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5章 看你还能怎么办

  

    章泰宁这个院子,张蜻蜓也还是头一回来。

  得了消息的章泰宁心中暗喜,心知是母亲的话奏效了,面上却还要故作姿态,弄得好象很忙,特地拨冗接见妹子似的。也不出来迎接,只打发身边伺候笔墨的丫头过来说,“大少爷那儿还有点事,让少夫人陪着三姑娘四姑娘先坐一会儿,他忙完手头上的事情就来。”

  顾绣棠与章泰宁这对夫妻是典型的貌合神离,不太清楚两位姑娘的来意,心中暗暗纳罕,只猜着必是有事。她既不知情,便不妄语,只是依礼招待两位小姑。可她房里的几位姬妾却按捺不住好奇,抓着难得的机会出来显摆。

  张蜻蜓可是开眼界了,早就听说这位大哥养了几房美貌姬妾,却甚少到她们主院那边去走动,是以不太熟识,今儿总算见了全乎。

  这一点上不得不说,林夫人在明面上还是给足了媳妇面子的,院内的事情她不管,但出了这道院门,大的分寸上却是等级森严。没有传唤,绝不许这些人出来兴风作浪。

  四位妾室往那儿一站,果然是环肥燕瘦,各有千秋。更兼搔首弄姿,争奇斗妍,更把一贯素净简淡的顾绣棠给比了下去。在这些人当中,除了顾氏原本的那个丫头还安分一些,其余几位神色之间都对这位不得宠的正室有些不敬。只是不知为何,都还未曾生下一男半女,没有过硬的倚仗,谁都还不敢过分逾矩。

  人家窝里斗的事情,张蜻蜓没多大兴趣,不过仔细瞧瞧,她却发现一点不对劲了。虽说这四个女子姿色均属中上,但比起自己身后的墨冰和雪砚来,似乎犹有不及。以章泰宁这么个好色德性,怎么就没把这二位给先下手为强呢?

  要说章泰宁是个谦谦君子,不愿意勉强人,张蜻蜓觉得有点够呛。在这些公子哥儿的眼中,这些下人们跟那猫狗也差不多。霸王硬上弓的事情,他也未必就做不出来。莫非真是那俩丫头有些古怪,惹人讨厌了?

  这种男男,女女之事,在北安国也不是没有,张蜻蜓不是高高在上的道学先生,也并不觉得有什么惊世骇俗,人家自己愿意怎么过自己的日子,是他们的事,不碍着你吃饭睡觉就完了。

  只是,这俩小丫头是怎么从这儿出来的呢?

  究竟是章泰宁玩过不爽扔掉的破鞋,还是始终没啃到的硬骨头?又或者说,这其实是林夫人使的障眼法,让两个丫头来迷惑自己,伺机有啥动作?

  张大姑娘心中不是没有一点成算的,她不会管这些丫头私下做什么,但有一条,别算计她!

  今儿来这里,除了绿枝和陆真,她就特意带了这俩丫头作倍。张蜻蜓的道理很简单,你们从哪儿来的,我再带你们回哪儿去,这样熟人见面,最容易泄露真实心事。

  可这俩丫头倒是机警,表面上始终淡淡的,低着头跟在她身后,也瞧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可越是这样,张蜻蜓心中就越怀疑。看来,这俩丫头的底细还真是得查一查才是。

  张大姑娘心中琢磨着事情,那边客套的话一完,陆真身为管事嬷嬷,很快就切入了正题。

  “二位姑娘接了九九重阳斗菊会的帖子,可是不敢贸然前去,所以特意来请大少爷大少奶奶赏个脸,能陪着一起去走走。”

  以顾绣棠的聪明,当即猜出了这番话后的真实意图。她只是非常讶异,到底是谁给张蜻蜓下的帖子?

  矜持的微微一笑,她的神色间有了三分得意,“要说起来,那个斗菊会,我未出阁前也曾蒙蔡国公杜老夫人不弃,相邀去过一回。端的是广聚才俊士子,淑女名媛,席间吟诗作画,弹琴联对,实是风雅之极。只可惜我学艺未精,不敢班门弄斧。而自成亲之后,更是懒于此道,虽蒙二位妹妹盛情,实是不敢腆颜作陪,还请见谅!”

  张蜻蜓咋摸川摸,品出些味道来了。原来这去参个会,还不光是看看菊花,吃吃喝喝就完了,还得来个才艺大比拼,这可让她怎么去?

  可待要不去,似乎也太丢脸了些。就象打架,没打就认输,也太没种了吧?再想想,自己都已经订了亲了,并不指望上那儿去找个乘龙快婿,要表现那些干啥?至于章清莹,人还小着呢,更不用着急。

  张蜻蜓如此一想,倒觉得还是可以去的。只是光她们姐俩去还真不行,非得把顾绣棠拖去垫背不可。万一有啥要表现的,就把她推出去。要不光剩她万一给人抓了现形,那脸可就丢到姥姥家去了!

  “嫂子既是去过,那就更好了。有你带着,我们也没那么害怕。再说,嫂子的学问一向是大伙儿都知道的,要是连您也不敢去,那说不得,我们就更不敢去了!”

  张蜻蜓嘿嘿一笑,拿眼觑着陆真。

  小样儿!想将本姑娘?做梦吧你!大不了一拍两散,大家都别去了。我是无所谓,看你怎么交差!

  陆真唇边笑意更深,顺着她的话,来劝顾绣棠,“少奶奶可听见了么?若是您不去,姑娘都怯场了。这若是知道的人倒还罢了,不知道的,就该说咱们家的姑娘小家子气了。更何况,若是拂了主人盛情相邀的一番好意,就更不好了。少奶奶一向是个最明理的,您就当是心疼姑娘们,好歹也陪她们走这一遭吧!咱们这三姑娘眼看就要出门子了,又能有几回求到您?”

  顾绣棠闻听此言,顿时对这个陆真刮目相看了。

  这女人厉害呀!一层一层的意思,层层递进,看似家常,其实全搬出的是大道理。如果再拒绝,立时就成了拿捏作态,不顾及家里的名声和不会为人处事了。

  拒绝的话再说不出口,可顾绣棠仍是坚持一点,“陆嬷嬷这话可就重了,若是寻常之事,我断无推诿之理。可此事却还关系到主人家的面子。既是邀的姑娘们,我巴巴儿的跟去,反倒让人笑话了。”

  陆真一句话把她堵死,“这就不劳少奶奶费心了,自有我们去说合。少奶奶既是斗菊会上的熟客,想来断无不允之理。”

  得!顾绣棠没话可说了,那就由你们去张罗了。反正到时硬把我塞去,丢了人还是丢了章府的。

  她刚刚允了,章泰宁适时忙完,“终于”赶过来了。一进门就赔不是,“正好有几桩要紧的事,都是早就应承人的,让二位妹妹虚坐了半日,真是失礼,失礼!”

  然后一扫张蜻蜓她们面前的茶碗,眉头紧皱,“妹妹们来了是稀客,怎么奉这样茶叶?快去把那六安瓜片取来奉茶!”

  旁边有那姨娘白浅抢着笑道,“爷可是忘了么?六安瓜片统共才得了那么一点子,上回待客已经用完了,这给姑娘沏的银针已经最咱们这儿最好的茶了,可不敢怠慢呢!”

  章泰宁这才作罢,呵呵一笑,“妹妹们应该早些打个招呼,也让大哥提前做个准备才是。”

  张蜻蜓心中嗤笑,再打招呼你就有那啥瓜片也不会拿出来招呼我们!就装吧,你!

  彼此又虚套一番,再次说明来意。

  章泰宁思忖半晌,才道,“按说妹妹们难得来跟我张个口,我也不好不去。只是……”

  “大哥您要没空也没关系,我们可不敢耽误您的正事。横竖现有嫂子作陪呢,我们也就没那么害怕了!”

  张蜻蜓抢在前头,把章泰宁给僵在那儿了。章大少心下恼怒,母亲到底怎么安排的?怎么弄成这样了?

  当下却只得打着哈哈,遮掩尴尬,“那就好,那就好!”

  三姑娘看着他那个窘,心里别提有多得意了。斜睨着陆真,看你现在还能怎么办!

  (小蜻蜓:摸摸桂仁的头,表示无语。你个二更,咋就磨蹭到这时候了呢?快洗洗睡吧!明天至少2更,俺替你数着。零引炊烟也来催更了,俺都替你记着。

  谢谢№→绯姬℃‰饰演的白浅姨娘一角,并希望能有更多的名字出现,再次代起名无能的桂仁谢谢大家!)

  

第55章 看你还能怎么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