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章 一石二鸟

  

    “婆婆,”听林夫人不愿意见张蜻蜓,一旁跟透明人似的站了半天的年轻妇人柔柔插了一句,“您还是见见吧,昨晚上公公才发那么大的脾气,既是三妹亲自来了,您又不见,再给有心人传到公公那儿,岂不又白落人口舌?”

  这妇人生一张鹅蛋脸,皮肤白皙,五官也还算标致,只可惜两颊微微落了几点雀斑,纵有十分姿色也立时给折了三分下来。不过一双杏仁眼倒极是亮堂,显出几分灵气。

  她那衣饰也未见如何华丽,只是头上插了支整块翡翠雕成的缕空玲珑碧玉簪,配着腕上那对琉璃种的绿玉镯,便足够彰显贵气与身份了。

  妇人正是晏府长媳,礼部侍郎顾应平之女顾绣棠。礼部虽然没什么实权,但好歹是正二品官宦之家,所以这门亲事,亦属高攀。

  “少夫人说得很是!”刘姨娘一早便来侍奉汤药了,方才不敢驳夫人的话,但此时见少夫人都出声了,便也帮着劝道,“不管怎么说,三姑娘总是晚辈,她来探望您也是应该的。再有,她屋里那些人昨儿还挨了打,一直也没请大夫呢。”

  林夫人其实方才说不见,那只是气话,缓过来自己便也明白了。只是眉尖微蹙,“不是说掬芳斋昨晚已经送过药了么?”随即一笑,“我明白了,请三姑娘进来吧!”

  她的心中已有了个一石二鸟的好主意。

  当张蜻蜓进来的时候,林夫人就是一脸歉意,“三姑娘,昨儿可是委屈你了!”

  作戏么,谁不会?张蜻蜓呵呵干笑两声,“母亲这说的哪里话?这牙齿还有咬着舌头的时候呢!一家子哪有不磕磕绊绊的?今儿母亲可好些了?”

  “好多了,亏你惦记着!”林夫人就势故作感动的挤去眼中分泌不多的泪水,拉着她在床边坐下,和颜悦色的问,“早上吃了没?昨晚睡得好么?”

  吃得很饱!睡得很好!张蜻蜓连连点头,一派母慈女孝,阖家欢喜。

  “母亲……”张蜻蜓刚想张嘴说事情,却给林夫人抢了先。

  “瞧我!尽顾着拉家常,连正经事都忘了!”林夫人冲下面人吩咐,“快去把三姑娘的四位教习嬷嬷全都唤来,正好你来了,我就一并说了吧!她们前些时被抽出来置办你的嫁妆,对你的照顾就少了许多。我一直觉得这事情就不大妥当,想把她们打发回去的。可你也知道,我毕竟年纪大了,许多事也是有心无力,要没有这些得力的管事妈妈们,一人也实在难撑!可喜老爷昨儿便吩咐了,让五姨娘来帮忙。她既年轻,人又聪明,我也就可以放心的把她们都抽回来了。”

  她在这儿噼里啪啦说着闲话的工夫,那四位教习嬷嬷都进来了。

  林夫人正色望着四人,“你们把手头上的事情捋一捋,仍回荷风轩去吧!眼看三姑娘婚期在即,那潘府也是一品大员之家,可要用心教导姑娘,恪尽职守,绝不可坏了规矩,堕了本府的名声!知道么?”

  “知道!”四位嬷嬷应得山响。昨儿的事情大伙儿都知道了,还想在章府继续混下去的,心里都明白该怎么做了。

  张蜻蜓暗自嘴角直抽抽,这不是给她找四大金刚么?从上吊醒来,就不见此四人踪影,张王赵李她都分不清,可一看个个板得死紧的债主面孔,就知道今儿还是撞在枪尖上了。

  再瞟一眼四大金刚,也不过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姑奶奶回去再应付你们!眼下这桩事却必须说了,“母亲,昨儿的事都过去了。只我房里那几个人都捱了打,吭哧吭哧的爬不起来,这也没个人在跟前服侍,能不能打发人去请个大夫来瞧瞧?”

  “这样啊?”林夫人皱着眉头,似是极其棘手,“请倒是应该请的,只是现在府里的事可都交给你五姨娘了。要不你一会儿打发人去跟她商量商量?”

  她已经算准了张蜻蜓必是在五姨娘那儿吃了闭门羹才过来的,所以才更加推诿。想让她这么轻轻松松的就放权,可没那么容易!

  张蜻蜓不高兴了,合着你们都把我球啊?踢过来踢过去的很过瘾是不是?她来的路上已经料到可能会有这一着,当下直言不讳道,“我方才已经打发人去问过五姨娘了,她说不能作主,让我来问您!”

  众人一哽,尤其是顾绣棠,着实看了这位小姑子一眼,暗想她从前不是这么个直来直去的性子啊?怎么现在竟一点心眼也无?

  这样话让林夫人如何作答?若是作主了,那便是承认五姨娘没得着管家权,那岂不是拿老爷的话当一纸空文?若是不作主,又未免有些太下不来台。连这样一件小事都管不了,岂不让人认为夫人真的失势了?

  “哦——”林夫人刻意拉长了一声,抓紧时间琢磨了一会儿,很快就有了主意,“五姨娘也实在是太客气了!老爷都亲点了她来管家,那还能有个错的?这么点小事也让来问我,那可大大辜负老爷磨砺她的一片心了。这样吧,一会儿瞧我那大夫还得来的,到时就往你屋里拐一趟吧,也不必再费神另请了。”

  顾绣棠心下佩服,婆婆高啊!轻轻巧巧就把事给办了,既卖了张蜻蜓的账,又不显得她作了什么决定,反倒给胡姨娘头上扣了个胆小怕事,不识抬举的帽子。

  学习,一定要好好学习!

  张蜻蜓瞧瞧正事已了,那就告退走人吧。

  林夫人自不会留她,却命媳妇送人出去,“绣棠,你陪三姑娘到花园里走走,别成天关在屋子里就知道闷头读书写字,又不是让你去考女状元!那个虽也是好的,只是别费那么大的精神,小心伤着身子!”

  顾绣棠脸上一窘,耳根子都红了,低声嗫嚅着,“婆婆教训得是。”

  见她尴尬,刘姨娘笑着打趣,“他们小两口倒是志趣相投,所以这才叫般配!”

  林夫人抿嘴一笑,“可不是么?所以我常说我们泰宁有福气,娶着这么好个媳妇!”

  刘姨娘觑着她那神色忙接了一句,“再给夫人抱个大胖孙子就更有福气了!”

  林夫人唇边笑意更深,但张蜻蜓却见这位大嫂脸上僵了一僵,连笑容都快挂不住了。心中暗自纳罕,听说她进门也快一年了,怎么至今一点动静也无?

  林夫人却又宽慰着媳妇,“你也别太着急,这种事也不是急得来的。赶明儿我大好了,咱娘俩儿去庙里拜拜。没事的,别着急啊!”

  这不打完了棒子,再给一甜枣么?真见不得这些人磨磨唧唧的劲儿!想抱孙子就直说,非兜来兜去的绕这么一大圈,不费口水也费茶水!

  张蜻蜓等得快有些不耐烦了,林夫人终于肯放行了,临了却又交待一项艰巨任务,“绣棠,你这三妹妹心灵手巧,针线活是极好的。你这身衣裳虽不错,只是太素净了些,让她给你提点意见啊!”

  呃……这回可要露馅喽!张大姑娘看猪的皮色毛发是一把好手,看针线衣裳?饶了她吧!

  悄悄说一句,人家连穿针都不大利索呢!

  (二更到!打滚求推荐,求收藏!)

  

第11章 一石二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