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1章 愁啊愁

  

    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好姑娘,同理。

  张大姑娘很识时务,她看出来了,眼前这位陆真大姐绝对不是自己目前能招惹得起的。既然招惹不起,那该低头时就得低头。陆大姐所求的,无非是银子。五百两,虽然有些肉痛,但为了自己的安宁日子,张大姑娘决定忍了。

  不过摁手印之前,她一定要问一句,“如果我付了钱,你是不是真的能保证我今后的日子好过?”

  这个女人若是肯给她这样一个保证,那也算是物有所值了。

  陆真掩嘴一笑,“我只能保证在我的可控范围之内,你过得不难受而已。想要过好,那得看你的具体要求是什么了。”

  张蜻蜓懂了,也就是说,以后她想要这位大姐帮她解决什么麻烦,就得再来谈条件。

  这女人不仅是妖孽,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吸血鬼。但是!张大姑娘可不是任人捏扁搓圆的面团子,既然敢收我的钱,就得做好日后双倍吐出来的准备。一年时间,咱们走着瞧!

  陆家。

  李思靖接过姨娘手中两张文契,看完就问,“姨娘,咱们这么做……不大好吧?毕竟那三姑娘又没得罪我们。说起来,她倒是一番好心的。”

  陆真撇嘴,“那你就是说我黑心无良啰?”

  确实有点。不过李思靖哪里敢说?只道,“那三姑娘也怪可怜的,你不是打听过么?她是庶女,在家也挺不得宠的。这五百两银子你让她从哪儿弄去?我知道你是想多弄点钱给我成亲,可我们这小门小户的,哪里要得了这么多银子?”

  “没良心的臭小子!既然知道我这么做是为了你,还好意思嘀嘀咕咕?”

  陆真瞪了外甥一眼,扳着指头跟他算,“你以为你摆个烧饼摊子就能娶到什么样的好姑娘了么?起码得有个象样的小铺子吧?娶了妻可不比你现在打光棍,那开销可大了,有了孩子就更是花钱如流水。这盘个店至少就得二三百两,再给你们置套宅子,又是三百两。加上林夫人那儿答应的三百两,统共我才能收八百两,这还是一年以后。到时还不知京城的物价又涨到什么地方去了。这钱对于我们来说是挺多的,可对于他们那样人家算什么呀?少做几件衣裳首饰就出来。”

  伸手戳了他额头一记,陆真很有些不忿,“我知道,你就是看人家姑娘长得漂亮,所以一个劲儿的护着她是不是?这还不是你媳妇呢,等你日后作了亲,岂不是就把姨娘扔天边去了?哼,你以为我贪财啊?不过是八百两银子,你以为我有多稀罕么?要搁在从前,就是八千、八万两银子搁在面前,我也没有眼角扫的!”

  李思靖给骂得头都抬不起来,缩肩耷脑,全无英雄气概,等她一气骂够了,才涎着脸上前,“好姨娘,是我错了。我不过是那么一说,哪里真是为了别的呢?因为我知道,姨娘是个心地最好,最公道的人,您要这么对那章小姐,定是有您的理由。我不过是想问问而已,谁知您就恼了!”

  陆真白了他一眼,“少在我面前耍心眼,这些事要怎么做,我自有分寸!跟你说正经的,我明儿一早就得走马上任了,你一人租在这里也太浪费了,自己找个地方安生去。先说好,不许去戏班子!成天跟那葛凤仙混一块,难道你日后真想做她家女婿啊?”

  李思靖指着自己鼻子笑,“人家葛大叔还看不我呢!”心中猜出姨娘的意思,却又故作难色,“这无亲无故的,让我投奔谁好呢?葛大叔愿意收留我,您又不许,总不能又去找唐老师吧?那个酸秀才,迂腐不堪,百无一用……”

  陆真放下脸来,“你什么意思?”

  李思靖嬉皮笑脸的连连摆手,“没什么意思,我这就收拾包袱,一会儿就去唐老师家。他再怎么迂腐,起码还有三分正气,我要是敢有点风吹草动,他就念也念死我了!”

  陆真作势欲打,李思靖哈哈大笑着一摔门帘就跑了,“姨娘,唐老师不错的,你考虑考虑嘛!”

  陆真脸上立即出现习惯性的鄙夷,可又随即摇头一笑,叹了口气,转手从箱子里取出一个紫檀嵌百宝螺钿首饰盒,拨动一个小小机括,那首饰盒立时就开了,只可惜如此宝匣,却已是空无一物。

  将两张文契收在最下头的一层原是放项链的小格里,她的脸上勾起一抹笑意,喃喃自语,“既然带着你出山了,少不得给我装个盆满钵满回来才是!”

  章三姑娘是没钱,可她不就要出阁了么?那个潘府正是新贵,在那儿捞银子,可方便得多!且不提陆真的踌躇满志,三姑娘在府内是绞尽脑汁的琢磨,要怎么跟这位大姐过招。

  只说林夫人,刚在张蜻蜓身边安了一根钉子,正是心情大好的时候,忽地就有人来给她兜头泼了一瓢冷水。

  跟着章清雅陪嫁去的管事嬷嬷很是为难的递上一张烫金请柬,“姑爷说,要请咱们府上的姑娘重阳那日务必到场。”

  林夫人接过,细细瞧了半晌,才问,“这到底是谁的意思?是国公夫人还是……”

  “夫人有所不知,这个斗菊会每年都是由那几个交好的王公大臣家办的。就是邝家,也不过是接张帖子而已。今年不知怎地,居然就多接了一张回来,具体是哪家给的,却是不知了。”

  林夫人眉头皱得更紧,“那二姑娘就不问的么?”

  “这个……”那嬷嬷犹豫一下方道,“姑娘倒是问了来着,只姑爷说,请她们去就一同去罢了,哪还有这么多好问的?”

  其实后头邝玉书还丢了句话,“横竖人家也不是看的你们面子。”

  这话嬷嬷可不敢拿回来说,又打开一个小盒子,“姑娘当时听了姑爷的话,也不好发作,便拿了这四支新得的宫制珠花出来,让我一并送回来给小姐们添妆。姑爷见了,这才欢喜。”

  林夫人暗自摇头,这个女儿,自己让她在邝玉书面前装着对张蜻蜓大方,她就装了。可邝玉书不告诉她到底是哪家邀请的,她就不会私下里再打听打听,再分析分析不就出来了?真是推一步动一步!就这样,别说当家了,日后在邝家的日子可怎么过?

  当下对女儿的担忧,更甚于张蜻蜓被邀请的忿恨,只瞟了那珠花一眼,便命丫头接下,吩咐下去,给三姑娘四姑娘各送两枝,再让各自的奶娘给她俩打点下出门做客的头面衣裳,别到时出了门子,还丢了家里的脸面。

  这可不怪林夫人玩花巧,请柬上说是请章府的小姐,虽然明眼人都知道请的就是张蜻蜓,但家里既然还有个四姑娘,也不能不一起带去。四丫头还小,让她跟去,只为了牵绊着张蜻蜓,不让她单身一人出去玩得太快活。

  可这又起到多大的作用?林夫人真是有些发愁。难道说,自己真是给那死丫头弄了门好亲事,现在连没过门,都有贵人高看一眼了么?

  这可绝对不行!但又能怎么办呢?

  (小蜻蜓先去歇个午觉,晚上争取再上一更!)

  

第51章 愁啊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