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仁慈

  

    只是那一瞬,妩媚的双眸便暗去了周围所有的色彩,苏禾站在远处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此刻尚踏汐立于亭间,白色的长裙有些松散的穿在身上,却依旧美艳无比,一袭长发随风而舞,迷人的身姿在阳光下幽然而立;宛如炙热的火焰般,燃烧着他。苏禾迟疑了,欲要上前的脚步停了下来。

  “苏禾”清冷的声音传来,语气中带着怒意:“什么时候你胆子变得这么大了?”

  低头的苏禾这才从刚刚的思绪中回神,只是一瞬间,前一刻脸上的柔情顿时化为乌有,取而代之的是严肃的神情。苏禾走上前,直接来到亭子前,单膝跪下,对着亭中的人开口:“宫主,苏禾无意要冒犯你。”

  “这样容易分心,又岂能保护别人。”尚踏汐回头看着跪地的苏禾,脸上依旧是平淡无奇,让人无法去判别她此刻究竟怎样想。

  “宫主教训的是。”苏禾低下头,他知道这已经是尚踏汐最为仁慈的处罚了,因为只是口头上的。苏禾知道,从落情宫建立的那一天起,尚踏汐就已经主宰了一切,好些整个世界都只属于她,苏禾亲眼看着尚踏汐出手扭断了反抗者的脖子,亲眼看着尚踏熙一剑将调戏欲要苏红的三人性命在瞬间取走。仿佛那事情就发生在昨日一般,苏禾还记得,当时那三人在调戏苏红受到拒绝的时候,三个人却突然看到了更让人惊艳的存在,只可惜那惊艳的神色尚未消失,三人早已经陨灭在尚踏汐剑下。

  尚踏汐是来自地狱的修罗,这一点苏禾是肯定的,而他,誓死将追寻着她。

  “什么事?”尚踏熙问。

  “李……我们已经带来了。”李家老爷李贵全,蛮横无理,强取豪夺,竟然把下手的对象放到了自己儿媳妇身上,简直禽兽不如,让人可耻。

  “几个时辰了?”

  “已经一个时辰,除去狂吠,依旧还是狂吠……”苏禾低头回答,被用刑的李贵全叫声比犬吠还让人觉得厌恶。

  没错,确实已经一个时辰了,落情宫自古无情,对待世间任何一件事情都要无情,从来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个人。江湖中的人都知道,只要成为落情宫的目标,绝对活不过第二天,而落情宫对于江湖人士来说,更像是索命阎王。所谓阎王要你三更死,你绝对活不过三更。

  李贵全从带回来开始就开始用刑,当然这已经算是仁慈的手段了,因为尚踏汐既然要把那人带回,那只能说那人距离奔赴黄泉还有一段更加痛苦的路要走。

  抚媚的眼角绽放出一股让人寒颤的冷,尚踏汐嘴角扬起一丝轻蔑的弧度,美得让人无法呼吸:“看来,还真要等我亲自去问问。”

  尚踏汐话说完,一抹白色的身影从苏禾身边穿过,带着淡淡的清香渐渐远去,苏禾回头看着那一抹离去的身影,不多想,纵身一跃朝着离去的身影追去。

  房间很阴暗,隐约透着死亡的气息,尚踏汐进门的同时,忍不住伸手挡在鼻尖,这味道让她感到恶心,不过屋内传来的叫喊声却提起了她不少兴趣。走进屋,皮鞭鞭打的声音传来,能清楚的听到肌肤撕裂的声音,尚踏汐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啊……”嗓音已经变得嘶哑,喉咙已经干涩,被鞭打的人四肢被附在架子上不能动弹,气息已经开始涣散,蛮横而粗暴的虐待让男人的身体无法承受,死一般的沉寂,男人的生命越来越微弱,但是又无法立即断气,只是一点点的流失。

  “李贵全,这是你应得的。”

  “李贵全,这是带你儿子还给你的,你儿子泉下有知,也能安息了。”

  带着愤怒,又一鞭子挥打在男人的身上,溅起点点血迹,而男人也只是能轻微的发出“唔”的一声句再也没有声音。而男人正是李贵全,那丧尽天良之人。

  又一鞭挥打上李贵全的身上,而挥鞭之人正是苏红。

  苏红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仿佛此刻所鞭打的只是一个不听话的玩物,甚至连玩物都算不上,根本无法让她有太多的表情。苏红挥起手中的鞭子,准备再次朝李贵全的身上打去,却在半途中被人从身后拉住。

  “宫主……”苏红当即收回手,退到一旁。一旁恭候的几位侍女也都恭敬的低下头。

  尚踏汐伸手示意周遭的侍女退下,徒留苏红一人,以及随后进屋的苏禾立于身侧。尚踏汐朝前走近,距离被束缚住的人只在咫尺的距离。

  “李贵全,权势与财富,天下间想必没有你得不到的吧!”尚踏汐轻笑,这话对于李贵全来说的确是最真实的阐述,只可惜不管是谁,只要在这落情宫,就全都是浮云,这落情宫,她尚踏汐说了算。

  “你……究竟……是谁……”李贵全换换抬起头,额上尽是汗珠,身上斑斑点点的血迹已经看不清楚究竟伤口在什么地方。虚弱的声音没有换来尚踏汐的手下留情,而换来的则是尚踏汐的靠近,只是那么一瞬间,束缚住李贵全的绳索全数断裂,没有了绳索的支撑,李贵全顿时没了支撑的软倒在地上。

  “啊……”李贵全倒地,牵扯着身上撕裂的伤口,血又一次流出。而这一切,至始至终,根本无法挑拨尚踏汐半分的怜悯之色。

  “看来你的身体还可以承受更多。”尚踏汐轻笑,不再理会地上的李贵全,而是走到一旁开始打量起这间房间,这间专门用来囚禁罪人的屋子。

  “你……你妈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地上的李贵全痛苦的抬起手,朝着尚踏汐所站的位置抓了几下,除了虚无还是虚无,李贵全对着尚踏汐吃力的吼出声,声音依旧是沙哑无力。

  “这里……是落情宫。”尚踏汐回头看着地上的一团冷冷的说道,绝色的容颜如千年寒冰一样冰冷,让人感觉不到任何温度。

  “什么?”李贵全大惊,瞳孔放大,惊讶的盯着尚踏汐。有什么东西,好像瞬间破碎了。

  落情宫,神秘的地方,武林中的传闻更是将落情宫渲染得犹如鬼魅一般,更是让人闻者色变。

  

(二十)仁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