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0章 活不好而已

  

    张大姑娘反应过来,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位从天而降的李姨娘,陆真大姐究竟是真是假?

  可自己的金戒指正明晃晃的在人家手里闪着光,而且人家还很自信的微笑着,“姑娘若是不信,尽可以传我外甥来一问便知。”

  都这么说了,你总不会有疑心了吧?可张大姑娘也非同凡人,点头说了一句,“好!就让他来认认,彼此也能安心。”

  就这一句话,让陆真刮目相看了。这位三小姐,要么就是真的很纯很天真,就么扮猪吃老虎的高手。

  不过陆真既然敢上章府来,自然是做好了万全之策的,“我那不成器的外甥也随我来了,正在府外等着。如蒙夫人准许,就隔帘认下人吧。”

  准!见她办事如此周到细致,林夫人愈发信任这位陆真是个可用之人。甭管她是什么来历,只要能起到她想要的效果,这就是一笔值得投资的买卖。

  张蜻蜓不是瞎子,左右一看,敢情这二位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那自己这回岂不是引狼入室了?

  万千疑虑,待李思靖上堂作证后便尘埃落定了。

  姨娘是真的,张蜻蜓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大侠也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他要有这样一位贪财的姨娘,可怜的大侠又能有什么办法?

  不得不说,张蜻蜓对李大侠的印象还是很好的,不愿意把他丑化了,就不能让他姨娘无辜。

  于是乎,当张蜻蜓带着陆真回了房,关了门第一句话问的就是,“她给了你多少钱,收买你来替她办事的?”

  这三姑娘还不算太笨,只是说话太直了些。象这样的机密问题,人家怎么会随随便便透露呢?陆真一笑,回了张蜻蜓五个字,“合适的酬劳。”

  真不痛快!张大姑娘忿忿的白她一眼,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瞧她长得还算人模人样,一身正气,怎么就给人做了走狗呢?

  清咳两声,她端起架子训话,想先发制人,“我不管你是怎么跟母亲大人说的,但你既到了我这儿来,就得听我的规矩……”

  “错!”陆真微笑而不失礼节的打断了张蜻蜓的话,“你的确不用管我是怎么来的,但我来到这儿之后,你就得听我的规矩。”

  靠!张蜻蜓差点就拍案而起了,这人到底长了几个脑袋,敢在她面前这么嚣张?

  “你可知道,这间屋里我才是主子?”她挑眉笑得阴森。

  可惜落在陆真的眼里,就如小奶猫发怒一般,破坏力着实有限。

  “你的确是这间屋子里的主子,但我却不是你的奴才!”一句话,将张蜻蜓结结实实堵了回去。

  张大姑娘又沉不住气了,跳起来嚷,“你不是奴才,跑这儿来干什么?”

  陆真继续坐在那儿,气定神闲,捧着茶悠悠的品了一口,心内对这位姑娘的了解又多了一分,“我不是你的奴才,也不是你母亲的奴才,我只不过是你的母亲,请来管你的人!基本上,可以算作你的夫子。”

  从袖中闲闲的拈出一纸文契,“姑娘若是不信,尽可以看看这个。”

  张蜻蜓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杀人于无形。就这位大姐,不动刀不动枪,甚至声音都没有拔高半分,却噎得她快要吐血了。

  不过更让人吐血的是,她不识字!看不懂上面到底写了些什么,有心要叫绿枝进来,又怕给这个女人小看了,只得啪地在她面前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恶狠狠的威胁,“我不管你跟她之间有什么协议,但你想要惹本姑娘,那可是打错了主意!”

  陆真一直凝神看着她的眼睛,不管是张蜻蜓拍桌子,还是对着她说出那样的话,连眼睫毛都没眨一下,一直就这么面带微笑的看着她。

  看得张蜻蜓自己都感觉有些毛毛的了,粗气粗气的道,“你老盯着我干什么?”

  可这一句话出口,她自己都觉得露了怯,失了气势,后悔不迭。

  陆真把她的所有表情尽收眼底,此时才开了口,一开口,就是一针见血的要人命,“三姑娘,你不会不识字吧?”

  嘁!张蜻蜓把头一拧,表示不屑于回答这个问题。可是心里却着实有些慌了。

  这女人,该不是会读心术吧?能做大侠的姨娘,恐怕也是有些本事的。张蜻蜓这么想着,脊背上就有些发凉了。

  陆真见她不答,越发肯定的点了点头,“果然是不识字。否则,你就该提笔,起码写下我的名字,砸到我的脸上来才是。”

  你……张蜻蜓气结,指着她的鼻子,“你这女人,到底想来干什么?我识不识字关你什么事?”

  末了,张大姑娘到底觉得面子上有些下不来,给自己找了个借口,“我病了一场,全都忘了!”

  陆真皱眉自语,“我竟还不知道有这一条,你应该是一直瞒着家里人的。唉,早知道我就该跟林夫人多谈些酬劳才是。亏了,亏大发了啊!”

  “嗳!”张蜻蜓受不了了,再跟这女人唧歪下去,她首先就要把自己气倒了。

  本想谈个条件,打发她走路拉倒,可陆真忽地抢先一步出了声,“三姑娘,我们谈笔买卖如何?”

  呃?张蜻蜓一愣,“你要谈什么?”

  这女人委实太过精明,别被她卖了还要替她数银子!

  陆真微微一笑,冲她招招手,“快坐下,放心,我不会把你卖了的!”

  妖孽,这绝对是个妖孽!张蜻蜓自打出娘胎就没见过这样的女人,完全就不把她放在眼里不说,还能准确的猜出她的所有心思。

  陆真不管她在那儿脸都快绿了,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方才你已经听到了,在你母亲面前,我和我外甥已经尽力回护你的名声了。不仅没有揭穿你私会我外甥之事,还千方百计替你圆了面子。就冲这,你就欠了我们一个人情。我做人,一向信奉恩怨分明,有欠有还,这人情债不好还,就折算纹银二百两吧。”

  张蜻蜓嘿嘿冷笑,“你说二百就二百,我凭什么听你的?你有种就出去说,本姑娘不怕!再说,我还可以说是你外甥诱拐的我!你又能占到什么便宜?”

  陆真噗哧笑了,“我说三姑娘,你可真逗!难道你认为,自己的名声连二百两银子都不值么?不错,你是可以诬告我的外甥,那样确实也会败坏他的名声。可那又如何?他一个卖烧饼的穷小子居然能够玷污到千金小姐,光这份艳福就值了。至于你么?做出这样的丑事,不管是真是假,首先,你就会面临严厉的家法处置,别看你现在有婚约在身,就可以任意妄为。你若是真的传出什么有辱门风之事,不用别人,你的父母就立即会拿绳子直接勒死你,好让这这桩丑闻平息。”

  她看着张蜻蜓,笑容不变,“你若不信,尽可以试一试!”

  张蜻蜓无语了。以章致知的个性,真有可能。

  陆真得了便宜还要卖个乖,“现在,只要你给我这二百两银子,此事就算一笔勾销,多么划算的买卖,我可一点也没狮子大开口!”

  她略顿一顿,继续商谈,“下面,我们谈第二笔交易。这笔交易就是从今日开始,我这一年之内会陪在你的身边做你的管事嬷嬷,你如果想在这一年内过得舒舒服服,你就得再付我三百两银子。你从前答应小靖的是一月十两,我身为他的长辈,多要些也不为过。当然,我这一年的饮食衣裳,得到的打赏红包还有月钱皆不在此列。”

  她心中算盘打得飞快,“以上合计一共五百两,按月支付,就是四十一两多。这样吧,我吃个亏,你每月付我四十两,等到最后一个月的时候,再付我二十两就完了。咱们一样签个文契,按个手印。你不识字,但可以叫你的贴身丫鬟,或是哪个识字的进来帮你看看,我可是童叟无欺,但也绝不二价的。”

  他奶奶的!这还叫童叟无欺?张蜻蜓态度强硬,“我凭什么听你的?”却稍嫌底气不足。

  陆真一笑,走到桌边,拿起一张素笺,提笔便开始立约了,“你最好听我的,否则你将来的日子么……我一定会严格要求你的。当然,死是不会的,只不过——”

  她转头望着张蜻蜓,笑得和煦,“活不好而已。”

  张大姑娘要疯了,早知道李大侠有这样一位姨娘,就是有绝世武功要传授给她,她也不去招惹了!

  (张大姑娘很忧伤:各位行行好,给俺点推荐、收藏和长评,让俺狠狠的向那个妖孽砸去吧!)

  

第50章 活不好而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