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八)美人天下

  

    “女侠,我是被逼的,是他逼我委身于他,我不听,丈夫为了救我,才被这恶霸狠心杀死,可害苦了我……夫君呐……”女子伤心不已,泪流不止,伸手掩面大哭了起来。

  “你知道你丈夫这一辈子最悲哀的就是做错了一件事情,你知道他做错了什么吗?”尚踏汐看着眼前依旧带着哭腔的女人,心中再次升起一股莫名的厌恶之感。

  女子不解的抬头看着尚踏汐,眼中突然变得恐惧起来。

  “那就是错在娶了你这样的女人。”寒光一闪,整个世界安静了,没有了任何声音。女人的声音停止了,女子大睁着双眼,面目有些狰狞,直到死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死。血花四溅,人就在瞬间失去了生命,陨于剑下。

  尚踏汐杀了女人,是一剑毙命,毫不留情的一剑挥下。收回剑,剑身依旧干净无比,让人难以相信就在刚刚已经有两个人殒命在剑上。

  这是修罗,来自地狱的修罗,尚踏汐就是修罗地狱的而来,当苏禾和苏红赶到,看到的就是倒在血泊中的男人与女人,他们知道是尚踏汐杀了他们,而所谓的原因他们也知道,只是想不到尚踏汐会这么快就出手。

  “怎么?”尚踏汐抬起头看了一眼苏禾,又继续问道:“我杀了他们,是不是很可怕?”

  “是他们该死。”苏禾毫不犹豫,直接开口回答尚踏汐的问题。

  尚踏汐看着苏禾,一旁的苏红目光也是紧盯着她,两兄妹的目光都注视着她,没有离开过分毫。好似在等她吩咐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而在两兄妹的眼中看不到任何的畏惧,尚踏汐看着眼前的一切,嘴角的笑容更加的加深。

  夕阳的余晖照射着大地,映映照得万物栩栩如生,风息是温驯的,而且往往因为他是从繁花的山林里吹度过来,他带来一股幽远的澹香,连着一息滋润的水气,摩挲着你的颜面,轻绕着你的肩腰,就这单纯的呼吸已是无穷的愉快……

  此情此景,大有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意境,这个地方充满了神秘。

  这就是“落情宫”,江湖传闻不可亵渎的地方,从来没有人敢靠近的神秘之地,威严的建筑,掩藏在山林间,无人察觉,华丽的庄园,被满山的桃花围绕,蔓延的桃林,将这座神秘的国度掩盖得更为神秘。

  落情宫,自一年前江湖出现了一个神秘的阻止,掀起了武林的血雨腥风,他们杀人无数,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更加没人知道他们下一个会杀的人是谁,唯一知道是就是他们来自于落情宫。落情宫的出现一时间让所有人都人心惶惶,谁都害怕自己会成为落情宫下一个要杀的目标。则天下间的武林正派则都认为这落情宫是武林中的邪恶势力,必将铲除干净,可是至今没有人知道落情宫在何地,因为见过落情宫的人或者知道所在地的人早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白衣女子轻靠在一袭雪白的狐裘软塌上,似在假寐,一袭长发顺着她的双肩垂下,披散开来更多了一抹抚媚之情;清风拂面,吹起一缕青丝,闪过迷人的媚态,若是有人能侥幸看到此刻软塌上的人,定会再也收不回那注视的眼神。

  自古多情空于恨,无情的人,这世间又会有什么是他所在乎的,尚踏汐无情,这是谁都知道的,至少一直跟在她身边的苏禾和苏红是最清楚不过的。

  劲风扫过,屋外有声音传来,假寐的人缓缓睁开了双眼,眼角如蝶翅般轻盈煽动,等待着即将进门的人。苏禾,落情宫最受尊敬的人落情宫的左使,尚踏汐最为得力的属下,地位仅次于尚踏汐。

  偌大的庭院,苏禾走了进来,一旁分列而立的侍女,全部低下头,直到苏禾的身影消失,才重新抬起头,坚实的站在原地,挺拔的身姿,玲珑有致,更加的抚媚动人。

  见到苏禾走进,尚踏汐起身站了起来,一袭长发极腰。尚踏汐起身踏上翠玉般的大理石上,有些冰冷但是配合此刻尚踏汐身上的寒冷,只能说后者有过之而无不及,尚踏汐越来越冷漠,这是苏禾发觉的事实。自从那一日开始,尚踏汐以剑杀人后,尚踏汐给他们兄妹的回答是:“这个世界有太多太多污秽的东西,那么就让他们一起将这些污秽铲除干净。”

  所以自那日起,尚踏汐一手创立起了叱咤风云的落情宫,而他们兄妹两,也练就了一手武林中人人梦寐以求的功夫,当然这一身好功夫出自尚踏汐之手,就连弱不禁风的苏红,此刻也是响彻武林的玉面杀手。可惜没有人见过他们任何人的容貌,还是那句话,见过的人早就已经死了,就变不死也早就不能言语了。

  对待敌人,绝对不能仁慈,这是尚踏汐教导他们的,不能把任何一个人当作朋友,这是尚踏汐要求的,因为即便是你最亲的朋友,说不定也会在你不知的情况下,反咬你一口,所以不能亲信任何人。

  “宫主,西边青阳镇的李家逼迫良家妇女卖身至妓院,而且李家老爷还强行霸占了东边村里老百姓的二百余亩良田。”苏禾见到尚踏汐屈身说道,至始至终一直低着头,从未抬起过,宫主,落情宫的宫主,尚踏汐。自从创立了落情宫的那一刻起,苏禾就一直称呼尚踏汐为宫主,这是尊敬,更是追随,他苏禾一辈子要追随的人便是尚踏汐,从跟最的那一刻开始,苏禾就下定决心,他这一辈子愿意为两个人付出生命,除去妹妹苏红,唯一的人就是尚踏汐。

  “是吗?”尚踏汐轻笑,对于苏禾所说的事情,似乎习以为常,并没有多少惊讶的,到是苏禾深吸了口气,似乎隐忍着什么。

  “不止这些?”尚踏汐发现了苏禾的叹息声,直接开口问道。

  “回宫主,李家老爷竟然对其子妻子亵渎,强行与之发生关系,最后至其自杀上吊而死,而后李家少爷出走至今,整个李家控制在李的手中,无一人能撼动。”苏禾低头继续将未说完的话说完,对于这事似乎很在意。

  “连自己家的人都不放过,看来地狱都不敢要他。”尚踏汐轻笑,伸手看了看自己的指尖,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纤细的指尖,指甲居然断了一根,微微皱紧眉头,尚踏汐缓缓抬起头看着苏禾。

  “苏禾……”

  “宫主……”苏禾颔首,等待着尚踏汐的吩咐。

  “抬起头来看着我。”尚踏汐轻声道。

  苏禾领命抬起头,朦朦胧胧中,一抹惊艳的白色映入他的眼帘。那是心底幻想过无数次的身影,就连在梦中都出现过多次的人,那个引领着他的人,尚踏汐,多久了,没有这样直视过眼前的人,看着看着苏禾的目光开始陷入了深思……苏禾望着软塌前绝美妖艳的白衣女子,良久的失神震撼。苏禾相信眼前的这个人,必定能蛊惑天下众生,当然也早已蛊惑了他,只是苏禾明白,主仆之间,又谈何别的情谊。只要能跟在尚踏汐身边,便已足够。

  “把他带来。”尚踏汐轻笑,眼中是让人捉摸不定的神色。

  “带来落情宫?”苏禾吃惊的看着尚踏汐,将罪人带来落情宫内,这还是头一次,尚踏汐为何会下这样的命令。

  “没错,带来落情宫,我到要亲自看看这能对自己儿子的妻子下手的老东西,到底长得什么样,当然进了我落情宫,周遭的花草又可以少施一次肥料了。”尚踏汐的笑声响彻整个殿内,苏禾识趣的退去,准备去办所吩咐的事情。

  他,越来越难懂尚踏汐了。

  尚踏汐看着苏禾离去的背影,苏禾和苏红紧紧用了一年间成为了世间少有的高手,而这一切归功于她,绝对的服从,这就是她所要的,妖本无情,她就是妖,所以她无情,她的落情宫无情,落情——遗落下多情,变得无情,配上她,真的是独一无二的存在,这个天下,她炙手可得,只可惜太过于污秽了,她并不执着于此。神色的瞳仁将尚踏汐的媚眼完全的勾勒出来,只是那一瞬间,抚媚的双眸便暗去,同周遭一样变得冰冷无比。

  天道盟,华丽的建筑依旧生辉,慕容清坐于殿内,手中正翻看这一卷美人吟,美人惜别,英雄怜惜,只可惜他是英雄,而他的美人至今未能寻。

  “启禀盟主,周府老爷有事求见。”下人在门外禀报。

  “带来过来。”慕容清抬起头,放下手中的书卷,吩咐门外的下人将来者带到他所在的地方。很快在下人的带领下,一个中年男子被带了过来。一进门便屈身朝慕容清行礼。

  “周老爷不必多礼,来舍下所为何事你请说。”既然亲自上门,必定有事相求,慕容清自认自己不是什么冷血之人,作为天下间的武林盟主,只要是能为天下众生尽到责任的地方,他一定好不吝啬。

  “冷盟主,老朽今日前来其实是为了一己私事。”周家老爷有些无奈的开口,欲言又止,显然事情有些棘手,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比较棘手。

  “不知是什么事情,让周老爷如此担忧?”慕容清询问道,心里难免有些疑惑,周家是江湖上有名发富商,虽说没有富可敌国的程度,但是南方的人,尤其是经商之人多半都应该知道周老爷的势力。可是这个时候,周家老爷又是所谓何事找到了他的身上,这一点未免让人心生疑惑。

  

(十八)美人天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