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7章 叛徒

  

    还没踏进花厅,便听到里面笑语喧哗。张蜻蜓隔着窗外的夹竹桃,有意停下脚步,先瞧瞧内里情形。

  却见屋里花团锦簇,众星捧月般围着一位红衣女子。因恰好背对着张蜻蜓,看不清她的模样,只觉得她那满头珠翠极是晃眼,尤其是那枝赤金攒珠累金凤钗更是招摇。

  光那玩意儿就怕有半斤了吧?张大姑娘暗自估算着重量,心中却有个疑问,戴上这么个大家伙脖子酸不酸的?不过要是能给她一根,就是再重她也认了。那是金子啊,全是钱啊!

  没出息的张蜻蜓往上瞟一眼自己那根虽也是赤金,但插进发间就瞧不见的小簪子,不由得更加虎视眈眈。

  可这屋子里有啥不对劲?张蜻蜓心里隐约有点疑惑,只是说不出来。未容她细想,便被里面的谈话吸引了注意力。

  “二姐,你一会儿可别忘了跟爹说,邀我到你家去玩儿。这天天关在家里,可闷死我了!”说话的是章泰安,就是在亲姐姐面前,也没看这小子客气多少,说话也是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

  “行啦行啦!”林夫人微嗔着把话接了过来,“你都说多少遍了,你二姐会放在心上的。一会儿你爹和姐夫进来,可不许这么没规矩!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就出不了岔子!”

  章泰安悻悻的不吭声了,却又嘟囔着,“二姐你也是的,给我带什么礼物不好,偏带那么些笔墨纸砚回来,有什么用啊!不如,给我换几个金锞子吧?”

  就见那红衣女子,也就是章府二小姐章清雅伸出染得鲜红凤仙花的纤指戳了他额头一记。

  一个略有些尖细的声音,咬牙切齿的响起,“小没良心的!有东西你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的。你以为这些笔墨纸砚便宜啊?你就拿着钱还买不到呢,我好不容易才找你姐夫求了来,还不领情。早知道什么都不给你了!哼,也不知道你从别人那儿还能得着什么好东西?”

  此言一出,别人尚可,那抱着个一岁多小女孩儿站着的刘姨娘,脸上似有些挂不住了。自己女儿没嫁着高门楣的好夫婿,就是回娘家来,也从没好东西可带的。

  旁边那位坐着的年轻妇人忙赔笑着道,“可不是?国公府的东西那还能有差的?二姑爷文采风流,在京城中素有才名,他使的东西必是极好的,三弟你可不要辜负了二妹妹的一片心意。”

  对着张蜻蜓的方向,她正好露出个侧脸。清秀白皙,与刘姨娘有六七分相似,却毕竟是个小姐,比刘姨娘显得多了几分贵气,想来便是章府的大姑奶奶章清芷了。

  只看她头上也只随意绾着两支珠钗,并不十分华丽,纵然身上特意穿了件极是鲜亮,鸭蛋黄底子彩蝶戏花的云锦新衣,但在章清雅那一身富贵荣华面前,仍是显得有些寒酸。

  听她这么一说,章清雅也不好再发作了。却是扫了厅内众人一眼,话锋一转,教训着弟弟,“自个儿没本事就不要作怪!给谁收拾了不好,偏给人这么收拾了。咱们长房的混成你这样,真是没出息,活该你被罚!”

  张蜻蜓眉毛一挑,哟,这是在说我呢,那咱可得会会去!

  正想抬脚进去,忽听身后有个软糯绵软的声音响道,“三姑娘来了,怎不进去?”

  她这一嗓子就把众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过来了。

  张蜻蜓回头一瞧,脑子里当即咣地一声明白过来,到底是什么不对劲了。今天全家人都穿了新衣,唯独她没有!

  瞧胡姨娘这一身水红色流云暗花新装,喜庆艳丽,却又带着几分成熟的娇媚,正符合章致知的喜好。

  此刻,她笑容甜美,正扶着章致知进来,身后跟着大少爷章泰宁,二姑爷邝玉书,还有一位衣衫素净,斯文清瘦的年轻人,想来就是大姑爷冯遇春了。

  张蜻蜓看着胡姨娘的笑脸,心中的火气腾腾的往上窜。

  叛徒!还以为她会和自己联手,赶情还是被她利用了啊!旁人都有了新衣裳,就扣着我的,想让我挑头来闹事对么?哼哼,那本姑奶奶第一个就针对你!

  压抑着心中的火气,张蜻蜓收敛了神色,上前先给章致知见了礼。这是章府的大老板,轻易得罪不起。她这些天学了些规矩,大致上还是有模有样的。

  章致知也不太计较,只皱眉瞥了她身上旧衣一眼,到底什么都没说,“进去吧!”

  绿枝在后头一颗心吓得怦怦直跳,怎么办?大过节的姑娘穿成这样,岂不是让老爷生气?

  进了门,章清雅已经转过身来,正好跟张蜻蜓瞧了个对脸。

  如果说这位二姑娘说起话来是牙尖嘴利,她那长相里也分外透着一股锐气。按说眉眼也不差,只是眼睛挑得高了些,下巴过于尖了些,鼻尖也实在细了些,再加上她那副盛气凌人的架式,让张蜻蜓想到一样东西——杀猪刀。

  别人可能有点怕,但张大姑娘却只觉得很是亲切嘛!

  众人见了礼,章清雅见相公的目光始终若有若无的落在这个庶妹身上,不觉心里就有了三分气,讥讽起来,“我说三妹,你来就来了,怎么都不进来的?躲在那儿听墙角有意思么?”

  张蜻蜓故作无辜,“二姐你这是何意?难道你们方才说了些见不得人的话么?我上回病了一场,这脑子就有些糊涂。方才瞧见二姐姐,还一下没认出来,所以才站了一会儿,没敢贸然进来。”

  “三妹病过一场?”还没等张蜻蜓下好笼子给章清雅钻,邝玉书就冒了出来,一脸关切,“现在可大好了?”

  女人说话男人插什么嘴?张蜻蜓很不高兴被打断,勉强附合了一句,“好了,谢谢二姐夫关心。”

  章清雅顿时脸色一变,把话抢了过来,撒着娇道,“相公,你过去陪爹说话嘛。我们姐妹难得见面,且让我们说些体已。”

  她硬扯着张蜻蜓转了个身,那戴着长长甲套的尾甲在张蜻蜓嫩白的手背上划出一道白印子,转瞬就红了,虽没出血,却很有些刺痛。

  玩阴的?姑娘我可不是吃素的!张蜻蜓反手把她的手一抓,阴笑,“二姐,我还真是好想好想你哦!”

  说话间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着她的手往桌角一撞,“啪”地一声就把那根长指甲给折断了。

  章清雅疼得一缩手,张蜻蜓看起来比她还心疼,“撞到了么?疼不?”

  林夫人很紧张自己的宝贝女儿,“没事吧?三姑娘你怎么不小心点?”

  “对不起,见到二姐太高兴了!”张蜻蜓睁着眼睛说着假话,毫无愧色。

  “我没事!”章清雅气得咬牙切齿,却不能因为指甲断了就发脾气。转而堆起假笑,看着她这身衣裳,“三妹妹,你今儿这是把哪年压箱子底的陈年旧衣裳翻出来了?就跟掉进灰堆里似的!我瞧你这回可真是病得不轻,脑子都糊涂到这地步了。这大节下的,也不怕忌讳!”

  张蜻蜓嘿嘿一笑,“我这不是怕二姐你回来了,认不出我么?”

  “三妹妹你病了,我脑子可没糊涂!家里几个人还是认得清楚的。”章清雅不知是计,顺嘴接了去。

  “是么?那我就放心了。”张蜻蜓点了点头,看着她的目光中满是欣慰。

  章清雅一下子会过意来,气得脸都红了,“你居然敢……”

  林夫人却听出女儿又要说错话了,赶紧接过话来,看着张蜻蜓目若寒冰,“你过节的新衣裳呢?这件我记得还是几年前的,怎么偏找出这件来?平时由着你的性子也就算了,这大节下的,成何体统?”

  嗬!这是要冲我还是冲胡姨娘发难?还是准备两个一起打?

  (PS:先上一更,二更那是必须滴!有推荐有收藏就尽管砸吧!)

  

第27章 叛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