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1章 换人

  

    章府的祠堂并不大,小小巧巧的一所院子,很是清静。香案上规规矩矩供了一堆牌位,无论是他们活着还是死了,张大姑娘都一个也不认得。

  反正管事嬷嬷让她跪就跪,让她念经她就捧着书叽里咕噜嘤嘤嗡嗡的乱念一气。表面上三姑娘很是老实,可跪不了一柱香的工夫,她就开始琢磨着要如何偷懒了。虽然膝盖骨上绑着厚厚的棉垫,但跪长了也很是难受。

  幸好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们都穿着长裙,拉扯一番便可以把腿完全的遮住了。然后张大姑娘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半坐在脚后跟上,实现她坐着念经的心愿了。

  横竖看守祠堂这样的差使,可不轮到在府中得势的下人,不过混吃等死罢了,也不会太过较真。

  睡觉虽然床硬了点,但张蜻蜓还都能忍。只是到了吃饭时间,张大姑娘就着实痛苦了。这些天给大鱼大肉养刁了嘴,再换成白菜萝卜,可真真是要人的命了。

  素来吃饭为大的张大姑娘摸摸咕咕乱叫,不停抗议的肚子,想到了一个最简单最实用的办法。

  祠堂里的管事嬷嬷于是不时的就能在打扫香案或者给三姑娘收拾床铺的时候,不小心“捡”到些钱。

  都不是傻子,她当然不会异想天开到以为是祖宗显灵。于是投桃报李,在每天晚饭之后,张蜻蜓就能在自己床边的小桌上也“捡”到些吃的。有时是两个素包子,有时是几块萝卜糕,虽然清淡了点,好歹也能换换嘴,安抚一下受伤的肠胃了。

  在被关押的最后几天,若是留神细听,就可以听到祠堂里念着这样的经:

  “给我一个红烧猪蹄,再来一碗鲇鱼汤。阿弥陀佛!猪蹄要炖得烂烂的,鱼汤要熬得白白的。阿弥陀佛!牛肉我不吃炒的,我要吃卤的。阿弥陀佛!我一手拿着鸡腿,一手拿着鸭腿。阿弥陀佛!我左边咬一口,右边咬一口,咬得我满嘴都是油啊……阿弥陀佛!”

  等到十天禁闭终于结束的时候,蜻蜓大师深吸一口自由新鲜的空气,毫不留恋的大步踏出祠堂。打定了主意,还俗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赶紧回荷风轩大快朵颐,谁都不许拦着她!

  可是一抬眼,却见屋外站着除了意料之中的周奶娘,还有喜气洋洋得有些过分的兰心和一个板着脸的漂亮丫头。

  见她出来,那丫头扯动嘴角,没有任何抑扬顿挫的行了一礼,“奴婢彩霞,给三姑娘请安。”

  这声音简直就是天生念经的好材料!张蜻蜓在周奶娘拼命使着眼色之下没有调侃。等进了屋,左右一瞧,“绿枝呢?”

  兰心穿着一身花枝招展的新衣裳,快人快语的道,“绿枝姐姐可飞上高枝了!提了一等丫头,调到夫人身边去了。夫人赞她行事沉稳庄重,还说日后要把她放在二少爷屋里做个大丫头呢!”

  敢动我的人?张蜻蜓腾地一下就火了。却先冷冷的问她,“那你怎么进来了?”

  按规矩,她这三等小丫头未经传唤,可不是能随便进来伺候的。

  兰心一张小脸上几乎都快笑出花来,“我蒙夫人开恩,提了二等丫头,顶绿枝姐姐的缺。”

  张蜻蜓又问那个拉长着一张鹅蛋脸,似是旁人都欠了她钱似的漂亮丫头,“你又是怎么来的?”

  彩霞置若罔闻,还是兰心快嘴解释,“彩霞姐姐原是二姑娘身边的人,陪嫁过去之后病了一场,夫人便拿身边一等的玉莺姐姐换她回来了。彩霞姐姐生得体面,故此赏给了三姑娘。要不绿枝姐姐哪能遇上这等好事?”

  你不也走了狗屎运?张蜻蜓睨了她一眼,“她是哑巴么?不会自己说话的?”

  兰心给噎得一哽,满脸的笑僵在那儿,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张蜻蜓再一次看向彩霞,“说,你是怎么来的?”

  彩霞这回做得更绝,梗着脖子,水蛇腰一扭,直接就往外走,“姑娘既然没有别的吩咐,我就出去做活了。”

  这什么态度?

  “站住!”张蜻蜓吼了一嗓子,彩霞吓了一跳,转头却露出一个略带讥诮的笑,“姑娘是在叫我么?”

  “那你以为我这半天是在跟谁说话?”

  彩霞阴阳怪气的回了一句,“对不起!我没听到姑娘喊我的名字,以为姑娘是在跟别人说话呢!”

  张蜻蜓怄得不轻,冷笑,“那你现在听好了,彩霞,我问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你听清楚了么?”

  彩霞完全没把她放在眼里,“清楚!不过我可不明白三姑娘有什么好问的,我们做奴婢的,总不是主子说了去哪里,就得去哪里?从前我服侍二姑娘,现在是服侍您,顶碧落的缺,跟您陪嫁到潘家去,就是这样了。姑娘要是没有别的吩咐,我就出去做事了。”

  “慢着!”张蜻蜓她不怒反笑,上下打量着彩霞,“瞧你生得一副好相貌,怎么蠢成这样?你既然知道你是服侍我的,那主子没发话,你急吼吼的往外跑什么跑?难道从前二姐就是这么教得你没有规矩,所以才从邝家被赶回来的?”

  彩霞气得立时涨红了脸,“三姑娘,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您要这么挑理?我们做丫头的,出去干活难道也有错么?”

  见她生气,张蜻蜓更加的不生气了,“你一口一个干活,你到底要做什么活忙成这样?且说来听听,看看你有多勤快。”

  彩霞随口敷衍着,“打扫刺绣,屋里的活可多了去了!”

  张蜻蜓嗤笑,“可你们最重要的活计不是服侍我么?”

  彩霞硬梆梆的顶了一句,“那姑娘有什么话,就尽管吩咐!”

  张蜻蜓两手一摊,阴阴一笑,“我现在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自然会叫你。你就在那儿站着,半步也不许离开!”

  你……彩霞气得脸都白了,这不就是变相的罚站么?这可是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要是从前,她哪里把这个三姑娘放在眼里?可再不甘心又能如何?主子有命,做奴才的又岂能不从?彩霞忿忿的在门边站成了一个雕塑。

  张蜻蜓这才转过头来,笑吟吟的看着兰心,“现在你可以接着说了,我这屋里还动了哪些人,都是怎么个来龙去脉,你且一一说清楚吧。”

  兰心觉得三姑娘这笑比板着脸还恐怖,畏缩的往后退了半步,将那得意之色收起,战战兢兢的回话,“蕙心也提了二等丫鬟,因姑娘房里的名额够了,便将她拨到大少爷屋里去了,另给换了两个三等丫头墨冰和雪砚过来。至于艾叶,夫人说她刚进府,不懂事,不能陪嫁出去丢脸,她既懂些医药,就换到老爷那边伺候煮茶煎药,另换了榴喜过来。巧云本就算不得正式的,先姑且搁着。至于要给您陪嫁的几户人家,夫人也已经在挑着了,等定了人选就派过来。”

  哈!张蜻蜓心想这下可好,自己不过是关了十天的禁闭,身边的人却如走马灯般给换了个大半。

  兰心这儿不用说,这丫头一门心思想着要当姨娘,肯定是林夫人给了许诺。就竹筒倒豆子,把自己这边一些人的底细在她面前抖露了个干净。

  林夫人她这一招狠啊!估计送来的都不是什么好货色,就是要让自己别别扭扭的出门去。要不是奶娘实在没法换,搞不好连周奶娘也留不住了。

  只别人倒还罢了,绿枝这丫头无论如何得想法收回来,要不让她落到林夫人和章泰安手里,那还能有个好?

  周奶娘动了动嘴皮子,刚想上前劝劝姑娘稍安勿躁,却不料张蜻蜓的脸色快如翻书,由怒气冲冲到一脸平静,最后挑一挑眉,竟是微微一笑,“去!赶紧给本姑娘把饭菜端来,吃完了再给我烧水洗澡。记得多放点香叶,去去晦气!”

  (小清亭笑眯眯手持平安符,谢谢萨洒的打赏!顺便再说一声,大家有空帮忙想想名字啊,桂仁那厮每回想个名字跟便秘似的,严重影响了进度。鄙视之!o(︶︿︶)o)

  

第41章 换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