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3章 挥挥手,我先走

  

    “从明儿起,姑娘您每日卯时起身,我会从旁伺候,教您穿衣吃饭,行走坐卧诸般规矩礼仪。”

  长一张马脸,个高而壮的是冯嬷嬷,面无表情的她一看就知道不好说话。

  “巳时开始,由我来教姑娘您针线刺绣。

  瘦瘦小小的赵嬷嬷是夫人陪房王大娘子的亲戚。听说王大娘子那日被撞得不轻,看她这皮笑肉不笑的神情,就知道是来公报私仇的。

  “午饭后您可以歇一会儿,未时开始,我会来教姑娘理家之道。”秦嬷嬷满脸的不耐,好象谁欠她千儿八百似的。

  “等到了申时,我会过来带姑娘到厨房学做糕点羹汤。今儿时候尚早,咱们下午就可以去了。做好了,正好送去给夫人瞧瞧。”矮胖矮胖的朱嬷嬷笑得跟朵花似的,还特别强调了一句,“我才来时,已经跟厨房里吴大娘说好了,她说她很高兴能有机会来亲自指导姑娘。”

  张蜻蜓迅速得出结论,这个圆子大婶最坏!瞧她长得跟只猪似的,一看就知道跟自己八字不合!

  干咳了两声,三姑娘有个问题不明白,“请问,我从前都没学过这些东西么?”

  她心里琢磨过了,若是她们答“是。”那自己就可以趁机把她们大骂一顿,难道从前在这儿都是混吃等死的?然后把人赶出去。

  若是她们答“不是。”那自己就更有理由了,既然都学过了,还学一遍干什么?那不成了脱裤子放屁?更可以理直气壮的把人赶出去了。

  可张蜻蜓没想到,这世上还有第三种答案。

  冯嬷嬷一张老脸绷着,嘴角往下耷拉着,声音刻板得象是敲更人的梆子,平淡而无情,“姑娘,您之前学的是出阁前的东西,现在我们要教您的,是出阁后的东西。从前学过的,很有用,但现在开始要学的,更有用!”

  不好对付呀!张蜻蜓有点想挠头了,手刚抬起来,就给她一双杀气腾腾的眼睛盯上了。讪笑着把手缩了回来,却又不想失了威风,眼珠一转,又问,“我要是没听错的话,冯嬷嬷方才好象说要教我吃饭穿衣吧?这一个人难道不是从生下来就开始学吃饭,学穿衣了?难道出嫁前后还能有什么变化?真的笑话!哈哈!”

  张蜻蜓想把这池水先搅混了再说,可却差点听见自己的回声。整间屋子静得连根针落下都能听见,四位嬷嬷,八只眼睛一起冷冷的盯着她。用眼神无声的传递着同一个信息,你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不笑就不笑!张蜻蜓耸耸肩,无所谓的跷起了二郎腿,“行吧,你们要是不嫌麻烦,那就来教吧!”

  教不教的在你们,学不学的在姑奶奶自己!

  冯嬷嬷走到离张蜻蜓两步远的地方,冷声吩咐,“三姑娘,请你把腿放下来,这不合规矩。”

  我就放了,你想怎么地!张蜻蜓还抖起了腿,摇头晃脑。

  冯嬷嬷面上仍是古井无波,却冲着绿枝吩咐,“过来。”

  绿枝低着头,战战兢兢的上前,张蜻蜓还在想这马脸嬷嬷要玩什么花样,却听“啪”的一声,冯嬷嬷抽出袖中暗藏的戒尺,毫不留情的抽了绿枝一板子。

  张蜻蜓倏地一下站了起来,“你凭什么打她?”

  冯嬷嬷颔首略施了一礼,“请三姑娘不要见怪,您方才总共有这么几个错处,一是跷了腿,二是抖了腿,三是晃了身子,四是眼光乱瞟,全无一点大家闺秀的仪态。我要教您,您不听我的话,当然就得挨打。按说,我该打她四板子的,现只打了一板子,算手下留情了。”

  “你想打人,那冲着我来呀!”

  “三姑娘您是千金之躯,怎么能挨我一个下人的打?我只能打您的替打丫鬟,这也是规矩。”冯嬷嬷不愠不火的挖苦让张蜻蜓有气也撒不出来。

  赵嬷嬷幸灾乐祸的也亮出袖中的戒尺,“姑娘,这戒尺不光冯嬷嬷有,我们也有。您从前屋里还有个碧落,是两个丫头轮流替打,可现在只剩一个了,您要是自己再不爱惜着点,我们也没法子。”

  果真如此么?张蜻蜓求证的向绿枝看了一瞧,绿枝冲她点了点头,她本来就有伤,又挨了这么一板子,眼里包着两眶泪,却使劲忍着不掉下来,看起来说不出的可怜。

  张蜻蜓心一软,这可不行!要是这群女金刚们成天挑她的毛病,那不得把绿枝打残了?

  急中生智想到一条,“你们也知道我房里现在没人?那就等夫人把我屋里的人补齐了再说!光教我规矩,可这规矩怎么就不守了?”

  冯嬷嬷还当真被她这一问给问住了。

  朱嬷嬷笑着上前解围,“三姑娘,我们是夫人派来教您的。至于您屋子里的大小丫头们不齐整,那是五姨奶奶的事了,现在可不归夫人管。您要缺人,得找她要去。但我们,该管的还得管!”

  “不错!”赵嬷嬷也上前帮腔,“看来姑娘离了我们一时,有些规矩就已经疏忽了。正好离午饭前还有些时候,该是我和冯嬷嬷教你的时间。本来还想从明儿开始的,现在看来,却是不行了。这样吧,冯嬷嬷,你管着姑娘规矩。绿枝,你去把姑娘最近做的针线活拿出来给我瞧瞧。”

  秦朱二人乐得站在一旁看戏,绿枝犹豫的瞧了张蜻蜓一眼,这才去拿了一件针线过来。却见是一个小香袋儿。虽然小巧,却一丝不苟的绣着宝瓶如意等小巧纹样,极是精致。

  赵嬷嬷接过却是当即拉长了脸,“这还是端阳节时用的东西,难道之后姑娘都没做针线了么?”

  张蜻蜓哪知道呀?绿枝倒是清楚的,只不敢说。

  原来的三姑娘最后做的一套针线就是自己上吊时的那身寿衣。救下她后,因觉得不吉利,把那从里到外的衣裳物件全给一把火烧了个干净。等着张大姑娘醒来,就再也没有拿过针线了。

  绿枝帮着遮掩,“姑娘之后本来还做了些东西的,只是出事那会子……全都烧了。然后等她醒来,身子始终没好利索,是以不敢让她费神。姑娘倒是好几回想动针线来着,都给我们拦住了。”

  赵嬷嬷这才不言语了,却自冷笑,“你这丫头倒是忠心得很哪!不过既然没做什么,那从现在起做些新的也算合适。去!让人把那架绣屏搬出来,我已经替姑娘挑了一块上好的料子,要请姑娘您亲自绣一副猛虎图。潘家世袭武官,潘老爷可是在沙场上搏得的赫赫威名,姑娘若是进门的时候献上此图,那才叫相得益彰呢!”

  啥玩意儿更脏?张蜻蜓不明白,绿枝听了却是脸色一变。那绣屏可是用来绣被面的,一般没个三五人,不眠不休的两三个月工夫根本就不能完工。而刺绣之中,动物毛皮当数最考究人的功力之一了。若是一个不好,便会绣成平板一块,完全没有真正皮毛的那种栩栩如生。现在这时节,想来离张蜻蜓婚期也不会太远,这赵嬷嬷一开口便是要张蜻蜓“亲手”绣个猛虎图出来,不成心难为人么?

  这话可说得不错,她们几位可不就是成心来难为我的?张蜻蜓眼珠再一转,趁这会子说话的工夫已经想好脱身之计了,“几位嬷嬷,有劳你们这么费心教我。只是你们方才也说了,我这院子里缺人得找五姨娘要去。那不好意思,失陪一会儿,绿枝,我们走!”

  “嗳!”赵嬷嬷的威风还没抖出来呢,岂肯轻易放过她?“三姑娘,您这时候可是该学习的时候!”

  张蜻蜓咧嘴一笑,指指她们,“你们,是夫人派来的,只管教我。”

  又指指自己,“我,这儿缺人,你们不管,得我自己去求人。”

  然后两手一摊,很是无辜,“所以,你们有大把的时间在这儿等着教我,但五姨娘却未必有大把的时间等着我去求她。我得先去把我要的人求来了,再来被你们管教。当然,你们也别闲着,既然要教我嘛,就把要教我的东西全写出来,我没事儿也好看看!再有,我瞧你们几个也挺身强力壮的,要不去帮着把那架绣屏扛过来?反正我这屋里病病歪歪一大堆,也没人可以使唤,辛苦各位了啊!”

  四大金刚嬷嬷便见三姑娘笑眯眯的挥一挥衣袖,只带走一个绿枝。

  (嬷嬷们说:快把此书加入书架,推荐留下,否则,我们就要欺负三姑娘了哦!(︶︿︶))

  

第13章 挥挥手,我先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