在太晚了,码完就半夜了,实在没精神再写下去,今天一定尽量多更些补上,先送上第一章,谢谢亲们的支持,求收藏!)

  

第7章 我也不大清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