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有些事好象是注定的。用句话说──-天生如此!

  此刻我就有这样一个念头,今日之事,唐海的失败是注定,他好象就是为了失败才冲出去拼搏一般。他天生注定是要失败的角色。

  一交手他就落在了下风,他手持双短戟,背插银枪,动作脱跳如兔,他的面目沈静,眉宇坚定。一招一式都那麽清晰,明知必败仍然要这麽酷,我不禁钦佩到无言。

  他的招数显示出他曾是一个经过良好训练的“正派人士”。我想他的入门师傅一定是一位白道的大侠。如果他面对的不是当今江湖中排名最前的两大高手。那麽他未必会输。至少不会输得那麽惨。“情人看刀”韩笑天及“人屠”高杂碎二人也不是什麽正派人士,根本不客套跟他讲什麽一对一的单挑之类的废话,他一下场两就径直就合围起他来。

  看了一会,我琢磨出三人功夫的特点,“人屠”高杂碎那把刀是件怪异的兵器,他一招一招画著奇怪的小个小个的圆圈,每一个圈都象要圈住别人身体的某个部位,凡是被他圈住的地方,顿时有血光冒出。因此唐海身上的大部分皮外伤都是他的“杰作”。而“情人看刀”韩笑天呢,则一直面带微笑,把刀峰带起的寒光慢慢逼近唐海的身侧,他根本不急,似乎是要将这猎物留给“人屠”高杂碎来刮分一样。

  应该说,玉箭快枪唐海的目前情景还是不错的,最起码气势上是不输於人的,不过他的步伐变换确实太单调了点,转来转去就会那麽几下“九宫八卦步伐”,连我待在旁边都看会了。可他还不知变化。真有点“遇师不明”的悲哀发生在他身上。

  “著~!”忽听韩笑天一叫,唐海惨呼一声,捂著胸口,倒退一步。就此倒在了血泊之中。

  “哈哈……”看你小子能顶到几时。“人屠”高杂碎大笑著走近,他要施展他的成名绝技来将人一点一点剁碎来生吃。

  眼看凄惨的一幕就要发生,眼看“玉箭快枪”唐海的身躯还在蠕动著。於是我不心停的问自己,我是否应该出场去救走他。至少抢回他的尸体。以我现在有四条半命之多的殒命机会,我完全有能力在只损失一条命,甚至只是半条命的机会救回来他。

  但是────我的内心犹如海浪一般在人天交战著,海浪激打著礁石,我分不清自己究竟是暗礁中的那一块,对朋友岂能如此无信,坐视他死亡。然而我即使出去看来也似乎不能解决什麽大问题……总之,海浪击打著礁石的声音一下一下在我的骨子里回响。

  不,我不是个冷漠的人~!!就在我猛的一咬牙,决定抢将出去,拼死把这个刚刚认识了一天的江湖血性朋友的尸体救回来的时候。

  我忽然感觉到有人摸到了我栖身的小树林。那时一股子寒冷的气机在无形中靠近我,也或著是我太敏感了,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发觉这种气机的流动。

  她来到了我身後,并带来了寒冷。是谁?!我有种强烈而自信的感觉,她是个女人。而且与场中的三人有关。

  我决定暂伏下身不动。也假装没有看见身後,反正我的功能被系统保护,只要我不现身,谁人也耐合我不得。

  就在这时,我又扫描外面的场面。於是我又发现了一个令我不下去的理由,因为我发现“情人看刀”韩笑天的嘴角根本是冷笑著的,而不是他一惯以来的那种微笑。冷笑是与微笑截然不同的,这说明韩笑天此刻的一种心态。

  什麽心态呢?我一留心就看出来了,看热闹的心态,通常当一个人洞悉一切,看著别人犯傻干事的时候,抱得就是这种心态。

  那麽他打算看得是谁人犯傻呢?唐海?当然不时,因为此刻他已经倒在了地上,早就犯傻过了,那麽最後就只剩下“人屠”高杂碎是可以犯傻的角色了。骤然间发现这个秘密,我觉得很好笑,也很有意思,原来高手们也在互相“陷害”,没有人会提醒对方自己看到的一切。

  我当然也不会提醒他,我巴不得他中了“唐海”的回光返照的一招呢?

  就在这种想法中,我嘴角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哼~~”忽然一个冷冷的声音,震动著我的耳鼓,它冷得象万年化不开的玄冰,我的心都快要给它凝固住了。

  怎麽回事,我悚然调头转回身来,只见大树身侧的不远处立著一个身材高佻的女子,一个黑衣如夜,眼神幽冷的女人,此刻她的目光中充满了冷冽,当然更象是对我的讽刺与嘲弄。

  她就这麽的客观的站在那看著我,嘴角带著一丝鄙夷,她无需再多说什麽~!

  她看不起我~!这是我的第一强烈感觉,紧接著我又明显感觉到她看我就象看一个小丑,我呆立在原地,心中沸腾无助~~~。

  这一秒锺令我的自尊心严重受伤,混江湖那麽久,我从来没有这样失意过……竟有人这样的看不起我!!!!!!

  

第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