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4章 大侠也谈钱

  

    张蜻蜓傻眼了。

  只看着戏台上那个挑滑车的武生腾挪翻滚,跃纵擒拿,手上一杆花枪使得光影流动,一人站在台上便犹如千军万马一般。

  那个帅啊,看得没见过世面的张大姑娘连眼珠子都不会眨了,巴掌拍红了都不知道痛。

  就连自诩为行家的胡姨娘也颔首赞了句,“虽是唱得不怎么样,但这身手真是不错。”

  岂止是不错?简直就是高手啊!张大姑娘满心的倾慕顿时化为滔滔江水淹没平原,脑子里就一个念头!

  一出戏了,张蜻蜓二话不说就提着裙子要下楼。

  管事娘子拦住,“姑娘这是……”

  “呃……如厕!如厕。”

  有时候,最简单的理由反而是最好用的理由。

  上个茅房还叫得这么响,管家娘子不由有些侧目。不用她多说,彩霞已经赶紧自觉的跟了过来,管家娘子只交待了一声,“好生伺候着!”也就罢了。

  下一出戏可是她最爱听的《游园》,真舍不得走啊!

  胡姨娘不知是为了收买人心,还是有意替张蜻蜓遮掩,趁空还吩咐了一句,“那些跟出来的家丁们也辛苦了,银子,拿些点心茶水下去,看完这出戏,咱们就该回去了。”

  那些下人们当然俱自欢喜,就算是肩负着监视重任,可人家现在去上茅房了,你总不好跟着去闻闻是香是臭吧?所以也就乐得都坐下看戏了。漂亮的杜丽娘一出场,那更是让人的眼珠子都转不开了。

  张蜻蜓也不避彩霞,一下楼就蹬蹬蹬直奔后台。

  这丫头是带着一肚子怨气来到她这儿的,肯定就不是林夫人的心腹。张大姑娘可不蠢,要不也不会单单挑了她出来。

  葛班主提心吊胆,总算捱着那位串戏的高宠有惊无险的把场子撑了下来,额上的冷汗还没来得及拭去,一转头就见方才那位小姐直奔这儿来了。

  “小姐,您走错了吧?这儿可是我们戏班的后台。”来打赏也不需要这么积极啊?

  “没错!我找的就是你,你快把你们刚才那个武生叫出来……啊不,请出来给我见见!”张蜻蜓真是激动啊,这样的高手怎能错过?

  葛班主心中一紧,背上才消下去的冷汗嗖地一下又冒出来了,这位小姐不会看上他了吧?她的家人怎么也不管管的?

  “对不起,小姐,才演完了戏,正累着呢,不便见客!”

  张蜻蜓没发现,挡在她面前的班主笑得比哭还难看,仍是一个劲儿的向后张望着,“你就让我见一面吧,就说几句话!”

  葛班主还待劝阻,却听高宠在里头说话了,“葛大叔,那就请这位小姐在外头等一下,我一会儿出来跟她说几句话就完。”

  那……好吧!葛班主倒是做事细心,既然一定要见,站在大门口人来人往的总是不雅,他特意请张蜻蜓主仆到一旁的小屋里坐下了,还倒了两杯茶,自又去忙活了。

  没一会儿的工夫,换了衣裳卸了妆的高宠,很是和善的挑帘进来,“你们找我有事?”

  哗!这才是江湖侠客应该长得样子。

  张蜻蜓词穷,形容不出来,只觉得这男子生得真是好看,不似她这些天在府里看过的文弱书生、歪瓜裂枣们,很是顺眼。

  就连见过不少公子哥的彩霞,也在心里暗暗称许了八个字:玉树临风,英姿飒爽。

  张大姑娘心情一激动,就把含蓄啊矜持啊什么的都抛到九霄云外了,上前撩开帷帽的纱帘,露出大半张小脸,头一句话就是,“大侠,请收我为徒吧!”

  高宠愣了,彩霞更是傻了。她还以为三姑娘是看上这武生长得帅气,春心萌动了,没想到却是怀着这样的念头。

  不待人家答话,张蜻蜓滔滔不绝的道,“你别看我现在没什么力气,但我能吃苦,一定会好好学的。还有,我的刀使得还可以,只可惜今儿没带出来,也不能给你看了。你要是做我的师父,就不用在这儿跑江湖卖艺了。您在这儿赚多少钱,我可以加倍给您!当然,我知道你们这些大侠肯定是不喜欢拘束的,我也不会强留你一辈子,您就教我三年、要不一年成不成?”

  高宠半晌才从她噼里啪啦的一大堆话里抓住重点,“你肯出多少钱?”

  张蜻蜓怔了怔,没想到大侠的头一句居然不是自重身份的拒绝,或是设下难题来考验她的真心,而是跟她谈钱,这跟说书人讲的,太不一样了吧?

  不过想想也能理解,大侠也要吃饭,说不定还吃得比别人更多。于是老老实实复述了一遍,“双倍!要不,您开个价儿?肯定比你在这儿干活的酬劳高!”

  这点张蜻蜓确实有信心,象章致知今儿给她的银子,一出手就是上百了,足够普通人家过几年,看这位大侠的打扮,自己应该请得起。

  高宠摸着下巴,皱眉思量了起来,“一月十两银子有没有?”

  可以!张蜻极其认真的点了点头。

  高宠有些不解,“你为什么想要学功夫?你学功夫,你家里的人同意么?”

  张蜻蜓没有隐瞒,“因为我快要嫁人了,嫁的那个人还是个武夫,我得学点拳脚才能防身。至于我家里人么,这点你这不用担心,你是我自己花钱请的,又不是什么坏人,他们为什么要管?”

  彩霞听得心里直撇嘴,原来三姑娘打的竟是这主意,简直太可笑了!就算是她花了钱请了人,林夫人能让她带进家门的么?

  张蜻蜓现在可顾不了这么多,林夫人没给她弄些可用的人,她就得自己想办法。

  高宠诧异了,“可你就算是要嫁给一个武夫,他也不见得会对你动粗啊?为什么非得请师父呢?”

  张蜻蜓直言不讳,“因为我要嫁的那人是个纨绔,听说很能打的,我不得不防。”

  高宠明白了,顺口追问了一句,“那你要嫁的到底是什么人?”

  张蜻蜓觉得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就道出那三个字——“潘云豹。”

  “什么?”高宠失声叫了起来,“你说的是九门提督府的二公子?”

  (胡姨娘捏着兰花指:奴家先谢谢颜小妈打赏的灵石,然后做个小小的介绍:

  昆剧《挑滑车》,源出于《说岳全传》第三十九回,是一出武生重头戏。

  南宋初年,金兵侵犯江南。岳飞与金兀术会战,岳飞的兵马被金兵围困在牛头山。金兀术知道岳营的兵将骁勇善战,难以取胜,在险要地方暗设铁叶滑车,阻击宋兵冲出山口。点将之际,高宠因不见重用,质问岳飞,岳飞令高宠把守军中大纛旗。交战时,高见作战不利,突出助战,大败金兵。高宠乘胜追击,兀术以铁滑车阻拦。高宠奋不顾身,连续挑翻了十一辆滑车,却无奈战马疲惫,在十二辆时马失前蹄,被铁滑车碾死,壮烈牺牲。而金兵滑车被破,抵挡不住,仓皇败走,岳飞大获全胜,解除了牛头山的包围。

  昆剧《游园》,出自著名的《牡丹亭》,讲杜丽娘和丫头春香游后花园赏春的一段戏,词藻很美,著名的“良辰美景奈何天”便是其中的一句。

  最后预报一下,今日可能会有二更,如有,应该在11点之前,三姑娘拿鞭子监督桂仁去了,各位客官且耐心的等一下吧。)

  

第44章 大侠也谈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