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6章 三姑娘救我

  

    酒楼之中,有一位本应抢人公子捶胸顿足,满心不甘。而本应被抢的美人此刻也在心内顿足捶胸,满心不甘的回了家。

  多好的机会啊!就这么白白错过了。要问美人想跟某人见面所为何事,嘿嘿,不好意思,美人也是要以貌取人的。

  就算张大姑娘并不以自己目前这副天生的妖精面孔为美,可她对自己未来相公的外貌要求还是很高的。

  若是能长得象李大侠当然最好,就算是再纨绔,张大姑娘也能多忍几日。可若是长得太不堪不目,那张蜻蜓也没什么可说的。

  休夫弃夫的事,她也不是干不出来。

  可惜张大姑娘心有余而力不足,仍是满怀幽怨的回了章府。

  这边厢她刚进门,那边厢林夫人也得到了详细的禀报。只除了三姑娘给自己找了个师父一节,其余就连她买了几样东西,每样各花了多少钱全都事无巨细的让林夫人知道了。

  林夫人对这流水帐倒没多大兴趣,如鸭子背泼水,过了也就过了。但这一下午的工夫,她也不是白过的,多少琢磨了些道道出来。

  此刻听张蜻蜓花得身无分文,淋漓尽致。她是淡然一笑,“这钱都花光了,恐怕她也该出幺蛾子了。别的你们也都甭管了,只不许她接近老爷半步,知道么?”

  林夫人的卦已经算了出来,三姑娘应该不会再选择跟自己单打独斗,那样她绝对讨不到便宜。而在这个家里,她若想要违拗自己,唯一可以寻求的保护人就是章致知。

  所以她今天被放出来,却一点也没动静,不是因为她不想弄点动静出来,是因为章致知没回来!

  所以她不动,不仅不动,还特意急吼吼的跑出去,把那笔银子全都花光了,这不就是为了等章致知回来再闹么?

  可是现在,既然被自己窥破了她的用意,又怎会让她得逞?林夫人很是得意,小样儿,任你孙猴子再厉害,也飞不出她如来佛祖的五指山!

  刘姨娘在一旁听完管事的回报,想了想,进了一言,“夫人,您瞧,这个彩霞也真没用。才一天工夫就被三姑娘给收拾了,要不,把她给换一下吧?”

  林夫人听得微微一怔,想了想反倒嗔道,“你怎么糊涂了?那彩霞是个肯安生的主儿吗?别看她现在给那丫头挑了几套衣裳,补了顶帽子就以为她老实下来了。等她日后添乱的时候,那才叫那丫头喝一壶呢!”

  刘姨娘心中一紧,忙给自己找了个台阶,“到底是夫人,还是比我有见识多了!”

  林夫人听得这话很是受用,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你且瞧着吧,我在她房里可是环肥瘦瘦全放满了。我就不信,有不偷腥的猫儿!更何况那位主,听说可是怡红院里的常客呢!”

  刘姨娘附合的一笑,也就罢了。心中暗想,女儿,可不是我不帮忙,娘就这点子力,也帮不到哪里去。

  林夫人却已经开始在琢磨,明儿得再怎么折腾绿枝,还得再让她继续到张蜻蜓面前去打转!

  张蜻蜓回屋收拾了东西,把旁人都遣了出去,才悄悄的取出一小袋赤金的金叶子来,“周奶娘,这个给你。一共十片,若是换成银子,也够花用好些日子的!”

  周奶娘看得一愣,“姑娘,这是……”

  张蜻蜓笑嘻嘻把东西往她手里一塞,“我知道你疼我,一直也没机会好好孝敬孝敬你。刚好今儿有了钱,想来想去就给你买了这个。这个东西最实在,我问过那小伙计了,可比首饰什么的还管用,可以直接当银子使的。你不拘藏在哪件衣裳里,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自己手里有点东西,总是好的。”

  周奶娘感动是感动,“可是,这能行吧?万一给人瞧见……”

  “你放心吧!”张蜻蜓狡黠的一笑,附在她耳畔低声道,“这个连彩霞都不知道,我趁她们不注意,跟那小伙计偷偷说的,让他给我拿了些这个,把价钱摊在那些首饰里了。最后假装说是我买得多,送我一个荷包玩,其实里面就藏了这个!”

  周奶娘听得直咋舌,压低了声音嗔着,“姑娘你也太顽皮了!这种事情,若是给人知道,让人知道你攒私房,那还能有个好?”

  张蜻蜓两手一摊,“你不说,我不说,有谁能知道?你好生收着吧!赶明儿等绿枝回来了,你分她两片,那丫头也是个口紧的,不会乱说!”

  周奶娘不禁追问,“你怎么知道绿枝会回来?”

  张蜻蜓嘿嘿一笑,“有本姑娘出马,当然能把她弄回来!”

  周奶娘一听就急了,“我的好姑娘,您可千万别又去闹事了。这才从祠堂里出来,不好生将养着,你又弄那些干什么?要不,我把这钱全给绿枝了,也算是尽了你的主仆情谊了!”

  “别呀!”张蜻蜓皱眉急把她往回拽,“你这么大声嚷嚷,是想让人都听到么?要不要我替你敲锣打鼓去?真是的!”

  周奶娘给噎得无语,想想也是,赶紧把钱揣怀里了。

  张蜻蜓这才又道,“你放心,绿枝的事情我自有分寸,不会乱来的!”

  周奶娘见劝不过她,也无法了,“那姑娘你自己可得当心点!这金叶子算奶娘帮你存着,等日后出了府,方便时再还给你。绿枝那儿就算了,这事多一个人知道,难保不多一个人饶舌。她现可在夫人房里呢,还是一等丫头,难保不变心。就象兰心那小蹄子,今儿你一走,她就跑出去了,好些时才回来,肯定是去见夫人了。等咱们出了府,非得好好修理修理她不可!这金叶子,奶娘就做个坏人扣下了。你若是心疼绿枝,改天打赏些明面上的东西给她吧!”

  张蜻蜓噗哧乐了,这个周奶娘,真是一门心思护着自己。只是做人未免有些小气,眼光也短浅了些,想让人替自己办事,怎么能这么疑神疑鬼的?

  她虽然不懂什么大道理,却也知道将心比心的。算了,现就姑且随她的心思,日后拣着好东西,再打赏绿枝吧。

  晚饭后,张蜻蜓瞧瞧左右的丫头们,指了榴喜出来,“你从前是在老爷房里伺候的吧,现就陪我过去吧!”

  榴喜一愣,没想到张蜻蜓居然找她伺候。

  后面兰心刚想说话,张蜻蜓就吩咐了,“兰心啊,你把这盘糕点送到母亲大人那儿去,算是我尽的孝心,谢谢她赏我这么些人!”

  什么?这种事你自己怎么不去?兰心再不懂事,也知道三姑娘是故意支开她了。可是林夫人跟她说了,现在务必要忍!她勉强压下心头之气,应声去了。

  “彩霞,你把我明天要上课的东西收拾好,可别误了事!”张蜻蜓大大咧咧的拍拍两袖,又吩咐了一句,这才起身了。

  她是想着章致知必在胡姨娘处的,可是进了掬芳斋,胡姨娘却摇头笑道,“老爷今儿可没来,说是有事,给大少爷请去了。”

  张蜻蜓一怔,很快就知道,这定是林夫人背后捣的鬼了。

  胡姨娘不咸不淡的道,“他们爷儿们见面,总是有正经事情要谈的。三姑娘若是要给老爷请安,也不急于这一时。”

  还不急?再拖下去,绿枝的小命就快被折腾没了。

  不过张大姑娘虽然着急上火,但刚念了十日的经,多少吃了些亏,也知道有些事不能靠蛮力来解决的。

  尤其是在她那个爹面前,干什么都得有站得住脚的理由,这可怎么办呢?

  她们刚从五姨娘这儿出来,银子就凑上前小声嘀咕,“姨奶奶瞧见没?还真是个尤物呢!怪不得从前差点抬了姨娘。”

  她说的当然不是张蜻蜓,而是跟着张蜻蜓的榴喜。

  胡姨娘冷笑,“什么尤物?不过是个废物罢了!我就顶瞧不起这样的人,没本事就别动那样心思。现弄成个破鞋,谁还稀罕!”

  张蜻蜓心里想着事情,一时也不想回去。随意的走到花园里,找了个石桌旁坐下。半晌没有说话,榴喜就跟在她身后,不言亦不语,静得象一个影子。

  天,一分一分的暗了下来。

  垂下层层叠叠的黑纱,遮掩着一切光明。苍穹之上冒出来的那些稀稀拉拉的星和疏离的月,就如浓墨里的几点留白,只会衬得这天空黑得更加凝重与深沉。

  “哟!喜姐儿在这是等着兄弟我的么?”

  蓦地,后头窜出来一个小厮,没瞧见坐在一旁的三姑娘,只瞧见站在那儿的榴喜。冷不丁就一把扑了上来,从后头搂着她的腰,摁着榴喜就想往草地上滚。

  “你干什么?”榴喜又慌又乱,又羞又窘,浑身热汗都冲了上来,“三姑娘在这儿呢!”

  小厮不信,“你少装了!这黑灯瞎火的三姑娘不在房中睡觉,跑这儿来干嘛?”

  一面仗着力大,越发拉扯起她的衣裳,一面还污言秽语,“再说,她又不是吃奶的孩子要你伺候。好姐姐,兄弟定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你滚开!”榴喜不知道为什么,张蜻蜓坐在一旁却是无动于衷。心中在羞愤的同时更加了一番惊惶与无助之感,不由得眼泪都涌了上来,呜咽着求助,“三姑娘!三姑娘救我!”

  张蜻蜓半晌没动静,此时突然一拍石桌站了起来,却是哈哈笑了起来!

  在这寂静的夜里,可真是让人毛骨悚然。

  (小蜻蜓擦汗,今儿着实更晚了,不过桂仁那厮今儿是真的有事,出去顶着烈日忙活了一天,一回来就开始码字了。那该死的银行,7个号就排了她一小时的时间!还有某些官僚部门,不说了!

  呃……看到1W2的催更了,俺先鞠躬谢谢缥缈寂风了。不过就是再抽桂子她也不可能完成的,还有呢!没办法,谁叫这厮的时速慢呢,替大家红果果的鄙视她!亲们以后催个3K啥的就好了,嘿嘿!)

  

第46章 三姑娘救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