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5章 所谓缘份

  

    是啊!张蜻蜓点头,总算想起自己的另一个主要目的了,赶紧问了一句,“他是不是真的很坏?”

  潘云豹坏不坏,高宠可不大好说,他所在意的,是这位潘二公子的另一个显著名声。

  若说张蜻蜓请他,他还有些犹豫,可是一听到要去潘府,他是想都不想就点头答应了,“我可以接你这趟生意。不过咱们先说好,我最多只干一年。我家中还有一位姨娘,就算是进了你府上做教习,可若是姨娘有事,我可得随时回家,你不能又跟我讲那些个规矩,更不能扣我的工钱。”

  “行!我可以按月先付钱给你。”张蜻蜓当即拍板了,江湖儿女讲究的就是一个信字,她做买卖可爽快得很,“那你什么时候跟我回去?”

  高宠也不含糊,“我得先回去一趟收拾收拾,告诉我个地址,三日内我必来找你。不过咱们口说无凭,你得先给我付点订金,到时你们家若是推三阻四不肯收我,那这钱可就得归我了。”

  张蜻蜓一摸腰包,暗想糟糕,钱都花光了,哪还有剩下的?可此时说没钱也显得太没有诚意了,左右瞟瞟,从手指头上褪下一枚小金戒指来,“这个给你,你到时拿着这个到太仆寺卿章致知府上找我吧,我叫张……”

  彩霞实在忍不住了,清咳两声,“这是我们家三小姐。”

  心下不忿,女孩闺名怎么能随便告诉男子?这个金戒指怕是扔水里了,还不如赏她呢!

  张蜻蜓此时才忽地想起,“大侠,还不知道你的尊姓大名呢!”

  高宠竖起大拇指,指着自己一笑,“我叫李思靖,就住在这后头的牛尾巴胡同里,从东头数过去第三间就是。你若找不到,随便在街上寻人打听烧饼李便知!”

  爽快!张蜻蜓特意抱一抱拳,“那我就在府中等着你了!”

  “没问题!”李大侠拿着戒指,心情大好的翩然而去。

  得遇名师的张蜻蜓心情也大好,冲彩霞一招手,“走,回去!”

  “姑娘,您的帷帽。”彩霞暗自翻个白眼,这三姑娘也太不讲究了吧?

  她们这头刚步出院子,要往楼上回去。旁边有位年轻公子似是内急,要上茅房,从她们身边路过。

  一阵清风适时吹起了张大姑娘还没完全放好的帽纱,露出了她娇美的容颜。

  而所谓的缘份,正好勾引着那位公子也就偏偏在此时好死不死的转头看了一眼,结果一眼之下,犹如晴天一个霹雳,雨天一个雷击,总之是把人给整个在那儿震成了化石,失了魂。

  可惜张大姑娘却是连眼角的余光都未给他留下一瞥,便翩然而去。

  楼上,一见她回来,胡姨娘未曾开口笑先迎,“姑娘,我们回去吧!”

  为何?张蜻蜓看着台下还在咿咿呀呀唱着的美人儿,“这不还没完么?”

  胡姨娘附在她耳边轻笑,“听说潘二公子来了,咱们都得回避!”

  啊?张大姑娘真是遗憾,怎么这么好的机会不给她见上一面呢?可惜她不知道,刚刚曾和某人失之交臂。

  伊人远去,魂兮归来。

  酒楼里的某间包厢里,有人取笑刚刚回神的人,“你怎么出去一趟回来,就跟丢了魂似的?”

  某人幽怨的回瞪一眼,“跟你们说了,你们也不会懂得的。”

  狐朋狗友们不依,“那你就说说嘛!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们不会懂?”

  某人搜肠刮肚的形容着,“那种感觉,就好象是……好象是咱们俩刚刚打了一架,打得那个精疲力尽啊,都趴在地上不能动了。此时,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提起这最后一拳,眼看着就能把你给彻底打趴下了,突然她从旁边过来了,一拳又把我干掉了的感觉。”

  这也太深奥了!一屋子人都迷惑了,半晌才有人勉强理解了出来,不解的问,“那岂不是很憋屈?”

  “怎么会?”某人继续遐想,“要是你们把我打倒了就憋屈,但要是她,嘿嘿,那就随便了……”

  众人一致判定,这人发花痴了。

  “你也别想了,听说未来的嫂夫人可长得不错,过几天兄弟想想办法,让你见上一面!”

  所有人的目光扫视过来,异口同声,“我也要去!”

  有个不和谐的声音凉凉响起,“别听老四胡吹,就他,能有什么办法?”

  “别小看我啊?你们难道忘了,过些天就是重阳节了?那些老头老太太们到时可又要办什么斗菊会,我今儿早上还听我们家老太太念叨着,要带家里哪几盆菊花去风头呢!到时让她也给嫂夫人也下个帖,不就把人请来了?”

  “这恐怕不对吧,你家跟她家又没什么交情,那赏菊会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请人来的。”

  “你们怎么忘了?那个姓邝的啥,不是娶了她家二姐么?那邝家仗着跟我们家有点子拐弯抹角的亲戚,老是没事找事来我家串门子。只要给我们家老太爷瞧见,就要训我不求上进。实在是烦人得很!你们来评评理,成天穿个白衣,拿把破扇子,念几首歪诗就叫斯文有礼了?靠之!”

  “你少啰嗦了,快说重点!”

  “我的意思就是到时叫那小子把他媳妇,和媳妇的妹子一并请来不就完了?谅他也不敢不听。”

  “还是你小子有办法!那可得记着,咱们人手一张请帖,你要不给,我们就直接杀到你家去!”

  “就你们这群土匪还用请帖?直接去就是了。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千万别给我留面子!”

  “唉!我这么个温文儒雅,志趣高洁的读书人跟你们混在一块,生生的把名声都败坏了!”

  “你拉倒吧!咱们自家兄弟面前,你还装个球啊!到不你就别去,咱们到时可要开开眼,看看未来的嫂子到底有多美!”

  某人还在痴痴的望着某一处发呆,无意识的接了一句,“再美,能美得过她么?”

  有人用力拍打他的肩,“你既这么喜欢,兄弟们帮你抢过来就是!让你们远走高飞,别弄得傻了巴叽的。嗳!是哪家闺女啊?”

  “对哦!”某呆子一跃而起,悔恨交加,“我怎么不直接把她抢回来再说?”

  ……

  牛尾巴胡同里,刚串完戏的李思靖又回到自己的烧饼摊前,给两个烧饼打发了帮他看摊子的小孩,推着车子就回去了。

  “姨娘!姨娘!”

  很快,两扇小小的木门就开了,一个约摸三十许的妇人走了出来,“你今儿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虽是荆钗布裙,却自有一股沉稳气度,面似银盆,五官秀丽,行止端庄,倒与平常妇人有些不同。一见他脸上有些残存的粉墨,脸立即就沉了下来,“说了多少回了,怎么又去串戏?”

  李大侠嘿嘿笑着不答,只道,“姨娘,我告诉你,我今儿可遇上一桩好买卖!”

  他叽里咕噜讲完自己的奇遇,兴奋的手舞足蹈,“您说可是不是?那个潘少爷可是出了名的出手阔绰,又爱打架习武什么的。我去他那儿干上个一年半载,赚上百十两银子,可不就够讨媳妇的?也不需要您成日这么辛苦的了!”

  李姨娘拈着那枚戒指思忖许久,摇了摇头,“你不能去!”

  李思靖不明白,“可您不是还让我想法多赚些钱的么?”

  李姨娘嗔了他一眼,“傻子,哪有大户人家给千金小姐请教头的?就算是真请了,她家父母也必不会同意。再说,你这么个年纪轻轻的男子汉,给人做下人,到底也有些说不过去。”

  李大侠叹息,依依不舍的瞧着她手中的那一点金,“那这枚戒指不得还给人家?”

  李姨娘却将那戒指牢牢一把握住,挑眉笑得狡黠,“你不能去,我去!”

  (李思靖叉腰奸笑,嘿嘿,把你们都迷惑了吧?我可不是那头豹子哦?本大侠如此英俊潇洒,可比那头豹子有型多了,各位美女,想吃烧饼么?投我一票,就赠一烧饼,加一收藏,再赠一个!)

  

第45章 所谓缘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