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几片秋叶无力的在天空中做著苦苦的挣扎,似欲抗拒那最终必奖坠落的命运之风速~!

  我站在冷冷的江湖,伫立於落魂坡上,凝望著这条苍茫的西风古道,心中有说不出的萧索。

  在我心系的前方,江湖正是一个三汊路口,我不知道该去缅怀哪一段心事~!?

  第一条路:我去雪找“白凤”白如玉,继续完成我先前对李无情三天的打赌,然後……

  第二条路:我去“黑凤”冷如霜,完成我对好兄弟“铁箭快枪”唐海的承诺,至少救她救……

  第三条路:想办法让系统把我回到“无双岛”去,找到“紫凤”月浅眉,带回美人归,并找到“无相神功’修成神功,回来对付李无情的魔教组织……

  在冥冥的怀想中,天就黑了,不,应该说是“擦黑”的光景。我依稀还可以看清前方的光景,当然,如果我运功的话,则可以视到清楚的百步开外的一切事情。

  古道上人烟稀少,半响功夫,也只零星的走过了几个江湖客。有些看象是很年轻的过客,满怀著憧憬才踏入江湖的样子。

  我懒得理会他们,默靠在半坡上的一方大古後面,想我的心事,并等待著第一颗星子向夜空中的光临……

  忽然,不知几许时光。坡下就响起打斗声来,刀光剑影,铿锵起伏的金属相撞之声,一阵又一阵的传入我的耳际。一开始我还能忍受,可是後来听得我越来越不舒服,心绪竟然烦躁不堪起来。

  联想起这些年在现实中这麽多不顺心的鸟事,一一向我袭来,我就再也坐不住了。

  什麽浪漫的星子我也不看了。我满怀著大怒情绪猛然站起身来,一大步踏出了大石,闪身走了出来。

  古道上正在撕打的不知是那一方活腻了的江湖中人。

  我手握著剑,剑犹在匣中,已做龙吟,看来,想要杀人不仅仅是我,还有它呢:)

  我狞笑著走了出来,并故意让今夜惨淡的一无星光的幽幽夜色映著我的脸。

  场中几个人还在没头没脑的撕打著,看情形似是其中五人在围攻另一个年轻人。而路边倒毙著一具尸体,半边头脑已经血污一片,看不出原样了。

  看他们拼斗得很凶,正是高潮时分。因此没有丝毫因为出来而停手的意思。当然也没有注意到我这个煞星的光临和存在了。

  哼,老子本来拟打算一下场就不分青红皂白先乱杀一通再说,可现在看来,不如先等一等再说了。於是我老是客气的先走过去把那具路倒尸的财富及积分给吸收了一干二净。

  顿时,他或是她的身影消失在了空气中。江湖中从此除名了。想不到这具路倒尸还有不小的积分,竟有一千左右呢?我有占诧异,不过还达不到吓得我住手的程度。

  场中狠斗的几人显而易见对我的举动大是不满,一方则是对朋友的尸体被毁感到婉惜,另一方则是原为战果被抢,气得打颤。可惜他们都分不过身来。

  老子就站须旁边看他打架,嘿嘿,这也满好玩的嘛,我忽然发现了这趣事,呆会待他们打完了,老子再忽然一出手,把他连锅端了,爽!~!就这注意了。

  我打定注意了,就站在一边,等著捡现成。

  场中几个情形已是昭然若揭的尾声了。那单独一方的小子被他们五人围著用一种奇怪的阵形给折磨得功力一点点白白消耗掉。本来是他功力更强,可现在只有等死的份了。

  不过看样子这小子的性子挺硬朗,而且还有几分傲气,虽然挨了不少剑,可是依然口出狂言:“我孔雀帮可不是好惹的,你几个小子就等著日後好死吧~!”

  “嘿嘿,好啊,且等你今天走不走得出去再说,如果走不出去,谁会知道今天是我们江南五鼠对孔雀帮下的手呢,哈哈……”那五人领头的一人故意用话刺激他。

  果然他小子脸色变得苍白,显然他未想到此节。一时方寸大乱之下,心浮气燥起来,我看著暗暗摇了摇头,别人正等著你乱了,你一乱就必然出招求险,那样死期也就到了。

  同时,我心上暗暗好笑,听到这话,我才好好打量他们几人,果然不是吗?这五个不正是我初入江湖时欺负过我,後来却被我屡屡欺负的“江南五鼠”几人,呵呵,想不到半月不见,他们的功夫已变得这样好了。几乎可追一准一流的高手了。当然,要说一流还达不上一点。

  不过就现在他们这身手,再加上阵形得当,估计象除非我这样级数的排行榜名列前十位的有机会稳胜,其它的尤其是三十名以後的,我估计碰到他们几个都要头疼,甚至身死~!

  我再凝神看一下,只见那小子身著奇异的绿色装束,说要是孔雀,倒也象了七分了。这见这小子身手端地不弱,只可惜他遇到的是身手及脑子都机灵异常的江南五鼠。

  他使得一手好折扇,估计平时就凭他这身手,已经吸引了不少江湖妙龄少女的目光了。就可惜他今夜必须身死了,否则他日前途不可限量,上榜前三十名是必然的。

  “著~~”那小子忽然高高跃出,从折扇中打出一逢‘箭雨’出来。

  “哎呀~!”五鼠中的一人捂脸倒在地上。

  “哈哈哈……”那小子得意狂笑走过身来,意图追杀。

  “哎~~”我摇了摇头,暗自叹息,还是经验不足啊。江南五鼠我跟他们争斗得两次就知道他们的伎俩了。岂会如此容易中招了。卖个破绽故意叫敌人上当,本来这想法挺好。就可惜他今天碰到的是麻精油滑的江湖老油条之“江南五鼠”。

  剩下的事就不用多说了。那小子得意忘形的意图趁胜追仍,破了五鼠阵式,可忽然倒在地上的那只老鼠跳了出来,从背心咬了他一口,他顿时就倒在了地上~!

  一切就此结束,一只孔雀死不瞑目了。

  看著他们五鼠打扫战场了,我忽然阴恻恻的冲著他们冷笑起来,“嘿嘿,你们这五个小老鼠又在此为非作歹,干伤天害理之事,爷爷在此恭候多时了~~尔等快放马过来~~”

  “咦~!?”那五鼠似是惊异我的声音怎麽会如此熟悉。惊疑不定的互相看了一眼,朝我打探过来。

  “你老是~!?”照例由老大金毛鼠几我发话请教“家底”。

  “嘿嘿,”我也不答话,只把鬼手朝天空一伸,一动功,刹时一只左手变得漆黑如墨。顿时露出我行走江湖杀人无算的真面目来。

  “啊,”几个老鼠异口同声的大叫:“‘地狱追魂手’~!”

  “哈哈,不错,不错,多亏,你们几个小的还记得我~!那就不用我多说了吧,快把这具战利品上贡过来~!~”我把鬼手稍稍放了下来,同时指指了那具积分值颇高的孔雀尸体。

  “啊~!”五鼠又吃了一惊,眼看我就要依靠强权豪夺手他们刚刚奋斗一夜得来的战果,几个人脸上说不出的愤愤不平之色。

  如果要他们贡手相送,他们肯定是无论如何也不干的,这江南五鼠的脾气我倒有几分了解。可是他们能有什麽折呢?

  只见五鼠呆在原地交换了一下眼色,白毛鼠走近向我道:“老大,你老需要的话,我们当然不敢不送,不敢跟您老争了,不过,可不可以打个商量,我们用东西交换这具孔雀尸体~?”

  “嗯~!”我从鼻腔里哼了一下,也不为已甚,说道:“好啊,不守依我看来这小子他至少身上积有三千分以上的财富值,如果没有什麽有用的东西的话,我是不会同意‘换’的。”

  五鼠中的‘黑毛鼠’显是有几分气恼,我竟厚颜无耻的使用了‘换’一词,因为这东西本就是他们设伏拼命得来的。於是他突然忍不住发话道:“我们在此辛苦埋伏一夜,又让一兄弟受伤了才得到他,你怎麽说成是你的了,这本来就是我们的。”他脸上有些愤愤不平。

  “哈哈,说的对啊~!”我朝他大笑道:“你是黑老鼠吧,上次我们错过打交道了,不过我跟你说,既然你们可以对他设伏暗抢,我为什麽不能再对你们明抢呢?”说著我把鬼手伸了出去,作出准备动手的样子。

  “啊~!?”那灰老鼠最鬼,见情势发展不妙,连忙说道:“老大说的是,江湖中本就弱肉强食,我们清楚得恨,现在只不过想跟老大打个商量,我兄弟好久不入江湖,不大懂事,老大多担待些。”

  说罢,旁边的白老鼠等早就把“黑老鼠”按拖了下去。黑老鼠当然自以为是理直气壮,因此脸上多少有些悻悻。

  “说吧,什麽有用的东西?”我懒洋洋的问。其实我也不打算从他们身上得到什麽有用的东西,我只不过闲著也是闲著,想借他们消遣消遣。

  金毛鼠道:“我们是想用一踪消息跟你交换?”一看他眼中闪著鬼火一样的光,我就知道他要使诈,不过奇怪的是每次他们在我面前使诈都能骗得我放他们逃走。

  “嘿,”我笑了一声,道:“连江湖百晓生的风云驿都快倒闭关门了,你们难道还会有什麽好消息不成。”

  “百晓生的‘风云驿’马上又要兴旺发达了,因为江湖势力又要转变为均衡了。”金毛鼠笑笑得对我说。仿佛有许多事情我不知道一样。

  “哦,怎麽可能~!”我说道:“连侠客山庄都抗拒不了魔教,眼看江湖统一就在完成,怎麽还会……”

  他不待我说完,就抢著话头道:“就因为现在出了这个‘孔雀帮’”说著他用手朝小小子的尸体指一指到道:“这小子不过是他们帮中的二档弟子,就已经如此厉害,你想想,要是他们帮中的四档弟子都出来,那将是怎麽样?”

  看了我一眼,他觉得我不懂,於是补充说道:“这个‘孙雀帮’是最近在江湖中忽然冒出来的,他们帮规很奇怪,既然不象白道‘侠客山庄’那样定得死,也不象黑道李无情‘魔教’那样狠,一犯规就要处以极刑,因此可说它介於黑白两道之间,而且他们得以崛起还有一条,就是他们帮中四大明王放出来话来,说李无情的‘无花神功’根本没有练到最高,所以他才急著在抓‘五凤’来做引子,所以在这样的号召力下,江湖上现在已经人心思动,不少人纷纷脱离原先的‘侠客山庄’衣魔教,庇护於他们孔雀帮了。”

  “原来这样~!”我听得不由暗暗吃惊起来,心想:俗话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想不到我才离开江湖几日,这天地又要大变样了。

  

第二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