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8章 母亲是真心疼我

  

    张蜻蜓刚提起绿枝,林夫人就晓得她是想把这丫头弄走了,立即笑着上前,把话题岔开,“三姑娘孝心可嘉,但也得顾惜着自己的身子。这深更半夜的,你若是熬夜替老爷抄了经文,又让老爷如何安心?若是姑娘因此有个好歹,就更不好了。为人子女,身体发肤皆受之于父母,可不能不好生爱惜着。”

  她转头就冲着荷风轩一干下人吩咐了,“你们还愣在这里干什么?快送三姑娘回去!”

  “对对对!”章致知拍拍女儿的手,和颜悦色的劝着,“三丫头,爹知道你的孝心了,快回去歇着吧!这天已入秋,风寒露重的,可别伤着身子。”

  林夫人冲张蜻蜓得意的挑眉,我看你这回还怎么有脸继续赖下去!

  张蜻蜓不争了,老实的点头,“那我这就走了啊!”

  还不快滚!林夫人心中暗骂,却见张蜻蜓话虽如此说,她的身子却不动,一双大眼珠子还在留恋的回头张望。

  章致知要是连这么明显的神色也看不出来,那就是诚心装傻了,“怎么,还有事?”

  张蜻蜓怯怯的看了母亲大人一眼,然后连连摆手,“没事,没事!”

  章致知怀疑的瞥了林夫人一眼,难道她又折腾孩子了?正色对张蜻蜓道,“你有话就直说,爹在这儿呢,没什么不能说的。”

  林夫人瞧见张蜻蜓这个装娇示弱的样儿,那浑身上下的气都不打一处来,忍着气上前温和笑道,“就是呀,三姑娘,你要是有什么事,怎么不能跟父母说的?”

  张蜻蜓一见她过来了,却吓得跟避鼠猫儿似的,一下躲章致知背后去了,“没……我真的没事!母亲,我方才不是故意叫绿枝的,只是一下子突然就忘了……”

  “这是怎么回事?”章致知不悦的瞧着林夫人,虽然绿枝只是个小人物,但好歹跟在张蜻蜓身边许多年,他还是有点印象的。

  林夫人心里怄得都快吐血了!这死丫头,还真会演!

  不过现在,她却不得不做出一个解释,“哦,绿枝那丫头我瞧着甚好,便把她升了一等,留在身边了。不过三姑娘那边,我可是足数拨了人去的。两个二等,四个三等,一个不缺。”

  张蜻蜓连忙替嫡母申冤,“母亲说得不错!象我身边现来的彩霞姐姐,原是二姐姐身边的得意人,只是跟着二姐姐生了病,这才给我。因母亲送了个一等丫头给二姐,这才有机会抬举绿枝。我房里原本还有的两个三等丫头,全都升了二等。一个留下了,还有一个给了大哥,换了两个三等回来。还有一个艾叶,懂点子医术的,母亲就给我换了爹您房里的榴喜过来。我今儿刚从祠堂回来,就见一个认识的也没有,全是新人哟!嗳,你们都快过来,给老爷瞧瞧。母亲可是真心疼我,挑的个顶个漂亮呢!”

  林夫人气得脸都快白了,有这么夸人的么?分明是在损自己!

  章致知怎么听不懂张蜻蜓的话?可他略一思忖,便笑呵呵的道,“你既知道母亲疼你,这就最好了。”

  他当然有他的考量,虽说林夫人此举有故意给张蜻蜓穿小鞋之嫌,但他还不至于为了这个就在人前折损林夫人的面子。在他看来,只要女儿有丫头服侍,管他是什么来头?

  林夫人一听,就知道他的意思了。心下稍安,还顺杆往下爬,“照顾内宅本就是妾身的本分,三姑娘也不必客气。”

  张蜻蜓要是这么好打发,她也不配做扎兰堡杀猪女状元了!

  使劲眨着眼睛,努力挤出些水光来,“爹,我知道母亲疼我。只是……只是女儿自小给绿枝服侍惯了,她每天晚上都要给女儿念书讲一段故事,女儿才能安心的睡得着。要不,女儿睡不着,还会做恶梦的!”

  你当你还三岁娃娃啊!不待林夫人找话堵她,张蜻蜓自己想了一个折衷的方案,“我也知道自己不配使一等丫鬟,要不这样,我就在母亲您这儿借一张铺,让绿枝跟我说说话,把我哄睡觉了再抬我回来?或者,我拿房里的丫头给您换?我拿两个二等换一个绿枝行不?要不够,再加上那四个小的,我就要她一个使唤,这总该行了吧?”

  不行!林夫人是坚决不肯。

  但是章致知已经笑呵呵打起了圆场,“我以为是什么大事,既是从小服侍你的丫头,夫人,你就还是把那丫头还给她算了。也不用破例,就把绿枝一等的份儿再降回二等。三丫头,你就把你的大丫头再送一个给你母亲使吧。”

  “多谢爹爹!”张蜻蜓快语如刀,“那我就把兰心送给母亲了,她最是年轻伶俐,很得母亲的心。兰心,你快出来!”

  林夫人心里那个气哟!她要那个不安分的小丫头干什么?让她天天琢磨着如何爬上章致知的床?

  兰心也不愿意啊!老爷虽好,毕竟沾了个老字,她还这么年轻,当然是更喜欢年轻英俊的少爷们。

  可绿枝悬了半天的心,终于落地了。强按住心头的激动,上前就给老爷夫人磕头,要重归三姑娘的麾下。

  “慢着!”林夫人恨恨的扫了她一眼,附在章致知耳边悄声道,“老爷,这绿枝行事端庄沉稳,我是想把她留给泰安使唤的。您也老说我过于娇惯他了,他那房里多是跟他自小玩到大的,一点都不知道怕。这绿枝可是我看中好久的人,再找一个可真不容易。您可别只顾着心疼姑娘,就忘了儿子了!”

  “这样啊!”章致知点了点头,却笑道,“夫人你也是的,我知道你心疼儿子,但手心手背都是肉,三丫头也是你的女儿,你不能光想着儿子,就忘了女儿了。泰安还小呢,一时半会儿也用不上什么人,你若是有心给他收伏几个好的,从现在开始调理也来得及,何必非跟三丫头争呢?”

  林夫人一哽,完了,自己这话反过来给章致知一解释,又成自己偏心亲生儿子了。

  当下再不敢违拗,眼珠一转,反而扮起了贤良,“既是老爷都如此说了,那妾身还有什么好说的?绿枝的缺也不必改了,统共在府里也没几个月了,就这么领着吧。至于兰心,你也不必留下了,仍是跟着三姑娘去。宁可我这少一个人,也别让姑娘受了委屈。”

  “谢谢爹,谢谢母亲!”

  三姑娘大获全胜,一兵未折,把绿枝又拐了回来,心下得意非常。

  至于林夫人么,就算有最后的亡羊补牢,但也为时已晚。章致知淡淡的道,“既然都折腾起来了,我这一时半会儿的也睡不着了,回书房再看看书,你先歇下吧!”

  林夫人目送着相公大步流星的离去,脸都气得扭曲了!那个死丫头,越学越滑头了,真是防不胜防!

  解决了一桩心事,张蜻蜓这一夜是睡得格外的香。

  一早被周奶娘叫起来,还有些睡眼惺松的,就见绿枝捧了沓经文进来,“哇!看你这眼睛红的,不会昨晚上全在抄经吧?你那手还伤着呢,快自己找些药抹上。我其实也不过是那么一说……”

  绿枝轻嘘了一声,打断了她的话,这才悄声道,“小心人听见!姑娘昨晚既说了这话,自然就要做到,否则多不好!”

  周奶娘也压低了声音,“可不是这个话?姑娘你往后可别这么闹腾了,又不提前打个招呼,昨晚可把我的魂都吓飞了,还以为你中了邪呢!一会儿人多,可别乱说话。我去开门,绿枝你伺候着姑娘穿衣。”

  绿枝趁空在张蜻蜓耳边问了一句,“姑娘,昨晚上到底出了什么事?榴喜差点就投了荷花池。今儿一早才给后门的老郑妈送了回来,郑妈还求我在姑娘面前美言几句,别怪她,她也挺可怜的。”

  张蜻蜓嗤笑,“这天下的可怜人多了去了!我全都管得过来么?既是回来了,就让她好好当差。绿枝,你现在可是我身边的第一大丫头了,可得多用着点心。我的要求很简单,甭管她们私下干什么,第一,该她的活就好好干,别想白拿钱不干事。第二,不能窝里反,尤其是敢算计我的,一律杀无赦!”

  绿枝听得最末一句,是又想笑又不敢笑。见周奶娘开门,小丫头们端盆子递水进来了,忙收敛了神色,安排她们干活。

  经过昨日,这些丫头们对三姑娘是否真的服气,还未为可知,但起码都生出了些敬畏之心,不再象初见面时的漫不经心。

  张蜻蜓斜睨着榴喜,就见她一张白净的面庞变得惨白,乌黑的眼珠子里没有一丝神采,似是一夜之间就苍老了十岁,心下倒生出几分怜意来。本想关切几句,但一想起昨夜自己好心没好报,还是未能释怀。于是仍旧搁置一旁了,只私下嘱咐了绿枝一声,多留意她的行踪,除了白天里的活,晚上再别派她出门。

  时辰一到,该四位教习嬷嬷轮番上岗了。

  这位三姑娘是她们早就领教过的,最近她在府中又着实打了几场硬仗,连二少爷都给赶出家门了,实在让人不得不怕。甭管林夫人怎么吩咐,她们教起她来,却是异常的尽心尽力,唯恐给自己惹来麻烦。

  负责绣猛虎图的赵嬷嬷知道自己肯定完不了工,主动来向张蜻蜓告了个假,说是要拿回家绣,其实已经打算花钱消灾,在外头找了绣娘来帮忙了。

  张蜻蜓也不管,就让她自己去折腾了,反正她到时能见到东西就好。

  三日光阴匆匆而过,张蜻蜓正在纳闷,那位李大侠怎么还不上门?却不知,李大侠是断然不能来了,但是李大侠的姨娘刚刚给请进了林夫人的上房。

  (小蜻蜓捏着抹茶622送的香囊,开始琢磨:俺要不要把它送给豹子,换袋金叶子回来?某只豹子欢呼:请一定向我砸来!小蜻蜓又想了想:不如我装上霹雳弹再试试?某只豹子无语了……∩__∩周末愉快!)

  

第48章 母亲是真心疼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