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嘿,当我兴奋之极的捏住这件黑乎乎的暗器宝贝时,心里不禁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踏实.真的,以前我在江湖中行走时,每次用它我都没有输过。我想我可能对它产生依赖性了。没有它的一天,我就立刻变得惴惴不安起来~

  不管怎麽说,现在这件宝贝总算又回到我手中了。我心中窃喜难以言表,拿著诸葛神弩就奔回了那战场。

  可当我跃回那片空地时,我顿时被那幅场面惊得宛若木人。

  我成了一具木头人。两具****白润的肉体正绞缠在了一起。

  我一时愤血冲上脑门,心想:完了,这下子完了,“黑凤”冷如霜这美妞儿又被高杂碎偷袭得手了,从此我心里又多上一道无可弥补的遗撼。

  那遗撼是这麽的深,我明明可以提前得到她的,却被高佬抢先得到了手,那滋味直让我感觉当上了绿毛龟,我爬啊爬的,从此抬不起头来在江湖中见人了。

  愧对朋友之托那不过是一个借口,其实我根本股子里就是想zhan有她的。我是这麽的坏。凡是我见到的美貌女人我都想跟她有一手。这才象男人,这才舒服。

  而且我只要江湖中最好的。最好最好的那几个。

  五凤帮那几个就是江湖中公认的谁也追不到的。我现在不就追到一个了麽?

  “切~~!我靠~!”我隐站在旁边,越想越愤怒,心想:“不能这麽便宜了他,让他俩都见鬼去吧……”毫不犹豫,我按下了机刮,嗖嗖嗖~~!!!

  几簇响箭扎在了他们正在蠕动著的身上。!!!,刹时鲜血直冒,二人身上被我打得象筛子一样,千穿百孔。

  “啊~!”二人一声惊叫。抬起最後的面孔来看向我这边。

  “啊~~!”老子硬是被她们的脸吓个半死。

  不是她们模样有多恐怖,而是我根本就杀错了人了。

  那是两个女人绞缠在了一起,我刚才一时头脑发昏,急著闪回战场,不想按错了键,我现在身处的地方已经不是原来的战场。而竟是一处背临大海的孤岛之上。

  大海在崖下涛声咆哮著,怒浪滚滚击打著褐色的岩体。

  我的天?我立即想退出来,跑回去江南瓜场景中救回我的“黑凤”来。谁知那两个被我射杀的白色裸体竟然移动了起来。

  “啊~~!”我吓得大退一步,紧盯著场景中发生的这奇怪事情。心想,莫非是闹鬼了不成。这网络不会出这种怪事吧?

  就在这时,我的疑问得到了解答,我看到一只乳白色的手从两具裸体之间伸出来,它拼命挣扎著,终於推落了两具压在上她身体上的女体。然後,我就看到一张美丽可人的脸露出来。

  很平静的她缓缓的抬起头看著了我。

  又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她的眼睛有著那种异常的清澈的光芒在流动。黑色的晶体中有内容在泄露。

  同时,我注意到她的眼神有一圈淡淡的浅紫色,这使得她的眼圈好象大海一样蔚蓝。

  “你为什麽要救我?”她问。这是她说得第一句话。

  “我救了你--──!?”我张大了口,不明所以。不过,幸好我这人有点急才,我马上反应到我刚才恼羞成怒的射杀错误之举可能帮助我认识了另一个女人。美人~

  “是啊,谁能不这样的做呢,只要是江湖中稍微有点血性的……”我做作沈思状的说,其实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要说什麽,只不过尽量寻思著把话说得越含糊其辞越好。

  “嗯,你很有正义感~~”她毫不怀疑接著我的话茬道:“而且你的积分武功一定出现了飞跃,否则系统决不会让显现机会让你进来这被封闭了千载的无双岛。”

  “无双岛?你说这里是无双岛?”我大吃一惊,不可思议的问。要知道这无双岛可是我从踏入江湖以来就梦寐以求的地方,因为据系统记载,江湖中道行最深的武功秘芨《无相神功》就隐埋在此间,谁若找到,就可以与李无情抗衡。因为李无情显然已具备了武林中另一大奇功《无花神功》的秘本了。

  现在,当我听说竟到了无双岛时,这怎能不叫我吃惊了又吃惊呢?这无双岛可不是任何人说来就能来的,它必须是由系统在某个瞬间自动开启,据说每个人一生只有这样一个机会,但是如果你把握不住,那可能再也没有下次了。

  怦怦怦,我心里激动异常的心象是在疯狂的跳舞,一会儿是桑巴,一会儿是探戈,一会儿又是……总之,我兴奋极了。差点要笑出声来了。

  这次如果把握得好,我就要成武林第一人了。这念头在我脑海中急转,此刻什麽黑凤白凤的生死与我无关了,我现在想的只有一件事,怎麽从这有美丽浅紫色眼睛的女人口中探知秘本的所在。

  “这岛看来不大?”我一边问她,一边注意四处浏览这岛上的情形。就在这时,我发觉天忽然变得昏暗了起来。乌天黑地的就有一大朵云从远处的海面上压将过来。

  “哎呀,”我一转头就发同这情况,觉得好凶险,於是忍不住脱口而叫。

  “哎呀,不好了,这些魔教圣女们发动了最後的攻势,把海潮给招来了。”她惊惧的看著我叫。

  这时我忽然发觉原来她站不起来。她的脚好象是软绵绵的盘在地上。顾不得问她许多。我冲过去,抱起她来就跑。边跑边问:“那里有可躲避的地方。”

  “里面有,就在那道海岛湖底的深处,魔教圣女们就在那儿侦知了海潮的地脉所在……”她边说,我边抱著她奔向了那小岛的深入。

  小岛上的树木一株株都很奇怪,仿佛很久不见阳光一样,而且植物都是一些我以前从没有见过的透明软体。完全没有绿色叶子的样子。

  顾不得多思了。後面就是劈头盖脸的黑浪朝我俩追来。

  到了,终於到了,“!!”一声,我抱著她跳入那道开口象喇叭一样幽深碧兰的湖底。哗一声,那种声势骇之极的黑色海浪涛压过了我的们的头顶,宛如千军万马般的向前淹盖过去。我想我们遇到一场海上的超级风暴,它足以摧残整个小岛上的所有植被。

  我抱著她在湖底不停的下沈,越下沈觉得温度越暖,这是个奇怪的现象。我在水中睁开眼望著她。她当然也望见了我的意思,不过这时却没法回答。只不过她用手指了指,於是我顺著她的指引,搂著她的腰向一稍微处凸起的岩壁划去。

  当我刚刚将手一触到那岩壁时,岩壁忽然突现一个侧洞。她在水中示意我向里面游走。没有选择,我当然只有往前游走。

  这当儿我的心在奇跳,我不停的在想,:老子要是这麽就给闷死了,可真冤,毕竟有些人在江湖中混了一辈子,就想找到这本《无相神功》来出人头地,现在我离它仅一步之遥,却就快要被水逼死了。这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不过,我是不会甘心就这麽被闷死的。我现在的体力值正在一点一点下降,如果再往後我还找不到生路,就紧接著得耗光我所有的财富值生命值了。最终我会因不能脱困而死不瞑目的离开网络江湖的。而外面是绝不能出去的,此刻高达几十米的台风恶浪足以把我给吞噬掉。

  有许多高手就是这样在江湖中消失的,他们通常在寻到宝藏的那一瞬间大喜过忘,从而放松警戒,一身积分毁之一旦。我曾在百晓生的“行走江湖百技”中看到过的,它里面就提警行走江湖寻宝功秘芨的人一定要注意。可是它说得它太早了,现在想起来似乎有点晚。

  不过,现在我身边有这个认识路的。

  她一路指引著,我们身体象鱼儿般在幽深奇光返照的深洞中越游越升,最後我们竟是升到了一个侧面对海的崖上探出头来了。

  我一探出头去就看到了近在一尺下的大海面一片怪异的幽蓝。

  “喂,你醒醒~~咱们怎麽脱困~~?”我拼命摇动手臂上这个浅紫色眼圈的女人。可是她却把长长的睫毛紧闭,同时双颊一片砣红。象是渴醉了酒一样,不醒过来。

  “喂,你快说话,海浪就要漫上来了。”我拼命又摇了摇她,可是她却忽然奇怪的睁开了眼睛对著我。它里面象是有许多的心事,只不过她一言不发,我也无从得知。

  “你一直醒著啊,快说话,水面就要抬高上来了。”我有点不满意她的装聋作哑。

  “我必须做出一个决定~”她紧紧的咬著下唇,一字一定说道:“我必须决定我是否该相信你?”

  “喂,这种关头你说这些废话干什麽,首先我认为我们应该保命要紧~?”我大声对她说,同时口音中多了种命令的口吻,当然也象是种威胁。其实我心里也是在这般琢磨的:“格老子的,为了救你,老子耽搁了及时退出的时间,碰到了一场海上灾难的来临。”

  “我说的不是废话,你听说”她象是一狠下心,说道:“我必须跟男人*****一次才能存活下去,我刚才被两个魔教圣女采阴到了极限,如果不是你来,我已经死了。现在我虽然活著,却是被她们的所有阴力倒流进我体内所致,我此刻已经压不住这股阴力,我想我如果不能相信你,那麽我宁愿立刻自杀也甚过全身血肉收凝固而死。”

  她终於说完了。最後她又说了一句最重要的话:“告诉我我可以相信你吗?”

  我不说话了,这实在不好说,她正闭目等著我的回答,我若是回答错,想必再也逃不出这鬼地方,而如果我答对呢?也未必是幸事。焉知她不会借机采完我全身阳精血气,令我油尽灯枯而亡呢?在网络江湖中,系统总是这样捉弄人,它喜欢让灾难与幸福同时降临,让你无从选择,一般的人只有一次次不甘心的错过良机。

  她的喘息越来越重,这也无意中感染到了的我的情绪。说实在的,在她的喘息中有著浓烈的芬芳,香得我已经快无法自持,可是我这麽犹豫也是有原因的,包括前面对白凤那一次,我之所以拒绝她们的献身。是因为我始终想著“无相神功”,因为修炼它必须要求要有童子之身。

  我一直保留著它就是想等到这一天,想不到这一天来时,无相神功离我如此近距离时,我却必须做出一个保命的抉择。我如果zhan有了她,顶多拥有了最好的魅力值,却再也无法修练这项世上最神的奇功。

  我很是痛苦,也很为难。因为现在我虽然在江湖排名榜中爬得飞快,但其实我敌不过的人仍有很多,如果我不牟把握这一次机会,趁离开无双岛之际带走《无相神功》,那可真不知那一日才能有机会重入这块江湖埋宝圣地的机会了。

  

第二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