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2章 光耀门楣

  

    虽说那盒珠花林夫人是让四姑娘先选,再把剩下的给张蜻蜓,但章清莹却做不出这样事来。且不说孔融让梨了,便是看着和张蜻蜓交好的份儿上,她也不能这么做。

  但小丫头也不是一点心眼也没有的,跟那送花的丫头说,“花儿放这儿就行了,我一会儿就打发人送去。母亲那儿事多,姐姐快去忙吧!”

  小丫头自然是乐得偷懒的,随后章清莹就一本正经的亲自捧着珠花要去荷风轩,有那不长眼的嬷嬷拦着,反给四姑娘训斥起来,“母亲常常教我,做人要长幼有序,三姐比我大,自是该她先挑才是,哪有我反倒抢在前头的道理?丫头们是看着我这儿近,所以就趁空先送过来,但我岂能如她们一般不懂事?那母亲素日的教导不是全都白费了?就是嬷嬷只怕也是脸上无光的。”

  嬷嬷给驳得说不出话来,这事情又不大,若是正经跑到林夫人跟前去说,只怕又添一层气。说不好反怪她没用,看不住人,于是也不撒手不管了,反正她是坚决不去就完了。章清莹乐得自在,带了身边一个丫头,就过来了。

  进门就见三姐刚下了秦嬷嬷的算数课,准备休息休息去上烹饪课了。忙把宫花送上,将来意说明。张蜻蜓倒不在意这两朵花儿,纵是全给了章清雅又如何?只是听说又有机会出去玩了,还能带上这个妹子一起,很是高兴。

  拉着章清莹坐在菱花镜,将四朵异色珠花轮流一一在各自头上比过,各自选了两朵最适合的,现就戴上,皆大欢喜。

  张蜻蜓忽地想起一事,拉着小姑娘的手一起进了厨房,“成日你总说要来学学厨艺的,今儿正好就来显显身手如何?我这儿可是鱼肉俱全,你喜欢吃什么就做什么。”

  “那就谢谢三姐了!”章清莹当即会意,眼珠子转了转,“嗯……曾听人说板栗烧鸡正是这时节的菜,你能教我做做么?”

  这个容易!板栗烧鸡就是在北安国也是有的,南北做法都差不多,只是因为过于普通了,是以章府倒不大做,纵是做,也必弄得团花锦簇,反倒失了民间那股子家常淳香的原味。章清莹之所以能知道,张蜻蜓估摸着是听她那个舅舅说过。

  都不用朱嬷嬷教,张蜻蜓让章清莹去洗了块姜和板栗预备着,提着刀咣咣咣就把一只肥母鸡斩成小块,焯水沥干,拿姜爆了香喷喷的麻油锅,下冰糖给鸡块炒上色,中途也让章清莹假装挥舞了几下锅铲,放些花雕酒,加了水便移到瓦罐里去炖。

  那个香啊!才开始炖上就勾得人食指大动,张大姑娘也不怕丑,很好意思的连咽了几下口水,然后开始准备别的菜了。

  朱嬷嬷每日都得教她几个新花样,因是九月鱼蟹肥美之际,今儿就教了一个蟹肉卷和蟹黄小汤包。

  张蜻蜓对这个玩意倒是不太感兴趣,她虽不怕螃蟹,却嫌这菜实在是太麻烦了!看着那么大个家伙,挑出来的肉就那么一点点,实在是费工费力又不讨好。

  “朱嬷嬷,你今儿不会是故意整我吧?”

  朱嬷嬷真是叫屈,我哪儿敢哪!

  未容她辩解,章清莹说了句公道话,“三姐,朱嬷嬷教你的这两样可是她的绝活呢!我也就每年中秋节才能吃上一回,今儿就瞧我帮着洗菜的份上,等做好了,可得给我尝一个再走。”

  朱嬷嬷这么一听,面子里子可都有了。立时赔笑着对她行礼,“多谢四姑娘夸奖了!您要是二回想吃,来跟我说一声就行了,多了不敢说,一两回的小东道我也还备得起。”

  张蜻蜓挑眉一笑,行啊,这小丫头也学会收买人心了,那我就帮她一把吧!

  “那倒是我错怪嬷嬷了,一会儿罚我给您多烧两个好菜带回去,行不?”

  朱嬷嬷连连推辞,说是不敢当,可张蜻蜓到底是用了她小厨房的份例,给朱嬷嬷也烧了两个菜带回去,让她心下更承章清莹的一份情。

  这边汤包、蟹肉卷和其他的菜都做好了,那边炖得鸡也差不多了。中途张蜻蜓已经教章清莹把板栗炸了一回,让她亲手加了进去。既是做菜,手上就不可能完全避免被小油星溅到,张蜻蜓可没这习惯要娇惯孩子,只告诉她注意事项,仍是要小丫头坚持完成。所以等到鸡熟的时候,章清莹也是特别的有成就感。

  就见瓦罐上头,浮着一层金黄的油光,煞是诱人。轻轻挟起一颗板栗,已经充分吸收了鸡油汤,入口即化,香甜绵软,而鸡肉因炖了许久,亦是肥而不腻,咸鲜适口。

  章清莹深深吸了口气,“原来就是这个味儿呀,真是太香了!”

  张蜻蜓看着不忍,心想这俩小孩在家也太不容易了,悄声问她,“我能把你弟弟也叫过来,留你们在这儿吃个晚饭么?”

  章清莹眼睛一亮,却又很快的黯淡下去,“我倒无所谓,他多半是不行的。纵是想来,平白无故的又没什么借口,嬷嬷们也不会肯。”

  张蜻蜓无法,只得让丫头们准备食盒,将做好的蟹黄包子和蟹肉卷等菜,都给她一样装上一碟,交她那丫头提着,又命巧云寻个篮子,装了这罐板栗烧鸡,送章清莹回去。

  等回了屋,不禁在想,要是能有法子替他们小姐弟解决这个吃饭的问题就好了。可是左思右想也没个头绪,一时忽地想起,若是问那位妖孽姐,不知她有没有法子的?

  次日一早,妖孽姐到了。

  也不要人送,就雇了辆青布小轿,自己背着个包袱,带了几件随身衣裳就来了。

  送她出门时,李思靖原本还很不放心,“姨娘,你多少得把冬衣带去吧?”

  谁知陆真不屑的冷哼,“傻小子,我要是带那么多东西,怎么让人觉得你的姨娘我见犹怜,还怎么哄着人给我做这做那?真是没见识!你就顾好你自己吧,对了,以后每天挣的钱全交给唐师父,搁你身上,都不知花到哪儿去了!”

  “不至于吧?”李思靖夸张的大叫,“唐师父的手比你还紧,我的钱要给了他,想要吃根糖葫芦都没有了。”

  “你都这么大人了,还吃什么糖葫芦?”一个秀才从敞着的门外进来,他看着竟比陆真还要年轻一些,皮肤白皙,几绺黑髯,板着脸时,很有一股夫子的威严气势。

  李思靖见了他就老实多了,嘿嘿干笑着,“唐师父,您来了?”

  唐晟荣嗯了一声,皱眉瞧了陆真一眼,“自己一个妇道人家,出了门诸事都要小心些。那些大户人家规矩多,别老想着拔尖出头,本本分分干好一年,回来也就是了。再有,以后每旬的末日,我都会打发思靖上门去问个平安,你若是有事,跟他说一声,回头咱们少不得帮你想想法子。要是实在钱不好挣,就回来也没什么关系,别把人憋屈在那儿了。另有,要注意增减衣裳,不要逞强弄生病了。和人好好相处……”

  陆真两眼望天,心里默念着,唐僧啊唐僧啊唐僧!

  唐晟荣见这神情,横了她一眼,却不作声了,将手背后的两盒糕点递上,嗡声嗡气的道,“这是刚去如意斋买的,拿去送人尝尝,初次见面,也客气点,请人家关照下子。”

  陆真不情不愿的接过糕点,瞟见外甥在一旁笑得促狭,不觉脸上飞红,甩下一句,“走了!”就飞也似的逃了。

  唐晟荣老气横秋的摇了摇头,睃了李思靖一眼,“还楞在这儿干嘛?还不跟我回去!”

  李思靖眨巴眨巴眼睛,“唐师父,我得去卖烧饼了。”

  “你卖烧饼能有什么前途?”唐晟荣白了他一眼,“我才打听了,京城五营又开始招人了。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既是爱好舞刀弄枪的,跟那戏班子混有什么前途?倒不如去投军,还算是个正当事情。日后立下功劳,也能光耀门楣……”

  李思靖使劲憋着笑,“唐师父,这事我可说了不算,得我姨娘同意才行。我还是先卖着烧饼吧,等您跟她商量好了再说,走了啊!”

  他一溜烟跑了,唐晟荣气得直跳脚,“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文武哪样都没少学,哪样都不去进取!这不是……”

  李思靖出了巷子,立马噗哧就笑了。

  光耀门楣?他?哈哈!

  (小蜻蜓委屈了:谁说俺是小燕子她阿姨?俺明明也很粉嫩的说!陆真才是阿姨。陆真姑娘回眸一笑:你说什么?小蜻蜓更委屈了:这年头,说句真话咋就这么难捏?)

  

  

第52章 光耀门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