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7章 又冲动了

  

    见章清莹着实吓着了,快要说错话,张蜻蜓挺身而出,“爹,不关她的事。瞧四妹妹吓得,还是我把事情源源本本说清楚吧。”

  林夫人心中一动,觉得不对,她刚想插话,可是张蜻蜓已经迅速把话圆了过来,“三弟一见面就骂四妹是贼,我听着生气,就跟他吵了起来。他却充我老子,还骂我是贱丫头,我一生气就打了他一耳光,他就拿鞭子抽我,后来我就抢了他的鞭子,揍了他一顿,然后你们就来了。”

  她简简单单把事情交待清楚,末了问章泰安,“你说,是不是这么回事?”

  章泰安倒也不蠢,揪住那一点,“那她手上当时拿的什么东西?”

  张蜻蜓嗤笑,“我说三弟,一个姑娘家身上的东西你干嘛这么有兴趣?你要看是不是?行行行!”她扭头冲章清莹微一眨眼,“四妹,把你的荷包拿出来给他看看。”

  章清莹给吓得还有些犯迷糊,旁边绿枝倒是心领神会了。

  且喜这些大户人家的小姐们总是随身带着荷包香袋的,尤其今儿过节,更不会遗漏,便将她身上外头那个荷包解了下来递上去,顺手把那个惹祸的荷包揣进自己袖子里了。

  暗暗还掐了章清莹一把,把小姑娘疼得清醒过来。章清莹本就早熟,顿时明白过来,去私会舅舅之事是打死也不能承认的,否则那可是害死三姐了。

  章致知接过这荷包并无什么不妥之处,可章泰安却似抓着个救命稻草般嚷,“不是这一个,还有东西,搜她的身!”

  这就有些很不象话了!章致知发问,“那你说,她那儿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章泰安只是黑暗之中瞟了一眼,哪里说得出个四五六?当下咋舌了,只嗫嚅着,“反正不是这一个!”

  “那好!四姐姐你就脱了衣裳给人看!看你究竟是不是贼!”章泰寅瘦小的身子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他会完了沈大海,重回这儿来复命,路上就听说出事了,一路小跑着过来,刚刚听了两句话,顿时就明白过来。

  小大人气得快疯了,当真动手拉扯着章清莹的衣裳,一面哭一面说,“既然三哥哥不相信,你就脱光了给人瞧,要再不信,连我一块儿搜!”

  小大人不傻,他知道章泰安无凭无据,可能只是晃了一眼,所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之所以揪住这事不放,是想逃避后面跟张蜻蜓起冲突之事,只要他们把能这个前因掩盖过去了,那张蜻蜓造成的后果也就能大大减轻了。

  他原本还打算着将章清莹身上的荷包趁乱藏进自己身上,纵给人搜出来,那也不怕了。反正刚见舅舅,纵有东西也说得过去。

  “胡闹!泰寅住手!”章致知连忙让人将小儿子拉住。

  他再怎样也不可能让章清莹,就为了章泰安一句莫须有的罪名就当众脱衣裳啊?那成什么话了?难道还真的说四丫头是个贼啊?

  章清莹和弟弟一块抱头痛哭,小姐弟俩想着自己这么些年在家里委曲求全,处处陪小心,处处看人脸色的日子,今儿竟然还落得要当众解衣的下场,倒真是悲从中来,哭得撕心裂肺。

  张蜻蜓红了眼圈,忍不住上前道,“爹,您也看到了,三弟就那么一句话,把人给逼成啥样了?是,我们都是庶出的,他是嫡出的,可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今儿要不是您在,四妹妹这身衣裳,恐怕还非脱不可了!三弟,你说是不是?”

  她话是对着章泰安说,眼神和意思却明目张胆的都指向了林夫人。林夫人当然听出话外音来,冷冷的瞧着她,心说就是这样又如何?这个家,除了老爷,就是我说了算!

  章泰安心中恨死了张蜻蜓,犹自犟嘴,“肯定是你们把东西藏起来了!”

  张蜻蜓一跟他说话就来气,“这捉奸要成双,捉贼要拿赃。你到底是丢了什么,非诬赖四妹妹不可?”

  “就算是我没丢东西,可能是你们从别处偷来的!”

  “你到底还讲不讲理的?就算是别人丢了东西,总得有个失主来报案吧?你既不是失主,还咋乎个什么劲儿?”

  小胖子没理也要辩出三分理来,“你们都是一伙的,你当然帮着她说话!”

  张蜻蜓追问,“我们怎么一伙的了?”

  “她都要把那狗给你了,怎么不是跟你一伙的?”

  “你还有脸说,上回是谁拿鞭炮拴在狗尾巴上冲我扔过来的?我跟你计较了没有?当时爹还有客,她好心好意的全都替你遮掩了下来,你反而恩将仇报,你到底有没有良心的?要不是实在被你欺负得养不下去,四妹妹舍得把小狗送我么?”张蜻蜓好不容易找着机会,当然要把这桩事情吵嚷给章致知听道。

  章泰安一时不知是计,现正在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也不顾旁人在场,便也翻起了旧账,“上回明明是你爬墙想要逃跑,被我抓到,还害得我受了罚。那次没炸死你,是你走了狗屎运!”

  他平常骂习惯,此时忘了还有旁人在场,不觉顺口又骂,“象你们这种小娘养的贱骨头,就该死!”

  张蜻蜓也火了,脱口而出道,“我们是小娘养的,可我们也是一个爹生的!你嫌我们不高贵,你怎么不嫌你爹去!没有他,哪来的我们?”

  “都给我住嘴!住嘴!”章致知已经气得面如锅底了,上前立时抽了章泰安一个大耳刮子。

  这一巴掌可比方才抽张蜻蜓时用力多了,抽得小胖子一个趔趄,差点摔了。林夫人心疼得一哆嗦,再瞧儿子脸上,半边脸迅速肿了,嘴角已经微微渗出血来。

  如此剧痛,是章泰安有生以来头一次尝到,却吓得哭都不敢哭,傻愣愣的看着他爹,噤若寒蝉。

  章致知严厉的眼光再扫向张蜻蜓,张大姑娘脖子一缩,迅速退了半步。

  好汉不吃眼前亏,她又不是生得贱,打一耳光就行了,再来一下何必呢?章致知瞧见她脸上还未消退的巴掌印,倒是没有再下狠手。

  只张大姑娘头脑一冷静,心想这回可完了,又冲动了!

  不过能痛痛快快骂那小胖子一顿,也算值了。反正事已至此,怕是今日这顿罚是跑不脱了,就看章致知能否手下留情了。

  (章老爷斜睨着诸位:想今儿就知道本老爷我怎么处置的么?推荐、收藏都送上来吧!)

第37章 又冲动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