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章 厚脸皮

  

    出了门,绿枝还有些忐忑,“姑娘,就这么把嬷嬷们留在屋子里不好吧?”

  张蜻蜓满不在乎的嗤笑,“有什么不好的?别以为上了几岁年纪,叫她们一声嬷嬷就真能管着我。不过也是个奴才秧子,有什么面子好给的?”

  却不妨绿枝听了这话,深深的埋下头,“是,奴婢知道错了。”

  呃……张蜻蜓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你别多心,我可不是说你。我的意思是有些人吧,上了年纪也不干这个年纪该干的事,所以没必要对她们客气!但你就不同了,你是个好心肠的姑娘,我可没把你当她们一样看待的!”

  绿枝却诚惶诚恐的道,“奴婢知道姑娘待我的好,但奴婢也会记得谨守自己的本分。若是做得不对,还请姑娘重重责罚!”

  得!越描越黑了。算了,张蜻蜓也懒得费那个劲解释去了。这些丫头多半都是自幼卖身为奴,只知道跟着主子过日子。就象兰心那样,稍有些姿色就巴望着爬上男主子的床,做个半奴半主的姨娘已经是毕生最大追求了。

  张蜻蜓想到这里,冷不丁的问了一句,“绿枝,你日后也想给做姨娘么?”

  绿枝不料她突然有此一问,整个人都呆了一呆,随即立即跪了下来,脸都吓白了,“姑娘,奴婢可从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求能安安稳稳服侍姑娘一辈子,就是天大的福气了。姑娘,您可千万别赶我走!”

  见她是真的吓哭了,张蜻蜓倒手忙脚乱起来,“你瞧你,我不过是随口这么一问,你怎么就哭了?好好好!我再不说了,你快起来。这让人瞧见多不好?”

  绿枝本待再分辩几句的,可听到最后一句话,顿时回过神来,立即抹了眼泪,躲她身后,“是奴婢失态了!”

  “没事没事!”张蜻蜓递了帕子上去,“快把眼泪擦了,免得让人瞧见,还说我们那房成天给人欺负似的!”

  绿枝不敢用她帕子,自己取了帕子擦了泪,渐渐将情绪平稳下来才道,“姑娘,您真的要让五姨娘给您挑人么?”

  张蜻蜓听她话中有话,“有什么话你就尽管直说,咱们房里,我瞧你还算是个明白人,有事可不许瞒我!”

  绿枝左右看看无人,这才低声道,“按例,府里新进的人,不管是家生子,或是外头买的,一般都得从三等丫头做起。碧落这个缺,在府里肯定是补不上的。”

  她迟疑了一下,深深行了一礼,“奴婢在这儿,能不能求姑娘一个恩典,把碧落讨作陪房,也带出去?”

  张蜻蜓想了想,“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她的意思?”

  绿枝对这件事一直都百思不得其解,她和碧落服侍姑娘多年,姑娘待她们还是很不错的。只是上吊之后,她一直不提这个旧仆,弄得绿枝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在她面前提到这件事。但是碧落都亲自求到自己跟前了,多年姐妹,她也不能不管。

  可才觑着机会,略提了一提。没想到张蜻蜓还有此一问,绿枝决定说实话,“是她自己的主意。”

  张蜻蜓又问,“那你觉得我能把她讨来么?”

  这个……绿枝踌躇了一下,摇了摇头。

  “绿枝,我知道你是个好丫头,但是有些事,也不是咱们想怎样就能怎样的。”张蜻蜓表示爱莫能助。

  她连碧落长得是方是圆都不知道,又有什么理由为了她而白费心机?也许她与从前的三姑娘要好,但那不是她。所以,请别怪她无情。

  绿枝沉默了,她也晓得姑娘的难处,所以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想着物伤其类,难免有些唇亡齿寒。

  这些小情绪张蜻蜓可管不了,她能力有限,只会对那些对自己好的人好。至于其他,自求多福吧。没有谁就一定该拉谁一把的,若是老把指望放在别人身上,哪怕就是亲生爹娘,也迟早得饿死!

  掬芳斋位于章府后院的东边,极其精致的一个小院子。与正房平行而立,隐隐有分庭抗争之意。

  这儿原本一直都是章致知的内书房,有时一个人想图个清静了,便自己过去歇着。可这五姨娘一进府,章致知就把这儿赏给她了。反倒是自己另辟了一间书房,足见其对她的喜爱程度。

  院子既名为掬芳,便是形容此处花木葱笼,香气扑鼻了。

  一进门,便瞧见院左植着那株巨大的西府海棠,枝叶苍翠,红果初结,格外的端庄美丽。只因过了花期,失了芬芳,便又新进了几大缸桂花,簇在一旁,花开繁盛,馥郁之极。

  张蜻蜓虽不懂得欣赏花花草草,可一见这气势,却也知道比起自己那因临着水池,才沽名钓誉的荷风轩要好上千百倍了。

  进屋再看内里装饰,处处都透着富丽堂皇,光闪闪的,象新出炉的包子,热腾腾的散发出一股新鲜诱人的气息。哪象自己那儿,尽是些旧东西,怎么擦,那光也如沁了锈的刀一般,始终是暗沉的。

  周奶娘曾经不经意的提起,其实周姨娘在的时候,她们屋里也还是有些好东西的。只是周姨娘后来不得势,东西陆陆续续都给林夫人收走了。甚至于连原先的院子也保不住,腾出来给了人,只落得现在那个破院子,甚是凄清。

  那些昔日繁华,张蜻蜓无心追寻,她只希望今天到得此处,能求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胡姨娘不是蠢人,一见她登门造访,便知无事不登三宝殿了。把林夫人硬把烫手山芋推给她的不快散去,笑吟吟问,“姑娘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张蜻蜓呵呵一笑,“五姨娘,只因我那院里,至今连个使唤的人也不齐整,所以特来向姨娘讨几个人,可别嫌我给您添烦恼!”

  胡姨娘心中不悦,林夫人留下的烂摊子干嘛来找我?想想却故作讶色道,“竟有此事?姑娘是娇客,怎可在家中生受这份委屈?你别着急,这事儿我记下了。一会子夫人要打发人来跟我交待家务,到时我再问问,一定得尽快给你补上才是!”

  “那就多谢五姨娘了!”张蜻蜓却还坐着不动身。

  胡姨娘微怔,“三姑娘还有何事?”

  张蜻蜓端过了茶,老神在在慢慢品茗,“既然是母亲大人很快就会派人来,我也跟着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若是家中实在有难处,我也不能让姨娘为难才是。”

  胡姨娘干眨了眨眼,有这么不识趣的人么?可也不好开赶,便支使小丫头们,“好生招呼着姑娘!我还有点事,恕我先失陪了。”

  “没事儿,姨娘您忙!”张蜻蜓很不拿自己当外人,反正整个章府是她家,处处皆可留下。

  胡姨娘进去一打听,便知道端底,不觉又好气又好笑,“这位三姑娘,还当真是……”

  厚脸皮!

  (呃……米有想到,新书收到的第一张除推荐票以外的票票居然是更新票!还是红果果的3张!在惊喜之余,桂子表示鸭梨很大,毕竟偶手上还有本老书啊。不过还是非常感谢maomao332211,你的支持让偶真的很开心。至于能不能完成……偶不敢打包票。在此,也一并感谢所有留言投票的亲们,明天争取小小的爆发一下,就当答谢大家了。群亲~~)

  

第14章 厚脸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