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8章 两败俱伤(求推荐!求收藏!)

  

    章致知深深的吸了好几口气,方才让胸中翻滚的情绪平复下来,理出了几点头绪。

  “泰安,你上回就诬赖了你三姐姐,我已经罚过你了,可这回你又是无中生有,诬赖你四妹妹……”

  “我没有!”小胖子不知死到临头,还在嘴硬。

  章致知怒不可遏,“你再敢多说一个字,我现就打死你!”

  章泰安吓得浑身一哆嗦,哑了。

  林夫人硬着头皮上前,“老爷,请息怒!”

  她不站出来还好,一站出来章致知更是火大,“我记得上回明明说过,罚他在家中禁足,不许出院子的,可他怎么还是四处惹事?”

  林夫人在章泰安方才争吵中默认了用鞭炮伤狗之事时,就想到章致知会有此一问,为了给小儿子减轻罪行,只得自己出面把事情认了下来,“是妾身一时心软,见他功课辛苦,便放他在院中玩耍。”

  “好!很好!原来我说话,在这个府里,全是一纸空文是不是?”章致知气极,嘿然冷笑。

  林夫人拉着儿子一起跪下,挤出泪来,“妾身纵容孩子,无话可说,请老爷责罚!不过念在泰安尚且自幼,又受了伤的份上,从轻发落。”

  她这一跪下来了,刘姨娘再怎么没眼色,也得附合着跪下了,“请老爷息怒!”

  随即呼拉拉一片,所有的下人全都跪下了。

  胡姨娘在一旁看了半天好戏,她是真不想跪,可此时又不能不跪,可若是就这么随大流的跪下,也太不值得了。

  她想了想,款款走上前去,特意侧对着跪着的林夫人,隐似让她跪了回自己,这才娇声软语劝道,“老爷,孩子们不懂事,得慢慢的教,您可千万别气坏了身子。夫人不过是爱子心切,三姑娘和二少爷都还小呢,这坏脾气啊,确实都得改!不过今儿还过节呢,老爷若是惩罚太过了,似乎也不大好。若是传扬出去,就更不好了。贱妾也在这儿求您了,求您保重着自个儿身子,消消气吧。”

  她这才温吞吞的跪了下来,林夫人心里更添一层气。小狐狸精,这时候你倒会装好人了!

  眼见所有人都跪了,张蜻蜓也不好意思忤在那儿了,她总不能跟她老子平起平立吧。得!张大姑娘能屈能伸,也跪下了。

  不过也没忘了学学狗腿,表表孝心,“爹,是女儿不好,大过节的惹您生气了,请您责罚。”

  漂亮话先放在这儿,您可千万别罚得太重了啊!

  章致知眼见周遭跪下一片,在长长叹了口气的同时,心下也有几分得意。毕竟,他还是这个家的主宰,不是么?

  但该打的板子却还是要打的,否则怎么树立起他的威信?

  “三姑娘,虽然今儿之事,事出有因,但你顶撞嫡母,鞭打幼弟,这却是大不应该。罚你去祠堂禁闭十日,吃斋念佛,修身养性!”

  呃……好吧,张蜻蜓头一低,不就是做十日的尼姑么?我忍!

  章致知转而面对着林夫人,“夫人,我曾跟你说过,养子之道,宽是害,严是害。既然这孩子放在府中你不能严加管束,我又公务繁忙,无睱顾及,那就送与旁人管教吧!”

  什么?林夫人听得心一沉,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来,却听章致知极其认真而严肃的告诉她,“去将泰安的行李打点出来,我现就修书一封,明日便送他上白鹭书院去念书!”

  念书是好事啊,张蜻蜓不明白这算什么惩罚。林夫人却听得脸色大变,落泪哀求,“老爷,泰安纵有不是的地方,咱们慢慢教就是了。他年纪还小,自生来从未离开过妾身半步,这乍然将他送走,让他如何适应?我知道老爷这是为了他好,可也不用一定把他送去书院啊?不如就在府中另辟一处院落出来,给他专心念书,妾身保证再也不插手了,行么?”

  章致知坚决的摇了摇头,“夫人,你若是做得到,也不会纵得他如此胡来了!你瞧瞧他现在成什么样子了?我可不希望咱们府中日后也养出一个纨绔子弟来,落人笑柄!”

  “可是……”林夫人还待申辩,章致知却斩钉截铁的道,“此事我意已决,夫人不必多言!今日还是过节,大家都早些散去歇息,你给他寻个大夫来好生瞧瞧。明儿一早,三丫头去祠堂,我让人送泰安出府!”

  他袖子一甩,走了。表示此事到此为止,再无转寰的余地。

  章泰安现在是真真切切的放声大哭起来,“娘!我不走,我不去书院!”

  林夫人恨铁不成钢的用力拍了他一记,却是泪珠子滚滚落下,“你这个孽障!今儿可是连娘也救不了你了!”

  张蜻蜓心中却长舒了一口气,把这混世魔王送走了,恐怕这个家的日子就清静多了。不过这回,跟林夫的梁子可算是彻底结下了,这往后的日子……唉,还不如早点嫁出去的好!

  她自顾自的刚爬起来,却见刘姨娘瞧了她一眼,却是什么也没说,只在一旁劝林夫人,“先赶紧带二少爷回去,给他请大夫医治才是。再想想有什么好法子,劝老爷回心转意吧。”

  林夫人一听这是正经,就着她的手站了起来,拉了儿子准备回去。可是临走前,那冰冷的目光从张蜻蜓、章泰寅和章清莹身上一一扫过,让人不寒而栗。

  胡姨娘尽收眼底,却什么也没说,只对着张蜻蜓微微颔首,带着人一步三摇的走了。

  章泰寅等她们都走了,不顾还有林夫人的眼线在场,拉着章清莹一起上前,对张蜻蜓施了一礼,“三姐姐,谢谢你。”

  张蜻蜓一手一个,揉揉他俩的头,“说什么呢!你们管我叫一声姐,我能不罩着你们的?天都黑了,快回去歇着吧!改明儿有空,到我那儿来玩。”

  眼下绿枝也不好把荷包还给他们的,只是对他们使了个眼色,随张蜻蜓回去了。

  回去路上,章清莹小声问章泰寅,“咱们还要去给母亲赔罪么?”

  章泰寅白她一眼,“人都得罪了,还去干嘛?”

  章清莹嗫嚅着问,“那往后……”

  章泰寅冷笑,“往后咱们也学三姐姐!只要我们不出错,难道她还能平白无故的就把咱们打死?这府里可不是她一人说了算,上头还有爹呢!”

  章清莹怔了怔,忽地笑了,“三姐姐才还跟我说,反正咱们不管做得好不好的,他们总是要欺负咱们的,那又何必受那个气?”

  章泰寅伸手擦去她脸上未干的泪花,低声嘱咐,“不过咱们还小,在府中的日子也长,不能跟三姐姐那么干。得多长点心眼,让人挑不出咱们的毛病来!唉,要不是放心不下你,我倒是真想求爹让我也出去读书,离得远远的,眼不见为净!”

  章清莹顿时瘪了嘴,眼泪汪汪的摇着弟弟的衣袖,“你别走……我一人害怕……”

  “知道啦!”章泰寅捏捏她的鼻子,“亏你还好意思做我姐,动不动就哭鼻子!你放心,我就是要走,也得想法把你安置了再走。”

  章清莹这才展开愁眉,想了想,却又叹了口气,“你要是有机会还是走的好,你是男孩,跟我这女孩儿不一样,不能老这么困在家里头。舅舅说过,好男儿要志在四方!”

  “再说吧!”章泰寅一路牵着姐姐的小手,“就是我想走,也不一定就能走得了。咱们等三姐姐放出来,找机会跟她商量商量,说不定她还能帮咱们出出主意呢!”

  “嗯!”章清莹用力的点头,这回是真的笑了,弯弯的笑眼里满是敬佩,“三姐姐好厉害哟,打得真是痛快!”

  “可不是?等我长大学了功夫,也要……”章泰寅兴高采烈的跟她咬着耳朵,一路说着悄悄话,分享着彼此小小的喜悦心情,回去了。

  (章泰寅一本正经的给大家作揖:有空来点评论好不好?要不小生觉得很寂寞啊!)

  

第38章 两败俱伤(求推荐!求收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